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程氏集团的展示大厅内,坐满了全球知名的记者。

    在台前一名身穿全白职业装的女子,她,就是程氏集团史上第一位女副总——秦知暖。

    前一秒在介绍完新产品的概念后,秦知暖看到记者们的反应,明白这一次的发布会很成功,只要不出意外,按照这样的反应下去,那么新产品很快就能上市。

    “下面请有疑问的记者们,依次发言,我们将会为一一为各位解答。”秦知暖身旁的助理朝着台下微微一笑。

    片刻,一名金发美女快速站起来提问:“秦副总,我想知道,昨天程总与某知名模特身现酒店一事,您是怎么看的?”

    金发美女的话宛如一个深水鱼雷,激起了千层波浪。一时间原本平静的会场,变得嘈杂混乱,不断的窃窃私语闯入了秦知暖的耳中。

    这一句提问显然是出乎秦知暖的意料之外,但是,在商场经历了无数意外的她,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情,收回了商业式的微笑,沉着冷静的应道:“关于这件事情,本是个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金发记者继续追问道。

    女子对于秦知暖的回答显然很不满意,多少人都想看到这个秦知暖出糗,尤其是现在程总的出轨,她们更巴不得借此发挥,把秦知暖从程夫人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秦知暖见金发记者追问,莞尔一笑,淡淡的说道:“新产品的代言人。”

    秦知暖的话语一落,原本嘈杂的会场,顷刻间,变得雅雀无声。谁都知道每当程氏集团的新产品上市前,都会有不同的代言人,这次的代言人花落谁家,也是一个令人关注的话题。

    一个巧妙的应答,把众人的注意力从出轨绯闻拉到了代言人的话题上,这么一来就打乱了某些人的目的了,金发女子撇了撇嘴不甘的坐了下来。

    紧接着一名男子站起来,问道:“那秦副总,难道您就没想过,他们双双出入酒店,并非工作,而是程总出轨什么的?”

    “对他,我不曾怀疑。”秦知暖淡淡的话语里,没有丝毫的犹豫。

    她的这句话不仅仅说给在场的所有人,也是对那些外界的流言蜚语做了一个统一的应答。在秦知暖的心底非常清楚,商界,是一盘棋。如果错一步,将万劫不复。

    “如果是出轨呢?”男子反问。

    “没有如果。”秦知暖淡淡的看着男子,认真答道。

    “……”

    助手见提问的男子沉默,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赶忙问道:“华峰报社的记者,请问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男子一边挫败的回应一边摇了摇头,坐回了原位。

    场面算是控制住了,众人开始对新产品提出各种疑问。可是秦知暖的心底却及其的清楚,众人的心已经不在这场发布会上,多说无益,便草草的结束了这场发布会。

    走出会场,秦知暖的脸上虽然带着微笑,可心底却布满了阴云。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后,她直接把手中的文件一把砸在了桌上。

    身后的助理被秦知暖的举动吓了一跳,颤颤巍巍的问道:“副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被助手这么一问,秦知暖心底不打一处的气,她辛辛苦苦那么多天准备的发布会,就被那个男人的一个绯闻给压了下去。还好,她为了以防万一早就做出了多面的准备。

    秦知暖抚了抚额头,拂去了杂乱的心情,理顺了思路后,吩咐道:

    “通知各公关部门,把绯闻给我能压的都压了!”

    “好的,副总。”助理一听,立马点头应道,转身准备照办。虽然平常秦知暖对属下都很不错,可是谁都不敢惹秦知暖,即便是她的助理,对秦知暖都怕上三分。

    在助理还没走出办公室前,秦知暖又冷冷说道:“还有,新产品的上市时间,统统推后!”

    “是,副总。”

    看着办公室的门被缓缓合上,秦知暖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直接瘫坐在皮椅上,两眼空空的望着桌上的报纸。

    “程氏集团程子骁出轨?”报纸上几个黝黑的大字,深深的刺痛了秦知暖的心,此时此刻,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诉说自己的心情。

    三年了,已经三年了……她都不知道为了程子骁做了多少的事情,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是,自从嫁给了程子骁后,她和程子骁好像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提好好说话什么的……

    秦知暖闭了闭双眼,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定,拿起了一旁的电话,拨通了程子骁的号码。

    皇家酒店

    吵闹的铃声把还在睡梦中的程子骁拉回了现实,抓起电话,冷冷的问道:“谁?”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冰冷如霜的声音,秦知暖的身子变得有些僵硬,苦涩的味道布满了心头,此时此刻,她的脑中像是断了线一样,把本想说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限你一秒钟出声!”冷冷的语气中带着烦躁。

    对面的寒意,把秦知暖拉回到了现实。她咬了咬泛白的嘴唇,尽可能忽视心底的那抹难受,整理了思绪后,语气压低道:“是我……秦,知,暖……”

    刚柔的话语透过电话闯入了程子骁的耳畔,一时间,他睡意全无。程子骁起身拿起了桌上的烟,点燃。

    片刻后,他问道:“什么事?”

    程子骁语气冷凌,仿佛整个空气都被冻结了一般。

    秦知暖对于对面的冷漠,早已习以为常,嘴角边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她淡淡的说:“找个时间,我想和你好好谈一下。”

    “和你,没什么可谈。”程子骁一口否决了秦知暖的话,他丝毫不想看到这个女人,要不是看在……

    秦知暖压着怒气朝着电话那头压声说道:“程子骁!说什么,我们都必须见一面,也是时候做个了断!”    

“少夫人,您回来了。”车旁早已恭候多时的管家,在秦知暖打开车门的一瞬间,便迎了上去。

    “嗯。”

    把手中的钥匙递给了管家,秦知暖大步走入大门,管家缓缓尾随在她的身后,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好像有话要对秦知暖说。

    才步入大门,秦知暖就看到了一片狼藉的客厅。她微微皱了皱眉,扫视着地上那些散落的衣物。

    “程子骁人在哪儿?”秦知暖冷冷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不快,她没想到程子骁到了这种时候,还和别的女人厮混,而且更过分的是混到了家中!

    “少爷他……”

    “嗯……啊……”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出,二楼便传来一丝女人的呻吟声。

    秦知暖心底一丝发凉,朝着身后的管家摆了摆手,让管家先去做自己的事情,自己则是上了二楼。

    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秦知暖抬手轻敲门,“程子骁,我知道你在里面,速战速决出来。”

    低沉的声音从房内传出:“既然来了,就进来欣赏一下,顺便谈谈。”

    门口的秦知暖冷冷的看着面前梨花木门,背在身后的手指甲陷入了肉中,她淡淡的说道:“完事后,我们再谈。”

    听到门外远去的脚步声,程子骁在房内,看着面前的网红身下带着的玩具,那一脸的骚气,冷冷的说道:“够了,洗个澡和我出去!”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秦知暖专心的看着手上的文件,心底却空空一片,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刚刚房内销魂的叫声。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程子骁搂着身边的网红,慵懒的对着沙发上的秦知暖说道。

    秦知暖抬头看向程子骁,程子骁仅仅穿着黑色的西装裤,八块腹肌好似在诉说了他的身子十分健壮。他身旁的网红身上披着程子骁的衬衫,一脸桃红,身上的春色根本无法被衬衫完全遮挡。

    “既然约好了了,我就一定会来。”秦知暖像是没看这一幕幕不堪入目的画面似的,直接迎上了程子骁散漫的目光。

    她语气的肯定,让程子骁嗤之以鼻,“迟到就是迟到,你迟到了,那我和她一起,便是对你的惩罚。”

    程子骁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吻了吻网红。

    一个吻,让秦知暖本是麻木的心更加变得麻木,她的心痛到不知用什么样的行动才能表达这样的心情。

    不……她不能透露出任何感情,面前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她一开始就知道了。秦知暖上下打量了下面前的网红。

    嘲讽的笑道:“原来这才是你的品味,想来,应该是对你自己的惩罚才对。”

    程子骁被秦知暖的嘲讽给激怒了,原本的效果达不到,反倒被面前的女人冷嘲热讽了一番。

    他松开了搂着网红的手,大步走向秦知暖,身上散发出一股阴戾。

    秦知暖坐在沙发上,脑中一片的混乱,本来想要和程子骁谈一谈,现在被程子骁全盘打乱了计划,心底全然没了想法,看到程子骁步步逼近,她不为所动,静静等着他的下一步。

    程子骁一把捏住秦知暖的下巴,冷冷的看着秦知暖冷漠的双眼,心底复杂到了极点,她和她一点都不像!如果不是因为她,他又怎么可能失去心爱的人,那人又怎么会失踪!

    重重的一吻,程子骁恍惚间把面前的人错当成了那人,加深了吻。

    秦知暖对于程子骁的吻,全然当做被疯狗咬了,不为所动,也不做出任何的反抗,冷冷的看着面前闭眼的程子骁,一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感觉打心底蔓延。

    片刻后,程子骁放开了秦知暖,他冷酷的说道:“你是这样的无趣!”

    被程子骁放开的秦知暖,并没有回答程子骁,而是朝着一旁的佣人说道:“去把楼上的床单给换了。”

    吩咐完毕,她转头朝着程子骁莞尔一笑:“请您二老继续,我就不奉陪到底了,再见!”

    说完,秦知暖潇洒的走出了家门。

    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身影,程子骁面冷如霜,朝着身旁的网红吼道:“还不快给我滚蛋!”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前妻太鲜吻不够 作者:芳草甜甜圈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