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夜色妖娆,路上昏黄的灯光衬着晚归者的孤寂,洛欣今天又加班了,现在已然是十二点整。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刚坐在沙发上,就隐约听到了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些声响。

    这个时间点儿,该不会是刘浩天?可他说今晚有应酬,不回来了啊!

    洛欣心里郁闷,拿着扫把谨慎地朝着房间走去。

    一阵阵喘息声充满暧昧气息,扔在地上凌乱的衣服,虚掩着的房门……

    床上,一对男女相拥在一起难舍难分。

    “刘浩天!”洛欣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歇斯底里叫了一声,“你们在干嘛?”

    被这么一吓,相拥着的两人才不得不分开。

    床上的女人不耐烦地推开刘浩天,披上睡衣,耀武扬威地走上前,竟甩了洛欣一巴掌。

    啪!

    “叫什么叫!反正现在我和浩天该做的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洛欣,你这个时候回来真是太不凑巧了呢!”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最好的闺蜜,唐婉!

    “贱人!”洛欣已然失去理智,拿着手中的扫帚,朝着对方打去,却被刘浩天给拦下。

    “洛欣,你能不能理智一点儿?”刘浩天叹了口气,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说:“咱们分手吧!我真正喜欢的人是唐婉,不是你。”

    呵,可笑,五年的感情,竟被刘浩天这么糟践!

    还有唐婉,她可是自己最好的闺蜜!

    “你们究竟什么时候好上的?”洛欣难以置信地看向唐婉,“我这么信任你,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怎么不能?”唐婉一副不屑的模样打量着洛欣,“洛欣,你以为这世界上的男人都得追着你不放是不是?我一直喜欢浩天,只是你不知道。当年的千金小姐如今也不过沦落为打工妹而已,你现在在我面前还有什么优越感,敢这么大呼小叫!”

    什么?

    是!

    她洛家的锦悦集团这近一年的时间,财务上的确出现了很多问题。前段时间父母出国和外商谈合作,飞机意外坠毁,父母双亡,也正因如此,锦悦集团交到了她洛欣的手上。

    刚刚留学回来的洛欣不懂得国内法律和经商环境,便在闺蜜唐婉和男朋友刘浩天的建议下,将公司事宜全权交给男朋友刘浩天处理。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闺蜜和男朋友居然有一腿!

    前不久,她和刘浩天才刚刚订婚啊!

    “浩天其实早就想给你坦白了,是我一直拦着,怕你接受不了。如今你既然看到了,那应该不用我们再多说什么了吧!”唐婉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地看着洛欣,“你要是识相,就静悄悄离开,这样咱们脸上都好看。

    “这是我家,你们给我离开!”洛欣指着门口,怒吼道。

    听到这话,刘浩天觉得可笑,不屑地打量着洛欣,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无比淡然地说:“该滚的人,是你!”

    “刘浩天,你在说什么!”

    那张冷漠的脸让洛欣觉得无比陌生,她分明记得当初他们认识的时候,刘浩天是个非常温柔的男人,如今怎么全然变了模样!

    “洛欣,如果你脑子没出问题的话,应该记得,你早就已经将公司和这栋房子转到了我的名下!本来想着让你多住几天,谁知道你这么没有眼色!”

    洛欣觉得大脑嗡嗡作响,这一切让她无法承受。

    她分明记得,自己只是给了刘浩天一个执行总裁的位置,真正的总裁还是她啊!她分明记得,这栋房子她并没有抵押给别人!

    等等……

    前段时间,刘浩天好像在她这里拿了印章。

    好像……前段时间她在某个合同上签字的时候,觉得那份合同非常厚……

    “你背着我,将公司和房子都……”

    “洛欣,不管你接受不接受,事实就是如此。我能给你的补偿也只有十万而已,算是分手费!明天咱们公司见面,拿了钱滚蛋!别想着团结公司里的人对付我,你觉得他们会信一个傀儡的话么?”

    傀儡?

    洛欣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单纯,有多傻!

    原以为刘浩天和自己已经订婚,决然不会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情,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屋子里这般狼藉,她又怎么可能待得下去?

    洛欣挪着艰难的步子,朝门口走去,带着包,离开了这栋她从小生活的洛家别墅。

    夜晚的风很冷,洛欣却只穿了单薄的衣裳,她走在路边,满脸绝望。

    天空渐渐飘下小雨,洛欣裹了裹身上的外套,叹了口气,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爱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唯有路灯亮着,显得尤为孤独。

    自打回国之后,洛欣在刘浩天的建议下,先去打些零工,熟悉国内的生活。

    至于公司,她全权交给刘浩天去操盘。等锦江集团的情况好点儿了,她再回来到公司上班。谁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还记得他们订婚的时候,父母还感慨她能遇到这样一个好男人,她也早就已经将刘浩天当成自家人,如今……

    哎,洛欣,你怎么这么傻!

    嗡!嗡!咚……

    耳畔跑车发动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近,洛欣只觉得身旁吹来一阵疾风。当她回头去看的时候,两辆车已经非常惨烈地撞在了一起。

    三两个车轮散落在道路旁,一些零件也掉得满地都是。两辆车里其中一辆撞到了电线杆,一辆彻底翻了个身,残缺不全地躺在路边。

    很快,那辆撞到电线杆的车里跳出来一个人,他伤得并不是很重,走到那辆保时捷跟前看了看,迅速逃离现场。

    “哎,你……”洛欣想要叫住那人,心里却多少还是有些害怕。要是对方起了杀心可怎么办?如此惨烈的车祸,怕是得赔偿不少钱吧!

    冷静片刻之后,洛欣急匆匆跑到那辆保时捷跟前。

    人命大过天,她不可能见死不救!

    因为撞击太过惨烈,导致这辆车的油箱都漏了。

    车子的发动机仍旧在运转,各种零件相互碰撞出火花,极其危险。

    如果这个时候不把人给救出来,怕是没过多长时间车就会发生爆炸!

    时间紧迫!

    “嘿!醒醒!”

    主驾驶座位上,一个男人脸上全是血,已经昏迷。

洛欣用尽全身力气将车窗砸开,打开车门把那男人连拖带拽地拉了出来,猛地往后拖了大概五米开外,扶着男人往出走了一百米,这才松了口气,瘫坐在了地上。

    “嘭”的一声巨响!

    只见到不远处,车子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火光照亮了整片夜空。

    洛欣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惨烈的车祸!

    咳咳!

    面前的男人紧紧皱着眉头,躺在地上,好似已经有了知觉。

    “你没事儿吧!”洛欣拿出纸巾擦着男人脸上的血。

    男人的大腿处有伤,伤口处血如泉涌!

    可能是刚刚还在昏迷没有感觉,现在疼痛感直接冲上脑门。

    男人紧紧皱着眉头,紧咬牙关,深呼吸。

    “你稍微等等,我这就叫救护车!等一下啊!”洛欣说着,一边拿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一边给男人包扎伤口。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事儿的洛欣着了急,看着男人大腿处的血流得越来越多,若是再这么下去,肯定会没命!

    嘶!

    洛欣直接身上的长裙撕了一大块儿给男人绑上,血虽然流得已经没有那么多了,可要是救护车不来,照这种失血速度,人仍旧有危险!

    “你再等等!”

    嘶!

    洛欣再从身上撕下一块儿布摁着男人的伤口处。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撕得残破不堪,可现如今哪儿还顾得上这些。

    隐约间,男人看到血红色的天空,面前有一女人死死按着他的大腿处,非常着急的样子。

    这女人……究竟在做什么!

    身体的疼痛感早已让他麻木不堪,随即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大概十分钟左右,救护车才赶了过来。

    洛欣作为报案人员,自然也得跟着一同去医院备案,检查伤口。

    此时,监视器前,两个人正无比深沉地看着屏幕。

    “这女人是谁?调查清楚了没有?”郑天龙无比苍老的声音看向身旁的儿子,“这么个事儿都办不利索?你养的人当真无用!”

    “爸,今天的事情是意外,谁又能想到这个时间点儿那儿会有个女人。”郑铭叹了口气,说道:“我已经让人将那个十字路口的监控录像都给删除了。您放心。”

    郑天龙轻笑着看向郑铭,“既然这女人和这事儿如此有缘,那就让她做这个替死鬼!”

    “她?她可是锦江集团的千金!虽然现在锦江集团也已经易主了!”

    郑天龙满意地笑着,“正因如此,她才是最好的人选!”

    两日之后,洛欣躲在小旅馆里面,满脸绝望。

    她已经去过公司了,可她还没有进公司,就被保安被赶了出来。

    如今锦江集团已然易主,公司上下都已经发了通告,禁止洛欣进入公司。

    房子也被刘浩天占去,原本她打零工的餐厅也说了,不会再雇佣她。

    她当真成了个一无所有的人。

    呵,事情居然要做到这么绝么?

    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的惨叫声,她已经两天没怎么好好吃东西了。

    身上的衣服也是前几天从家里出来的那件,残破不全。

    也罢,卡里还有大概一万块吧!这些足够维持一段时间的生活。

    只是,不知道妹妹那边的医药费还够不够。刘浩天不会丧心病狂到连医药费都要拿走吧!

    这些事情她全然不知,也只能自己亲自去看。

    洛欣,你还是想想该如何振作,如何报仇吧!不能便宜了那对狗男女!

    这么想着,洛欣打开门准备出去。

    “洛小姐,早。”孙管家站在宾馆门前,看着洛欣,说道:“请跟我们走一趟!郑总想要见你。”

    “郑总?谁啊?凭什么要我跟你走?”洛欣非常不满问道,以为对方是什么骗子之类。

    “洛欣小姐,你前几天晚上飙车出车祸的事情已经被报道了出来。警方很快就会来这边找你。如果你还想证明自己的清白,那就请跟我们走一趟!”

    什么?

    洛欣彻底无语。

    看到洛欣仍旧不信任,孙管家拿出平板电脑,将那晚车祸的报道给洛欣看了一下。

    硕大的头版头条:锦江集团易主,富二代锦江集团千金洛欣深夜飙车至严重车祸!

    锦江集团千金洛欣飙车之后肇事逃逸!

    ……

    网络上各种有关于富二代飙车的新闻里,排行第一就是洛欣,她同时也登上了各大头条。

    各种讨伐她的声音此起彼伏,好像这飙车出车祸,肇事逃逸的人真是她!

    “我没有飙车!”洛欣着了急。

    她这两天也只有第一天去了趟公司,随后就一直在这小宾馆里躺着,压根没有怎么上网,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些报道。

    “洛欣小姐,我们有办法帮你,如果你愿意跟我们走一趟的话!”

    洛欣心里着急,看着平板电脑上的信息,叹了口气。

    眼前这人似乎并不像是在说谎,洛欣一咬牙,“去哪儿?”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在一辆豪宅门前停下。

    保安用标准跑步姿势上前,帮着打开车门。

    “洛小姐,这边请。”

    洛欣跟着孙管家走进了这豪宅。

    整栋豪宅有一千平的样子,欧式装修风格,看着无比大气。究竟是怎样的人才能住的起这样的房子?洛欣心中多少有些感叹。

    客厅,郑捷看着电视上的报道,皱着眉头。

    “你……”洛欣走上前仔细看着他,“你不就是那个出了车祸的人么?这么快就没事儿了!”

    镌刻般精致的五官,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宛若从画中走出的美男子一般。

    “洛欣小姐,请坐!”孙管家说道。

    郑捷打量了洛欣一眼,略思索片刻,“洛欣?那晚,你救了我?”

    “没错,的确是我救了你。只是,你为什么这么快就出院了?”洛欣坐下,放肆地打量着面前地郑捷。

    孙管家见状解释道:“当晚郑总最大程度躲开了撞击。虽然车报废了,万幸没有伤到筋骨。”

    那这么说来,那晚这位郑总只是受了皮肉伤。可能伤口太深,失血过多?

    洛欣看着郑捷,说道:“那晚飙车的人不是我,真的!既然你在现场,那应该很清楚,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我救了你!”

“我自然知道,肇事者不是你!”郑捷叹了口气,咳嗽了几声之后,看向洛欣,拿出一份合同出来,“如果你愿意,我会为你作证,帮你洗清冤屈。只是,与此同时,你要成为我的妻子。”

    洛欣只觉得可笑,“郑总,你在说什么!这种事情只要有你的证词,我就和这次的事故无关,何必这么麻烦!”

    如此荒谬的事情,居然也能说出口!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洛欣打量着这张清秀的面容,说:“唯有你是我妻子,才能解释清楚这一切。当晚你为什么正巧在事故发生地点,为什么你绝不可能是那台车的主人。洛欣,难道你想去坐牢?又或者,你有能力偿还你男朋友刘浩天所提出的一亿元赔款。”

    坐牢?一亿元赔款?

    “郑总,你在危言耸听吧?既然发生了车祸,路边总有摄像头。还有,那一亿元。呵,根本没有的事儿,好么?”洛欣信誓旦旦地说着。

    “我已经让人查过了,路边摄像头当晚全部发生了故障。这根本不是一场偶然发生的车祸,明白么?”郑捷皱着眉头,看向一旁,“你要是想成为替罪羔羊,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洛欣不觉咽了咽口水,心里十分忐忑。

    故意发生的车祸?

    “至于你的男朋友,他以盗窃公司机密文件为由上诉。声称前不久你为了去国外赌博,将锦江集团的机密文件卖给对手,这才直接导致了锦江集团临近破产。而这次机密文件的流失直接导致了锦江集团上亿的财产损失。”

    郑捷看向已经全然惊呆的洛欣,说道:“当然,我不会强迫你做什么,所有事情你自己考虑清楚!”

    她洛欣怎么也想不到,短短几天,自己的世界居然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听了郑捷这么说,所有事情终于才联系在了一起。那场车祸,刘浩天的背叛,还有……

    面前的合同让洛欣浑身颤抖,她不敢相信,如今居然自己要走到这一步。

    “郑总,门外有警员,说是来找洛欣小姐调查一些事情。”孙管家拿着遥控器将电视频道调到监视器画面。

    只见两名警察拿着证件正和门外的保安交涉。

    “警方目前根据现场的一些证据,已经全然确定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的可能性为百分之九十。洛欣,你只有三分钟的考虑时间。”

    电视上,警察已经获得了保安的允许,走进了院子。

    洛欣眨了眨眼睛,彻底无语,“郑总,你……你就不能帮帮我么?求你了!看在我救了你一命的份儿上!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我真的……”

    “我正在帮你!”郑捷说道。

    眼看着警方就要进屋子里来,洛欣无比紧张,深吸一口气,说:“我答应!”说完,洛欣迅速在上面签了字。

    孙管家立刻将合同收了起来。

    门打开,两位警员走进屋子,拿出证件,说道:“洛欣,有一起交通事故需要你配合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

    “我……”洛欣浑身颤抖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战战兢兢看向郑捷。

    “郑总,您放心,对于这次的案件,我们肯定很快就给您一个答复。”警方对着郑捷说道。

    “这次的事故能尽快有个答案自然是最好,只是……”郑捷看向警方,说道:“我未婚妻和这次的事故并无关系,还希望你们能给我和我的未婚妻一个满意的答复!”

    “什么?”警察以为听错了,再次确认,“郑总,您的意思是,这个女人是您的未婚妻?”

    “没错!”这事儿就奇怪了,按照他们所调查的内容,这个女人应该是肇事者才对!

    随后,两位警察留在了郑家做详细调查。

    郑捷向二位解释,他和洛欣在国外相识,已经交往了半年的时间。

    这次洛欣回国就是为了看他,同时打算在国内定居下来。当晚两人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突然发生了车祸。

    洛欣没有受伤,自然救了他。

    “当晚我非常清楚地记得,洛欣救了我。我想,肇事者应该另有他人。还有,那辆撞我的车也并非是我未婚妻洛欣所有,这一点我非常确定。”

    郑捷的证词听上去倒是毫无问题。当晚洛欣也并未曾带什么东西出门,身上的包也一直背着,从未取下过,不可能给现场留下所谓的物证。

    警方再次问洛欣的时候,她只是如实说了当晚的情况,表明自己并未飙车。

    两人证词一致,自然让警方觉得这事儿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那好,既然如此,我们回去会做非常详细的调查。只不过这边我们还需要做一个指纹比对。明天洛欣来警局一趟吧!”

    “好的。”洛欣勉强笑着,看向两名警察。

    待两名警察离开,洛欣这才松了口气。

    “孙管家,去帮洛欣将行李搬过来。这段时间我要静养,任何人来拜访都拒绝。”说完,郑捷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桌面上的公司季度报表。

    此时,大地集团。

    刘浩天和唐婉正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看向郑铭,说道:“郑总,昨天警察过来调查事情经过,我可全都是按照您的交代说的。”

    “那多谢刘总你了。如今你可是锦江集团的总裁,日后咱们两家集团可是得多合作!我这儿正好有个项目,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郑铭将一份企划放在了刘浩天的面前,说道:“如今锦江集团已经走到末路,相信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如果有这个项目必然能力挽狂澜,拯救锦江集团!”

    唐婉在看到这份企划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郑铭,大地集团,这可是a市赫赫有名的大集团。

    任凭一家中小企业能和大地集团挂钩,必然公司会飞黄腾达,财源广进。

    郑铭所属的郑家在当地也是相当有名。

    虽然现如今郑家两个兄弟郑天龙和郑青山已然分家,各自成立了自己的集团公司,可两位的父亲,也就是郑家的当家人所拥有的权利和财力却让所有人都望尘莫及。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先婚后爱:总裁你要矜持点 作者:沸腾的小开水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