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上午一场突然而至的秋雨把整个天空洗刷的越发湛蓝通透。

    空气中混合着泥土潮湿的气息,带着丝丝的凉意,坐在花园秋千上的伊念拢了拢身上的外套,无聊的抬头仰望着澄清的天空发呆。

    秋的气息被纷纷扬扬的落叶渲染的更加浓郁,但伊念却丝毫没有去留意,只是任由思绪漫无目的的飘飞。

    忽然,耳朵一动,随即便是一阵汽车的轰鸣声隐隐传来。

    伊念侧目朝大门的方向望去,当看到是母亲的专车时,不禁眼睛一亮,就在她以为是母亲回来了的时候,却只见管家林叔从副驾驶位置下来,然后转身打开了后坐的车门,随即,伊念便看见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从车上下来。

    那是一个干净清透的少年,虽然穿着略显寒酸,但却掩饰不住骨子里透出的贵气优雅。

    在她的印象中并没有这号人物的存在,而且看林叔对他毕恭毕敬的样子,似乎很重视此人。

    他是谁?伊念疑惑的想到。

    只见少年上身着一件纯白色没有任何修饰简单到不能在简单的白色恤,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

    穿着白色帆布鞋的脚边,放着一只黑色的旅行箱,如玉般修长净白的手扶着把手。

    五官俊美清透,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白皙的皮肤衬托着略显单薄的唇,淡淡的红似抿住了一片樱花。

    那如上帝精心雕琢的脸庞此刻正因为什么烦扰而紧绷着,一阵凉风袭来,黑色的头发被柔柔地吹起一丝涟漪,额前的几缕发丝轻轻的扫过他那双迷人如深潭般的黒眸。

    他轻眯着幽暗的凤眸,注视着眼前三层的豪华别墅。忽而紧抿着的唇畔扯出一抹似凉薄,又似嘲讽的弧度。给本来的温润气息增添了一抹若有若无的邪气。

    此时,身后的伊家管家林叔上前说了一句,便见少年瞬间收起了刚才那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邪气,对着林叔微微扯了扯唇角,便提起旅行箱迈开优雅的步伐准备进入别墅。

    忽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猛的转头向伊念的方向看过来,少年猝不及防的目光,惊的伊念心下猛然一颤,呼吸一窒,只觉此时万赖俱静,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明亮闪耀如同天上明星的眼眸里,只有少年向她投来的那抹探究似的目光。

    少年微不可见的促了一下眉,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随即,一丝冷意被掩饰在了那双如水一般淡然的眸子里,随后便了然的勾了一下唇角,复又若无其事的收回了停留在伊念身上仅仅几秒钟的视线,与林叔一前一后地走进了伊家别墅。

    伊念还停留在那抹如清水般的目光里,就是这样凄美又苍凉的秋天,19岁的伊念遇上了她一生的执着,那个温润如玉又透着些许邪气的少年沈之灼。

    “嗒”一滴雨滴滴在她的眼睑上,砸的她眨了一下眼睛,冰凉的雨滴顺着那长而卷翘的睫毛滑过粉嫩透着蜜色光泽的脸颊,像一滴凄凉而又伤感的泪,带着不甘和落寞被凉风吹散,

    缓缓地抬起头,看向刚刚才被雨水洗刷过的湛蓝色的天空,此时又布上了一层阴郁,继而,雨滴就像那断了线的珍珠砸落下来。伊念赶紧用双手挡在额前,弓着腰飞似地从侧门跑进别墅。

    “小姐,您回来了。”林叔见伊念从侧门跑进来,恭敬的问道。

    “嗯!”伊念把刚刚因奔跑而有些乱了的头发整理了一下。也不顾被雨淋的有些潮湿的不适,双眸四下环顾着整个客厅。

    “咦,林叔,刚刚和你一起的那个人是谁?”本来想问刚才那个少年去哪儿了,但话到嘴边却突然变成了询问他的身份。

    伊念的视线在偌大的客厅看了一圈,也没发现少年的身影,不禁有些小失落。

    “回大小姐,我也不太清楚他是什么人,只是昨天夫人吩咐我今天上午去火车站接的他,让我一定不要怠慢了。我已经把他安排在客房休息。

    呃需不需要我把他叫过来,让他跟大小姐交代一下?”林叔小心翼翼想观察着伊念的神色,试探的问到。

    心想,夫人交待的贵客不能怠慢,大小姐更不能怠慢喽,伊家的人谁都能惹,就是这大小姐可惹不起。看着她一副娇小可爱无害乖乖女的形象,那要是发起飙来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标准的千金大小姐脾气外加公主病。

    伊念思衬了一会儿道“嗯算了吧,也不急在一时,我先上楼换个衣服,潮湿湿的,难受死了。”说完转身就往三楼的房间跑去。

    在经过上楼时脚步微顿了一下,斜着身子向一楼的客房看了一眼,想到刚才的惊鸿一瞥,心脏砰砰的又使劲儿跳了两下,眸光闪烁,便不再停留地上了楼。

    沈之灼被林叔临时安排在了客房。

    看着面前奢华的客房,沈之灼勾起一抹冷笑,不愧是松江市首屈一指的伊家,不过,很快,它就会变成历史。

    “伊家,伊琬珺,沈弘远,呵呵还有刚才在院子里遇到的伊家大小姐伊念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伊念回到房间就把湿衣服褪去,然后把自己泡在温暖的浴缸里,惬意的享受着按摩浴缸带来的舒适。

    头枕在浴缸上,看着头顶华丽的灯饰,想到了刚才看到的如玉般的少年,那般的俊美,脱俗,和着那一抹平淡如水的目光,只觉得心脏好像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脸也觉得有些热热的,隐约间好像有了心动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这个想法把伊念吓了一跳,不会这么狗血吧!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与他四目短暂相遇的那一瞬间,心中的悸动是她从不曾在其他异性身上感觉过的。

    好吧,就算一见钟情又能怎样呢?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喜欢就表白呗,她可做不来别的女生那样,明明喜欢的不得了,可偏偏却故作扭捏矜持的样子。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伊念的思绪,随即门外传了保姆兰芝的声音,“大小姐,夫人回来了,说请您下去一趟,有事情要说。”

    “哦!知道了,马上。”伊念大声应道。

    随后便以她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收拾妥贴之后,冲下楼。

    从楼上跑下来的伊念看到客厅里的母亲伊琬珺,便急冲冲地奔了过去。

    “妈,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爸呢?他没和你一起回来吗?”还没稳定好因惯性而不稳的身体,便连珠似的一连串问题袭向伊琬珺,

    伊琬珺连忙伸手把突然扑倒面前的伊念扶好,抬手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无奈又宠溺的语气责备道:“小念,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就不会好好走路,淑女一点儿吗?”

    伊琬珺真心头疼,女儿都十九岁了,还是个孩子心性,任性又乖张,是个典型被宠坏了的公主。

    不过这也不能怪孩子,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这些年一直忙着经营父亲留下的伊氏财团,忽略了对她的管教。

    只知道对她一味的娇纵宠溺,想以此来弥补对她的亏欠,努力的给她铺平人生的道路,别让女儿的人生像她一样坎坷崎岖。

    伊念佯装吃痛的捂着额头,吐了吐舌头,忽然,余光瞥见一抹欣长的身影缓步从楼上走下来,随即,她的视线便不由自主的被那道身影吸引,望向优雅高贵如王子的沈之灼,伊念的心突然又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

    见沈之灼从楼上下来,伊琬珺拉着伊念的手迎上前去,对沈之灼温柔的笑道:“坐了一天的车,累坏了吧?”

    沈之灼看着伊琬珺,宁静的眸子里暗藏着翻涌的寒意,微顿了两秒,才微微扯了扯唇角,声音依旧清淡无波,“还好。”

    对于沈之灼的淡漠的态度,伊琬珺并没有在意,毕竟他们于他而言太过陌生。

    他是个苦命的孩子,上一辈的恩怨,不该让孩子承受,此时他愿意融入这个家,让她和丈夫有机会弥补,已经让她感到很欣慰了。

    随后,伊琬珺转头看向伊念,笑道:“小念,来,这是你爸爸的儿子,之灼,是灼灼其华的灼哦,比你大五个月,所以他是哥哥。”伊琬珺把伊念领到沈之灼的面前,温柔向她介绍道。

    原来他叫沈之灼,之灼,很好听的名字。

    而后,在听到“哥哥”两个字时,伊念的表情瞬间僵硬住,只是机械的重复着“哥哥”两个字。

    伊念茫然的看着母亲,又看了看依旧平淡如水的沈之灼。

    想过很多种可能性,却没想到他竟然是继父那个失散多年的儿子,继父对自己视如己出,自己也叫了他十几年的爸爸,虽然他不曾在自己面前提起过那个儿子,但是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

    而她也希望继父能早日找到他的儿子,那样她就多了一个玩伴,可是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这个一家人都在期盼的人回来了,可是为什么是他?这个自己第一次动心的少年咋就成“哥哥”了呢?

    伊琬珺没有注意到女儿在那一瞬间闪过的失落,只以为她是太过惊讶这突然冒出来的“哥哥”而感到些许的不适应,也没有深想。

    “之灼,这是阿姨的女儿小念,以后就是你妹妹了,这孩子有些被宠坏了,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多担待。”

    见母亲这么说,伊念急忙看向沈之灼,只是神色中有着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一丝娇羞。

    沈之灼的视线滑过伊念,只是微微颔以示礼貌,便不在她身上多做停留,而她脸上那抹娇羞却没有被他略过,不禁眉心微蹙。

    而伊念见沈之灼的视线并没有在自己身上多做停留,看样子就好像多不屑看到她是的,不禁心中有些气结。

    高兴的伊琬珺没有注意到二人之间略显凝固的氛围,便复又笑道:“之灼小念你们俩先聊着,我去准备晚饭,今天为了欢迎之灼,我亲自下厨做几道拿手菜,好久没做了,到时候之灼可别嫌弃啊!呵呵。”

    伊琬珺一改平时高贵冷艳的总裁形象,和蔼可亲的想给沈之灼留一个好印象,毕竟以后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自己也算是他继母,真希望他不要因为他妈妈的关系而对自己有所芥蒂。

    “谢谢阿姨,”沈之灼对伊琬珺淡淡的笑道。

    “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的,有什么需要经管和阿姨说。”伊琬珺说完便上了楼。

    心里想到这泓远怎么这会儿了还没回来,就算再怎么恨杜清瑾,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上一辈子的恩怨早以随着那两个人的离世而烟消云散了,十几年过去了,她都放下了,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伊念有些无语的看了看母亲离去的背影,什么叫她被宠坏了,明明是真性情好不好。

    此时伊念已经完全消化了妈咪扔下的重磅炸弹,但对于沈之灼的清冷淡漠,她可有些无法忍受,从刚才到现在,他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想她伊念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心中不免升起一股郁气。

    随即,伊念高傲的扬起下巴,“我不会叫你哥哥的。”

    她的语气听起来是那么高傲不可一世,沈之灼懒得理她,便径直与她擦肩而过,朝楼上走去。

    在转身的瞬间,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冰冷至极的弧度,冰冷的眸子里是满是不屑。

    长倒是娇小可爱,尤其是一双璀璨如明星般的眼眸,不过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大高傲的豪门千金小姐,尤其是这个伊家大小姐。

    伊念见自己被无视个彻底,冲着沈之灼欣长的背影,语气满含强横的宣布,“喂,我喜欢上你了!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

    刚走到二楼拐角处的伊琬珺听到宝贝女儿这一声霸道又无理的告白,惊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青白交错的脸上是满满的不可置信,忙不跌地又原路返回朝楼下跑去。

    而沈之灼却丝毫不以为意的继续迈着优雅的步子向楼上房间走去。仿佛刚刚伊念的表白对象不是他一样。

    当他与飞奔而下的伊琬珺正好迎面相遇时,伊琬珺有些尴尬的看着他,还没等她说话,沈之灼便略勾了一下嘴角,眼中依旧平淡无波看了伊琬珺一眼,然后平静的说:“没关系。”便径直地上了楼。

    看着沈之灼那不以为然的潇洒背影,此时伊念已濒临暴走的边缘了,太可恶了,她平生第一次表白,居然就这么被那个可恶的家伙给无视了,还跟她妈妈说什么没关系,没关系,难道她伊念的喜欢就那么轻贱?

    伊念的唇瓣紧紧地抿着,微眯的杏眸闪着不服输的光芒。刚想追上去却被已走到面前的母亲给拦住了去路。

    伊琬珺一只手拽着伊念,眸子是少有愠怒,颤声呵斥道:“小念,你...你在胡说什么?他是你的哥哥,你......”

    伊念似乎没有听出母亲于语气中的愠怒,只是不解的反问道:“他是爸爸的儿子不是吗?与我没有血缘关系不是吗?”伊琬珺木然的点了点头,“可......”

    伊琬珺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伊念抢先说道:“既然他是爸爸的儿子,和我又没有血缘关系怎么就不能喜欢他了呢?”

    闻言,伊琬珺突然有些语塞,没错,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只是小念刚刚才认识之灼,对他一点都不了解,怎么会就喜欢上了他?辰风那孩子不比之灼差,每天围着她转也没见她心动,

    会不会是自己太敏感了,过一段时间她理清了这种感觉后,便不会这样了?

    可看到她眼中的坚定,心中又免不了烦躁起来,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只想她的生生活能平淡安逸,不要像她似的经受那么多磨难。

    见母亲似是出神的想着什么,伊念撇了撇嘴,然后径直朝沈之灼的房间飞奔而去。

    作为女孩子的自己都如此主动了,他怎么能如此无动于衷的一走了之呢?

    伊念来到紧闭的房门外,伸手去开门,可是门并没有被打开,被反锁上了?

    又用力的拧了几下,果然被反锁了。

    本来那股被他无视的怒气还未消散,此时更是气愤的无以复加,伊念便把气都撒在了紧闭的房门上,使劲儿的砸起了门,

    砰砰砰......砰砰砰......

    伊念砸门砸的正起劲,并没有察觉到门锁动了一下,随后她再次送出的一拳猛的砸空,粉拳直奔着半开的房门里站着的沈之灼而去......

    前来开门的沈之灼眼看着那一拳过来,极侧身躲开,而伊念却因惯性,整个身子猛地朝前倾倒,直直地栽进了屋里,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心有余悸的伊念秀眉一紧,豁然转过身质问道:“喂!你怎么那么可恶,开门也不知会一声,存心害我出丑是不是?”

    伊念双手紧握成拳,指高气昂的怒视着沈之灼。

    而此时的沈之灼却只是双手环胸,惬意靠在门边,对于伊念的盛气凌人置若罔闻,只是深邃的凤眸溢出了丝丝缕缕的轻蔑。

    伊念被沈之灼看的有些局促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沈之灼对视,伊念的心总是会不受控制的抖。

    片刻的沉默,沈之灼终于有开口,只见他薄唇轻启,如碎玉般明朗又不乏磁性的声音传来,“呵!那你伊大小姐又为什么那么卖力的敲我这等可恶的人的门呢?岂不是自掉身价?”

    说着便放下环胸的手,将如玉般好看的双手插入牛仔裤兜里,迈开修长的双腿,一步,一步地向伊念走去,玩味的目光锁定她精致漂亮的脸蛋。

    “你...我”伊念眼看着他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高大的身影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娇小的身躯笼罩在其中,

    感觉到他散出来的清冷气息,伊念瞬间心如雷鼓,眼神闪躲,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哪还有刚才的指高气昂,

    只得随着他前进的步伐后退,他向前一步,她便后退一步,直到“咣”的一声,伊念的腿撞到了水晶茶几的边缘上,还好她及时用手撑住了后倾的身体,免了自己与茶几的亲密接触,可还是磕的小腿一阵痉挛似的疼。

    沈之灼则停在了她的面前,微微府下身子,两人以极其暧-昧的姿势对视。

    周遭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了般,伊念只听得见自己雷鼓般的心跳声,甚至清晰的看到了沈之灼如墨般的黑眸中倒映着自己略显狼狈的影子。

    就在伊念快要站不住的时候,沈之灼迅从裤兜中抽出双手一把将半仰着的伊念捞入怀里,左手环着那不盈一握的纤腰,右手则挑起了她圆润的下巴。

    伊念被他突如其来的壮举惊的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瞪大的水瞳里溢出了满满的措呃......

    “咚!咚!咚咚!咚咚咚”心脏在狂乱加的跳动,感觉脸上也火辣辣的热,

    沈之灼对着伊念的耳朵轻呵了一口气,随即凤眸轻眯,幽深的目光锁定她精致的面庞,轻佻的语气问道:“喜欢我?”

    伊念的脑中一片混乱,此时他的声音仿佛有种魔力一般牵引着她,她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茫然的轻点了一下头,又因为下巴被他托着,头点的有些困难。

    沈之灼随即又接着问道:“要我做你的男朋友?”

    此时她的大脑已经处于当机状态,飘飘然不知所云,只是附和着点头,哪里听得出来他语气中的轻蔑和不屑。

    沈之灼略微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疼的伊念秀眉紧蹙,艰难的吐出了一个疼字,神智也瞬间回拢。

    伊念心中狠狠的鄙视了一下方才自己的失态,想要挣扎,可是被搂的有些紧,又与他贴的更毫无缝隙,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

    甚至隔着衣衫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体温,很暖。

    伊念从没和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心里有些不自在,但是与心动的男生如此无间的贴进,又有一丝甜蜜划过心头。

    “疼?呵呵......”沈之灼有些邪魅的轻笑了一声,“这点疼就受不了了?伊大小姐可真是娇贵得很呐!”

    说罢突然低头俊脸贴近伊念玲珑圆润的耳上,呼吸间的热气轻轻喷撒在伊念的耳朵上,使得她一阵颤栗,好像全身的毛孔都瞬间紧缩了一般,腿都有些软了,要不是被他搂着,恐怕连站都站不稳了。

    “可是怎么办呢?我没时间也没心情陪伊大小姐玩儿这种爱情游戏,所以...就恕我不奉陪了!”

    沈之灼眼中冷光一闪而逝,快得让人捕捉不到,他一把松开了紧环着的伊念,但很好的控制住了力道,没让其摔倒。

    随即他便坐在了旁边的沙上,然后拿起一本财经杂志翻看起来,“请在外面把门关上,谢谢!”眼也没抬的下了逐客令。

    此时的淡然沉稳与刚刚的邪肆轻佻反差甚大,仿佛与刚才不是同一个人。而伊念则像受了蛊惑般,如同吊线木偶似的照着他的话往门口走去。

    刚迈出去的左腿还没等落地,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便定在了那里,甚至抬起的脚都没放下。

    嗯?不对啊!她这是在干什么呢?怎么就这么走了?伊念后知后觉的清醒了过来,心下想到:“他刚才的意思是拒绝我了,他居然敢拒绝我,还说不陪我玩儿什么爱情游戏?

    她伊念的第一次心动怎么会是游戏,别以为他这么说她就会轻易放弃,她要让他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在玩儿。”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豪门蜜宠 作者:玉华裳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