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顾微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眼睛被蒙住,什么都看不到。

    手跟脚也被绑住了,嘴巴上贴了胶带。

    刹那间,一股惶恐遍布全身。

    她被绑架了!

    顾微微开始挣扎。

    这时,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线从耳畔响起。

    “醒了!”

    顾微微猛然僵住。

    这声音,为什么那么像……

    就在顾微微思索的时候,男人缓缓的倾了上来。

    虽然看不到,但是顾微微能感觉到他们靠的很近,男人那滚烫的气息正在一点一点的喷洒在她的脸上。

    “唔!”走开!顾微微努力的撇开脸。

    男人似乎很不喜欢她不乖的样子。

    大手霸道的捏住她的下颚,紧接着扯开了她的眼睛上的丝带。

    突来的光亮,让顾微微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然后才慢慢的睁开眸子。

    看到眼前的男人,她怔住了。

    真的是殷盛霆!

    顾微微迅速的拱起身子,质问:“为什么要绑架我?”

    “三年没见,这就是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殷盛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沉沉,给她强大的压迫感,甚至让她嗅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气息。

    顾微微抖了一下,迅速往后缩身子。

    退……

    再退……

    努力的往后退……

    男人快速附身搂住她的腰肢,薄唇紧贴着她的脸颊,缓缓低语,“再退,就要掉下去了!”

    顾微微不喜欢被他靠的这么近,可是手被绑住了,只能不安的扭动,“起开,别碰我!”

    “这么卖力的扭动身子,是在诱惑我吗?”男人声线暗哑,暧昧。

    顾微微紧张的反驳:“你、你有病吧,谁诱惑你了,快放开我!你个禽兽!”

    禽兽?

    呵,这个称呼还真是让人意犹未尽啊。

    当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喊他的。

    男人薄唇贴着她的耳蜗,灼灼低语,“看来你也并没有把我完全忘记啊,没关系,反正时间还长,我可以陪你慢慢回忆。”

    话落,男人的大手直接落在她的胸前,肆无忌惮的探入……

    顾微微惊慌的瞪大眼睛,扭着身子想要躲开,“混蛋,你快住手!住手!”

    因为她不停的呼喊挣扎,导致气息严重不稳,整个小脸都红扑扑的……映入男人的眼底,瞬间染上了一抹致命的热度。

    殷盛霆勾唇一笑,指腹钳住她的下颚,逼着她看向自己的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

    男人目光灼灼,语气却冰寒冷冽,“你这样我就要伤心了!今天可是你的大婚之夜,那个男人让你独守空房,我可舍不得!所以,他不能满足你的,今晚我统统满足你!”

    他竟然知道她今天结婚!!

    顾微微的心瞬跳到了嗓子眼,惊慌大喊:“不!不可以……”

    男人继续捏着她的下颚,语气耐人寻味,“你是在欲擒故纵吗?没关系,你可以喊得再用力一些……因为听到你的声音,会让我更兴奋!”

    接下来,只听“嗤啦”一声,顾微微身上的衣服被撕成了两片。

    刹那间,春光乍泄。

    男人的目光再度变得灼灼。

    顾微微想用手遮住身子,可是手被绑住了。

    那种无助与羞耻感,让她不得不抓狂的尖叫,“殷盛霆,你个混蛋!快住手,住手!”

    “乖,放轻松,这可是我精心为你安排的洞房花烛夜,你只需要慢慢的享受就好!记住,今晚你男人……是我!”

    话落,男人直接吻上了她的红唇。

    “唔唔……”

    这个吻带着侵略,却又充满着柔情,可是顾微微完全不肯接受。

    她想推开男人!

    想逃跑!

    可是手脚都被绑的死死的,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完全动弹不得。

    仅存的意识,让顾微微拼命的大喊,“住手……你不可以碰我!”

    不可以碰?

    呵呵,他偏要碰!

    三年前这个女人就该属于他!是他太放纵了,所以才给了她逃走的机会。

    不过没关系,今天他要把当年错失的,统统补回来。

    他要让她知道,只有他才能做她的男人。

    男人重重的压了上来。

    顾微微感觉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上下充满了绝望,眼泪也掉落下来。

    可是殷盛霆完全不管她的情绪,继续施展他所要的一切。

    就在他挺身而入的时候,身子突然绷住了。

    因为他感受到了一道阻隔……

    殷盛霆狠狠的蹙起眉峰,从上而下的看着她,质问:“你还是第一次?”

    顾微微继续哭着,完全没有说话。

    看到她这幅样子,殷盛霆的心顿时一阵纠扯。

    虽然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吃掉她,甚至后悔当年将她放过……但是他们的第一次,他不想给她留下阴影。

    男人俯身,吻掉她的泪痕。

    顾微微并不知道男人为什么停止对她的侵占。

    但是,理智让她迅速说道:“殷先生,我都结婚了,求你放我过!”

    “结婚”这两个字,严重触怒了眼前的男人。

    顾微微清晰的看到,男人的眼底凝起一抹薄凉。

    紧接着,他嗤声一笑,“嫁给一个gay,也算结婚?”

    顾微微瞬间像是被人踩住了短板,心里很难受。

    没等她反驳,男人又道:“把婚离了!”

    语气强制霸道!

    顾微微心里顿时凝起反抗情绪,甚至讨厌这个男人不可一世的朝她施加命令!

    他有什么资格对她说这种话!

    可是下一秒,男人的声音又软了下来,“我的耐心有限,不要让我等太久,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够吗?”

    顾微微愣了愣。

    见惯了他的霸道,突然的柔情让她完全不适用……顾微微脸上呆呆地,没有露出明显的抗拒,让男人很满意。

    殷盛霆轻柔的抚摸她的脸颊,“离婚前守好你的处子之身,不要让我失望。”

    什么不要让他失望?

    她有答应过他什么吗?

    顾微微想要反驳,可偏偏喉咙竟然失了音,一个字说不出来。

    再一次看到她的乖巧,男人脸上的笑意变得更浓了。

这一刻,殷盛霆真想将她搂在怀里。

    但是这女人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如果继续跟她独处,他真的不敢保证会不会立刻将她吃掉。

    男人扯开她手上绳子,反手拉过被子帮她盖住身子,然后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乖乖的睡一觉,明天我会派人你送回去。”

    说完,男人起身,走出房间。

    顾微微静静的躺在那,目光直直的看着男人的背影,直到那扇门隔绝了她的视线,才收回目光,暗暗的松了口气。

    刚刚发生的就像是一场噩梦。

    三年前,他明明已经不要她了。现在她结了婚,为什么还要把她绑来?

    甚至让她离婚!

    他究竟把她当成什么了!

    她绝对不会听话的。

    顾微微撑起身子准备逃跑。

    可是刚刚挣扎了那么久,全身酸累,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支撑她逃走。

    反正这个男人也说了,明天早上会送她回去。

    顾微微也没再多想,直接睡了过去。

    ……

    翌日。

    顾微微醒来的时候,发现床头已经为她备好了衣服。

    跟昨晚被撕碎的那件一模一样的。

    也是,她一整夜没回去,也不知道简子俊会不会找她。如果衣服再换了,肯定说不过去。

    顾微微乖乖的将衣服穿上。

    来到楼下的时候,看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不过并没有见到殷盛霆。

    顾微微皱了皱眉。

    这时,周嫂从餐厅走了出来,“顾小姐,您醒了,快来吃早餐吧!这是先生特意吩咐我帮你准备的,也不知道符不符合你的口味。你要是不喜欢,我就重做。”

    顾微微并没去看早餐,而是问:“他呢?”

    这个他,当然指的是殷盛霆。

    周嫂回道:“先生已经去上班了!”

    听到这,顾微微紧张的情绪瞬间放松下来,“谢谢你的早餐,我就不吃了。”

    说完,她急匆匆的朝玄关走去。

    周嫂立刻拦住她,“顾小姐!你可不能走啊,先生交代了,你要是不吃早餐,他会把我辞退的。我这一家老小还指着这份工作养活呢。”

    顾微微根本没心情吃早餐。

    可是周嫂说的可怜兮兮的……顾微微见识过殷盛霆的霸道,周嫂所说的,他完全做的出来。

    出于同情心,顾微微转身走到餐桌,坐下,拿起一片面包吃了起来。

    周嫂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掏出手机,偷偷的给殷盛霆发了一条短信。

    【先生,顾小姐已经把早餐吃了!】

    此刻,殷盛霆正在给公司高层开早会。

    他的表情阴沉冷漠,整个会议的气氛都凝重。

    突然,一道手机声响起……

    气氛顿时降至冰点。

    是谁这么不知死活,殷总开会竟然不把手机调成静音。

    大家默默的为手机的“肇事者”捏了把汗。

    然而下一秒,殷盛霆慢慢的掏出手机,翻看短信,而且还在笑。

    冰山总裁也会笑?

    现场的气氛顿时松懈下来,甚至还有人大着胆子询问,“殷总,是谁给你发的短信?”

    果然,殷盛霆的心情实在是太好了,换做以前,他一定会用那冰冷的眼神“杀”过去。

    而现在,他竟然慢吞吞的放下手机,看向在坐的各位,问:“你们吃早饭了吗?”

    还没睡醒就被喊来开会,哪有时间吃早饭。

    大家齐齐摇头。

    殷盛霆扬了扬眉梢,“嗯,散会吧,先吃饭,一小时后,会议继续。”

    额……不是说会议很急吗,怎么突然又让吃饭了!

    虽然不懂老板的心思,但是有饭吃总比挨饿好啊。

    高层们急匆匆的离开会议室。

    殷盛霆坐在原处,继续盯着手机,嘴角的笑意慢慢的沉了下去。

    果然,一遇到顾微微,他就会失去理智。

    刚刚他又因为顾微微做了一件荒唐的事……如果她不吃早餐,那么他就跟员工一起陪着不吃早餐。

    好在这一次,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

    以前就是因为对顾微微太放纵了,才会让她一声不吭的把自己嫁了。

    “顾微微,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不要让我失望!”

    ……

    顾微微回到丽水湾,刚进门就收到一条短信。

    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

    【宝贝,想我了吗?】

    顾微微皱了皱眉,是谁给她发这种暧昧的短信啊,真无聊。

    她想也没想,直接摁了删除。

    转身,关上门。

    这时,简子俊从客厅里走出来,问:“昨晚你去哪了?”

    昨晚?

    顾微微瞬间有种“捉奸在床”的不安。

    她故作镇定的用手抚了抚耳畔,“我……回自己的公寓了。”

    原本她想说,睡在酒店。可后来一想,酒店里查不出她入住记录,这慌撒的太明显了,于是又改成了回公寓。

    简子俊点了点头,“昨晚委屈你了,幸亏你没有回来,如果被人看到你一个人住婚房,我就说不清了。”

    男人的道歉让顾微微瞬间萌生了一股罪恶感。真正该道歉的应该是她吧,新婚之夜跟别的男人……

    顾微微的脸上浮现一抹尴尬与羞红,好在简子俊并没有看她。

    她赶紧掉转话锋:“对了,你吃早饭了吗?要是没吃的话,我帮你做。”

    好歹夫妻一场,还是帮他做点饭减轻一下罪恶感。

    简子俊浅笑,“吃过了,我跟凯文一起吃的。”

    也是,凯文那个“小妖精”超级会粘人,又怎会放过跟简子俊吃早饭的机会呢!

    顾微微就是因为简子俊喜欢男人才选择嫁给他的。

    简家二少爷为了争家产,需要一个妻子掩饰他gay的身份,而她需要100万,于是就上演了这场有名无实的婚姻。

    顾微微用力的攥了攥手,“那个……我先回房间了。”

    虽然他们是夫妻,但是她真的没办法跟他单独相处。

    砰——

    门被关上,顾微微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这时,手机又来了一通电话。

    顾微微倒头躺在床上,抓起手机,摁了接通,“你好,哪位!”

    “想我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顾微微猛地坐起身子,看向手机屏幕……这个号码,竟然是殷盛霆的。

    顾微微深吸了口气,质问:“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

    男人浅笑,“想知道你的号码,还不是几分钟的事!我们之间的约定还差29天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顾微微这才想起,殷盛霆对她说过,一个月之内必须离婚!

    靠!这个霸道的男人。

顾微微反驳:“你做梦吧!我是不会离婚的。”

    男人嗓音明显沉了下来,但还是耐心的对她道:“我允许你现在跟我胡闹,但是29天之后,必须看到我想要的结果。”

    顾微微刚要反驳,却突然传来敲门声。

    叩叩——

    紧接着,便听到简子俊喊:“微微,我可以进来吗?”

    顾微微攥了攥手机。

    殷盛霆迅速质问:“你们住在一起?”

    顾微微回神,故意挑衅,“对啊,我们住在一起,而且每天24小时都粘在一起,关系好的不得了,所以你想让我离婚,那是不可能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再见……噢不,应该是再也不见!”

    说完,顾微微直接摁了挂断,并且将这个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微微……”简子俊还在敲门。

    顾微微迅速放下手机,打开门,“有事吗?”

    简子俊走过来,将手搭在顾微微的肩上。

    顾微微像是触电一样,警惕的看着他,“你干嘛?”

    她的反应,让简子俊皱起眉头,“顾微微,好歹我也是你结婚证上的另一半,你要不要对我这么警戒啊,我又吃不了你。”

    顾微微尴尬的笑了笑,“没有!”

    “可是你脸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让我离你远点!”

    顾微微解释,“我……只是有些不适应!”

    “那你什么时候能适应?就你这拒我千里之外的样子,连我都骗不过,又怎么能骗过其他人。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我拿不到家产,你那100万也别想要。”

    “……”顾微微咬住唇瓣。

    简子俊问:“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顾微微摇头,“没有!”

    这个男人可是她的金主,她还指着他赚钱呢,怎么会讨厌他。

    “那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能不能放松点,实在不行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女人。”

    噗……

    顾微微差点吐血。

    虽然他是gay,但是男女有别好不好。

    简子俊继续道:“你必须赶紧适应我们的关系,不然去了简家,肯定会露馅。”

    “什么?去简家?”顾微微惊讶的问。

    “对,按照习俗,今天我要带着你去给公婆敬茶。”

    提到“公婆”,顾微微不由的想到简太太那张凶煞的嘴脸。

    “真的要去吗?”她有些紧张。

    “必须去!”

    她抱怨,“可是你那个后妈超级凶,昨天在婚宴上就差点用眼神把我戳死,想想就害怕。今天去简家,你得给我精神补偿费。”

    简子俊毫不含糊,“行!”

    “可是昨天的精神损失费,你都没给我!”

    在钱方面,顾微微从来都记得向来都很清楚,谁让她身上背着巨债呢。

    简子俊笑了笑,“只要你表现好,今天的费用双倍!”

    “成交!”

    ……

    另一边。

    被挂断电话后,殷盛霆彻底动怒了。

    这辈子敢挂断他电话的人,顾微微还是第一个。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

    顾微微竟然对他说,想让她离婚,那是休想。

    还说,这辈子他们再也不要相见!

    靠!这女人简直就是疯了,竟敢对他说这种话。

    殷盛霆怒意冲冲的捏着手机,摁了一个回拨。

    可是没想到,他的手机号竟然被拉入黑名单了!

    “混蛋!”男人直接将手机重重的摔了出去。

    咔嚓——

    手机在地板上翻滚了好几次,机身都被摔裂了,可见男人的怒意有多重。

    “顾微微!是我对你太放纵了,才会让你这般肆无忌惮。”

    竟敢对他说不!

    很好!

    现在他就要让这个女人知道,对他说不,要付出什么代价!

    下一秒,殷盛霆抓起桌子上的座机,迅速拨了一个电话,“立刻查清顾微微的行踪!”

    ……

    这次来简家,顾微微的压力真的蛮大的。

    简太太全程没给她半点好脸色。

    还有简子俊同父异母的大哥简子锐,更是小人中的小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挤兑她跟简子俊。

    好在他的父亲简世雄并不是“昏君”,不管这对母子说什么坏话,对简子俊的态度从来都没改变过,还给了顾微微一个大红包。

    顾微微拿起红包觉得沉甸甸的,里面应该有很多钱吧。因为不好意思当面看,所以就揣在包里。

    简世雄还说了,如果她跟简子俊有了孩子,会给她一个更大的红包。

    顾微微跟简子俊肯定不会有孩子,所以就没在意。

    但是简太太跟简子锐听到这句话,像是吃了炸药似的,用那种戳死人不偿命的眼神,狠狠的瞪着顾微微。

    顾微微这才意识到,自己嫁给简子俊就是帮他争家产,简太太和简子锐是他们大的敌人。

    所以在敌人面前,怎么能让他们顺意?

    下一秒,顾微微立刻乖巧的道:“谢谢爸,我跟子俊肯定会马上要孩子,到时候你可不能忘记准备大红包!”

    这句话算是说到简世雄的心坎里了,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简子俊结婚生子,让外面那些造谣生事的人,统统闭上嘴。

    简家二少爷,绝对不能是gay!

    简世雄欣慰的点头,“微微,只要你跟子俊生了孩子,不管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

    这句话,让简太太还有简子锐彻底气炸了。

    简子锐忍不住开口,“爸,你也太偏心了吧!我孩子出生的时候,你怎么也没让我提要求?”

    简世雄瞪了他一眼,“闭嘴!这些年我给你的还不够多吗!”

    简子锐知道父亲生气了,不敢继续多言,只能朝顾微微瞪了一眼。

    顾微微完全不在意,继续保持微笑。

    简世雄又道:“微微,你想要什么?我现在就去准备,保证在孩子出生前统统满足你。”

    顾微微挽住简子俊的胳膊,“爸,你还是问子俊吧,他想要的,就是我想要的。”

    简世雄笑着道:“子俊啊,有什么要求随便提!”

    简子俊没说什么,只是在顾微微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眉眼深处全是宠溺。

    简太太跟简子锐站在一旁,气的发抖。

    回去的路上……

    简子俊开着车,顾微微坐在副驾驶上哈哈大笑。

    “还记得那个老女人跟她儿子被气疯的样子吗?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很解气啊?”

    简子俊笑了笑,反问:“你真准备生孩子?”

    “怎么可能啊,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主要就是为了气那对母子!今天我算是帮你报了一仇,你是不是该给我加钱啊!”

    简子俊用力的攥住方向盘,没有说话。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恰似这样爱着你 作者:夏汝画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