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鸿麟大陆691年末离古国宰相府

    “不要!”一声带着凄厉的喊声从一座豪华的大宅刺破了夜空。

    五夫人平婉看着两个得意大笑的人,着急地哭喊着:“二姐三姐!你们就放过薰儿吧!求求你们了!”

    三夫人看了看绑在柱子上的平婉,从鼻子喷出一口不屑的气:“贱人闭嘴!自己女儿教不好,还敢出声!”

    说完,三夫人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娘!”

    只看到一个少女趴在这个昏暗的小屋子里面,被两三个婢女死死地踩着手脚。

    二夫人冷冷地看着依薰儿:“说!贱蹄子,你把我的翡翠步摇子偷到哪里去了!那是老爷与我成亲那日赠予我的!”

    “二娘……我没有。”

    “没有?那你进我房间干什么!”

    “二娘,是你让我送……”

    ‘啪——’

    二夫人随即一耳光子扇了过去,打得原本就有些气息衰弱的依薰儿更是连哼都哼不出声。

    “小贱人!还敢顶嘴!”

    平婉夫人看着堂堂相国长女被糟蹋成这个样子,真的是愧对把女儿托付给自己的大姐。

    想到这里,平婉的泪就下来了,她吼道:“二姐,薰儿怎么会偷你的步摇子!你要罚就罚我!”

    她话音未落,只看见三夫人拿起脚对着依薰儿的脸就是一脚!

    “啊!”依薰儿痛得闷哼了一声。

    “你们这样做!大姐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

    平婉愤怒地看着收起脚的三夫人,只看见这个衣着华贵的妇人给了平婉一个白眼。

    三夫人拍了拍裙摆,怕是给这个贱蹄子弄脏了衣服一样,她悠悠地说:“贱蹄子的生母死了就死了,再说了,贱人怎么可以变成鬼?哈哈”

    二夫人训斥了一声:“说那么多干什么,给我解决了!”

    三夫人缩了缩脖子,然后笑着说:“是是是,二姐。”

    平婉惊恐地挣扎着:“不要!”

    二夫人对着踩着依薰儿的婢女使了使眼色,只看见一碗汤药硬生生地灌进了依薰儿的喉咙。

    依薰儿哪里来得及说话,手脚本就无力,只好吞下这充满死亡和屈辱的汤药。

    她眼睛死死地盯着面无表情的二夫人和得意的三夫人,就算做鬼,也要这些贱人不得好死!

    不到一会儿,依薰儿的身体就软了下来,二夫人满意地眯了眯眼睛,这第一毒药果然快准狠,只需一口,便可经脉断尽,再消上一会儿,就可以去鬼门关报到了。

    “薰儿啊!”

    平婉哀嚎着,二夫人听着烦,摔了个眼神过去,婢女走过去拿起棍子对着平婉就是狠狠地一棍。

    很快整个房间就安静下来,二夫人冷声下令道:“把这个贱人抬回房间,对外宣布相国大小姐得不治之症暴毙,择日下葬!”

    “是!”

    公元2013年,繁华北京的一个阴暗小屋,传来阵阵皮带抽打**的声音,孩子悲惨的哭声参杂其中。

    “啪!啪!啪!啪!”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一个小男孩哭嚷着护着跪在地上的燕子。

    因为她今天讨来的钱不够任务,回来又是一顿毒打。她倔强的小脸紧紧的抿着,面对劈头盖脸的毒打,一声都不吭。

    “木鱼给我滚开!”那个满是邋遢男子的大叔,一脚把小男孩踹开,左右开弓给了燕子几巴掌:“我看你是干什么吃的!就讨得这么点钱!平时我都白教你的!”

    小男孩擦了擦额头的血,从地上蹦起来拉着蛇头,歇斯底里地喊道:“大叔!这样会把燕子打死的!我今天讨来的钱都算燕子的,都算她的!你看行吗!”

    燕子看着死命拉着蛇头的木鱼,眼里一眶热泪,只有他最好了。在这昏惨惨的屋子住了八年,倘若不是父母卖了她,她也不用样子卑贱!

    “有种你就打死我!”燕子握紧拳头,薄弱的身体发出一声怒吼,这样猪狗不如的日子她受够了!

    木鱼和蛇头一愣,蛇头立刻挽起袖子3A“好啊!今天还敢顶嘴了是吧!我就看你能有多嘴硬!”

    大叔一脚扫了一腿燕子的肚子,**辣的血气涌上喉咙,她的眼睛顿时充血。这个恶毒的世界,这些恶毒的人!做鬼也要把这些丧尽良心的人折磨致死!

    “燕子!”木鱼正要冲上去,一下子被大叔扫到一边去,跌坐在地上。

    蛇头的手青筋暴起,把燕子如同小鸡般地扔在了地上!

    蛇头把她随意甩到了角落,一条破旧而又裸露的电线,如同魔鬼的利爪捉住了燕子!

    “啊!”燕子的瞳孔放大,蛇头惊慌失措的脸以及那个歇斯底里的木鱼,瞬间消失在面前。

    末离国相府。

    深夜,一个清冷的房间内依稀可以听到几声哀鸣的哭声。

    “薰儿啊……我的薰儿啊!”

    平婉抱着已无气息的依薰儿凄然地呼喊着,满面的泪水却依旧唤不回手中的人儿,冰冷的皮肤没有了一点人气。

    突然狂风大作,嘭地一声撞开了房间的窗户!平婉一惊,看着两扇被风吹得发出咯吱咯吱响声的窗户,随即起身去关好窗户。

    而与此同时,一双紧闭的双眼倏地睁开,并坐了起来!

    “啊!你……”

    刚转过身的平婉被依薰儿这般大的动静吓了一跳!

    “娘?”

    当依薰儿愣愣的吐出了这个字后,平婉夫人再也止不住了,连忙跑到**边一把将她抱住。

    “吓死娘了!我的孩儿啊!”

    燕子的大脑一阵刺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会叫这个女人娘?

    忽然她的瞳孔放大,生前的一幕幕就好像是电影在燕子的大脑里面放映着。

    当时……她被蛇头毒打着,然后一摔,紧接着……一股强大的电流迅速占据了燕子的身躯!

    “啊!”

    对,她是被屋子里面的电缆触死的!想到这里,她只感觉自己的头阵阵的胀痛起来。

    “薰儿!你怎么了?”平婉夫人面带担忧的看着她,

    “啊!痛!”

    她脑袋像是被车碾压过,疼得冒出阵阵冷汗。

    “薰儿,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娘啊!”平婉有些害怕,声音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燕子用尽全力一把推开紧紧地抱着她的女人,喝道:“你是谁!”

    平婉夫人愣了愣地看着燕子,这个孩子怎么不认得自己了,她把燕子抱得更紧了。

    此时,燕子的大脑开始消化着依薰儿的记忆。

    她的眼里泛着寒光,依薰儿生前受尽屈辱和折磨,就连死了之后,也只有一个无权无势的养母在自己的身边,大脑快速地旋转着。

    很快,燕子就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事情,她穿越了!

    这样荒唐的事情就这样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她使劲儿掐自己一把,痛死了……这个手不是假的,肉也是真的。

    燕子消化完依薰儿的一生,无限感慨,纵然依薰儿是相国的长女,是一个健康人,可也是不堪地过完了短暂的一生。

    燕子动了动自己的手脚,她不管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在想,既然自己借用了别人的身体,那么就要报答人家。

    “就算做鬼,也要这些贱人不得好死!”

    “做鬼也要把这些丧尽良心的人折磨致死!”

    依薰儿和燕子死前的怨念重叠在脑海,燕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咬牙,在心里默念:“放心,我会完成你的心愿的。”

    此时,燕子的眼睛里面一丝丝寒气渗透出来。

    “薰儿,告诉娘,你哪里不舒服?”

    依薰儿十岁的时候亲娘去世,依照亲娘的嘱咐,五夫人一直悉心照料依薰儿,一晃眼就是五年。

    燕子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眼前的这个温柔而充满了忧虑的妇人,正在用着热切的目光看着自己。

    从此,燕子知道自己就是依薰儿,而且只能是依薰儿。

    嘴角上扬起一丝微笑,然后甜甜地对着平婉夫人喊道:“娘。”

    平婉夫人听到熟悉的呼唤,喜极而泣:“哎,在呢。”

    说完,平婉夫人就嘤嘤地哭了起来。

    依薰儿看到平婉夫人的手腕上深深的勒痕,她冷笑,偌大的一个相国府,除了眼前的养母,其他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娘,你受委屈了。”

    平婉夫人对着自己的女儿摇摇头:“薰儿,你还是赶快逃走吧!那些人若是看到你醒了必定会再次杀了你!”

    “杀我?”她眼中带着丝丝嘲讽。

    原来的依薰儿简直就是一个愚忠愚孝的人,在原来的记忆里,依薰儿的亲娘教给了女儿的不少灵术用以保护自己和攻击敌方,她倒也练得是炉火纯青。

    可亲娘临死前交代女儿:“我的孩儿,你以后一定要以温润之心对人。”

    结果就是这一句话让依薰儿一生隐忍不发,可悲可叹。

    不过,现在的依薰儿,再也不是以前的依薰儿了!

    那股灌下去的毒药让她经脉断尽,可是依薰儿本身的血毒又在**之间重组了经脉,世间奇闻!

    “娘……”她突然勾唇对着平婉夫人一笑,一股白烟从她口中冒出,只见平婉夫人身子一软,便昏睡了过去。

    这是一股独特的迷气,依熏儿轻松的施展一下,便让平婉夫人昏睡不醒。

    依薰儿的身体由里到外都是毒药,就连血都是至毒至寒,这都得归功于自己的亲娘,天下第一毒医——锻娘的优良遗传,作为天下第一名医,死得可惜了。

    给娘盖好了被子,她照了照镜子,一张极为陌生的脸。

    皮肤如月光一样光洁,乌发垂地,双眼温柔含情,柳眉弯弯。红润如樱桃的小嘴,真是一个天下无双的面容。

    依薰儿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紧接着悠悠地赤脚走了出去。

    “啊!鬼啊!”

    一声尖叫划破长空,在整个相府里响彻。

    看到依薰儿出来的时候,所有人惊恐地叫了起起来。

    “你……你是人是鬼?”一个稍微胆大一点儿的婢女颤抖着问。

    依薰儿身子微微一动,瞬息间犹如鬼魅般移动到那个婢女的面前。

    这是一种漂移术,是依熏儿平时急诊的时候用得上的上乘武功,因为移动速度快,可以为不少病人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这种法术,既可救人,便可杀人。

    她一把掐住婢女的喉咙,手腕一用劲儿,只听见咔嚓清脆的一声,脖子以一种诡异的形态扭曲着,整个人就好像面条一样软了下来。

    一瞬间,所有人都被她残酷的手段震慑住了。

    “啊!鬼!”

    一个奴婢脸色惨白吓得跌坐在了地上,剩下几个男的愣愣地腿抖得不会走路了,这个哪里是平时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

    依薰儿用着寒风般冷冽的语气道:“去通知三位夫人们来见我。”

    一张极其妩媚的脸,却在一刹那间像魔鬼那般狰狞可怖。

    几个勉强还会走路的下人夺门而出。

    依薰儿冷冷地看着倒了一地的婢女,嘴角扬起一丝冰冷的笑意。这七八个婢女因为跟从着二夫人,倒也是嚣张跋扈,昨晚有几个还踩在了依薰儿的身体上。

    “你!青红!”依薰儿指了指穿红袄子的那个婢女。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冷妃毒医 作者:风月无边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