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S市的夜晚霓虹闪烁,分外迷人。

    梦城酒吧吧台的一个安静角落里,一个一头卷毛的年轻男人满脸郁闷地喝了一大口酒,说道:“陆曜,你说说,我们家老头是不是存心看不起我。我已经跟他反复强调过了,这回Sky的推新人比赛计划,我完全能够搞定,可他只把我扔在了顾问这破位置。”

    另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托着下颚,摇了摇手中的酒杯,淡声道:“如果你能少交几任女友,说不定金叔叔就会注意到,你除了换女友外,还有其他强项。”

    “别人说我也就算了,怎么你一个千年单身狗也来嘲讽我,我不服。” 卷毛男好看的脸上郁闷表情更重。

    酒吧忽明忽暗的光线映在陆曜脸上,卷毛男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明显注意到他薄薄的嘴唇轻轻一扬,“我是不是单身狗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你服的人来了。”

    陆曜话音刚落,一个颇具气势的女声自两人背后响起,“行啊,金宇泽你这个王八蛋,两周前约我时叫我小甜甜,现在一个分手短信就想把老娘给甩了?!”

    金宇泽全身一抖,暗抚胸口,低声对陆曜说道:“胡湘湘居然追到这里来了,不过她还比较好打发,哥们儿一会儿帮衬一下我。”

    “你确定这叫‘好打发’?”陆曜挑了挑眉,视线落在了金宇泽身后。

    金宇泽心口一紧,颤巍巍地转过身,额头青筋忍不住跳了跳。除了胡湘湘外,他的前女友ABCD全都站在面前,每个人都一副恨不得手撕了他的表情。他惶恐地转过头,向陆曜投去了求救的目光,可这厮一脸平静地向他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各位女侠饶命!” 随着这声惨叫,酒吧一时间陷入混乱。

    彼时,换上蜜蜂玩偶装的简梦正抱着一打啤酒从工作间走到吧台旁。虽然酒吧老板的保守让她省掉了不少被骚扰的麻烦,可是这样从头裹到脚,还没开工,她就觉得自己差不多是一条咸鱼了。

    她费劲地把啤酒搁在吧台旁的座椅上,准备喘口气。

    “姑奶奶,姑奶奶,别追了,我错了我错了,我给你们赔精神损失费!”

    “王八蛋!你以为我们是外面那些眼睛黏在钱上的妖艳贱货吗?”

    陆曜靠坐在吧台旁,饶有兴致地欣赏着金宇泽被前女友们追得鸡飞狗跳,见身旁突然搁了一打啤酒,并未想太多,随手从中抽了一瓶出来,顺便拿起启瓶器开了瓶盖,喝了一口。

    啤酒味道虽次,但配着金宇泽此刻炸毛的表情,陆曜的唇角也忍不住抬了抬。然而他保持着微笑的表情没过三秒,便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一个巨大的黄色玩偶吓了一大跳。

    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个穿着玩偶装的工作人员。只是这玩偶装丑破天际,他一时间甚至不能分辨出是什么生物。这个人一会儿挥着手,一会儿戳着自己的胸口,酒吧光线有些暗,他不太懂这人动作的含义,以为这工作人员是来活跃气氛的,不由得向旁边挪了一步,抬手试图拨开对方的手。

    可就在他侧身的下一秒,这个巨大的玩偶欺身上前,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伸出双臂,结结实实地将他圈在了两只手之间。陆曜有那么一瞬间感觉有点懵,他……这算是被壁咚了么?

    “这是你们酒吧的新节目?”他开口,挑了挑眉。

    玩偶伸出手,再次带着怒意指了指自己胸口。他这才注意到,这玩偶胸口挂了一块小牌,上面写着“梦京新品啤酒,35一瓶”。他看了看自己右手拎着的啤酒,总算反应过来。不过是一瓶啤酒,至于一副要吃了他的动作么……

    他有些哭笑不得地拍了拍玩偶的手臂,示意自己准备掏钱,玩偶见状,也就松了手。

    他伸手去摸自己的裤子,然后心中暗叫不好。他是临时被金宇泽从工作室拖出来的,并没有带钱包。他的动作变得有些犹豫,目光也从玩偶身上移开,开始在酒吧里搜寻那个给自己惹麻烦的卷毛家伙。

    简梦虽然套着头套,但这并不妨碍她注意到眼前这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有着一张好看得过分的脸。但是……即使他皱着眉的动作如此迷人,可根据她多年的打工经验,眼前这货露出这表情,摆明了打算吃白食,他该不会是来揽客的鸭吧……

    “小白脸被包养已经逐渐成为当下社会一种可悲现象,究竟是世风的败坏,还是道德的沦丧?”简梦记起前几日室友在《知音》上看过的一篇文章,想起这可是她小半晚的工资,越发觉得眼前这厮面目可憎。

    紧了紧拳头,她伸手就要夺过他的酒瓶,“还给我。”

    酒吧嘈杂声仍在,但陆曜还是听到玩偶里传来模糊的女声。是女的?他不由得一愣,但见对方伸出手来,下意识地将手中的酒瓶举高。虽然简梦有着174cm的身高,但在189cm、外带手长腿长的陆曜面前,仍然够不到他手中的酒瓶。

    她急得跳脚,恨不得手脚并用去抢,奈何玩偶服太过于笨重,根本活动不开。

    彼时,金宇泽好不容易趁乱绕过那群来势汹汹的前女友,回到吧台前时,看到的,就是一向摆着冷漠臭屁脸的陆曜,像自由女神一样举着一个啤酒瓶,嘴角难得有了一丝恶作剧似的笑意,而他的面前有个穿着巨丑玩偶服的人,正努力踮着脚够那个啤酒瓶的诡异画面。

    “我说,陆曜,你这是禁欲太久了么,有妹不撩,来酒吧调戏玩偶?”金宇泽走到陆曜身边,“啧啧”了两声,一脸同情地看着他。

    他的话音刚落,陆曜愣了半秒,瞬间恢复了冷漠表情,放下了手。简梦趁机夺过了酒瓶,心痛地抱在怀里。

    “金宇泽!”就在这时,几声怒喝破空而来。

    “见鬼了!”金宇泽一脸惊恐,左看右看,最后视线落在了穿着玩偶服的简梦身上,这身玩偶服又高又宽,刚好够藏一个人。他眼神一亮,一个箭步绕到简梦身后,屈身躲在后面,焦声说道:“兄弟,江湖救急,让我躲躲。”

简梦被他晃得有些头晕。

    而陆曜退到吧台旁,隐在阴影中,换了个托腮的姿势看戏。前后不过半分钟,几个踩着高跟鞋的美人气势汹汹走到她的面前,左右看了看后,将目光落在她身上,问道:“服务员,你有看到一个一头卷毛的混蛋经过这里吗?”

    简梦咽了口口水。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隐约感觉到,如果她把身后的这人交出来,明年今天估计真的就是他的忌日了。她颤巍巍伸出手,指向了门口的方向。那几个美人向她道了谢,又竖着眉追出了门。

    见前女友们终于走了,金宇泽松了口气,从她身后钻了出来,用力拍了拍她的肩,笑道:“兄弟,够意思。”

    简梦被拍得有些胸闷,一下子把头套摘了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怒道:“你叫谁兄弟呢?”

    陆曜微微一愣。眼前的女生脸圆圆的,虽然谈不上有多美,但被汗水润湿的刘海下,那双因生气而睁大的双眼意外地烁着亮亮的芒彩。

    “原来你是女的……”金宇泽也愣了片刻,但转眼注意到陆曜的表情后,他突然咧嘴一笑,“虽然身材一般,个子太高,脸也圆……”

    “喂,我刚刚才救了……”简梦气结。

    金宇泽未等简梦说完,就拿出一张名片塞到她的手里,快速说道:“但你的眼睛挺好看的。作为刚刚帮我的谢礼,你拿着这张名片去Sky公司参加推新人比赛,就说我推荐的。好了,我估摸着胡湘湘她们快杀回来了。”金宇泽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笑眯眯继续道,“蜜蜂小姐,我们赛场见。”

    他一口气说完后,扯了扯陆曜的袖子,自己快步溜了出去。回过神来的陆曜恢复了冷漠的表情,视线在她身上一顿后,也走了出去。

    终于回过神来的简梦借着灯光重新举起那张名片,当“Sky传媒有限公司推新人大赛组委会顾问 金宇泽”几个字映在她的眼底时,她揉了揉眼睛,回想起金宇泽刚刚说的话,脑子有了一瞬间的空白。

    三天后。

    简梦捏着名片,抬头望了望面前这幢结构感极强的锥形写字楼。这栋楼是S市的地标之一,“Sky传媒有限公司”几个大字看得她有些头晕。她收回视线,又看了看Sky大楼前排着的足足十多米的队伍,这队伍里聚集了环肥燕瘦各色美女,每个人手上都拿着Sky推新人大赛的报名表格,光看着,都压力颇大。

    那晚回去后,她上网查了这场比赛和金宇泽的资料,花了两天的时间消化了这场全国闻名的选秀能够造星和金宇泽是金氏传媒集团小少爷这两个事实,最终还是决定来找金宇泽。

    她迟疑,是因为自己跟白富美没一个字沾边,相反的,她穷到只能靠打零工赚生活费,可她走到这里,是因为金宇泽的话唤起了她藏得很小心的演戏梦想,因着这个梦想,即使读着毫不沾边的文秘专科,她也时常溜到隔壁知名的S市戏剧学院偷偷蹭课。

    如果……她踏进这里,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她也有机会去触碰那个旁人看起来很荒唐的梦想?

    “各位观众朋友,现在你们看到的就是Sky推新人大赛的火热报名现场!”一个女记者对着摄像机,唾沫横飞地讲解着,“大家可以看看,全国各地的美女们都出动了,质量之高,完全不输给戏剧学院的招生现场啊!”

    就在这时,发着呆的简梦从镜头前一晃而过。女记者打量了她一眼,见她朝着大楼走去,遂又兴奋地转向镜头说道:“当然,也有朴实无华的女生来现场为我们证明,即使是普通人,也是有一决高下的勇气的!”

    简梦脚步一顿。等等……刚刚那个女记者口中的朴实吃瓜群众,说的难道是她?

    正在她疑惑期间,两个穿着新潮、妆容精致的美女经过了她的身边。其中一个娇小的女生隔着墨镜瞄了她一眼,偷笑着跟身边的同伴说道:“念念,你说她该不会也是来参加这次的推新人比赛吧?”

    另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女生瞟了她一眼,耸耸肩说道:“穿得那么土,怎么看也不像是来参赛的。就算是,那估计也是哪个关系户找来衬托自己的炮灰吧。”

    两人似乎觉得自己说了很棒的笑话,一边轻笑着,一边绕过那些排队的女生,径直走进大楼。简梦低头看了看自己特意换上的及膝碎花连衣裙,这是她唯一的一条连衣裙,还是昨天从从学校跳蚤市场上花了五十买回来的,平日为了打工方便,她几乎都是T恤牛仔裤的打扮。

    为了这场比赛她已经破了财,半途而废从来不是她简梦的风格。吃瓜群众又怎样?好歹得让她把酒钱讨了。这样想着,她深吸了一口气,捏紧名片,向着大楼走去。

    “杨念念小姐,林晟小姐,孙总监已经吩咐过了,两位不用排队,资料已经入库,只需在下周一来简单参加一下初赛面试就好。”前台小姐微笑着向两人致意。

    “表叔不是说已经打了招呼的嘛,没想到还要去初试。”林晟摘下墨镜,撇了撇嘴。

    “林导演只是让走个形式而已。”杨念念捋了捋头发,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正当她侧了身子,准备拿出气垫霜补妆时,林晟戳了戳她的腰,压低声音说:“念念你看,那个土妞还真进来了。”

    杨念念诧异地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简梦。前台小姐见了简梦,礼貌笑道:“小姐,我们公司现在不招助理。”

    简梦将名片递了过去:“我叫简梦,是金宇泽先生让我来找贵公司的。”

    “金宇泽?她说的难道是金少爷?”林晟低低地叫了一声,“她怎么会认识金少爷?”杨念念不语,但已经收起了气垫霜,只是盯着简梦。

    前台小姐接过名片,也有些吃惊,说了声“稍等”后,接通了电话,“嗯”了两声后,一脸遗憾地看向简梦,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小姐,金先生现在正在忙,不方便接听电话。”

    林晟轻笑出声:“我就说嘛,这土妞一看就是来碰瓷的。”杨念念抬了抬嘴唇,看着简梦的眼里流露出不屑。

    简梦内心一黯,果然只是随口戏言么……但她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平静,点了点头。拿回了名片后,她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电话重新响起,前台小姐接了起来,听到电话那头的吩咐后,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简梦一眼,随即点头说道: “对,个子很高……是的,她的脸有些圆……眼睛的话,确实挺亮的……嗯嗯,好的,我明白了。”

    就在简梦走出几步后,前台小姐叫住了她:“简小姐,请等等。”见她回过了头,前台小姐语气放柔说道,“刚刚金总亲自打电话,说下周一的初赛定在上午十点,请您准时到场参加一下。”

“陆先生,感谢您这次愿意出面做我们的艺术顾问。

    ”Sky推新人大赛活动总监孙志上前一步,带着笑容为陆曜按下了电梯键。

    “金宇泽来磨了我两次,再不答应他就要在我这里安营扎寨了,我能不来么?”虽然陆曜讲了一个冷笑话,但他面无表情的样子让孙志露出一半的微笑瞬间老老实实收了回去。

    “这次选秀,希望能按约定上安排,我只看情况提一点建议,不会全程参与。”

    “这是自然,只要陆大摄影师愿意成为我们此次比赛的参与者之一,相信对于那些优秀参赛者来说,已经足够有吸引力了。”虽是顺势拍马屁的态度,但孙志说的都是真话。

    陆曜不语。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陆曜迈腿跨进电梯间,助理樊叔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进去。见孙志等人欲送,樊叔转身,平和说道:“陆先生还需赶回工作室,就不劳驾各位送了。”孙志等人才作罢。

    电梯门缓缓关上。陆曜抬手看了一下表后,问道:“樊叔,最终方案发给大溪地那边确认过了吗?”

    “少爷,他们一个小时前回复,表示没问题。”樊叔温声回道。

    陆曜点了点头。就在此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后,无奈地按下了接听键,下一秒,金宇泽的声音破空而来:“陆曜!我跟你说!你知道蜜蜂小姐真的来参赛了吗?!”

    “说人话。”陆曜微微蹙眉。

    “就是我刚在打室内高尔夫,助理突然说有人找我,那我当然就拒绝了嘛,谁知道……”

    “简单点。”

    “咳咳,总之就是前两天咱们在酒吧遇到过的那个卖啤酒的女孩来找我了,我知道你对她感兴趣,就大手一挥让她直接过资料关了。”金宇泽的语气听起来颇为自豪。

    经他这么一说,陆曜顿了两秒,回想起了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叮”的一声,电梯到达一楼,陆曜走出电梯,语气没有变化:“我什么时候对她感兴趣了?”

    “别狡辩了,那天你那小眼神,可没逃脱我的火眼金睛。毕竟我在娱乐圈阅女无数,这点眼力完全是小……”

    “金宇泽。”

    “咳咳,就是我知道你很久没在娱乐圈中找到能给你灵感的人像素材啦、这女孩虽然长相不算出众,但说不准是个好苗子……”金宇泽还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陆曜挑了挑眉,正打算反驳他,但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三人身上,渐渐停了脚步。

    彼时,简梦正在为突然简单过了资料关有些发愣。而杨念念和林晟站在原地,对于简梦和她们居然享受了“同等待遇”这事儿感到难以置信。

    “这个土妞该不会金少爷的新欢吧?”憋了半天,林晟开口,上下打量着从头到脚都跟选秀画风不搭的简梦,“金少爷不是喜欢胡湘湘那种蜂腰长腿的么,什么时候口味变得这么……呃,奇特了。”

    杨念念冷笑一声,重新戴上墨镜,低声不屑道:“不过这种水平罢了。就算金少能让她过资料关,但Sky选秀可不是校园里的过家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入决赛。”

    “念念你说得对,这回有背景的人可不少,她嘛……我觉得理论那一关就会挂了吧。”林晟丝毫没压低声音的打算,说得很是自信。

    简梦转身,几步走到林晟面前,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下次议论别人的时候,请尽量再低调一点,光听声音,会让别人误会这里有菜场砍价的大妈。”

    直到简梦转身离开,林晟才不明所以地看着杨念念,问道:“我怎么听着她像是在骂我?”

    “你没听错,她说你太八婆了。”杨念念同情地看了她一眼。

    站在不远处的陆曜将视线从原地炸毛的林晟身上移开,重新落在了已经走出大门的简梦身上。他对现在的她谈不上金宇泽口中的“感兴趣”,可她坚定的背影,却让他莫名有了一丝好奇和期待。

    “喂喂,陆曜,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啊?”金宇泽还在手机那头喋喋不休。

    眯了眯眼,陆曜改变了原先的主意,一边重新向大门走去,一边对着电话说道:“嗯,我要去大溪地拍摄环保项目,半个月后回来,你让孙志不要在初试为难那个女孩,我想看看她在复试中的表现。”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个闷骚……”金宇泽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需要我将那晚酒吧的事情跟金叔叔通通气吗?”陆曜坐进车中,友好地提醒他。

    “我会帮你妥妥安排一切的!”金宇泽立马换了狗腿的语气,顺带附了一个“么么哒”,只是他“哒”字还没出口,陆曜已经果断挂了电话。

    “樊叔,开车。”陆曜蹙眉,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

    蒙在鼓里的简梦老老实实参加了初赛。在初试的几轮表演环节中,即使她并无多少表演技巧,却也磕磕绊绊地过了,那时的她将此归结为主办方误会她为金宇泽的女友,从而放水。在初试最后一轮占分最重的戏剧理论考试中,简梦倒凭借着自己平日在戏剧学院蹭课的积累,意外地以高分顺利通过,成为最终进入决赛的十个人之一。

    决赛前夕,Sky公司通知十人在Sky大楼左侧偏厅集合,参加集训。简梦赶到时,尚有几人未到。她松了一口气,放下装着换洗衣物的书包,擦了擦额头的汗。

    在初试结束后,她以为这趟酱油之行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可没想到居然收到了决赛通知书。她感觉像是踩在云端般不真实,但心中的那个小小声音却在反复告诉她,她应该认真试一试。如果……如果她能够成为Sky的签约艺人,那么她的人生轨迹,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那个……你也是来参加Sky决赛的吗?”正在她出神期间,一个柔柔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逆袭之影后人生 作者:二十文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