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带着主人的怒不可遏,打在了一个只有四岁的小女孩脸上。

“都给你说了,不要动你姐姐的东西!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小贱.人!”

“就是,跟你妈一个贱样!”

两个高挑的女人,指着小女孩的鼻子骂道,眼睛就像是刀子,似乎要把弱不禁风的她撕成碎片。

小女孩泪眼朦胧,但是毫不畏惧地迎上两个女人的打骂:

“大姑,二姑,不许你们说我妈妈!”

“我不是你大姑!”披肩长发的女人揪住小女孩的齐耳短发,扯得她头皮生疼:“滚出去!”

“不要!大姑,不要揪玥冉的头发!住手!”

……

“不要!”

一声尖叫,尹玥冉从刚才的噩梦中惊醒,还带着没有干透的冷汗。

她抬手擦了擦额角上的汗水,昨天穿着的白衬衫已经被汗浸透,眼神里,是冰入骨髓的冷漠。

斜倚在沙发上,蜷缩了一夜,尹玥冉伸了个懒腰,回眸一看,她愣了一秒:

床上的这个男人是谁啊?

片刻的愣神之后,她的嘴角换上了倨傲的笑容——

想起来了,是高氏集团的新任总裁。

最近睡过的男人太多了,她实在是有点对不上号……

尹玥冉对于自己的这种状态,在面对弟弟担忧的询问时,也只能自嘲地说:

“我是一个活得像妓.女一样的总裁。”

不过好在尹玥冉很聪明,她每次都是在酒里下了安眠药,把这些对自己如饥似渴的男人们搬到床上,假装好像发生了什么一样——

但其实,都只是很安分的各自睡了一个觉,什么都没有。

这一次,为了能够让自己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在招标上取得成功,尹玥冉不得不先从甲方高氏集团入手,而那里最容易攻破的,就是这个耽于女色的接班人了。

她勾唇笑笑,邪魅得让人害怕。

起身穿好衣服,走到床边,她一把掀开男人的被子,看着他像一个婴儿一般蜷缩成一团。

也许是被骤降的温度惊醒,男人喃喃碎语:“干什么啊?”

尹玥冉拿出手机,“啪啪”拍了两张照片两下之后说:“留个纪念。”

男人皱着眉头,但是语气里满满都是宠溺:“幼稚!”

尹玥冉不喜欢和这种用屁股思考的男人,只想快点拿下标书,哪怕是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可是,世俗教会了她什么叫作伪装:“你不就喜欢这样的我吗?”

说完,玥冉转身出去,离开了宾馆。

走廊上,打开通信录之后,她拨通了一个号码——

高太太。

“喂?”电话那头的声音,不怒自威,“哪位?”

尹玥冉笑了两声:“尹氏传媒,尹玥冉。”

原本拿着一杯早安茶,躺坐在沙发上的高太太穆钰云,突然一脸严肃地站了起来——

本市最年轻的女总裁,尹玥冉?

“尹总裁,这么早,我想,您不是要和我谈‘早间新闻’播报的头版头条的吧?”

一个不好的预感,袭上了穆钰云的心头——

昨天高龙俊没有回来,该不会惹了什么祸?

“如果您觉得‘高氏集团接班人宿醉召妓’算新闻的话,那就是了!”尹玥冉坐回到自己的陆虎上,边补妆边说。

透过镜子,那是一张堪比掀起特洛伊战争中海伦一样的妖颜——

仅仅“精致”二字,根本连她冰山的一角都无法说明。

穆钰云从这话语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敌意,她明知这是算计,但还是无计可施:“时间,地点,你说吧。”

“沉苑宾馆,十分钟以后见。”尹玥冉看了一下今天自己的行程安排,敲定了时间。

十分钟?

按照现在的堵车情况,半个小时,穆钰云都不一定能从自己家赶到沉苑宾馆啊:

“你知道这不可能。”

“我不喜欢等人,也不喜欢别人等我。再见。”尹玥冉没有给穆钰云回嘴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另一边,穆钰云拿着电话,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赵管家,把你的**卡给我!”

好你个尹玥冉,逼我这个堂堂的上市公司的总裁夫人坐**?!

这笔帐我暂且给你记下!

尹玥冉在餐馆中,坐在茶桌前,点了一杯肉桂茶,静静地坐在那里。

门口过往的人群,总会有一两个停下脚步,看一看橱窗内这个比洋娃娃还要完美的女人,然后默默地说一句:“整的吧?”之后离开。

“尹总裁。”穆钰云头发上还带着风的味道。

“服务生,再来一杯肉桂,”尹玥冉打了一个手势,“80度的水,用紫檀木的杯子。”

“是!”服务生应了一声之后就下去了。

穆钰云愣了一下:“尹……尹总裁,您怎么知道……我丈夫喝茶时的爱好?”

尹玥冉笑得妩媚:“高夫人,我不仅知道您丈夫喜欢喝什么,还知道他喜欢别人喝他的什么……”

这话一出,穆钰云拍桌而起:“尹玥冉,你什么意思!”

一时间,在沉苑宾馆吃早饭的人,纷纷回首望向这两个女人。

尹玥冉摆摆手:“高夫人,咱们坐下谈。”

穆钰云沉了一下气,双手捏成拳,在周围人的议论声中,极不甘心地坐了下来。

尹玥冉一脸平静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感情:

“高夫人,我想要,这次的投标。”

够直接!

穆钰云气愤地盯着尹玥冉,嘴紧紧地抿成一条缝。

虽然,高氏集团现在门面上,当家的是高龙俊;但实际上掌握实权的,则是穆钰云。而穆钰云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角儿,不仅把高老夫人逼着离开了高家,传闻中还把高家的二儿子推下了**站,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独吞高老爷留下的高氏集团。

“尹玥冉,你也太天真了!”不过,狠女人在比她更狠的女人面前,也就只能负隅顽抗了:

“你以为仅凭你一面之词,我就会相信我老公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

尹玥冉拿出手机,细细地翻着:“高太太,您信不信无所谓,媒体信就够了!”

说完,她把手机屏幕对着穆钰云摇了摇,上面显示着的,正是高龙俊的裸照!

“什么!”穆钰云从椅子上起来,一把夺走了尹玥冉的手机,直接泡在了杯子里。

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她的反应,尹玥冉一点儿都不惊讶:“高夫人,您觉得我会蠢到只有一份照片么?”

穆钰云不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她。

尹玥冉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权,而且,对于这种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的人——和自己的姑姑们一样的女人,就没有手下留情的必要。

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茶之后,她说:

“我不会让您赔本,我追求的,是双赢。”

穆钰云紧紧盯着她:“双赢?怎么个双赢法?”

久经商场的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双赢”——这里,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尹玥冉指了指水杯里的手机:“就像这个,我不公布信息,您让我竞标成功。”

“你这根本就是敲诈!”穆钰云近乎咬牙切齿地说。

尹玥冉略微赞同地点点头:“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这样的。”

穆钰云死死地盯着手机暗下来的屏幕——

现在外界已经有传闻,说她和高龙俊感情不和,股票也因此跌停两天,现在,如果再有这样子的负面新闻,恐怕……

看着眼前的女人已经开始动摇,尹玥冉以退为进:“今晚,高夫人,我等你电话。”

说完,她将一串钥匙放在穆钰云的餐盘里:“高先生醉得很厉害,您还是去接一下吧!”

没等穆钰云发火,尹玥冉拿起水杯里的手机,俯在她耳边说:“对了,我的手机,是防水的。”

说完,她带上墨镜,在旁人惊叹的目光下,走出了宾馆——

早餐,就要这么吃,才有味道嘛!

回到车上,刚刚系上安全带,尹玥冉的脖子突然被人从身后环住。

“谁?”她警惕地回头,却撞上了一个男人温润如玉的嘴唇。

两唇相贴,身后的男人用口型传达着自己的意思:“开车,锦鲤宾馆。”

尹玥冉被这个不速之客吓了一大跳,本想挣脱下车,但是,腰间一个冰冷的金属让她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可不敢保证自己奔跑的速度快得过这个男人扣动扳机的速度!

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尹玥冉惊魂甫定,把车开上了路。

男人在后驾驶座悠闲地坐着,好像自己是老板, 尹玥冉是司机一样。

透过后视镜,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身后的这个男人——

纯白崭新的衬衫直接套在他赤.裸的身体上,领口大敞,露出了线条分明的胸肌;

黑色的皮裤上没有任何修饰,腰间唯一的装饰就是一条红色的皮带而已。

十个指头上都戴了不同样式的戒指,脖子上挂着的,是一块价值不菲的青玉——看起来很是不搭。

尹玥冉默默地想:一个不上台面的痞子,带了一块圣子的好玉,真是糟蹋!

锦鲤宾馆是市里面规模最大的宾馆,同样也是目前经济速度增长最快的宇氏集团的一份子,而这个集团现任的董事,则是最近才归国不久的二儿子宇茂朔。

尹玥冉在无赖的指示下,把车开到了最近的锦鲤,当时,宇茂朔正在一众人的簇拥下,对今天的工作进行部署。

人群中,那个年轻的董事,面上带着和善的笑容,清秀的眉宇间透露着贵族的气质。

无赖用枪指了指锦鲤,然后塞给尹玥冉一张房卡:“等我,否则,我就亲自去接你弟弟放学。”

一句威胁,他懒洋洋地说了出来,带着点调戏和宠溺的味道,但是,那毒酒一样的声音告诉尹玥冉,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微微咬了咬嘴唇,眼底的恐惧泄露了她内心的不安。

拿着房卡下车,尹玥冉径直坐上了电梯。

车上的男人,在看到尹玥冉百分之百地进去之后,才打开了车门。

“啪”的一声,车门被关上,“宇茂朔”不经意间回头,却对上了无赖狭长的瑞凤眼。

董事?!

“宇茂朔”站在人群中,直接懵逼,一副倍受委屈的小媳妇样看着无赖。

无赖就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完全没有把“宇茂朔”放在眼里,直接走向了宾馆。

这时,“宇茂朔”再也不淡定了!

他让所有人在原地等着,自己大步流星,直接追了过去!

等他和无赖真正见面的时候,两个人已经都在九十层的总统套间里。

“董事,你去哪里了!”“宇茂朔”欲哭无泪,“你这样老让我冒充,也不是个事儿啊!”

无赖站在窗边,看着尹玥冉的车被门童开走,慵懒地说:“用我‘宇茂朔’的身份,坐我‘董事’的位置,不好么?”

“宇茂朔”都快气哭了:

“董事,我这条命都是您给的,您当然说什么是什么!

“但是,我不像您,哈佛商学院毕业,海内外策划的上市公司,比我睡过的女人都多!

“我不想因为我的能力问题,让公司业绩再次下滑,而让别人质疑您啊!”

无赖点燃一根烟,重重地吸了一口,把烟全部吐出之后,才慢慢说道:

“记住,现在,你是宇茂朔,我是度东亚。你的任务,不是要让宇氏集团起死回生,而是要让它彻底灭亡!”

整句话,说的风轻云淡,好像这件事情完全与他无关。

听到这里,这个假的宇茂朔完全震惊了:“董事,这可是您父亲一手创办的,怎么能……”

“好了,”真正的宇茂朔——也就是度东亚,将烟头压在自己的手背上,灼烧的疼痛感渐渐消退后,才将它取下:

“现在,你矢承泽,就是我宇茂朔;我宇茂朔,是一个无赖,叫度东亚,懂了么?”

虽然,假宇茂朔——矢承泽,对商场的战争一窍不通,但还是很听话的点了点头:“只要董事您一句话,我必将赴汤蹈火!”

无赖度东亚打开窗户吹了会风:“以后,我要让宇氏集团,改姓度!”

声音很小,似乎是自己在对自己说,但是,又十分的铿锵有力,不容置疑!.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禽非得已:嗜宠邪少腹黑妻 作者:芥小末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