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充满浪漫气息的婚纱店,只见男士一身笔直的白色西装,将他衬托的更加英俊非凡,带着浅浅笑意的眼眸布满了深情的目光,温柔的看着怀里娇小妩媚的女人,唇边不由得勾起一抹微笑。

  而女人呶了呶小嘴,伸手紧紧挽住他的手臂,踮起脚尖贴近他的耳边窃窃私语,转眼就看到他温柔地捧起她的脸蛋,不顾周围异样的眼光忘情的亲吻。

  看着两人如此忘情的拥吻,陆婉晴只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眼圈忍不住一阵阵泛红,小手紧握着拳头,指甲深深埋入掌心内,痛由四肢传向心间。

  陆婉晴伫立在不远处,眯起的双眼瞥过一丝冷光,强压住心里的愤怒和难过,不由得深吸几口气,沉寂片刻,她终于鼓足勇气朝他们走去。

  “李文安.......”

  陆婉晴伸出双手推开旋转门的那一刹那,拼劲全身力气吼道,声音压抑着几分绝望的嗓音。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回过头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并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几个人站在那里各怀心事,谁都没有主动开口说话,时间仿佛静止在那一刻不再跳动。

  陆婉晴抬眼望着那两个人,并没有因为她的出现而拉开距离,反而使他们的手指更加紧紧握在一起,不经意瞥到两人指中各戴了一枚钻戒,着实刺伤了她的眼睛,也就在那一刻,她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你们都是我挚爱的人,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以至于你们两个人同时背叛我?”陆婉晴再也控制不住心底的怒火,放开嗓子大声的朝他们吼道。

  男友和室友背着她勾结在一起,而且马上就要结婚了,这种电视上才会有的狗血剧竟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陆婉晴身子忍不住的颤抖起来,整个人都陷入悲伤地边缘。

  “婉晴,你冷静,你听我说......”

  李文安松开张雅淇的手上前几步想要解释,哪想却被身边那个女人伸手拽住并使劲拽回了身旁。

  陆婉晴抬起泛红的眼眶,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看着那个昔日最好的室友抬起脚一步步朝她走了过来。

  “婉晴,本来我们想事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在告诉你,既然现在已经被你撞见,我们也不再想瞒你什么,如你所见,我们在一起了而且很快就要结婚,我知道你爱李文安,可是我比你更爱他,我会给他所有他想要的一切,而这些你做不到”

  “李文安马上就要进入我父亲的公司上班,而且以后他会接管我父亲的公司成为下一任总裁。还有我们上个星期就已经领了结婚证,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在纠缠我的老公,我可以保证我们以后还是最好的朋友。”

  张雅琪说的是那样轻描淡写,犹如把李文安让给她,仿佛是陆婉晴理所当然应该做的事情一样,而说出这样让人可笑的话,竟然是那位曾经她最好的室友,张雅淇嘴里说出来。

  陆婉晴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她竟然不知道张雅琪脸皮竟然厚到如此地步,你从她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一丝愧疚的表情,反而是挂着几分让人恶心的傲慢。

  冰冷的的眸光从张雅琪身上越过,直接锁在李文安身上:“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陆婉晴不知道,那一刻她的声音到底有多少祈盼,她甚至觉得,眼前的这一幕,都是张雅淇和李文安对她使出的恶作剧。

  张雅琪忽然故意扬起戴着戒指的手指,上前很自然的挽起李文安的手臂,投去一记迷人的眼神。

  “婉晴......你会祝福我们的对吗。”李文安扶了扶眼边的框架,终于还是吞吞吐吐说出了这几个字,一张熟悉到陌生的脸竟找不到一丝歉疚。

  “李文安,你怎么可以那么心狠?”陆婉晴闻言,感觉她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绝望的魔抓紧紧攥住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呼吸。

  她不敢相信那个一直说爱她永远的男人,背叛她后竟然还毫无廉耻向她索求她的祝福,真是可笑至极。

  李文安看着陆婉晴绝望的伫立在对侧,心里还是扯过一丝心疼,毕竟他是真心喜欢过她。

  陆婉晴长得很恬静,还有一张天使般的面孔,从她点头同意做他女朋友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暗自发誓一定要努力奋斗给她幸福的生活。

  可梦想往往被生活中的现实所湮灭,几次面试碰壁之后,他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哪怕陆婉晴并没有一丝嫌弃他,可是他还是无比羡慕有钱人的生活。 当张雅淇出现在他眼前,开始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只是当她每天带着他出入高档场所,他承认,他真的心动了。

  张雅琪优越的条件足以让他少奋斗很多年,而且愁与一时的工作也得到了解决,娶到这样白富美,是每个男人心中的终极目标他岂能错过。

  想到这里,原本带着几分愧疚的心,在这一刻化解为无情的冷漠,冷清的眼眸看着她:“婉晴,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我和张雅淇都已成为事实,你走吧,不要打扰我们拍婚纱照。”

  “李文安”

  陆婉晴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这一切,抬眼望着他他,抿紧的双唇微微颤抖,只是一眼,眼泪再也忍不住从眼眶中滚落下来。

  “因为工作,因为她比我有钱?因为你想过有钱人的生活,所以你背叛了我们的爱情是吗?”

  听到她毫不掩饰如此赤裸说出他心中肮脏的一面,李文安顿时难堪的无处发泄,心里更加坚定了他选择张雅琪的决心。

  “陆婉晴,该说的我已经说完,请你不要再执迷不悟,和我纠缠不清,与其在这胡搅蛮缠,不如趁早离开,如果日后遇到珍爱你一生的男人,我和张雅琪订会在你婚礼上送上一个大红包祝福你。”

  陆婉晴越过他们,端起桌面上满满一杯水,直接泼向了李文安,液体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滴落,额前几缕发丝狼狈的紧贴在额头。

  李文安低头瞧到身上洁白的西装上落了水的印记,恼怒成羞指着陆婉晴大声吼道:“你......该死!”

  他的声音还没落下,一声清脆的响声即刻响起。

  李文安从口袋内拿出纸巾擦拭了几下镜片,慌忙戴上看清了眼前的状况,并及时上前拉住了张雅琪。

  张雅琪见陆婉晴端起水杯便往李文安身上泼去,当即上前就狠狠甩了她一记耳光,彻底撕破了还在勉强维持的情分,“陆婉晴,如果你还敢在这撒泼,就不要怪我心狠。”

  陆婉晴捂着一侧的脸颊,没有料到气急败坏的张雅淇,竟然会毫不顾虑的打了她一巴掌。

  没有半分犹豫,当即上前扯住张雅淇的头发啪啪左右两巴掌直接扇过去,当下便听到张雅淇惨不忍睹的尖叫。

  “李文安,陆婉晴她竟然敢动手打我,”张雅淇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脸痛楚地看着他,再也忍不住生气吼道:“你到底管不管,你看我的脸都肿了,真的好疼。”

  闻言,李文安急忙上前,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脸吹了起来,一双深情的眼眸根再也没有陆婉晴的存在。

  “亲爱的,别难过了,我吹吹就好了,婚纱照我们改日再拍,好不好?她就是个泼妇,别跟她一般见识,我们走......”李文安话音还没有落下,随即传来一道冰冷磁性的嗓音。

  “亲爱的,你怎么在这?你的脸怎么了?”言语之中带着不容忽视的惊讶和心疼。

  陆婉晴心底一惊,没见到人光凭声音就已猜到那个说话的男人到底是谁,整个人也被他那句亲爱的炸的里焦外嫩。

  满脑子想的都是邱少泽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他都看到了?想到这,陆婉晴恨不得找个地洞窜进去。

  下一秒,他伸出手臂很自然搂住她的双肩并将她紧紧拥在怀中,低头贴近陆婉晴的耳边:“亲爱的,谁欺负你了?去给我打回来,别怕,天塌了有我给你顶着呢。”

  陆婉晴听到这差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祈求他今个儿放过她,没看她失恋了正在难过吗?

  没有人察觉到陆婉晴凌乱的表情,因为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这个男人身上,他一身独家订制华丽的银色西装,得天独厚精致的容貌足以让女人都恨不得妒忌三分,他修长的指头滑落在陆婉晴的脸上,专注的目光锁在她微肿的地方。

  随即,眼里的寒光慢慢外溢一眼扫过那一对男女身上,性感的薄唇微微扬起,陆婉晴心里咯噔一声,这个男人想要干什么?

  张雅淇望着眼前高不可攀且一脸冰冷的男人,眼眸忍不住泛着桃花,瞧见他的手紧紧挽住陆婉晴的腰,指甲立即深深陷入掌心中,不由自主地开口道:“少泽,你怎么会来这里?什么时候你的口味变得这么淡了?”

  看着陆婉晴依偎在邱少泽身上,她猜不透邱少泽为何会如此袒护她,难道陆婉晴真的是他的女人? 想到这的张雅淇,感觉心间有一股血腥的液体就要涌出来,瞬间有一种自己被对方狠狠踩在地上的错觉。

  在学校里,陆婉晴样样都比她强,不仅学校每年都获得不菲的奖学金,而且还是学生会的主席,作为她她曾经的室友,她心里说不出的妒忌羡慕恨。

  陆婉晴没有她有钱,也没有她的身材好,可是为何她却能引起所有男人的注视,还有那些爱慕的眼神?

  所以张雅淇总是趁陆婉晴不在的时候故意拉着李文安到处游玩,禁不住金钱诱惑的李文安终于拜倒在张雅淇的糖衣炮弹下。

  本以为可以看到陆婉晴带着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来求她,只是让她万万没有料到,这陆婉晴还有几把刷子,竟然能把视女人为粪土的邱少泽搞定,看来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女人。

  张雅淇微微眯起的眼睛,若仔细察觉会发现她眼底有一丝怨毒冒出来,皱起的眉目充满了让人恐慌怨恨。

  “怎么不说话了?”邱少泽贴近陆婉晴的脸颊,低沉磁性的声音,令人失魂,搂在腰间的手不留痕迹的掐了一下,那一双迷人的眼眸在扫过她抗议的眼神后,微红的薄唇微微扬起一枚不易察觉的轻笑。

  下一秒,搂在腰间的大手忍不住的揉了揉她乌黑的头发,“亲爱的,两年期限已到,现在给我乖乖回家,如果你的小脑袋有一丝逃跑的念头,我打折你的腿。”

  他冰冷低沉磁性的嗓音,让陆婉晴身子猛地一抖,脑子里一片空白,竟然忘记反驳他的话,倒是对面的两个人,脸上同时出现愤怒的表情,似乎想要把陆婉晴撕碎。

  李文安看着陆婉晴被这个男人搂在怀里,两个人亲密的样子丝毫找不到半分伪装,心里之前的愧疚瞬间荡然无存,有的只是被背叛后的怨恨,心里忍不住的发出冷笑。

  原来陆婉晴也早已勾搭上富人家,做了别人的情妇,亏他还满心的愧疚,原来早先背叛这场爱情的人是她。

  李文安心里默认这样的答案后,心间仿佛被人狠狠砸了一下,瞅着陆婉晴冷笑一声,一脸嫌弃的表情毫无掩饰的出现在了他的脸上,“陆婉晴,原来你早就当了别人的情妇,那你为何还要在这胡搅蛮缠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真让人倒胃口。”

  陆婉晴看着这个生命中曾经最重要的的人,此刻竟然用这样无耻的话来侮辱她,陆婉晴感觉她苦苦支撑的唯一念想也在那一刻倒塌,心又被狠狠地撕扯下,痛到骨髓。

  陆婉晴想要反驳的话还没出口,身边的男人已经将她拦下。

  “阿勇。”邱少泽双手插在口袋里,冰冷的言语让陆婉晴不由得一颤,陆婉晴知道李文安已经惹怒到了邱少泽。

  来不及看清怎么一回事,李文安已经被那个叫阿勇的男人一拳打到在地,耳边传来李文安痛苦的哀叫还有张雅淇惊吓的尖叫,只见她慌忙蹲下身抽出纸巾抹去李文安唇边渗漏出的血丝。

  邱少泽抬起手臂召回那个男人,冷眼扫向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张雅淇想要求情的眼神恰巧对视上他犀利的眸光,吓得慌忙低下头,心里的恐慌不由而出,身子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次是给你一个警告,如果再从你嘴里听到任何侮辱陆婉晴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我用暴力的方式让你铭记一辈子。记住,这个女人不是你所能招惹的,以后最好给我滚远点。”

  撂下这些话,邱少泽直接拽过陆婉晴稚嫩的小手,头也不回地带领一群人抬腿朝外走去。

  只是刚刚才攥紧的小手,在踏出婚纱店那一瞬间便开始拼命想要挣脱。

  “喂,你要带我去哪。”陆婉晴那点花拳绣腿打在邱少泽身上,对他造不成半点影响,倒是跟随在身后的几个人被吓出一身冷汗,生怕少爷一怒直接将这个丫头给扔出去。

  这个男人可是华宇盛世集团总裁,整个势力在A市也是最大的,别说动他,就是谁有任何不满的目光投过来,那个人下辈子也只能苟且偷生度过。

  但,这个丫头不仅拳打脚踢的,竟然还让他滚蛋,可少爷并没有动怒反而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买条链子把你栓在身边。”邱少泽终于开始说话,低沉磁性的声音很是好听,但,话语带着几分不容忽视的冰冷。

  完全不在乎陆婉晴那双小手为了挣脱在那推搡,甚至掐着他的手臂,邱少泽只当做她的小野猫需要发泄她心里的不爽。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闪婚蜜爱 作者:熊猫微笑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