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光线昏暗的房间内,被精致帷幔缠绕的床上,一幕香艳的画面正在上演。

    女人的眼睛上蒙着黑布,她利落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停住了动作,好一会儿功夫,她才开始笨拙解男人的衣衫。

    男人显然是喝醉了,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脸颊通红,对于女子的动作,毫无反应。

    女人将男人的衣服完全退去,她咬了咬下唇,似乎很纠结,但最后,她终于还是忍着不适,开始动作起来……

    女人没有想到,男人很快便醒了过来,而且反应十分的激烈,不一会儿,就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

    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天玄地砖,整个人被提了起来,然后一个翻身,被压在了身下,主动权全部被夺走……

    疼痛瞬间袭来,但她告诉自己:

    阮婉,不能哭!

    ……

    三个月后,阮婉开心的拿着医院的检查结果,往家里赶。

    一个晚上就中了,她终于可以回家跟自己的老公郑起交差了,否则,她真不知道要还要跟多少男人做那事儿。

    阮婉跟郑起相爱七年,结婚五年。

    可惜的是,她一直没能怀孕,就连试管婴儿都做不了……

    郑起答应过她,只要她怀上孩子,无论是谁的,他都会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对待。

    阮婉走到门口,门忽然开了,她惊喜的将手中的化验单举了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猛地拽了进去,手中的化验单因为这个剧烈的动作而落在了地上。

    阮婉的脸色聚变,郑起喝酒了……

    “郑起,你……”

    啪!

    疼痛伴随着响声落在了阮婉的脸上,阮婉被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

    “呵……呵呵……”郑起醉的东倒西歪:“我干什么?阮婉,你这个不能生孩子的贱货,你说,你到底要跟多少男人上床你才能怀上孩子?你到底要给我带多少绿帽子?”

    阮婉愣住了,不能生育的是郑起,当初医生做出最后诊断的时候,郑起全家人都跪求自己不要说出去。

    “郑起,你喝醉了!”

    “是,我喝醉了,我要是不喝醉,这些话,我根本就不敢说!阮婉,最近这几个月天天颠龙倒凤,你很爽吧?哈哈哈哈,阮婉,你当我郑起是什么?你凭什么不拿钱给我治病!”郑起恶狠狠的掐住了阮婉的脖子。

    “医生说过你的病根本治不好……而且,是你求着我跟别人上床的……”阮婉的声音近乎乞求。

    “求着你?我特么是自己犯贱吗?我还求着你给我治病呢,阮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舍得钱才串通医生说治不好的,你就是个荡妇!”

    啪!

    阮婉再也没能忍住,一巴掌打在了郑起的脸上。她拼命挣脱郑起的束缚,胸口剧烈的欺起伏着,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生气,可是她忍不住!

    她爱了郑起七年,他挣钱不多,就她来挣!他爱面子,她的钱都拿来给他花。

    就连他不能生育,她也没有嫌弃过。

    三个月以来,他给她找了几十个不同的男人,她每次都去了,因为不想让他伤心。

    但其实,除了第一个,她再没有跟其他的男人上过床,她觉得恶心。

    如果第一个不成,她甚至想过自己一辈子都不要孩子了,就只跟郑起一起生活,可是现在呢?

    阮婉不可思议的盯着郑起:“郑起,你还爱我吗?”

    都说酒后吐真言,她以为她可以熬过七年之痒,但现在……

    “爱?阮婉,你告诉我,爱是什么?我现在一分一秒也不想看见你,你给我滚!现在,立刻给我滚!”郑起愤怒的呐喊在阮婉的耳边回荡。

    阮婉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心在滴血。

    七年啊,原来在他的心中,自己是这样一个人,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让他们的婚姻变成了这样?

    三个月的担惊受怕,她在不同的男人中间周旋,甚至连例假没来都以为自己是被吓的……

    今天,她鼓足了勇气去检查,想给郑起一个惊喜,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的“惊喜”是给自己的。

    阮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苦涩的笑了笑,她告诉自己不能哭。

    她摸了一把脸,走到门边儿,将地上的化验单捡了起来,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转身,面带微笑:

    “郑起,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等你酒醒了,明天,我们就去离婚吧。”

    她以为郑起会来拦住她,哪怕只是一个不愿意呢?

    但郑起随意的摆了摆手,满是冷笑:“好,离婚,明天就离婚,谁不离婚谁是孙子!”

    阮婉微微的笑了一下,苦涩至极:“好!这是你说的,谁不离,谁就是孙子!”

    阮婉出了门,发现自己并没有地方可以去。

    这么些年,她所有的一切都是跟郑起一起的。

    就连房子也写的是他的名字,她有些绝望……

    阮婉后悔了,她其实早就该听朋友许言的话在婚前给自己买个房子,如今也不至于根本不知道去哪儿。

    想起许言,阮婉决定给她打一个电话。

    电话被接起之后,许言就开始张狂的笑:“阮婉,啥事儿?别耽误老娘撩汉子!”

    阮婉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在哪儿?”

    “古特西酒吧啊还能在哪儿?”

    “好,我去找你!”阮婉强壮淡定,她之前从来不去酒吧,但现在,她想大醉一场。

    “哟,今儿是吹的那股风啊?您老人家怎么舍得出门来潇洒了?”

    “许言,我要离婚了!”阮婉尽量的让自己心平气和。

    那边是一刹那的停顿,紧接着,是许言的欢呼:“你终于舍得离婚了?来来来,我给你介绍几个凯子,别说你不需要啊,郑起那个性无能能给你什么?快点快点!”

    “好!”阮婉没有拒绝,不就是凯子吗?她去!反正早就给她按上了贱妇的光环……

    到了古特西,阮婉隔着老远就看到许言在跟她打招呼。

    跟着许言走进去,就有人就开始给许言调笑:“哟,许言,这美女是谁啊?”

“别美女美女的,不该是你的菜就别瞎咋呼!”

    许言调笑着给挡了回去,阮婉在许言旁边坐了下来,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个人一直在看自己。

    阮婉顺着那个目光看过去,自己也愣住了。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在酒吧里面穿西装,本来是十分奇怪的事情,但奇怪的是,这个男人却别有一番风味。

    他的眼神很冷,眸光很深,但不可否认,他长得很帅。他站在那儿,看着你,就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就好像是,自己欠了他八百万一样……

    阮婉正好奇这人是谁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冷的让人浑身鸡皮疙瘩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响起:“是你!”

    阮婉眉头皱了起来,男人说话的口气很拽,而她这会儿正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最不喜欢别人往枪口上撞:

    “我们认识吗?你这样盯着别人看,是很不礼貌的你不知道吗?你妈妈没教过你什么是教养?”

    说完之后,她听到周围倒吸气的声音。

    男人掐灭手中的烟,不怒反笑:“你也配跟我提教养?”

    “你什么意思!”阮婉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她没有看到许言那着急的想要拦住她的眼神。

    男人根本没有看她,漫不经心的道:“刚刚你们不是说要给我找一个女人试试吗?就她了,今晚,我要她!”

    说完,他直接起身,将怒气冲冲的阮婉一把抱进了怀中!

    众人皆惊!

    阮婉更是惊恐的长大了嘴巴,她看到旁边的人一口酒喷了出来,满是不可思议的道:

    “厉害啊,许言,你还真有能够直接征服逸哥的女人啊,不过逸哥,这妞是长得不错,但你也不必如此着急吧?我们要不再喝会儿酒?”

    “不必,现在就走!”男人似乎很急切,搂着阮婉就往外走。

    阮婉总算是找了说话的机会,一边试图挣脱男人的束缚,一边愤怒道:“你到底谁啊?放开我!”

    然而,她的力气太小,根本不是男人的对手。

    她求助的看向许言,但许言一边摆手一边微笑:

    “阮婉,看到没,我以前就说过你很有魅力,你早就该出来看看外面的男人了!”

    阮婉被生生拽走了!

    黑色的迈巴赫上,一路无言,阮婉开始觉得心虚了,她深吸一口气:

    “那个谁,我刚刚是说话冲了点,但你也不至于……”

    “说话冲了点?你觉得我们之间仅仅只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什么?”阮婉仔细的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除了郑起给自己找的那些男人们她没记住,其他的人,她都是有印象的。

    “难不成,你是那些男人中的一员?那个……对不住,那天我真的不是要放你鸽子……”

    男人的语气更冷了:“那些男人?你有多少男人?”

    阮婉一时说不出话来。

    男人冷笑:“看来,我理解的不错,既然是出来卖的,给谁不是给,今晚的你,我买了!”

    阮婉顿时炸了毛:“谁说我是出来卖的!”

    就在此刻,她收到了许言的短信:阮婉,这可是我认识的最帅最有魅力的男人了,你可要好好把握,既然跟郑起离婚了,就不要那么扭捏,再说了,郑起那厮性能力都没有,这个可不一样哦,加油!

    “一百万,买你一夜!”男人手握方向盘,像是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你觉得如何?如果不够,我可以再加!”

    阮婉叹了口气,许言说的对,跟着郑起七年,他们的生活十分不和谐,现在,要离婚了,她或许也该尝试一下作为女人的快乐。

    阮婉坐直了身子,莞尔一笑:“好!”

    到了酒店,阮婉率先去洗了澡。

    她怀孕了,三个月,还小,只要不太激烈,应该问题不大。

    走出浴室的时候,她看到男人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光洁的身体,冷酷一笑:“果真是个贱人。”

    对于这样的评价,阮婉没有反驳,她走到男人的身边,蹲下身子,想也没想的吻住了男人的唇。

    很快,男人的身体便有了明显的变化。

    在男人即将扣紧她的头的时候,她猛然抽身,像是一个高贵的公主一样微笑:

    “不是说我是贱人吗?对贱人有了反应,你也高贵不到哪儿去!”

    男人的眸光一深,他猛地站起身来,一把将阮婉推到在了床上:

    “哦?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真是绝配!”

    “彼此彼此!”

    “那就让我看看你值一百万的技术吧!”

    阮婉笑完,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贱,她干脆不去看男人眼中的嘲讽,低下头,开始用自己尴尬的技巧,取悦着男人。

    男人侧过脸,看到阮婉长长的睫毛,因为害怕微颤,他的心不由得一紧。

    她明明很不擅长做这样的事情,但又为什么非做不可?

    段承逸不可否认,即便她如此生涩,他还是有了反应。

    很多年了,他从来都要求自己自律,不上任何一个女人,但自从三个月前跟这个女人的一夜之后,他发现自己一直念念不忘。

    好不容易再次碰到她,竟然发现她是出来卖的!

    段承逸的唇瓣露出一阵嘲讽……

    呵!既然是卖的,那他就不客气了!

    他觉得自己快按捺不住了,他迅速的侧过身,没有犹豫,将她压在了身下……

    突如其来的重力感,让阮婉下意识的缩卷起来。

    这样的动作,在男人的眼中,更像是娇羞:“怎么?身经百战的人还跟我玩儿欲拒还迎的游戏?你觉得我会吃这一套?”

    阮婉听到嘲讽,感觉自己十分丢人,她干脆放开了身子,只用手护住了肚子,再不去看男人。

    身体的疼痛转瞬即逝,接下来,便是无限的沉沦……

    醒来的时候,男人还在熟睡,阮婉看了一眼他放在桌子上的一百万支票,将支票拿起来,撕碎,重新放在桌子上,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

    今天是该解决问题了!

    阮婉进了门,她再次被郑起拉进了屋子,她一个闪身,躲过了郑起的一巴掌。

    郑起像是暴怒的狮子一样,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责问:

    “阮婉,你昨晚去哪儿了?”

“我……”阮婉深吸一口气,以前,郑起这么对她的时候,她觉得郑起是在关心她,但今天……

    “我去睡别的男人了啊,你不是说让我尽快怀孕吗?我在努力。”

    “你!”郑起再次举起了手,但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了什么,忽然就软了下来:

    “阮婉,是我对不起你,我错了……”

    阮婉已经不想吃这套了,她摆了摆手:“郑起,昨天说好了,走,去离婚。”

    “离婚?不,我不要跟你离婚,阮婉,我……我昨天说的都是胡话,我喝醉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原谅我吧好不好?”

    阮婉没好气的转身,看着这个自己爱了很多年的男人,满心悲凉:“郑起,你既然知道你说的是胡话,可见,你记得你自己说什么的吧?说好的,谁不去,谁是孙子!”

    郑起“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阮婉,我是孙子还不成吗?不要离婚,不要把我不能生孩子的事情说出去,不要……”

    阮婉转过头,看到郑起害怕的表情,忽然觉得很心凉:“郑起,我答应你不将你的事情公之于众,那是因为我爱过你,但现在,这个婚必须要离!”

    她只想尽快摆脱这个家庭。

    “真的吗?”郑起瞬间高兴的跳了起来:“那,离婚可以,这房子归我,我们的存款也归我,你觉得怎么样?”

    阮婉从未想过,自己爱得人会是这么一个废物:“这房子是我买的,既然是婚后,那么我会给你一半的钱,你离开,那二十万,是婚前我妈妈给我的,郑起,你搞清楚!”

    郑起高兴的嘴脸忽然就变了模样:“那不行,那我不离婚!”

    阮婉心灰意冷,正待她准备跟郑起据理力争的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的头一疼,紧接着,一阵泼妇骂街式的辱骂传入了她的耳中:

    “阮婉,你个贱人,我儿子对你那么好,你想跟我儿子离婚?是给你脸了还是咋地?”

    骂人的人是郑起的亲妈她的婆婆王慧。她很瘦,但力气却空前的大。

    阮婉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浑身都疼的起了鸡皮疙瘩:“妈,你放开!”

    “你还有脸叫我妈?你连崽子都怀不上还回来跟我儿子闹离婚?啊,不对,你这脖子怎么回事儿?”

    “我来看看我来看看!”王慧的话立刻引起了旁边郑起的亲爸郑国辉的注意,郑国辉根本不顾及阮婉是他的儿媳妇儿,走过来就朝着阮婉的脖子看去。

    王慧一把抓住郑国辉的领子,声音尖锐的喊:“你干什么?这个小贱人贱你也跟着犯贱,郑国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看上你儿媳妇儿了!”

    郑国辉一脸的贱笑:“我哪儿有?”

    “你敢说你没有……”王慧的脑袋忽然一个灵光,她赶紧放开阮婉,笑的阴奉阳违:“对啊,阮婉,你既然跟别的男人怀不上,不妨跟你的公公试试?到时候生下来的也是我们郑家的崽儿啊!”

    阮婉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她用自己最后的理智反问:“妈,你说什么?”

    郑国辉不等王慧反应便猥琐的笑着上前道:“我看行,阮婉啊,你看我们不就是为了要一个孩子吗?跟谁上不是上,倒不如你就跟我……嘿嘿……”

    郑国辉的脸上布满了褶子,一笑露出一口黄牙,阮婉顿时觉得恶心想吐。

    但她不能吐,眼看着郑国辉就要碰到她,阮婉求助的看向郑起,发现郑起也忽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呼:

    “对啊,妈,你倒是提醒了我,阮婉,咱们别离婚了,你今儿就跟我爸上床!”

    阮婉觉得自己疯了,在郑国辉碰到自己之前,她一把拂开了郑国辉,怒道:

    “你们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呵呵……算我阮婉瞎了眼!郑起,我会找人拟好离婚协议,给你两天的时间签字,如果你不签,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阮婉转身就走,这个家,她是真的一分一秒也待不下去了。

    她这才真正理解了人至贱则无敌这句话的含义。

    阮婉出了门,打车去许言家,但到了许言家才发现许言根本不在家,说是让她的一个朋友来接自己。

    阮婉凄凉的站在门口,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想起自己这三个月经历的一切,阮婉越发觉得委屈,她告诉自己,只能哭这一次,就只一次。

    安慰完自己,阮婉便蹲在地上开始哭了起来,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人一旦哭起来,就容易一发不可收拾,阮婉就是这样,她越哭声音越大,到最后,几乎变成了嚎啕大哭。

    所以,她没有看到自己面前站了一个人,直到那个人给自己递过来一张纸……

    阮婉接过纸,一边擦眼泪一边道:“谢谢。”

    “呵,没想到你也会说谢谢?我还以为,你只会爬床。”

    阮婉猛地抬头,满脸的不可思议:“怎么又是你?”

    面前的男人正是那天的逸哥,阮婉只知道他叫段承逸,至于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一无所知。

    此刻,段承逸正居高临下满脸嘲讽的看着她:“朋友所托,过来看看,只是很不明白,许言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

    阮婉本就心情不好,这下子更是怒了:“我怎么了?我再不济,也是一个能让你起反应的女人,而你呢?永远不能让人爽到,你以为你很厉害?金针菇!”

    话音刚落,阮婉感觉面前一阵冷意……

    “你说谁是金针菇?”男人的脸色暗沉的可怕。

    段承逸不想承认他是因为看到这个女人将一百万扔在了他的床头才答应了许言来接人的,但现在,她是真的惹怒了他!

    阮婉本想后退一步,但身后就是男人的车子,而且,刚刚自己已经将车门打开了,这一退之下,她毫无悬念的倒进了车里……

    男人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直接将阮婉按在了后驾驶座上,眼神中弥漫着凌冽的光芒。

    “你……你干什么?”阮婉气急败坏。

    “让你感受一下金针菇的厉害!”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风月误尽相思意 作者:半妖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