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辛意从床上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地摸了摸床头的手机,可却摸到了--一个人的脸。

    她吓得嚯地一下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章宴白沉静深邃的目光,辛意这下是彻底醒了,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痛苦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昨晚是烟岚的生日,但章宴白不是没有时间回来吗?为什么会在她的床上?哦,不是,应该是他们的床上。因为他们已经结婚了,虽然他拿了结婚证后就出差了。

    “你你你--”辛意说话的声音直颤,连舌头都打结了,“你怎么会在床上?”

    章宴白却相当的淡定,他淡淡地瞥了一眼羞得满脸通红的辛意,施施然地从床上站了起来,慢条斯理地从沙发上捡起自己的衬衫穿上。

    男人的身材太好了,精壮均匀的肌肉完美性感又充满力量,辛意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的上身看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要捂住眼睛。

    “章大哥!”辛意尖叫道,“你能不能到浴室去换衣服?”

    章宴白冷峻的脸庞波澜不惊,只是眼底里有一丝微不可察的嘲讽,他不紧不慢地系上自己的衬衫纽扣,声音冷淡:“睡都睡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辛意脸色一白,才后知后觉地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光溜溜的,她清澈的眼底猝不及防就涌出了湿意,将手边的枕头狠狠地砸向章宴白。

    “你无耻!你说过不会碰我的!”他们明明就是契约婚姻,说好相安无事的。

    “我无耻?”章宴白也不怒,淡淡一笑,眼底的嘲讽清晰而鄙夷,“你昨晚脱光了对我投怀送抱,拽着我不让走,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不是柳下惠。”

    辛意的脸色又是一白,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淡薄的神色,喃喃自语道:“不可能的--我明明喝醉了.....”

    章宴白没有再回话,面无表情地走进浴室洗漱,辛意痛苦地呜咽一声,将脸埋进了被子里。

    怎么会这样?她昨晚明明喝醉了,连他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怎么会脱光衣服向他投怀送抱?

    辛意头痛欲裂,她手忙脚乱地给自己套上裙子,筋骨活动处浑身酸软,疲惫不已。

    禽兽!禽兽!对自己不爱的女人都能下手,男人都特么的是禽兽!

    她套好了裙子,后面的拉链却怎么也拉不上,她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专心致志的她甚至都不知道章宴白从里面出来了。

    章宴白脚步平缓地走到床边,轻轻替她拉上了裙子的拉链。

    辛意听到拉链流畅的声音,浑身紧绷,转过头来眼神戒备地望着他。

    章宴白从床头拿过自己的皮带,在她的注视中慢条斯理地系上,还恬不知耻地说道:“小心意我告诉你,别用这种直勾勾的眼神看我,男人在清早是最经不住撩拔的。”

    辛意的脸瞬间爆红,气得直哆嗦,压抑着声音吼道:“章大哥,你违约了!”

    章宴白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俯身上前,动作暧昧地托起她尖细的下巴,声音愉悦而低沉:“乖,要叫老公了。再叫大哥,搞不好别人以为我乱伦呢。”

    辛意被他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纤细的十指都不由自主地攥成了拳头。

    章宴白穿戴整齐,翘着二郎腿坐在房间的真皮沙发上,好整以暇地打量着自己的新婚妻子,目光饶有兴味地注视着她精致锁骨上的吻痕。

    他的眸色加深,闪过一丝冰寒,声音戏谑:“怎么?还不穿衣服下去吃早餐,真的还想再来一次吗?”

    辛意敏锐地捕捉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阴寒,觉得这个眼神莫名的熟悉。

    她的心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攥了起来,这--对了,昨晚烟岚给她递酒的时候也有个这样的眼神,她还以为她是因为要订婚了不高兴。是她给她下了药吧,对,肯定是那杯酒的问题!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辛意心里一阵刺痛,她从小到大一直当她是好姐妹,她怎么能这样算计自己?

    “老婆,你还呆着不动是要我抱你下去吗?”她正出神的时候,章宴白的声音又悠悠地在头顶响起,他的声音跟平时一样的随意散漫,但辛意跟他从小一起长大,自然能听出这里面夹杂了一丝的不耐。

    “你先出去吧,我等会自己下去。”辛意的情绪已经缓和过来,声音却仍带着一丝死寂的感觉。

    章宴白却莫名发起了脾气,他随手将旁边置物架上面的杂志一甩到地毯上,声音阴恻恻的警告道:“辛意,谨记你自己的身份,别惹怒我。”

    辛意眼底涌出一丝无奈,她扯出一丝苍白的笑意,自嘲道:“不必提醒,我时刻谨记。”

    她是什么身份?她是他家里的童养媳呗。

    章宴白见不得她这副样子,心底的怒气不减反增,他眼底阴暗:“你这么不乐意你可以不嫁我啊,你这是摆脸色给谁看?当了****还想立牌坊?”

    章宴白在人前向来是端庄翩然的矜贵公子,一举一动都优雅贵气,这么难听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辛意还是第一次听。

    她就像是被刺了一刀,脸色煞白。她放在被子里的双手,已经不知道攥紧了几次,但每次,她又说服自己慢慢松开。

    辛意的性子向来忍隐,她顶着他愤怒炽烈的目光,默默地起身穿好鞋子。

    她在浴室里待不过五分钟,不敢再让他等,她擦干脸走出来,站到了他的身侧,声音平淡而冷静:“走吧。”

    章宴白伸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身,推来了房门。

    他的大掌干燥温热,甚至有些烫,隔着薄薄的裙子紧紧贴着她的腰身,辛意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僵硬。

    章宴白自然也是察觉到了她的不自然,眼底又闪过一丝暗沉,他紧紧抿着自己性感的薄唇,最终还是不发一语。

    两个人相互依偎着下楼,步伐一致姿态亲昵,男的挺拔如玉树,矜贵俊美,女的娇羞如新荷,清丽优雅,当真是金童玉女一般的璧人。

    章老爷子率先看见了章宴白,眉目都是喜色:“你个臭小子一回来就黏你媳妇去了,居然都没有告诉爷爷一声!”

    章宴白难得露出一丝无害的笑意:“我昨晚回来都两点了,不是怕吵着你嘛。”

    “哥,你这就不对了,你怕吵着爷爷怎么就不怕吵着嫂子?”章烟岚也是才起床,亲热地上前撒娇,一双眉目凝在了辛意脖子上醒目的痕迹。

    众人自然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都是成年人,心照不宣。

    辛意一时间羞得简直是无地自容,就好像自己没有穿衣服暴露在人前一样。而且,这是她第一次听见章烟岚叫她嫂子,那感觉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所以辛意的脸色很不好。

    “少夫人,你脸色怎么那么差?”张妈见她连冷汗都冒出来了,一副要晕倒的样子,急忙拉了凳子给她坐。

    “女人嘛,第一次是有点的,给她补补血就行了。”章夫人也是眉目含笑。

    辛意真的想自己找个洞钻进去就算了。

    可当着这样一家人,她有气也没处发,只能维持着薄弱的笑脸敷衍,而章宴白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的早餐。

    早餐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章宴白率先放下了碗筷,他抽出纸巾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忽然出声道:“爷爷,爸,妈,我跟小意想搬出去住。”

    餐桌一时间沉默了下来,过了半响,还是老爷子先反应过来,十分开明道:“搬出去好,小两口还是搬出去好,在家里人多,总是碍手碍脚的。”

    “那你带几个佣人过去吧,房子挑好了吗?辉海路那边的别墅就不错。”章夫人也是赞同的。

    章宴白点头:“我就是选了辉海路那边的别墅,已经叫人布置了。”

    辛意始终一言不发,有一下无一下地挑着自己碗里的粥。

    “等会我送你去上班。”章宴白忽然侧过身子跟她说话,声音温柔,语气也亲昵。

    可辛意却莫名觉得恶寒,她拿筷子的手顿时僵在了那里,几乎要做不出反应来。

    这种日子根本就不是人过的,她又不是专业演戏的!

    “我还有事情找烟岚谈,还是跟她车,你今晚再去接我吧。”尽管辛意勉力保持着冷静,可声音还是有一丝丝的颤抖。

    “好,那你记得等我。”章宴白爽快地答应了,还肉麻地亲了亲她的头顶。

    辛意又是僵住了身子,紧张得差点连呼吸都忘记了。

    直到章宴白走后,辛意才觉得自己有了一丝仍然活着的感觉。她从小就怕他,为什么要让她嫁给他?光是想着自己以后要跟他单独相处在一个屋檐下,辛意就有想死的冲动了。

    章烟岚的车子本来是一辆法拉利,可是昨日她生日,章宴白又送了一辆新款的玛莎拉蒂给她,辛意面无表情地坐在副驾驶上,任凭她带着她一路狂飙。

    章烟岚飙了大概半个钟头,才缓缓停了下来。她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五官精致漂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世家千金的傲气与贵气。

    她抽出一支烟点燃,缓缓吐出一口烟雾后,才悠悠地转过头望着辛意冷静的侧脸,声音落寞:“你为什么不骂我?”

    辛意积蓄了一早上的怒气喷薄而出,抬起手快狠准地甩了她一个巴掌。

    章烟岚被她打得偏过了头去,她不怒发笑,望着死死克制着情绪却隐隐在发抖的辛意,咯咯笑出声来:“能将你气成这样,还真不容易。”

    辛意目光锐利地盯着她明艳的脸,语气又失望又冰凉:“你为什么?”

    章烟岚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几张纸砸在了辛意头上,尖声道:“你问我为什么?我问你才对!”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冷傲总裁征服记 作者:夏晴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