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情绪很低落的苏流暖站在报摊前,看着上面的头条写着“超时代广告千金莫菲菲觅得良婿,将与莫氏企业最有前途高管订婚。”

        “超时代广告公主莫菲菲将于8月15日在世纪名人酒店举行订婚晚宴。”

        她心口一窒,眼眶蓦地泛起泪光,一股极致的痛楚毫不留情地揪住她的心,狠狠地像是要直扯出血来一般,痛得她真想把手伸进自己的胸口,把那个已经伤得鲜血淋淋的心给揪出来扔掉。

        8月15日,不正是今天吗?

        图片那位男子穿着一身米色休闲装,衬得他如此优雅俊逸。没错,他正是苏流暖的男朋友,不,在一个小时前已经成为前男友的杜宸希。

        在一个小时前,杜宸希才坐在街口那家长岛咖啡厅里,神色淡然地对她说:“暖暖,咱们分手吧。”而一个小时后,作为前女友的她在报纸上发现他将要与莫家千金,也就是她与他东家的千金订婚的消息。

        呵,呵呵,晚上要订婚了,下午才来与她分手,而那个莫菲菲,三个月前才从海外调回来!杜宸希,你得有多迅速啊!

        报纸上男人一身高级定制笑得温情脉脉,是苏流暖熟悉的俊朗模样,身旁的女子贵气逼人。

        偌大的标题成了苏流暖六年感情的巨大嘲讽,她不哭。

        为这种贱男,不值。

        那攥着报纸的手还是死死的紧扣着,就连指甲抠进了肉里也没觉得疼,它们一起承受着苏流暖的滔天怒气······还有让她觉得耻辱的心痛。

        报纸上杜宸希幸福的笑脸如同化身成一把利刃,刺痛得她眼泪直汹涌,全身软弱无力的她用残余的力气扶着报摊前的柱子。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由远而近,一把男声在大喊着:“你个贱女人,你把家里的钱拿去贴小白脸?看我不杀了你!”

        苏流暖望向左边,不由得冷汗直冒,一个中年男子,正举着一把菜刀,追着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

        但很快那名妇女还跑到苏流暖身后去,急急地喘了几口气。

        “救我!我老公他疯了,他要杀我!”妇女脸色死白如灰,见到苏流暖像是在大海中飘泊突然抓到一根救命草一样。

        男人举着刀的手发站颤,他一脸激动的想把苏流暖身后的女人给拉出来,可妇女却死活拉着苏流暖背后的衣服,弄得苏流暖很是被动,她不想赶这样的浑水,特别是男人的刀像是分分钟都会在苏流暖脸上砍下来般。

        “啊!先生,你冷静点!”苏流暖还故作镇定说道。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他m的,这死婆娘居然给我绿帽子戴!老子今天就要杀死她!”男子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地骂道,抓住妇女的衣衫便往前拽。

        “啊,放开我!”女人大叫着,可她还是拼命的扯着苏流暖的衣服。

        场面一下混乱了。

        突然一辆威武霸气的骑士十五急促停下,一名英气十足的穿着军装的男子,上前来便先把苏流暖给护在身后,眼明手快的一把扣住拿刀男人的手,用力一拍,刀便“哐”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刀一掉,就好办得多了,莫东旭如行云流水般,几下便把男子给制服了,动作干脆利落的。

        围观的市民都鼓起掌来,苏流暖情不自禁地看了眼他,刚才的事还让她惊魂未定,但还好有他,否则指不定自己今天便成了刀下亡魂了。

        这时,刚好热心市民把街口执勤的警察带到,莫东旭便把场面交给警察了。

        可经历刚才那一摊子事,苏流暖整个人更像是虚脱了般。

        莫东旭本想赶紧离开的,那双冷冽的鹰眸瞄到一旁的看似有点眼熟的苏流暖,立马停下脚步,问道:“女士,你没事吧?”

        苏流暖摇了摇头,可瘦削的小脸苍白得吓人。

        “谢谢,我没事。”

        可话说完不到一秒,她整个人便晕倒了。

        莫东旭把苏流暖打横抱起,急往骑士十五走去,她的脑袋像是毫无知觉般吊着,随着他急促的脚步晃荡,那三千青丝柔软的垂下来,露出光洁的脖子。

        突然一抹伤疤在她光洁的后脖如此亮眼,那是一个如同是贝壳形状的粉红色伤疤,莫东旭的身体猛地一震,内心闪过一阵热喜,是她?!

        世事,真的有如此凑巧?!莫东旭激动着,寻了她那么多年,终于找回她了。

        坐进车后座,莫东旭还舍不得放开苏流暖,他冷声道:“谢阳!去人民医院。”

        他正是华夏国第三军区的军长莫东旭,莫东旭让司机加速往人民医院方向走去,而他一路上,抱着苏流暖,连眼睛都舍不得眨,更别论把视线从她身上离开了。

        暖暖,我终于找到你了!莫东旭刚毅的脸展现出几分柔软的线条。

        他抚着苏流暖后脖的那块贝壳形状的伤疤,这伤疤的来历,还真的与贝壳有关。当时还小,才六七岁,他与她在屋后烤贝壳,结果他一时性起,说要给她贴个贝壳印记,把烤着的贝壳直接印到她的后脖去,便留下了这么个痕迹,当时她痛得直哭,而他也因此让大人给打了一顿。当时他还安慰她说:“暖暖,你别哭了,我长大后娶你!”
        很快,那抢眼的骑士十五便在京都的市人民医院停靠,看到首长如此紧张的样子谢阳赶紧的去挂了个急诊,莫东旭便抱着苏流暖直往急诊室走去。

        “把她放在病床上吧,你们先出去。”戴着口罩的医生职业化地说道。

        “好。”莫东旭轻轻地把苏流暖放在病床上,走了出去,站在急诊室前看着医生把门帘拉上。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对谢阳说道:“谢阳,你站在这里等着,我去接个电话。”

        “是,首长!”谢阳行了个军礼。

        可一会儿,莫东旭走回来时,急诊室的门帘已经拉开了,里面只有一张空荡荡的病床,病人和医生都不知所去。

        只有谢阳还站在那里候命。

        “人呢?”莫东旭冷冷地望着谢阳问道,那本来便冰冷阳刚的脸此刻却黑得像是要滴出墨水来,一副吃人的样子望着谢阳。

        “走了。”谢阳还不知道自己闯了祸,一副平静如水地回答道。

        “该死的你干什么吃的?谁让你放她走了?”莫东旭异常激动,对着谢阳咆哮道。

        “她醒了医生说没什么问题,她自己就走了。”无辜的谢阳弱弱地解释道。

        “该死,在原地站一小时军姿,时间到了自己跑步到目的地!”莫东旭咆哮完后人急匆匆地走了出去,那如雷的声音震得谢阳耳朵嗡嗡直响。

        跑,跑步!跑二十公里?谢阳哭了!

        苏流暖从医院走出来,盲目的走在大街上,想着报纸上的报导,心如刀割。

        世纪名人酒店是吧!好,她是得要亲眼看到他订婚,然后好让自己切底死了这条心。

        苏流暖去造型室做了个头发,再挑了套最美的晚装,准备参加今晚的前男友的订婚晚宴。

        城市名人酒店是位于京都市中心的一个超六星级的酒店,装璜豪华无敌,平时全是些名人,总裁级别的大人物出入的地方,而今天,华夏百强企业的莫家便选在此处举办订婚议式,可见莫家有多重视这位千金。

        苏流暖穿着一身紫色浅v礼服,合身的服装包得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更加惹人,精美的妆容衬得她如此出众,而她如主角光环般出现在这里,真让人有点担心她是不是来抢婚的。

        她在众人目光的簇拥之下,迈着沉重的脚步,她可是去参加前男友的订婚礼的,表面上却强逼着自己装得如此的轻松淡定!

        果然,苏流暖才踏进世纪名人酒店,立马便惊艳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她移动,而私底下已经有人在窃窃私语的打听她是哪家千金了。

        而站在中间席位待宾的杜宸希,看到苏流暖走进来,整个人脸色都变了。他看了看身旁的莫菲菲,不由得有些心虚。

        “你不是说,你已经跟她说清楚了吗?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莫菲菲仅用眼角的余光扫向那个引起全场哄动的人影,脸上还带着笑可却压低声音对着杜宸希咬牙切齿的说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新娘新郎正多么恩爱呢。

        “菲菲,你不相信我吗?我真的已经给她说清楚了,我不知道她怎么会跑过来。”杜宸希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苏流暖对他什么感情他心里可是清楚得很。现在她出现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弄些什么闹剧出来。

        “嗯。”莫菲菲只是发了一个鼻音,什么都没说,脸上照样是笑容满面的迎接四方来客。

        所有来宾到会都先来与两位新人道喜,然后才去找友人聊聊天攀攀关系的。

        苏流暖倒是想直接走进去找个角落安静地观礼,但一道气憋在胸口的气都一闷了一天了,怎么地她也想去讽刺杜宸希几句的。

        “恭喜两位啊。”苏流暖一脸无害的道喜着。

        莫菲菲不愧是大家庭中养出来的孩子,虽然她不知道苏流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仍然是大方得体地微笑点头道谢,“谢谢。”

        “那倒不用谢,毕竟也不是所有小三都能如此风光地转正的,对于个别典型,还是得点32个赞啊。”苏流暖明明是温柔的说着,但语气却是带着强烈的鄙视与讽刺。

        一句话下来,直讽得莫菲菲体无完肤。

        “你!”莫菲菲有些气结,可马上便调整自己的情绪,堆起一个微笑,得瑟地说道,“呵呵,手下败将怎么叫嚣都改变不了手下败将的身份,所以,尽情地叫嚣吧。请随意。”

        对,她说得没错,自己只不过是个手下败将罢了。苏流暖一语不发的站在一旁,打量着今晚这对新人。杜宸希不敢接苏流暖的眼神,双眼飘浮着,而莫菲菲却让他这副孬样给气死了。

        “很抱歉,我不喜欢叫嚣,汪汪叫这种事留给你可能会更适合些。”苏流暖平静如水的说。

        忍了好久的莫菲菲一下子便爆发了,她伸手嫌恶地推开苏流暖骂道:“你骂谁呢?!”

        “我有骂人吗?”苏流暖挑了挑眉头,表情很是无辜的。

        只是暗讽有人是狗也叫骂人吗?

        “你!”莫菲菲扬起巴掌,朝着苏流暖便想一巴打下去,一旁的杜宸希赶紧的抓住她的手······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浅婚蜜爱 作者:云上舞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