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唐黛拎着刚买的礼品从商场里走出来,今天她穿了裸米分色长裙,莲步轻移,裙边卷起米分色浪花,凭添了几分仙气婀娜,巴掌大的小脸上化了淡妆,更显精致,水润唇角浮动着微笑,证明她今天的心情非常的好!

    突然,一个黑影从眼前瞬间闪过,紧接着就听到“呯”的一声巨响,是什么东西从上面掉下了?

    唐黛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人在她面前掉了下来,她“啊”地一声尖叫起来,接下来身边此起彼伏地响起了一阵尖叫声!

    地上的女人,显然已经死了,头歪在一侧正在死不瞑目地瞪着唐黛,不知是从多少层楼掉下来的,总之死相惨烈,会让人做恶梦。不过从她身上的衣饰看来,这是一个出身不错的年轻女人!

    唐黛吓得双腿发软,面色苍白,迅速有看热闹的人聚拢过来,有的打报警电话,有的打急救电话,热闹非常。

    她方才想起自己还有事,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怎么这样晦气?今天是她见男友家长的日子!现在已经快要晚了,想到这里,她转过身要匆匆离开,不想却撞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倒霉透顶了,她摸着撞疼了的鼻子,这是撞到铁板了么?抬起头,不由微怔,这男人眉眼深刻、轮廓分明,长得很出色,但可惜那淡漠而冷峭看着自己的目光和微压的唇角,透露出对方的不友好。甚至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郁让她觉得在这烈日下都忍不住发颤!

    她匆匆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拎着东西低头迅速走了过去,不敢多呆!

    喧嚣声渐渐远去,她拦了出租车,匆忙地往男友家赶去。

    唐黛极力想让自己安静下来,可是刚才的一幕还有那男人阴鸷的目光轮番在她脑中交替出现,弄得她头要炸了一般。

    “小姐,您的手机一直在响!”前面司机从倒车镜里看她,提醒道。

    唐黛恍然回神,果真是自己的手机在响,居然都没听到,她翻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子怀”两个字,她的唇边忍不住泛起笑意!

    反正马上就要到了,时间还来得及,就不要接了,免得她语气间的惊慌不定,吓到了他。

    车子到了男友谢子怀家门口,她的心情已经稳定了下来。

    谢子怀匆匆走过来,她付好钱下了车,笑着说道:“子怀,我又不会迷路,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时间没晚!”她将东西往上拎了拎,说道:“东西也买了!”

    她的声音,带着娇悄,中间又夹杂了些许柔情,一看就是恋爱中的女人。她那小脸上,全是化不开的幸福!

    谢子怀的表情阴晦莫测,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就往外带,一边走一边说:“今天家里突然发生了事情,再约下次吧!”

    唐黛一怔,脸上的笑意消失,追问他:“怎么了?”

    可惜,还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她身后就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子怀,既然唐小姐来了,你还是在这里把话都说清楚吧!”

    谢子怀身子一僵,步子一顿,停了下来。

    唐黛转过头,看到别墅门口站着一个中年女人,保养极好的脸上,带着不善的表情,态度很是倨傲。而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衣着华贵,正在挑衅地看着自己。

    唐黛转过头看向谢子怀,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立刻问道:“子怀,这是怎么回事?”

    “还是由我来说吧!”中年女人开口说道:“我是子怀的母亲林映琴,我们的态度呢,你的身份,是绝不可能嫁到我们谢家的,现在子怀要和苏小姐订婚了,识相的话,你就赶紧离开!”

    站在林映琴身边的年轻女人,大概就是那位苏小姐了,她嘲讽地说:“伯母啊,现在很多女人,为了钱就会不要脸地贴上来,别提小三了,就连小四小五都愿意做!”

    唐黛不可思议地看向谢子怀,质问他:“子怀,这是真的么?”

    谢子怀眼中的挣扎与纠结交替浮动,最终他说道:“对不起黛黛,除了名分,我什么都能给你!”

    唐黛手中的礼盒“啪”地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苏紫那讥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种东西,也好意思买来送人?果然是小门小户!”

    林映琴的眼中也露出蔑视的目光。

    “你放开我!”唐黛现在只想愤怒地大声吼他,可是她的教养,不允许她这样做,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要挣开被他扣住的手。

    谢子怀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他急切地解释,“黛黛,我家里的经济出了问题,我必须要联姻,我爱你,我可以给你一切……”

    “所以你让我当小三是吗?”唐黛打断谢子怀的话,失控地反问。

    “黛黛,你说过你爱我的,为了我你就不能委屈一下吗?”谢子情急之下,问出了这些天纠结着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她抬起手,直接赏了他一巴掌!

    “你不能拿我爱你,当成你伤害我的理由!”唐黛颤抖着双唇,她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可是她执著地让这泪,没有流下来。

    林映琴终于开口,叫道:“子怀,既然这样,你就放她离开好了!”

    谢子怀突然转过头,看向她叫道:“妈,您答应过我的,只是结婚就行,别的不干涉!”

    这话,让唐黛觉得刺耳极了,他把自己当成了什么?她猛地一甩手,没有防备的他,竟然被她给甩开了。

    “黛黛?”谢子怀看向她,还想再伸手拉她。

    唐黛向后退了几步,她摇着头问他:“你一定要和别的女人结婚吗?”

    “黛黛,我……”

    “你就回答我是还是不是?”唐黛猛地打断他的话!

    “是!”谢子怀跟着急切地解释,“可是……”

    “行了,谢子怀,我唐黛死也不会做小三的,我们分手!你爱娶谁就娶谁去吧!”唐黛说罢,将东西扔到他身上,转身大步离开。

    做小三,这是对她身份的侮辱,她容不得别人如此地折辱她!

    “黛黛……”谢子怀怔怔地没有躲开,东西砸在身上他才反应过来,跑去要追她!

    谢母一声喝道:“谢子怀,你要是敢追,就别再进谢家大门!”

    唐黛匆忙拦下路边的出租,上了车,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看到谢子怀站在原地,一双饱含了悲意的眸子看着她,却没有追上来。

    车子向前开去,将谢家远远地抛到了后面。

    唐黛狠狠地闭上眼,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再睁开时,眼中那层雾意已经消失不见,她菱唇微启,声音不大却清晰而坚定,“去唐宅!”

    司机微讶,从倒车镜里看了她一眼!

    唐家,是B市数一数二的百年旺族,在B市,说起唐宅,自然没有二处!可是车上这个姑娘,和唐家是什么关系?

    车子驶到半山,终于到了唐家老宅门前,唐黛扔下钱,匆匆说了句不用找了,然后快步向里走去。

    还是米分色长裙,可却没有摇曳的感觉,有的只是轻快利落,还带有几分潇洒干练!

    沉重而古老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股森冷气息扑面而来,穿着灰色长袍的老人垂手拢袖地站在门后,身上带着死寂的气息!

    “大小姐!”老人恭敬地叫道。

    “管家,爷爷呢?”唐黛一边往里走一边问。

    “老太爷在花园!”管家沉声说道。

    唐黛步子一顿,立刻转了身,匆匆向花园走去。

    馥郁的花香鼻而来,唐黛放轻脚步,尽量让自己的高跟鞋不发出声音。她走到花园门口,看到矍铄的爷爷在修剪着花枝,她没敢说话,站得笔直,手搭在身前,就这样静候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黛穿着七寸的高跟鞋,微微察觉到脚疼的时候,老爷子放下了花剪,坐到滕阴下的太师椅上,苍老的声音响起,“过来吧!”

    唐黛连忙快步走过去,轻声说道:“爷爷,我想好了,我答应您,同意联姻!”

    老爷子突然笑了,说道:“我早知道你会有这样的决定,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很想要权和利?”

    唐黛收起自己的叛逆与利爪,老实地说:“是的,爷爷!”

    她为了谢子怀,放弃了豪门的身份,可是如今谢家竟然以她的出身拒绝她嫁进去,谢子怀竟然因为她的身份让她当小三?真是天大的讽刺!殊不知,当初爷爷反对的原因,就是因为谢家是小门小户!

    现在她只想让谢家知道,谁才是小门小户,以出此恶气!

    老爷子缓缓地说:“好吧!刚好晏家急着联姻,你就嫁给晏家的长子,晏寒厉吧!”

    唐黛一惊,紧跟着问道:“爷爷,不是说的是霍家二公子吗?怎么成了晏寒厉呢?”

    老爷子一声冷笑,说道:“你要嫁谢子怀,闹得沸沸扬扬,你觉得霍家还肯要你吗?晏家比霍家可厉害,并且对方说了,不订婚,直接结婚。晏家少奶奶的名声,很好听哟!”

    “爷爷,可那晏寒厉是个变态,您怎么能让我嫁他呢?”唐黛着急地说。

    “如果不是变态,他能娶你吗?”老爷子说完,才冷冷地睨着她说:“唐黛,这是成长的代价!不是所有好东西,都会原地等着你!”

    说完,他耐心尽失,站起身问:“最后一次,嫁不嫁?想要权利的话,你没得选!不嫁的话,就滚出我唐家的大门,当你的普通人去,我到底要看看,你能嫁什么人!”

    唐黛咬着牙,一股难言的屈辱升上心头,这一刻她真想转身离去,以她的能力,不是非要留在唐家才能活,可是她想到谢子怀伤人的话,想到谢母的蔑视与苏紫的讥诮,靠自己的能力想报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何况,名门的身份也不是一时一刻能有的,所以她下了狠心似地说:“我嫁!”

    B市最惹眼的黄金单身汉,非晏寒厉莫属,只可惜这个男人,让女人消受不起!

    他的第一任未婚妻,横尸街头!

    第二任未婚妻,吊死在闺房之中!

    第三任未婚妻,失踪了两天才被发现淹死在池塘中!

    总之个个死相凄惨!而这位金光闪闪的晏少也落了个“变态”的名号,让B市的千金小姐们只可远观而不敢亵玩焉!

    ——

    “唐小姐,这是晏少的书房,晏少在里面等您,您请进!”管家头微垂,恭敬地说。

    唐黛点点头,心中颇不是滋味儿,要联姻,爷爷居然让她自己登门,就算她和谢子怀闹出什么要结婚的绯闻,这晏少还是个变态呢,两人半斤对八两,谁也别嫌谁,怎么能让女人登门呢?爷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她只能理解为这是对她不听话的惩罚!

    推开门,走进去,屋里漆黑一片,唐黛一愣,下意识就想退出来,可不成想,门已经被那位恭敬的管家快速关上了!

    唐黛的身子贴在门板上,冰冷的门还有突出的雕花儿,让她身子不由一颤,黑暗中,恐惧感开始扩大,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朦胧中看到似乎有一个人站在窗前,她看不见他的脸!

    怎么没有脸?她瞪大了眼睛,过于安静的屋中,她听到了自己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声。一时间,各种的想法在她脑中过来过去,难道她还没成为他的未婚妻,就要死于非命了吗?

    恐惧中,人的眼睛总会瞪得格外地大,她又看清一些,这才发现那个人是背对自己站着的,怪不得没有脸!不过这头发与黑暗融为一体,哪有那么容易看清?

    突然,“刺啦”一声响起,眼前一片刺目白光,让唐黛忍不住捂了眼睛,尖叫声就要破喉而出,可偏偏堵在喉咙里出不来,这大概就是人在恐惧中失声的原因吧!

    “这点胆子还敢嫁给我?”一个不善的讥诮声响起,凉凉的似乎能渗进人的毛孔之中。

    唐黛承认,这个声音很好听,可是这语气,还是让她很讨厌!她移开手,这才看到一个男人站在窗前,这次是面向自己,他身后的窗帘已经拉开了,这让她明白,刚才那“刺啦”声,是他拉窗帘的声音。

    而他背光而立,一张脸隐于暗影中,这个距离,影影绰绰的看不真切,只觉得似乎有些面熟!

    刚才只是虚惊一场,自己吓自己!你说大白天的,哪有人拉上厚重的窗帘,自己又站在窗前什么都看不到,分明就是为了吓人用的。

    想到这里,唐黛这气就更盛,她向前走着,说道:“看来你还真是喜欢‘变态’这个称号,非得用这么变态的出场方式……”

    她的步子突然停下,她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因为她看清了他的脸,那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唇,淡漠而略带着幽冷的眸,有些轻蔑地看着自己,这分明就是昨天她撞到的那个男人!

    他居然是晏寒厉!

    等等……

    电光火石间,她的脑中闪过那个坠地的女尸,死不瞑目的眼睛,她张开嘴,指着他惊问:“是你?那昨天掉下楼的女人,就是你的……”

    完美的唇轻轻一勾,却不是什么善意的笑,“啪”地一声,一份报纸丢到了她的面前,他拉开老板椅,坐了下来,一双深邃黑冷的眸,凌厉的亮如天上最璀璨的那颗星,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

    唐黛弯腰捡起地上的报纸,不用翻就能看到头版上巨大的照片,正是她刚刚脑中闪过的那个女人,而上面的爆炸大字,让她的脑子也跟爆炸了一般,“晏少第四任未婚妻死于非命,谁才是终结者?”

    唐黛没什么心思看下面的软文,她抬起头看向他说:“昨天你的未婚妻刚死,今天就来跟我谈结婚,你可真有心情!”

    他靠在椅子上,唇角轻勾,好听的声音响起,犹如低吟的大提琴,充满着磁性,可是语气和内容依然不怎么让她喜欢,“昨天刚见了男友家长,今天来和我谈结婚的事,你也很有心情!”

    “你……”唐黛被噎得说不出话,她松下气,几步走到他桌前,拉开转椅,坐了下来,双腿交叠,靠在椅背上,说道:“行了,我们也别多废话,直接进入主题吧!”

    “好!”他唇角一压,刚刚给人幻觉似的微笑荡然无存,他像是陈述一件最普通的事情似的语气说道:“既然你来了,那我们现在去领证!”

    “什么?”唐黛一惊,猛地站起身,身体前倾,水眸瞪大盯着他问:“现在就去领证?结婚?”

    她完全要被他给折腾疯了,果真是名不虚传的变态,跟他在一起,心脏得多强大?

    他姿态悠闲,唇角凝了一抹轻讽,反问:“怎么?难道你来的目的,不是想和我结婚的?”他低头好整以暇的整了整自己的袖口,说道:“很抱歉,我的教养让我不接受婚前性行为,如果你只是想找个床伴的话,那你找错人了!”

    “你……”唐黛简直要咬碎了银牙,这男人怎么就那么可气?她真有一种想痛扁他的欲望,可是……

    好吧!现在重点是谈正事儿,她心里默念着“你是变态、你是变态”勉强压下自己的火气,她一个正常人,跟变态计较什么?她平静地说:“我的意思是,没有订婚就领证,是不是快了些?”

    他抬起眸,目光深深让人看不到底,他声音低沉,不紧不慢地说:“我只是想验证一下,我的妻子是不是也会和未婚妻一样死于非命!”

    唐黛的身子僵住,她彻底被他这奇葩的想法给雷到了,瞧他说的真是好听。事实上却是,他是个变态,那些女人不是被他给弄死的吗?明明就是这么回事!

    她原以为爷爷说晏家不订婚直接结婚是吓她的,没想到是真的!她本想是想和晏寒厉先谈订婚的事,这样自己小心点,避免和他过多接触,等得到了爷爷的资金后,再解除婚约,可是现在非但真的不订婚,居然现在立刻马上就要领证,一点让她犹豫的时间都没有?

    他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我的确厌倦了订婚,要来就来直接的,我看你长相说的过去、家世不错、身材略略目测还可以,当妻子不算是太委屈我!机会只有一次,不同意的话……”他向她身后指了一下,“门在那里,慢走不送!”

    这不仅是个变态,还是个自恋!好吧这两个特质仿佛就是相连的!果然在他身上都占全了,她嫁一变态,是她委屈,怎么就成了他委屈?她转念又一想,笑了,重新优雅地坐了下来,不紧不慢地说:“结婚没有问题,不过我得回去和我爷爷请示,毕竟我的……”

    他突然打断她的话,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暗红色的本,扔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说:“你指这个?这不是问题!”

    唐黛愣了一下,她把东西拿起来翻开,上面写着她的名字,这居然是她的户口本!当初她为了谢子怀和家里闹翻的时候,爷爷就把她的户口迁了出来,这户口本应该在她自己居住的公寓里,怎么会在这里?

    她再一次不受控制地站起身,拿着户口本问他:“你你你……这东西……怎么……怎么?”

    说话都不利索了,这男人不按常理出牌,现在彻底把她给搞傻了,让她冷静的思路大乱!

    “当然是唐老给我的,不然我怎么会有你的户口本?”他说罢,站起身说道:“既然你这么着急跟我结婚,都迫不及待地先站起来了,那我们现在走吧!”他抬腕,看眼上百万的精工机械手表,淡淡地说:“时间还来得及!”

    她站起来是因为吃惊,怎么又成了着急嫁给他?今天这打击,是不是也太大了?她终于碰到对手了!

    唐黛晕晕乎乎地跟着晏寒厉走出门,她觉得自己必须要立刻冷静下来,否则只能由他牵着鼻子走!还有,她到底要不要真的结婚?为了报复搭上自己的命,是否太不值得?

    正在犹豫间,晏寒厉的手机突然响了,她转过头看他,发现他的表情竟然有那么一丝软化,似乎眼底蕴含着温暖的笑意一般,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出现幻觉了,像他这种刻薄自恋、浑身上下都是蛇精病的男人,居然会温情?

    察觉到她的注视,他突然瞥过目光,脸上的表情又变得和刚才冷淡,他很是轻蔑地往她的包里斜了一眼,轻讥说道:“你的手机一直在震动,我不希望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过去的事最好还是处理干净!”

    说罢,他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唐黛恼恨地瞪他,但还是走到相反的另一边,把手机拿了出来,事实上,从昨天分开,谢子怀就一直在给她打电话,这一会儿的功夫,又是十几个未接来电!看着手机,她颇不是滋味儿,毕竟是两年的恋情,她为了这个男人,不惜反抗没人敢反抗的爷爷,这能是假的感情吗?

    手机停了,复又再次亮起,她暗暗下了一个决定,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再让她失望,那她就嫁给变态,从此不谈感情,只为让自己强大,让她自己是豪门,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

    电话一接通,谢子怀急切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黛黛,你在哪儿?我在你家楼下守了一夜,你为什么没回来?”

    唐黛鼻子一酸,就算她再坚强,在自己爱的人面前,都是软弱的!她隐忍住内心的波涛,冷静下来说道:“子怀,我不会嫌弃你没钱,我们可以慢慢创业,我们现在不是做的很好吗?你能不能为了我,不去娶别人?”

    电话那端突然陷入了沉默,随着他沉默的时间,她的心也越来越凉。终于,他的声音传了过来,“黛黛,我们见面说好不好?”

    唐黛已经知道答案了,她的声音蓦然沉下,说道:“子怀,你就说行还是不行吧!”

    谢子怀的声音终于再次焦急起来,他快速说道:“黛黛,我不能放任家里不管,还有,你知道男人有了地位才能保护你,男和女人不同,你听我说,我只是和她订婚,不会结婚的,只要谢家解除了危机,我就会和她解除婚约,娶你进门,你等我,最多半年,好吗?”

    唐黛的心彻底沉到底,脸上的表情瞬间荒芜,然后变成面无表情,“行了,谢子怀,我已经知道你的答案了,我不会当第三者的,我们已经分手了,现在没有再次复合的可能性!希望你日后找到自己的真爱!”

    “黛黛……”

    没再等他说完,她已经挂了电话,并且关了机!

    转过头,突然撞进晏寒厉冷峭而轻嗤的目光,她顿时有种被看透的感觉,这种无所遁形之感,令她觉得羞愤!

    “看什么看?不是说去领证的?走吧!”唐黛说着,向大门口走去。

    的确,之前冷静过后,她觉得自己不能因为报仇而搭上自己,所以才想来一个缓冲,但是原本犹疑不定要不要领证的心,被这一个电话彻底给坚定下来,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他薄唇微勾,没有说话,也向前走去。

    车子已经停在大门口,管家恭敬地站在车旁,说道:“唐小姐,请上车!”

    鉴于刚才这位管家关门的速度,她对这位带着面具的老人家,已经没有了多少的好感,她坐进车,不冷不热地说了句“谢谢”,仅是教养和客套!

    管家尽职尽责地为她关好门,晏寒厉已经坐到了另一边,车子流畅地向山下驶去!

    一路上,晏寒厉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唐黛也没有说话,她满脑子想的是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面对着生命被威胁,她已经顾不得爱情了,暂时把谢子怀放到了一边!

    晏寒厉的前几任未婚妻都是在没结婚的时候被终结了,也就是说自己这要结婚的路上,是风险最高的时候,她必须得自保!而晏寒厉所表达的意思,这些人不是他杀的,她压根就不相信!

    车子在驶上大路的时候,车流明显多了起来,唐黛突然叫道:“停车!快点、靠边!”

    司机一下懵了,如果是平时,他肯定不会听她的,但是现在这位小姐即将要成为自己的主人,更何况她说的又急又突然,他方向盘一打,在路边急停了下来。

    车子停的不稳,晏寒厉没好气地看向唐黛呵斥道:“你在胡闹什么?”

    “下车!”唐黛推开门,自己下去之后,看他还在车上坐着,她冲他叫道:“不是去领证吗?下车啊!”

    晏寒厉推开车门,带着薄怒下了车,疾步向她走了两步,冷厉地说:“你到底在干什么?”

    唐黛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我当然是在保护我自己了,在你的车上,万一我还没嫁给你,就死于非命怎么办?”

    “Shit!你这麻烦的女人,不愿意结别结!”晏寒厉心里烦躁极了,以后面对一个这样的女人,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唐黛心里一乐,立刻说道:“好啊!那慢走不送!”

    这话回得真爽!关键是对方不愿意结婚,她回去跟爷爷就有的交待了,反正以后嫁得再差,也不会比这个变态差吧!

    已经重新走到门边上的晏寒厉步子停了下来,他转过头,斜睨着她,轻松地看到她心里那股雀跃!他顿时就明白了,他唇边浮起一抹轻讥,不紧不慢地走到她的面前,说道:“好吧,随你,你说怎么去?”

    他以为她要叫唐家的车!

    唐黛瞪大眼睛,问他:“你不是不结了吗?”

    他发现,这感觉不错!看别人被自己气着,很爽!他勾了勾唇说:“我改变主意了,这婚结定了!”

    唐黛气,她转过头,伸手拦了辆出租车,自己拉开门坐了进去!

    晏厉寒不可置信地问:“你让我坐这个?”

    “爱结不结!”唐黛心里颇有小得意,小样的我还治不了你?她把手搭在车窗上,看着他说:“赶紧的啊!人家师傅赶着拉活儿呢,不结我就回家了!”

    这火拱的!晏厉寒想都没想,直接走到另一侧,上了车!

    这厮还真上来了?唐黛又紧张了,他完全可以坐他自己的车,只要一起到了民政局不就行了?为什么和她坐一辆?难道他一定要赶在领证之前,把自己给做了?想到这里,她身上都要冒汗了!

    晏寒厉挤进了出租车,眉头紧皱,眼睛四下地瞥着,仿佛这眼睛能看到细菌一样,目光中透出了各种的嫌弃!

    “两位,去哪儿?”司机岁数不太大,三十左右,很是热情地招呼着。

    “民政局!”唐黛开口说道。

    司机立刻乐了,说道:“这是去领证吧,我看你们郎才女貌,很般配啊!”

    这话听的还是让人舒心的,唐黛微微一笑。哪想晏寒厉却丝毫没有领情的意思,他开口嫌弃地质问:“你这个坐垫多长时间换一次?怎么脏成这样?”

    唐黛微怔,她低头看了看,不脏啊!虽然不是洁白似雪,可也达不到不能忍受的地步!

    司机那边明显地怔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位先生,我们天天都换!您看车座上都有星期几的,一天不换就能看出来了!”

    这个把戏可骗不了精明的晏总裁,他冷哼一声,说道:“每天都换可不代表每天都洗,即使洗了,也不代表会次次消毒!”

    唐黛轻轻捅他,这是干什么?人家是出租车,你这么较真干什么?有本事你坐自己专车去啊!她忘了,不让他坐专车的始作俑者是她!

    司机还没反驳,他又嫌弃了起来,他那眉头皱得更紧,一双冷眸更是像看到细菌,对唐黛说道:“你也发现这护栏上居然还有黑泥?太恶心了!卫生都没搞好就上路营运,这是要扣钱的!”

    他刚说完,才想到自己没有现金,于是转过头看向她问:“你带现金没有?”

    唐黛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带了!”

    “那好,一会儿你付钱,记得不要给足了!”晏寒厉吩咐道。

    司机快要气晕了,看着穿的人模狗样,今天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凤凰男!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豪门冷少的贵妻 作者:陌上纤舞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