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朝天,为什么你宁可相信你自己的推断你都不肯相信我分毫,难道我所做的,只不过,都是一厢情愿吗!!”

      “李朝天,我到底为什么会那么倒霉的穿越到这里来认识你。”

      “李朝天,可儿真的不是我伤的,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李朝天,难道我在你眼里,只是一个勾心斗角满腹坏水的女人吗,就是因为,我交代不清楚自己的来历和出身?”

      “李朝天,我恨你,你逼我走,好,那我就走,永远永远,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你说我是奸细,说我是卧底,说我不安好心的接近你,我。。。照单全收!”

      夜色之中的云王府,暖风缓缓吹过,此时正值夏夜,一抹疲惫的身影仓促的从后院逃逸而出,整个院子漆黑一片,不见人影,逃逸的人跌跌撞撞的没有发现这份异常,溜到后门果断的跑了出去。一抹嫣红的宫灯,在黑夜中飘渺着亮起,面色宁静的云王妃嘴角轻扬。

      “海棠,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身边的丫头低头,声音凄楚而恐惧道:“回主子话,奴婢什么都没有看到。”

      “很好,那么,仙妃娘娘是怎么离开云王府的?”

      海棠低着头,目色中泪光荧现:“回主子话,奴婢不知道,奴婢没有看到今晚发生的一切,奴婢一直跟随主子在房内,研墨服侍主子练字”

      云王妃司莫月意味深长的看着跟了自己几年之久的丫鬟海棠。

      海棠低头回道:“回主子话,夜凉了,主子早些歇息吧!”

      云王府外,狼狈不堪的穆双筋疲力尽的滑倒在城墙侧角,将身子倚靠在角落,泪水倾落而下。

      穆双数着指头算,今天,是莫名其妙的来到大廑皇朝的第三个月又十一天。

      记忆,丝丝点点的将他拽回了几个月前的那一天,一切,都从此风云突变。。。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一安安分分的女大学生,也不知是倒了什么霉运,临近毕业时,在男朋友的宿舍里堵着了一幕不堪入目的画面,那个曾经口口声声喊着此生只爱穆双的许小坤,此时正卖力的嘿咻着与他有暧昧传闻的小师妹柳楚楚,穆双大受刺激,一脚踹倒面红耳赤的蹦下来找她解释的许小坤后夺门而逃!

      从此暧昧的绯闻女友升级成了许小坤正式的女友,处了三年的校花穆双,被无情的遗弃。学校内指指点点的人不在少数,柳楚楚耀武扬威的神态,许小坤内疚的神色,一一浮现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穆双咬牙切齿的想如果要能离开这个世界!那我的一切该多么美好!

      于是她许这恶毒的愿望时,一直瞌睡的老天爷醒了,伸了个懒腰,挥了下手。成全吧。

      毕业舞会上,身穿紫色中世纪晚礼服的穆双与柳楚楚狭路相逢,几言几句冷嘲热讽,又再次大打出手,倒霉的穆双穿着高跟鞋站在玻璃桌上挥舞着手里的西餐刀叫嚷着要宰了柳楚楚,结果被吓到花容失色的被柳楚楚一酒杯砸在面门,于是脚下一滑。。。悲剧的人生,从此诞生。。。

      同时,某地儿。。。

      夜,本是宁静一片,老皇帝闭目静坐在龙榻上,一身华丽的龙袍尽褪,只剩下一件贴身的睡袍,他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倚在那,身边跪着他的宁贵妃,那妃子此时也是薄衫尽褪,粉色半透明的裙装裹在玲珑的身材上,一双葱白的玉手有仔细的按捏着老皇帝的额心。

      忽然,宫门外灯火一片,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顿时浮现,宫门外一直把守的侍卫一枪拦下来正在冒失着往里闯的小太监,怒道“大胆,惊了圣驾,你可担当的起!”

      那小太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自是哭的一塌糊涂,边哭边嚎道“侍卫长大人,侍卫长大人!!云王殿下。。。辞世了~~~~~呜~~~~~~”

      揣着枪的侍卫长一哆嗦,看着台阶前几乎快哭晕过去的小太监,声音颤抖道“你说什么,什么?”

此时,宫内闭目养身的老皇帝猛然一惊,从卧榻上弹坐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宁贵妃的小手,惊恐道“爱妃,朕做了个不详的噩梦,梦到。。。朕的的天儿,离世了?”

      宁贵妃眼中含泪,她显然也听到了宫门外小太监的哭喊,老皇帝最宠的小儿子,李朝天,当朝最年轻的七王爷,确实辞世了。

      宁贵妃哭跪在地,细喊了句“陛下保重龙体。”

      老皇帝两眼一晕“儿子啊,朕的天儿啊,你怎舍得让朕,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声悲哭,宫内瞬间乱套。

      云王当夜,看完老皇帝要求读的书后后心情愉悦,愉悦的让云王府后厨准备了他平时最爱吃的肉丸饺子,不知是怎么的,云王一口饺子下去,两眼一翻,咳了几声,便捂着嗓子倒了下去,等小太监从宫里叫去御医时,那小王爷早已身子发冷,毫无人气了。

      闻知爱子被一个肉丸饺子噎到归天后,老皇帝心神悲痛,两眼一翻黑了过去,皇宫大乱。

      皇后大怒,命人斩了那做肉丸饺子的厨子,将云王府从上到下一直到那体弱多病的云王妃,都是一通教训,教训也教训了,该杀的也杀了,皇后此时毕竟也是六十岁的人了,云王爷虽然不是她所生,却是从一出生开始就在皇后身边长大,一直到十六岁,被封为云王,才独立搬到了云王府,娶了前丞相的孙女为云王妃。

      要说这云王李朝天,从小聪明伶俐,悟性甚高,又尊师重道,知书达理,唯一美中不足是武功平平,完全一代文官的料子,云王的生母出身卑贱,本是皇后宫殿一个叫烟儿的宫女,就因出落的国色天香,被老皇帝看中,一夜皇恩之后,那年仅十六岁的烟儿身怀龙种,皇后对这烟儿之前也甚是喜爱,见她得此善果,也是满心喜悦,一心护了她不被其他后宫嫔妃嫉恨陷害。云王自然是继承了其母美色基因,出落的俊秀无比。

      可惜这烟儿红颜薄命,生云王时难产,孩子平安了,大人走了。

      从此从小无娘的李朝天,便在皇后身边成长起来。

      但是烟儿究竟怎么死的,谁也说不清,后宫纷争本身就黑暗无比,有些事情大家心里明白,明白归明白,可真世道也不许你愤着青就去给人把老底掀了,因为往往在你掀飞别人老底之前,就会因为自己的冒失而让别人把自己的头从脖子上掀了,大家都懂这个道理,所以大家都默契的把嘴闭了,这叫什么,明哲保身!

      再说那老皇帝老来得子,自然娇宠的紧,皇后一生无儿,只育的三位公主,也把这小王爷当成自个亲儿子来看。

此时云王一去世,老两口顿时觉得心头的肉被人挖去了。

      恨不得把云王府里那些人都砍干净了才解恨,可是不行啊,那毕竟是自个儿子的下人女眷,若是全拉出去砍了,不等于自己杀了自己家人了么。

      云王殿下辞世,举国国丧七七四十九天,什么礼都无比隆重的做足了,镶金红木棺,金丝官袍,大量金银玉器陪葬,在一个晴天白日的好日子里,一队人从云王府绕城开哭,抬着他们敬爱的云王爷哭着奔向了皇家陵墓。

      穆双被柳楚楚一高脚杯砸中额后,登时两眼一黑,就在乱糟糟的惊呼中脚下一滑,身子便朝着桌子下摔去。穆双一边捂着脸一边想,完了完了,这下又彻底丢脸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呀。可是,这桌子怎么这么高,摔了都几秒了还没摔到底,难道我真的神经异常了不可?

      穆双正胡思乱想着呢,就觉得耳边的惊呼声变了味,随着一声巨大的冲撞声,穆双瞬间觉得自己胳膊和腿都要被摔断似的,挣扎着睁开眼睛爬了起来。穆双一睁眼,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个魂飞魄散,只见自己身处一所已经被砸翻的红木棺材内,里面的玉器珠宝琳琅满目的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所趴的位置是一具男尸,一具衣着华丽面容清秀,但是无比苍白的男尸,穆双猛的坐了起来,惊恐的瞪着自己身下那具男尸莫名其妙的不知所以,怎么从桌子上一个跟头就掉到棺材里了?难道。。。她呆呆的想,我把地板砸穿了?砸到舞会一楼的排练室来了?

      棺材外,一路哭丧的送丧队伍以及众位送丧的皇亲国戚,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奇装异服的东西忽然从天而降,噼里啪啦的砸翻了云王爷的棺材,现场顿时一片混乱,护棺的护卫与武士面面相觑的举着枪,谁也不敢去棺内看下从天而降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不是个人。

      正当穆双为着身下的男尸吓的大惊失色时,忽然只见他猛的一咳嗽,一个小肉丸咕噜咕噜的顺着他手工绣金描龙的领口就滚到了穆双支棱在他肩膀两侧的手上,穆双见那男尸眼皮微微一颤,顿时寒毛直竖,嗷的一声惊叫,提着裙子蹦出了棺材,她猛然往外一窜,自然吓的那些拱着腰揣着枪一边哆嗦一边小米碎步靠近的护卫也一片混乱,屁滚尿流的摔做一团。

      皇亲里有几个胆小的娘娘们看此情景,早就眼一翻,吓晕了。

      穆双内牛满面的指着棺材,对着被她吓的支离破碎的送丧队伍说“诈尸了~~~~”

      众人还没来得及将注意力从她身上转移开,只见棺材边赫然出现一只人手,摸索着抓着棺材的边缓缓的坐了起来,无比疲惫又茫然的一边揉着刚刚缓过气来的咽喉,一边看着四周早已乱作一团的场景,开口道“有水吗,噎死本王了。。。”

      众人嘎然而静,片刻,又仿佛炸了锅似的乱了套,甚至有的胆小者双腿哆嗦着摔翻在地,所有人的眼睛都直直的瞪着棺材的位置,实在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只见那本已经死去三日的云王爷竟然就这么被眼前这个不知是人是鬼,还哭的一塌糊涂的东西给砸活了。。。

      王爷活了,自然没人再去管从天而降的穆双,混乱里到底还是有护主心切的主,只见本来远远的站在送葬队伍里的云王府的管家双眼一直,扑通一声趴跪在地,扔下已经被吓晕的云王妃,连哭带嚎的就爬向了自己以为再也见不到的小王爷,他这一哭,周围人才缓过劲来,顿时嚎啕声一片,喜及而泣呀,这下七七四十九天国丧可解除了。该陪葬的家丁奴役嫔妃也能免死了。

      那管家拖着肥胖的身躯爬到棺材旁,已经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一边嚎的鼻涕眼泪一起流,一边咚咚的给依然一脸迷茫的小王爷磕着头。

      穆双同样一脸迷茫的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她是实在有点搞不明白,自己怎么能从舞会的酒桌上被高脚杯一砸,然后一个跟头摔到这来儿,穆双穿着淡紫色小礼服,宁静的站在一堆陌生的古装人群恐惧的注视下,看着周围陌生而古色古香的房屋建筑,无比凝重的纠结了,她分析最后的结果是,孙悟空一个跟斗不过十万八千里,她比孙猴子还牛,一个跟头的威力无法预计。

      穆双实在无法得知自己现在到底身在何处,只得拉过旁边一个揣着枪颤抖着腿斜着身子瞪着他的小兵问道“喂,我说,这是哪啊?”

      那小兵约莫十五六的年纪,见这穿着“暴露”的类似女人的生物大大咧咧的揪着自己胳膊,顿时就吓尿了,要知道在这儿,      女人别说拽男人胳膊了,就是抬头多看男人一眼都会被人认为是不正经,眼前这个露着脖子和半截胳膊的女人,竟然敢拽男人胳膊!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她不是人!于是那小兵一边尿着一边将手里的枪哆嗦出让穆双眼花缭乱的频率,穆双嫌恶的松开手,自觉的站的离他远了点儿,捏起鼻子继续纠结的看着四周。

      此时那云王爷已经在管家的搀扶下挪出棺材,众人见王爷死而复生,再看脸色茫然的穆双,就开始渐渐的觉得这个怪物仿佛不是什么妖怪,也许是从天而降的仙女?为了挽回他们敬爱的云王爷的性命,只是这仙女法力太差,着地的时候砸过头了,出场方式有点不雅观。但是不管怎么的,王爷确实是被她砸活的,如果没有她这惊天动地的一砸,他们就将根本命不该绝的云王爷送去陵墓埋葬,那才真是误了云王爷一条命,还白白搭进去几些陪葬的人口。

      只见那搀扶着王爷的管家缓缓的放开王爷,朝着穆双又是扑通一声跪拜了下去,口中大喊着“小民拜见仙女娘娘,感谢仙女娘娘广发善德,救我朝云七王爷,仙女娘娘大恩大德!小的没齿不忘!”

      管家一跪一喊,那些随从侍卫奴才婢女的也都琢磨过来了,跟下饺子似的扑通扑通跪倒一片,齐声喊着仙女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仙女娘娘大恩大德法力无边。

      穆双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身后这跪倒的一片,和几个零星的没有跪倒的,衣着华丽的神色惊异的人,无奈的摆了摆手,转身就看到了静静的站在棺材边的云王爷,于是开口便说“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了?”

      李朝天哪知道这是怎么了,只记得那天夜里自己吃肉丸饺子,不知是饿及了还是怎么,一个饺子没来得及嚼碎,咕咚一下咽了下去,结果卡在嗓子处,两眼一黑就大事不知了,再然后就觉得自己被一从天而降的巨物狠狠的砸了下,肚子里气体一冲,那丸子咕噜着就自己从嗓子眼里滚了出来,他这才一口气岔了过来,保了一条小命。醒了后发现自己穿着寿服躺在一堆乱七八糟的金银玉器的棺材里,外面嗷嚎声一片,自己坐起来后,就一眼看到了这个衣着怪异的女子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有着一副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胃疼的表情。

      李朝天无奈的摆了摆手,回她道“你救了本王的命,他们在感激你。”

      穆双继续疑惑“这里是哪儿?”

      李朝天细细的打量了下离他不远处的穆双,看那衣着怪异,估计是外域的人吧,走失的商人的女眷?还是被拐卖的良家妇女?不过看起来姿色也不错,如果真的无家可归,不如拐带回家做小妾~哦不,到底在乱想些什么玩意。

      他甩了甩被肉丸子噎迷糊了的脑子,很冷静的告诉穆双说“这里是大廑王朝的宁安皇城。”

      穆双瞪着眼直视着那个回答她问题的人,开始在脑子里搜索大廑这个地名,搜索了半天,什么大廑什么宁安,对不起,不知道。。。穆双依然搞不清楚现在到底在哪,穆双不是路痴也不是地理白痴,只是在这个匪夷所思的地方,地理?恐怕历史都没得用才对。

      李朝天见她依然一脸迷惑的样子,便也跟着迷惑了,堂堂大廑王朝,她不知道?难不成真的是仙女?于是问“敢问姑娘。。。从哪来的?”

      穆双看着一地跪倒在地眼巴巴的看着她目露崇拜的莫名其妙的人,还穿着一身素服白装,于是一抖,心道:我又没死,拜什么拜,真晦气,大廑?宁安?难道。。。我遇到了传说中的穿越?

      穆双本来就纠结的心思此时更纠结了,她抬眼,笑容满面,浅浅的问李朝天说“我说我是来自。。。好多年后的,21世纪,你信么?”

      李朝天摇头“听不懂”

      穆双继续道“我来自一个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它会出现在你们好多好多年之后的,也许是另一个空间,也就说我是不小心,额,也许是很倒霉的,掉进了时空隧道,然后来到了你们这里,你信么?”

      李朝天继续摇头,“本王还是听不懂,姑娘,你是不是刚刚摔坏了?”

      李朝天看着神色一片绝望的穆双,暗想:这小妞,是不是被棺材里银子砸了脑袋,把精神砸异常了啊,怎么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崩溃,彻底崩溃,这里的一切都在崩溃。

      崩溃的穆双在意识癫狂到痴呆的地步,被送丧队伍当成救得王爷性命的仙女娘娘,众星捧月的。。。。装在棺材里抬回了云王府。

      皇宫内,老皇帝真神色哀伤的回忆着与爱子过往的点点滴滴,想到此时天儿已经葬入皇陵,再也不能围绕在自己身边父皇长父皇短的呼唤,再也不能看到小儿子那淡然又温暖的笑容,这等痛失爱子的悲伤,让老皇帝老泪纵横的呆在寝宫几天未曾出门一步,几日里,仿佛一下又衰老了好几岁一般。

      只是还没等得老皇帝拿着失去儿子的悲伤把自己老死,就看见紧闭的宫门一开,一道刺眼的阳光毫无礼貌的冲刺进来,更没礼貌的是自己贴身的太监小喜子,一边呼哧呼哧大喘气,一边满面喜悦的闯了进来,还没等老皇帝发怒,这奴才先是五体投地大喊奴才有罪,奴才恭喜陛下,贺喜陛下,陛下广积善德,爱民如子,贤德治国,感应上天,天降仙女佑我廑朝,一堆废话后,一句老皇帝做梦也没有想到的话如春风般吹进了他被白发覆盖的耳朵里。

      “陛下,云王殿下,死而复生啦!!”

      闻之爱子被从天而降的仙女所救,老皇帝甚是大喜,这人老了,悲也不行,喜也不是,欢喜过度,一口气没缓过来,又昏了过去。

      于是,皇宫继续大乱。

      清晨的一屡阳光伴随着室内点点的桃花香气暖洋洋的回荡在穆双麻木了一晚的知觉前,她费了十几个小时的工夫,终于说服了自己接受被穿越的事实。而且穿的地方,唐宋元明清哪哪不沾,五代十国更不存在,而这里人偏偏又是知道春秋战国秦始皇,东西汉朝楚霸王的主,不过他们的历史所知就终结了在唐朝时期,穆双这下算琢磨过自己到底穿哪来了。

      穆双用了半晚上的时候想起了老建筑图书馆三层里的那本奇怪的书。李氏后人,海域新陆,王权国家,航海地图,穆双这回算是知道了那本书里所讲的真实性,她现在所面对的一群人,正是唐末战乱期出逃海外的李氏子孙,还有大唐遗民。

      这些人在这里已经不知道生活了几百年,他们称正史那头的大唐为“祖邦”。每年年末都会有一次大型的祭祖庆典,举国上下面朝正东,摆了祭台祭了祭品,朝拜大海那一端根本不知道自己存在的家乡,以求先祖保佑,大廑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子民安康。

      也就说她确实被柳楚楚一酒杯砸穿越了,穿越回了几百年前的一个不为正史所知的陆地国度,这里的人同样都是炎皇子孙龙的传人,有着跟她一样的血脉传承和部分文化背景。

      此时的穆双在云王府后客房中,她旁边静立着两个容貌青秀可人的婢女,俩人都是淡粉衣衫,小碎花布鞋,低眉顺眼的垂着手立在那里等着“仙女娘娘”吩咐。因为喜闻爱子复活的老皇帝今日要召见这位奇装异服的仙女娘娘,云王爷皱着眉头看完仙女娘娘露着肩膀和脖子的紫色长裙后,大手一挥,更装,这样去见父皇成何体统。然后不管仙女娘娘的大吵大闹,王爷就让人连夜赶制了这么一身华服正装,配上上好的首饰堆在了仙女娘娘的面前。

      两个小丫鬟就那么必恭必敬的捧着衣服低着头站在那儿,悄悄的抬眼眼角好奇的盯着穆双一阵红一阵白的脸色,大气不敢喘,她们不明白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仙娘娘却死活不肯接纳,要知道,连云王妃都未曾有过这等待遇,可是为什么仙女娘娘就是一脸厌恶的神情,一定坚持着非要穿着自己的衣服上朝,万一又把皇上吓晕怎么好,皇上短短三的天的工夫已经晕两回了。

      皇上一晕,宫里就乱,宫里一乱,皇后就大怒,皇后一怒,就会随便迁怒无辜的人,上回王爷去世,云王府接近三分之二的人受到了皮肉之苦,剩下那三分之一的人里百分之八十被砍了脑袋,万一仙女娘娘再把皇上吓晕,云王府不是又要招新家丁了。。。

      最后李朝天凝着眉站在房外打量着依然不肯换装的穆双,摆手道“不换就不换吧,来不及了,备轿,进宫。”

      穆双高傲的一扬头,提着那身经历了两个时辰的纠结胜利保留在她身上的十九世纪款晚礼服裙摆,踩着那双当今世上唯一一双的高跟鞋向着宁安皇城昂首阔步而去。她身后,是面色阴沉的云王爷和一系列暗地擦汗的随行太监。

      宁安皇城,议政大殿,金碧辉煌的古风建筑,精致的石雕艺术台阶赫然而立,两顶八抬大轿一前一后随至,停在了通往议政大殿内的台阶下,两旁等候的太监急忙上前跪倒“参见云王殿下”

      前面的轿帘被掀开,李朝天面色轻松的踏足而下,摆手道“平身吧”

      那跪倒的太监答了声“谢殿下”

      这才敢站起来,又拱着身子看向后面那顶轿子,正纳闷怎么没动静时,忽然轿帘一晃,一只精致的高跟鞋猛然出现在众人眼前,那太监吓的一哆嗦,险些倒了下去,多亏被他后面的小太监扶住,只见那轿内慌张的冲出一个衣着怪异的女子,捂着嘴跑到一边干呕了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李朝天秀眉微皱,终于还是忍住脾气没回头,毕竟那个怪异的女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虽然这恩人行事作风很不靠谱,也许如果她靠谱的话,就不会从天而降将自己砸活了。听着背后的呕吐声终止了,李朝天这才回头道“你好没好,我们该进去了”

      穆双刚刚被一路剧烈晃荡的轿子晃悠的七荤八素的,一停轿就冲出来吐了,干呕了半天,只觉得整个人都晕晕忽忽的站立不稳,只是也没有吐出来,就听见前面不远处那个声音冷冷的响起,穆双翻了翻白眼,恶狠狠的答道“好啦,走吧!拽什么拽!”

      李朝天没有理会后面那个穿的奇装异服,走起路来卡卡直响的怪异女人,潇洒的一扬衣摆,在众护卫以及太监包夹下迈向了有着群臣和父皇幕后的议政殿。穆双紧追其后,进殿路上摔倒一次,扭脚两次,狼狈不堪的总算站在了老皇帝面前。

      还好老皇帝没被她吓晕,她倒先被殿里金碧辉煌的装饰建筑风格吓的倒吸了几口气,穆双心里暗叹道“好气派的宫殿,那些正史上的遗迹是万万没有这等规模的,看来盛唐时中国国力世界第一也绝不是信口胡说,区区一个李氏后族的王朝就有这等宏伟,真是难以想象,古时的中国,到底有着怎样的辉煌。

      感慨没感完呢,穆双就被一双手蛮横的拉着跪倒地在按着脑袋,只见李朝天一边按着她一边恭敬道“儿臣参见父皇,儿臣不孝,让父皇担忧了,儿臣罪该万死。”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妃常穿越:侧妃独宠 作者:千年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