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混杂暴躁的会所里,乌烟瘴气。震耳欲聋的DJ乐咚咚咚地仿佛要把这栋会所给震垮。

    秦若微身穿一套OL白领服装,与当下的情形格格不入。

    这本是个娱乐场子,本不应该谈工作,但她打听到今晚熙悦集团的大Boss会出席这次经理聚会,所以毅然过来找他谈投资若微工作室的计划。

    从七点等到十二点,那位所谓的大Boss半条影子都没见到。

    秦若微起身凑到熙悦企划部经理赵士奇身边,在喧嚣的音乐中大喊问:“赵经理,你们程总还会来吗?”

    赵士奇停下酒杯,瞅了秦若微一眼,绷紧的白色衬衣,OL黑色包臀裙,全身都透着一股制服诱惑的味道,啧啧,如此尤物,哪个男人不心动?

    借着点酒劲,赵士奇挨近她耳畔,暧昧吐息:“秦小姐,其实想拿到投资机会根本不需要见我们程总……”

    “怎么呢?”

    “只要跟我睡一晚,这事就能定了!”

    秦若微皱了下眉,干笑了两声,起身欲走,赵士奇忽从身后贴近她,双手不老实地掐住了她的细腰。

    秦若微惊叫一声,但在振聋发聩的音响声里,她的惊叫仿佛落入大海的石头,激不起一丝浪花。灯光昏暗,又有谁会注意到赵士奇这只咸猪手偷揩秦若微的油?

    秦若微挣扎之下,抄起一只酒瓶,往对方头顶砸去……

    秦若微逃出会所大门时,流年不利,猛然撞上一块“钢板”。她扬起脑袋,迎上一张冷若冰霜的脸。

    面色清俊,墨眉正鼻,黑瞳如寒潭深不见底,仿佛能看穿人心。

    西装革履,干练挺拔,全身气质就差没标上“成功男人”四个大字。

    居然是他,傅元择,她这辈子最不愿意见到的男人!

    对方也愣了一下,低沉好听的嗓音,透着警觉:“简薇?”

    简薇。是的,她三年前用过的一个假名字。

    距离曾经出现过那一段疯狂的插曲,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世界那么大,怎么还能遇到他?谁又能相信,她曾是他为期三个月的妻子?

    想起那次骗婚的经历,秦若微赶紧遮住自己的脸,转身就走。

    男人眉头一拧,长臂一拽,径直将她拽住,危险的眸渗出一道杀气:“怎么,见到你老公,就是这个态度?”

    “放开,我根本不认识你……”秦若微左躲右闪,心想今早应该看看黄历。

    男人忽地讥笑:“我全身都让你摸过了,你说不认识?”

    “她在那里!抓住这臭娘们!”

    这时,身后传来追赶的声音,秦若微想逃跑,无奈男人根本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你、你放开!”她气得怒斥,前有狼后有虎,算是让她撞上了。

    “伤了赵经理,还想跑?”

    赵士奇的同事要找秦若微算账,然而,距离目标两米的位置,被一道极具杀气的锐利眸光镇住。

    “程、程总?”这些人双双变了张谄媚脸。

    秦若微心头一凛。

    程总?莫非,他是程熙?他不是叫傅元择吗?

    全球排行前十的熙悦集团总裁,居然是他!而且,他们曾经还在一张床上——

    早知道自己要找的人正是他,她死也不会来!

    程熙有些好奇,自己底下的人怎么跟这个女人有冲突,难得关心了句。

    而公司谁不知道,赵士奇是程熙的小表舅,人人都要礼让三分。旁人一瞥程熙对秦若微也没有好脸色,赶紧告状:“这娘们打了赵经理。”

    程熙一脸了然,冰棱般的眼神咻地扎向秦若微:“打伤我的员工,起码也得赔偿几十万吧。”

    “几十万?”秦若微听言立马炸了,“你怎么不去抢!明明是他先动手动脚——”

    程熙听到这,瞳孔一缩:“动,手,动,脚?”

    秦若微想起自己以前跟他的关系,看他表情黑成这样,心想他该不会想替自己出气,岂料,程熙嘴角轻蔑掀起,上下打量她:“我记得,你本来就是靠身体吃饭吧?也会在意这个?”

    众人哗然。

    而秦若微被羞辱得面红耳赤,高跟鞋里的脚趾都绷紧起来,看样子,傅元择是记着仇存心要刁难她了。

    “以前是我不对,但现在我已经改邪归正了!傅元……程总,几十万,我拿不出来,命倒是有一条。”

    程熙黑眸危险轻眯,讽刺道:“娼妓从良?稀奇啊。”

    秦若微俏目怒瞪:“麻烦你嘴巴放尊重点!”

    “我说的都是事实。”

    程熙那讥讽的态度,惹得秦若微一口怒血憋在心头,今儿这事看来是没完没了了。

    “你到底想怎样。”

    “怎样?”程熙讥笑,“先去见我的法律顾问,不想赔钱,那坐牢吧。”

    不等秦若微反应,程熙拉着她大步流星下了门厅阶梯。

    其余人看着一双人影,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惹上他们总裁,这个秦若微,死定了!

    程熙径直将她塞进他的后车座,对副手章瑜说:“回酒店。”

    章瑜没有多问,引擎响起,冲出会所停车坪。

    一路上,秦若微叫嚷着不要坐牢,程熙被她吵得耳朵痛,兀自扯开脖子上的领带,大有发脾气的架势。

    秦若微见状,生怕他要对自己做什么,忙往旁边挪了下屁股,嚣张气焰立马偃旗息鼓。

    她慌张开口:“我一时间我弄不来这么多钱,你放过我,我现在就去筹钱。”

    程熙睥睨秦若微一眼,光洁的小脸略施粉黛,标准的女白领妆容,美艳但不失仪态,可跟以前不大相同的是,她眼里对他没有任何爱意。

    一想起三年前她躺在自己怀里笑着说“我爱你,元择”,他就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往日情话在这一刻都变得恶心无比,昔日小女人撒娇也成了殷勤献媚。

    还记得他念在她“怀孕流产”的份上,答应给她五百万的营养费。

    结果等她销声匿迹,她发短信说,谢谢他这三个月的照顾,他才知道婚姻、感情全是假的。

    现在一想,她名字是假的,她当初说怀孕流产,也是假的吧?

    秦若微看着程熙越逼越近,她不由又退了退。

    他伸手抓住她的下颌,一把拧了过来:“很怕我?”

    “你放开。”秦若微不得已与他对视,那双黑洞般的眸子里迸发出丝丝火光,令她心脏如擂鼓般狂跳。恐惧、害怕、慌乱……无数情绪席卷全身。

男人森冷道:“以前骗我的时候,什么都敢做,现在居然怕我怕得发抖了,简薇,你演技退了不少啊。”

    秦若微不想跟程熙多加纠缠,她索性求饶,期期艾艾的嗓子说出话,都快要哭了。

    “随便掉一两滴眼泪就能博取原谅么?”程熙感觉好笑,以前他被她的眼泪骗过多少次他已经记不清了,现在他怎么可能还再同一个地方栽跟头?

    “收起你的楚楚可怜,拿点真本事给我看看!不是最喜欢勾|引我么?不是最喜欢赖着我么?”

    往事一幕幕扑面而来,不是怀念,而是愤怒。

    他伸手扳回她挣扎的身体,压上去就要吻她。

    秦若微感受到男人炙热的呼吸,惊恐不已,奋力撇开自己的脸颊。她记得他曾经绅士礼貌、收放自如,真没想到,三年过后,他变得莽撞粗鲁不可理喻。

    “你做什么,放开我!”

    他们已经结束了,三年前就结束了,那些日子对她来说,是愚蠢的过去,耻辱的过去,是不可回首的过去!

    骗婚,是她不对,但是她也是因为听信谗言,走投无路……

    程熙俊眉拢起一丝不悦,嘴唇报复性地在她脖间肆意乱为。

    秦若微情急之下,一口咬住他的耳朵。

    “你他妈属狗啊。”身上男人疼得传来一声闷哼,身体冲动霎时降温,他把她径直推开。

    砰地一声响,秦若微脑袋撞到舷窗,疼得她眼睛一黑。

    “停车!”程熙兴趣全无,胸腔只剩怒火。他降下车窗,一个劲猛抽烟,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秦若微赶紧爬起来摁开车门往外逃,生怕再给抓住。

    可脚尖刚落地,就被程熙的副手给阻了。

    程熙望着车门外被拦住的女人,目光阴沉,淡淡道:“让她滚。”

    锦城这一片挺乱的,黑夜无边,秦若微很快消失在阴影里。

    章瑜忍不住心软:“程总,这个点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程熙心头一凛,但想起她眼底对自己的厌恶,他格外烦躁地踢了一脚前面的驾驶座靠背:“开你的车!”

    恰好,底下一个blingbling的女士手包映入眼帘。

    是她落下的?

    秦若微跑了大概两分钟,就累得停下了脚步。

    打了赵士奇,还不足以让她坐牢,所以听程熙那意思,肯定是他对往事还耿耿于怀,想让她还那五百万!

    原本,她还打算寻求熙悦集团投资支持,谁曾想这么一出,还倒欠了人家钱呢?

    五百万啊……相当于她工作室两年的纯利润。她要不吃不喝累死累活,可能还得上,但她刚签了两三个因网剧大火的小明星,正是缺钱捧人的时候,又上哪里搞来这么多钱。

    秦若微边走边想,她一路上满脑子都是碰到程熙这件事,根本没心思注意到自己的手包遗落在了对方车里。

    等她路上打到车,抵达锦城鼓楼西街,司机示意她给钱,秦若微发现自己的手包掉了,一些紧要的证件,合照,手机全都放在了里面。

    一阵郁闷,秦若微只好借司机的手机先让好友韩美美给自己送钱过来。

    等了十多分钟,一辆普通大众车停在街口,韩美美裹着皮外套从车上下来,抬眸见到秦若微蹲在路灯下抽烟。

    她走过去从秦若微手里抢走烟,一把丢在地上踩熄,瞥了眼旁边的士,把钱给结了,这才有空训斥她。

    “吸烟有害健康,跟你说多少次了。”

    “已经很少抽了……心情郁闷,就跟司机要了根。”

    秦若微站起来,觑了眼面前这个留着波波头的年轻女孩,边往家里走。

    “有没有见到那个程总?”韩美美跟上去,邀功似地道,“我打听清楚了,熙悦如果投资我们工作室的话,没准就能签下神级大咖郑科霆。”

    说完,还激动地用手指比划了下。

    “收起你的哈喇子吧。”秦若微脚步顿住,认认真真瞧了韩美美一眼,分外无奈,“熙悦投资泡汤了,今天还差点没命回来。”

    韩美美逡巡一眼秦若微,面露疑惑。

    “怎么回事?”

    “见到前夫了,你说巧不巧?”

    韩美美满目震惊:“就是你在青城骗婚的那个高富帅?不就好了三个月嘛,顶多算个炮友。”

    秦若微叹了口气:“随你怎么说吧,现在他来锦城了,还是熙悦大老板,冤家路窄的,我可没勇气管他要投资。”

    韩美美皱眉想了想,跟上她的脚步:“喂,你们都上过床,别说投资了,哪怕想让你们老秦家东山再起,也是分分钟的事啊……”

    “我怎么就认识你这种三观不正的人呢?”秦若微都快被气死,她翻了个白眼,把手一伸,“别扯犊子了,先借我手机。”

    韩美美把自己的手机拿给她:“钱包里的东西都掉了?”

    “废话!”秦若微拨通自己的号码。

    嘟——嘟——

    电话接通了,她心头悄然一喜,运气挺好,遇上好心人了!

    然而,待那端慵懒磁性的声音响起,碰上“好人”这样的想法顿时崩溃。

    居然是他!

    “我的包在你那儿吗?”

    那端冷嗤一声,慢条斯理:“简薇……呵……我应该改口叫你秦若微吧?”

    “我问你,是不是捡了我的包。”若微无视他的嘲讽,要求道,“这包对你应该没什么用,还我行么?”

    “我捡了你钱包,你怎么反倒像个问债的?”程熙有点恼,重重咬下“问债”两字。

    秦若微咬着嘴唇,不得不低声下气:“程总,您能不能把我的东西还我呢?里面的东西对我很重要。”

    “明早九点,维娜酒店房号1919。”话落,对方挂断了手机。

    程熙居然没怎么在电话里为难她,也不知道明天又会遭遇什么。秦若微盯着手机发愣,以至于韩美美跟她说话,她也没听到。

    “你那绝世‘好’闺蜜安雪,明儿好像就在维娜酒店办婚宴呢!新郎官可是你前男友程易名,就那孙子,渣男贱女,两人绝配。话说回来,你有没有想过啊,没准在你分手前,他俩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秦若微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半小时到达维娜酒店楼下。

    抬头望着这栋大厦,顶层还挂着一个大写的“W”,维娜酒店曾经是他们老秦家的产业,一晃眼,在程易名手里经营,也已经有四年之久了。

    还记得老爸当年很宠她,特地以她的英文名“Willa”命名,但是“W”昭示的含义太多太多,有谁还会记得跟她秦若微有关系呢?

    不过,在秦若微心里,总有一天,Willa会重新回到她手里。

    房号1919。

    秦若微深吸一口气,摁响门铃,巴掌大的小脸略显惨白。

    很快,门咔的一声被打开。

    “随便坐。”程熙抬手示意她关门进来,他自顾坐回沙发上,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香槟慢品。

    男人精实有力的身躯映入眼帘,小麦色的肌肤透着光泽,棕色发丝还滴着水,但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任由那些水珠从锁骨滚落,流经腹肌一直往下,而恰恰,他下身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

    她心里啐骂这男人真够变态,明知自己这个点会过来,还光着膀子到处显摆。

    她不敢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只好扫视房间其余位置,找了半天也没见到钱包,她只好耐着性子问他东西在哪。

    “这么着急?”一双冷若寒潭的眼睛盯着眼前的猎物,邪肆的嘴角勾起讥讽的弧度,“你难道不想和我,叙叙旧?”

    叙旧?

    秦若微一怔,脚趾都在鞋里佝偻起来,她笔挺挺地站在门口,记忆不听使唤拉回了三年前……

    那时候,她走投无路之下,化名“简薇”,跟他结婚,原本可以恩爱两不疑,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导致她不得不欺骗眼前男人的爱情、婚姻,还有金钱。

    那是她最黑暗的一段时期,一想起来心脏就钝痛无比。

    “程总,还请你把我的包还我,可以么?”秦若微不愿再继续想下去,她笔挺挺站在门口,姿态恭谨就像酒店门童一样等候程熙的回答。

    程熙先是上下打量了她一阵,居然破天荒没有再为难她,他讽笑着从屁股底下摸出她那只闪闪亮的黑色手包,抬手甩向她。

    秦若微条件反射避开,手包啪的一声,无情跌落在地上。她慌张捡起,就像护着什么宝贝一样,赶紧擦了擦,打开检查里面的东西。

    程熙调侃:“俗不可耐的山寨货,头一次见HOGOBOSS,变成HOCOBOSS。”

    秦若微没搭理他,翻开自己的证件,手机,还有……那张照片……

    照片不见了!

    难怪他给的那么干脆。

    秦若微怒不可遏:“照片呢?”

    “什么照片?”程熙一脸无辜,随之讥诮,“偷你的东西,别脏了我的手。”

    “那你怎么知道包的牌子是HOCOBOSS?”

    程熙瞳孔一紧。万万没料到,秦若微还有几分脑子。皮包标签恰恰在拉链内侧,外面根本看不出来是山寨款。

    谎言被戳穿,但程熙并不觉得拿了别人东西就该歉疚。

    “没收了……”他靠着沙发,眉毛轻挑,透着无赖。谁叫那张照片,他特别喜欢?

    “我希望你把那张照片还给我。”秦若微将手里的包隔空递过去,“这里面的东西你可以随意拿,唯独照片不行!”

    程熙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还真不稀罕其余东西。

    “是你欺骗我在先,拿着那五百万走得一干二净,现在我拿走你一张照片,你就炸毛,我还没让你还钱呢!”

    秦若微一怔:“欠你的钱,我一定会连本带利还你。”

    哪怕要花费十年,二十年,总有一天,她能还清,但那张照片是她的底线,说不能拿,就不能拿。

    “很抱歉,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想要那点钱。”程熙脸色逐渐阴沉,一双黑眸死死凝视她。五百万,现在对他而言,不算什么,而某些东西,失去了还能挽回么?

    “那你想要什么?”秦若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难不成,程总想包|养我……”

    程熙眸光一亮,似是听到什么好建议,翘起嗜血的嘴角:“开价吧。”

    “……”一时之间,秦若微反而不知该怎么接话。

    气氛顿时凝滞成冰。

    程熙起身走到秦若微眼前,他居高临下注视着她,这样俏丽干净的脸蛋儿,以前是笑着的,现在是冷冰冰的。

    他忍不住逼近她嘲讽,周身透露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骗子无情,女人可恨。”

    强大的气场镇压得秦若微都快喘不过气了,她步步后退,退无可退,背脊骨紧贴冰冷的橡木门板,眼底掠过一丝慌张:“你走开。”

    男人恍若未闻,修长的白皙手指划过她颌部弧线:“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低沉的声音就像魔咒,一声一声震颤她的神经。

    “按市场价,高级野模,一次一万,你这样的,恐怕只值一千。”

    “我、我只要照片,没想让你包|养。”秦若微屏息,心底满是恐惧。

    她记得他的个性本就喜怒无常,三年前她曾亲眼见过他下令将他的仇敌扔进兽笼里,他面对血腥时眼中跳动的兴奋,就像是嗜血的狮子咬断猎物的脖子,冷血、邪佞、残暴,一如现在的眼神。

    “你跟我开玩笑,我可不是。”程熙伸出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脖颈,迫使她更近,她的鼻子距离他只剩一厘米。

    她闻到他身上熟悉的荷尔蒙味道,心里头窜出的羞耻感,犹如洪水一般吞没她。

    秦若微迅速避开他幽深的眼睛,惨白的小脸掠过无尽的痛苦:“你放过我吧,我一定还钱,一定。”

    程熙将她死死压在门板上,大掌桎梏住她的双手反举过她的头顶。

    他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邪肆的嘴角浮现一抹玩味:“秦若微,你逃不掉了。”

    “为什么缠着我,我说过会还钱啊……”

    “因为,想整死你。”程熙恨得咬牙切齿,坑蒙拐骗玩失踪,一封道歉短信打发他,可以说,这世界上,没有谁比她更让自己动怒,也没有谁敢像她那样有胆子。

    “如果是三年前那件事,我向你郑重道歉,骗你钱,是我不对,但除了钱以外,你也没什么损失,照片,求你还给我好吗?”相比钱来说,她失去的,才是不能用钱解决的啊,她又该去整死谁?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你比月光还薄凉 作者:凉凉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