A+ A-

    J市:

    “咳咳……”

    轻微的咳嗽声传出,医院病房之内,白素若的身子无力的靠在病床上,宽大的病号服让她的身子看起来越发的削瘦,花白的头发更是在无意间透露出她的年龄,病痛的折磨让她原本红润光滑的脸色看起来略显苍白。

    她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电视上那不断闪过的广告,眼眸微凝,似乎是在想着些什么似的。

    “医生,我妈妈的情况怎么样了?”

    病房门口,叶依珊穿着白色长裙,踩着藤制高跟,头发随意梳起,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医生,脸色显得有些难堪:“还能治得好吗?”

    后面这一句话,叶依珊几乎是咬着牙齿问出来的,泪水也在自己的眼眶内打转,看着医生,就连呼吸都很艰难。

    面前的医生是一个中年男人,花白的头发带着眼镜,穿着一身白色的医生袍,样子看起来很是严肃:“叶小姐,很早之前我就已经跟你说过了!你母亲得的是白血病,需要做骨髓移植手术才有可能保住她的性命,手术不单是需要大比的资金,更重要的是要找到相配的骨髓才能做移植。现在基本上都是在用药物控制才能勉强维持她的生命……”

    “如果需要骨髓移植的话,我可以啊!”

    没有等医生的话说完,叶依珊便快速的打断了他的话,看着她那迫切的神情,医生的嘴角无奈的扯起一抹淡笑,而后缓声说道:“当初确诊你母亲是白血病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帮你做了配对,也告知你了,你不适合!如果强行移植的话,不单单是会害了你,也会要了你母亲的性命……”

    双脚,瞬间感觉到无力,叶依珊伸手按住旁边的墙壁,牙齿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将那原本嫩红的唇瓣咬出两个白色的印记。

    “要多少钱?”

    “什么?”

    “找到合适的骨髓,还有手术费用,大概需要多少钱?全部,总共!”

    “八十万!”

    冷漠的留下这一个数字以后,医生转身离开,那冷漠的身影刺痛了叶依珊的眼睛。

    身子,无力的靠在墙上,双眸缓慢的合上,随之落下的,是那冰冷的泪水。

    医院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尽是病人家属以及医护人员,似乎是已经习惯的场景,没有人对这样一个默默哭泣的女孩有半点怜悯之心。

    许久以后,病房门被轻轻推开,白素若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叶依珊,看着她嘴角挂着大淡笑,原本紧绷的情绪也轻松了不少。

    拖着沉重的脚步,叶依珊坐到病床上,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和刀子便削起皮来:“依依,医生说我的情况怎么样了?”

    书中的动作突然停下,一时之间,叶依珊的眼神深处闪过无数情绪,最终恢复平静,抬起头看着白素若笑着说道:“医生说通过这几天的治疗,妈妈你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现在啊,就是要好好养身子的时候,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和水果对你的身体来说都是特别好的!”

    “这样啊……”

    若有所思的说出这句话以后,白素若苦涩一笑,转过头看着低头帮自己削水果的叶依珊,眼角不觉得有些湿润。

    随着两个人的沉默,病房内陷入到了尴尬的境地。

    许久以后,白素若突然拿起遥控按了几下,轻声问道:“依依,你这次参加的比赛是不是会直接在电视上宣布赛果啊?”

    听到母亲的问题,原本低头削水果的叶依珊迅速的抬起头,略带慌张的声音问道:“妈妈,今天是几号?”

    “1月20啊!”

    “那不就是……”

    脑海中猛地冒出一个想法,没有等叶依珊反应过来,白素若已经笑着按好了电视……

    广告仍然在持续,叶依珊的手死死的抓着苹果和刀子,额头都快冒出了细汗,看样子是十分的紧张:“我看你比赛的那段期间几乎每天晚上都没有睡觉,这么用心,这次的比赛你有信心吗?”

    “有,妈妈,这次的比赛我很有信心夺冠!‘星辰之泪’是我设计这么久以来最满意的一个作品。”

    “依依,不一定要夺冠,只要能够得到肯定就好了!”

    “妈妈,递出作品之后我就去探过评委的口风的,这次参加比赛的作品只有我的最出众,要夺冠,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何况……”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叶依珊的眼眸便完全垂了下去,泪水在眼中打转,唇瓣微微颤抖:“何况只有拿了冠军,才能得到冠军的奖金,有一百万!有了一百万,妈妈你的手术费就有了,而且后期的住院费,营养费,就全都有了……”

    “妈妈知道你为了咱们这个家,辛苦了!其实这些事情完全是可以由你爸爸……”

    “妈妈,这些事情我可以处理的,不需要动劳外人!”

    “你爸爸怎么会是外人呢?他”

    “妈妈,比赛快要宣布结果了,我们先看电视吧!”

    看着叶依珊如此冷漠拒绝的样子,白素若的话到了唇边,最终还是不得不收回。

    电视上:

    镁光灯不断的闪现,比赛的评委们整齐的坐在评委席上,在记者席与评委席的中央放着一个宝蓝色的礼盒,礼盒的外表是细腻毛绒,使得整个盒子看起来更加的高贵,而礼盒的四角全都有身穿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保镖看守着。

    见到那一个礼盒,叶依珊的脸上绽放了完美的笑容:“妈妈你看,那个礼盒,那个礼盒就是装‘星辰之泪’的礼盒,那是我的作品,那是我的……”

    “感谢各位前来参加h&y国际珠宝设计公司举办的第一届珠宝大赛,经过重重角逐,我们从上千个作品中挑选了一个最为出众的,当选为这一届珠宝大赛的冠军!”

    掌声在这一句话结束以后响彻天际,而刚才开口的秃头老年人也是笑着说道:“现在,让我来宣布冠军人物!那就是……”

    呼吸,瞬间禀住,叶依珊凝眸看着,神经都紧绷成一条线,这一次的大赛结果,决定的不单单是她今后的人生,更是她母亲的生死。

    “‘星辰之泪’的设计师顾知晓!”

    “啪……”

    话音落下,叶依珊手中的刀子和苹果都掉落在了地上,苹果更是滚出了老远,她整个人僵硬在椅子上,双眸完全是空洞的。

    “依依?”

    白素若也明显被震惊到,刚想说什么,转过头便看到叶依珊沉默的样子,更是让她害怕:“依依,你怎么了?依依,你别吓妈妈,你这是怎么了?”

    来不及思虑其他的,叶依珊迅速的起身跑到门口,将房门打开便冲了出去:“依依?依依?”

    任凭身后病床上白素若如何叫喊,叶依珊的脚步都显得如此匆忙,半点停留的状况都没有。

    随后,礼盒被打开,记者们纷纷上前围观拍照,黑色垫内,一枚镶嵌蓝宝石的星型戒指闪烁着格外耀眼的光芒,身旁带着一小串的白色小钻,更是增添了几分特别。

    r&y集团门口,叶依珊的长裙以及头发都被吹到了一旁,一双眼眸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高楼,眼神之中所含带的尽是倔强坚韧。

    父亲的话在耳畔响起,让她的呼吸更沉重了一些:“听说h&y公司的总裁是席卷亚洲金融产业的肖家大公子肖之瀚!依依,你这次去参加肖家办的珠宝大赛,我希望不管是赢是输,你都不要在和肖家的人有所牵连!哪怕我知道他……”

    后面父亲到底说了些什么叶依珊已经完全听不到了,单单一个肖字已经打碎了她的心。

    三年了,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三年,她原以为那一段青葱感情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淡忘,可是没有想到如今只是一个不经意的提及,她的心依旧痛的厉害。

    “逸辰……”

    粉嫩的唇瓣缓慢的开启,艰难的喊出这个字以后,她的脸已是一片潮湿,伸手一抹,才发现是自己的泪水。

    三年之前,她是j市高校尖子,与母亲平静的生活,有他时刻关心呵护的照顾。

    三年之间,她被赶出学校,夺去所有光环,母亲重病入院,而他却也……消失不见!

    站在大楼前,叶依珊拨通了大会评委的号码:“喂……”

    电话刚被接通,刚才在评委席的那个老人便开口问道:“哪位?”

    “你好,我是这一次参加珠宝设计大赛的设计师,我叫顾知晓……”

    “有事?”

    “我想问下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星辰之泪’是我的作品,怎么会在宣布的时候成了顾知晓的呢?”

    “没错!只要是夺冠的作品,就是顾知晓的作品……”

    电话啪嗒掉落,只要是夺冠的作品,就是顾知晓的作品,刚才这个男人的一句话,成了所有问题的关键。

    顾知晓,有问题!

    “我要见顾知晓!”

    结果一宣布,顾知晓便成为了h&y的首席珠宝设计师,她夺走了她所有的光芒,夺走了她所有的名誉,更是……夺走了她母亲活下来的希望。

    想到这里,叶依珊便忍不住恨意想要撕了她。

    门外上下打量着叶依珊,而后礼貌性的弯下身子,低声问道:“预约了吗?”

    “是的!我是顾知晓的朋友,昨天已经跟她说过要来见她了,她让我到了以后直接去她办公室就行!”

    “好的,请进!”

    兴许是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能进入h&y,叶依珊也被吓了一跳,轻轻点头以后便迅速走了进去,大口的呼出一口气以后便迅速走到前台问道:“你好,请问顾知晓顾设计师的办公室是在哪一楼呢?我找她有事!”

    “是在二十四楼!”

    “好的,谢谢!”

    得到了顾知晓的去处以后,叶依珊快步走到电梯前,按下了电梯:顾知晓……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叶依珊的眼神中充满了怒火,眼眸直视着远方,直到电梯门关上的前一秒钟,那张一闪而过的侧脸却让她的脸色惨白无比:“是他?”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电梯门便已经被关上,她的心一下子也沉了下去:刚才,是他吗?

    “这次的‘星辰之泪’设计的真是不错,听说设计师才二十二岁,很年轻!”

    身后两个一男一女两个员工的对话将她从思念的思绪中拉了出来,她定神的听着他们的对话,一双凤眸之中,布满的尽是担忧。

    “可不是,刚才我都看见她来上班了,打扮的也十分的性感,看起来,真的不像是设计出这么纯粹的作品的人!”

    “要是没有那尾部的那一串小钻的话,她应该也夺不了冠军!”

    “没有小钻的话就不特别了,肯定夺不了冠!”

    “听说,这一次的冠军,是总裁自己钦定的,你觉得呢?”

    “我觉得啊……”

    “叮~”

    电梯门被打开,停留在了二十四楼,叶依珊没有理由再站下去,只能走出来。

    “总裁钦定?”

    踏出电梯门,关于后面的话题叶依珊完全没有听到,只是从刚才那个男人再到现在员工的议论,叶依珊的心已经大概有了个底了。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亿万妻约:总裁轻点疼 作者:Eiso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