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羊城第一监狱。

    那许久未曾有犯人走出来的大铁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穿略微泛黄的白衬衣,提着帆布口袋的二十来岁的男人从当中走了出来。从监狱里走出来的人无一例外都是显得略微沧桑,陈半闲自然也不例外,他的脸上长着看上去就有些沧桑的胡须,再加上这一身有些泛黄的白衬衣,的确是显得有些老态。

    衣着虽然有些老旧了,但是他的一双皮鞋却还是擦得铮亮的,阳光照射在上面都能反射点回来。

    他的步伐很稳健,如果细心观察就可以看到他每一步走出来的距离好像都是用尺子测量过了一般,长短一致。

    一名狱警忽然笑嘻嘻地从后面跑了过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来,虽然香烟并不贵,但是他递烟的态度却很恭敬,双手将香烟递到了陈半闲面前来,笑道:“闲哥,闲哥慢点,抽根烟再走吧,以后指不定能不能见到你了。”

    陈半闲停下了脚步,接过狱警的烟叼上,然后狱警恭敬地点燃打火机凑到陈半闲的嘴边,让他将烟点燃。

    一个狱警对刚刚出狱的犯人不是严厉地警告他要洗心革面,而是恭敬地递烟点烟,实在是有些稀奇。

    “多亏了闲哥你,这两年这第一重监才没闹出什么事情来,这些犯人要闹事,就是我们狱长都压不住呢”狱警嬉皮笑脸地说道,羊城第一监狱关押的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但在陈半闲入狱这两年来,就没有一件让狱长头疼的事情发生,让陈半闲出狱,狱长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陈半闲象征性地抽了几口烟,然后随手扔掉,拍了拍这名狱警的肩膀,道:“好,谢谢你来给我送行,我走了,这次可不会回来了,谁也没法再将我送进来”

    他眯了眯眼睛,将帆布口袋往肩膀上一扔,然后沿着门口的大道大步离去。

    狱警目送着陈半闲离去,虽然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但是他却知道,这家伙大有来头,一般人哪里能够将第一监狱当中的这些重犯治得这么服服帖帖的

    陈半闲在路过一家理发店的时候不由就停下了脚步,露出一个显得有些自嘲的笑容来,嘴里喃喃道:“出狱了的人都说要从头开始,算是去掉晦气。我这人虽然不迷信,但也去图个吉利好了。”

    想着,就迈步走进了理发店里来,然后被一名理发师引到了椅子上坐好,准备剃个头,去去晦气。

    把那两个家伙弄成了残废,换来自己的两年牢狱之灾,陈半闲也并没有什么后悔的,如果不是他不想给燕京的那个老家伙惹麻烦的话,谁也无法让他老老实实到监狱里去蹲上两年。对于陈半闲来说,在哪里都是一样,吾心安处即家乡,甚至在监狱里的生活比外面还要宽松闲适得多,不用干苦力,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些犯人一个个将他当大爷供着,家属送来的好烟好吃的第一个先孝敬这位大爷。

    偷得浮生半日闲。从陈半闲的名字就可以听得出来,这家伙就是一个懒人,而且偷的也并不仅仅是半日闲。他是那种能坐着就绝对不站着,能躺着就绝对不坐着的人,他最想学到的是陆小凤那种躺在床上就能吸到胸口上的酒的本领。

    理发师询问着陈半闲想要什么样的发型,并给他推荐了店里的许多合适的发型。不过,好说歹说,陈半闲也就那么两个字寸头。他这个懒人可没心思每天去打理自己的头发,寸头多方便,用水一冲就干净了,什么发蜡、梳子之类的更是可以免了。

    理发师只能有气无力地帮他完成这个毫无挑战难度的头型,推剪将他脑袋上的头发推得越来越短。

    年轻而且时髦的理发师问道:“先生,请问您的胡子需要刮掉吗”

    陈半闲点了点头,自己的胡渣子的确也是有些多了,不刮干净的话还是显得有些邋遢了。

    理发师拈起了一把磨得很锋利的剃刀来,将椅子靠背略微往后放了一点,使得陈半闲仰躺在椅子上,他将陈半闲的下巴部位涂上泡沫,然后拿着锋利的剃刀开始刮陈半闲那坚硬的胡渣子。

    就在理发师一只手摁在陈半闲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手拿着的剃刀落到了他的咽喉上时,陈半闲说话了。

    “不想死的话就绝了这个念头,才刚刚出狱,我也图个吉利,不想见血。”陈半闲虽然是闭着眼睛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有些让人胆颤心惊。

    理发师本来准备用力的手忽然僵硬了,脸色一下变得惨白无比,放缓了手上的力度,轻轻刮掉陈半闲的胡子。

    虽然理发师觉得自己只要一用力,动作快一点就能迅速割开这个排列在十大势力当中,被称为“一仙”的男人的喉咙,破灭那几乎不败的神话,但是他却不敢这么做,他有预感,自己一旦再生出这样的念头来,说不定就会立刻死在这里。杀手虽然以杀人为第一目标,但自己的性命却也同样很重要。

    一仙、二神、三佛、四王、五龙、六霸、七妖、八魔、九虎、十少,在地下世界混迹过的人,无人不知晓这榜上有名的十大势力。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被放在第一的“仙”。

    理发师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潜伏了八个月,而且他为了今天这一刻学习了这么久的理发技术,如此之深的伪装在这位看起来平平静静的男人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自己甚至才刚刚提起了动手的念头,他就已经察觉到了,而且还如此平静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若无其事地让自己接着刮他的胡子。光是这种气度,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模仿得来的。

    没有跟这种顶级人物接触过的理发师第一次有了这样一种念头,只要自己动手,那动手的一瞬间,也就是死亡的一瞬间。他很怀疑,却不敢去赌,虽然那个排名是不分先后,只是将那些厉害的人物笼统地放在一个范围内,但是能够被放在第一位的,显然是很可怕的。

    耐心的杀手可以用上一个月,甚至一年或者更久来布局杀一个人,他为了这一击已经等待了八个月,但是,他却还是不敢划出那让他准备和兴奋了八个月之久的一刀他这才明白,要破灭一个神话可没那么容易。

    理发师把陈半闲的胡渣清理干净,然后说道:“先生,请跟我去洗头吧。”

    陈半闲起身,躺到了洗头台上,任由理发师帮自己洗头,然后享受着那很有力道的按摩。

    按摩的时候同样是杀人的好机会,只要理发师再加大一点力道,就可以用那手指戳破陈半闲的太阳穴或者耳后穴这两处要害,但是他却不敢这么做。

    在理发师眼里长达如同一个世纪般的十分钟过去了,他如释重负地说道:“先生,已经帮你清洗干净了,请你到吧台付账,一共是三十块钱。”

    陈半闲赞许地看了理发师一眼,道:“你很聪明啊”

    付了钱,陈半闲这才慢慢悠悠提着自己的帆布口袋走出了理发店。

    而理发师则是如同泄气皮球一般坐倒在了沙发上,额头上一下就冒出了密密麻麻的虚汗来,旁边的经理看到他这个模样,不由奇怪道:“小王,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啊”

    被称呼为小王的理发师急忙摇了摇头,道:“经理,我没事,就是感觉有些累而已。”

    他说话的时候,手指都忍不住地微微颤抖,他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从阎王那里捡回来了。

    走出了理发店的陈半闲就直奔不远处的一家海鲜粥店而去了,这家粥店做出来的海鲜粥味道很不错,他以前就很是喜欢在这里吃粥,而今出狱了,自然是要尝尝两年都未曾再尝过的味道。

    这家海鲜粥店的生意实在太好,所以老板不得不多搬了两张桌子暂时放到门口的走道上来,让店面里坐不下来的食客在门口吃。老板在城管局里有些熟人,所以倒也不怕可怕的城管部队来找他的麻烦。

    陈半闲坐下之后就点了一碗海鲜粥,并且让老板多放些蟹黄和海虾,不一会儿,门口这两张本来很空闲的桌子也围满了食客。

    “粥来了,请慢用啊”老板将一锅粥放到了陈半闲的面前来,然后再递上筷子和小碗,就急急忙跑进店里去准备下一个客人的粥了。

    陈半闲抽了抽鼻子,脸上露出一丝很满意的笑容,这粥的味道跟以前还是一模一样,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光是闻一闻就有一股很舒服的感觉。他用勺子将小砂锅里的粥弄了一碗出来,呼啦啦趁热刨一碗下肚,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

    监狱的伙食再好,也不及外面的吃得痛快恐怕陈火扁在监狱吃的五菜一汤还觉得不如在外面吃地沟油做出来的辣条要香呢。

    刚吃完了一碗粥,陈半闲忽然皱了皱眉,不过手上的动作却并未停顿,继续盛上第二碗,又开始稀里哗啦刨了起来。

    “砰砰”

    两声爆响从不远处传来

    这是枪声

    陈半闲身上的毛发如同刺猬般竖立起来,但是随即却又软化了下去,因为他知道那枪声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刚才只不过是自然反应罢了。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极品警花爱上我 作者:张龙虎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