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希顿酒店,五楼,宴厅。

    潘家的筵席搞得热热闹闹,酒过三巡,宋艺感觉身体有点不太对劲,便借口去了趟卫生间。

    走到半道上,她就不太行了,身体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烧,一股热流直冲下来,让她心惊。她加快脚步,可一抬头,便看到几步之遥的地方,站着两个男人。

    他们身穿酒店工作服,缓慢的朝着她走来,脸上的表情不怀好意,她咬着牙退后一步,转头,身后不知何时也跟上来两个,一前一后的围堵她。

    很显然,这是个陷阱,有人在她酒里下药,并且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彻底的毁掉她。

    她环顾周围,还有一条生路,安全楼道。

    她左右看了一眼,一咬牙,猛地冲了过去,推开安全楼道的门,发疯似得往楼下跑,四五个台阶直接往下跳。

    不知何时,外面下起倾盆大雨,宋艺一口气冲出去,深秋的雨水打的身上,压制住了她身体里的那团火。

    后面的人还在追,她跑的很快,一辆车子开过来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扑了过去。

    幸好车速慢,刹车及时,不然,这会她已经飞出去了。她整个人趴在车头,同样惊魂未定,她吞了口口水,司机开门下车,还没开口说一句话,她就直接窜进了驾驶室,油门一脚踩到底,车子直接飞驰了出去。

    差一点,将那司机撞翻。

    宋艺瞪大眼睛,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很努力的集中注意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可药效已经发作,她根本抵挡不住。

    浑身像是有蚂蚁在爬,难以忍受,脑子被欲望控制。

    开出一段路后,在她理智抽干之前,她猛地打转方向盘,本想踩刹车,结果脑袋不灵光,油门踩到了底,随着她的一声尖叫,车子直接冲进了马路边的野地里,冲出了好一段路,才停下来。

    也幸好,旁边是野地,除了杂草,没有什么障碍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车子停下来了,宋艺软软的趴在方向盘上,惊惧过后,药效仍旧不放过她,她半睁着眼睛,看着外面的荒芜,雨水不断的打在车身上,噼噼啪啪,她心里一片荒凉和绝望。

    她出来的时候,没有带包,身上什么也没有,她想打电话求救都没有法子。

    就在她自怨自怜的时候,相对幽静的空间里,突然响起了男人的咳嗽声,很轻,但足以引起她的注意力。她猛地一惊,僵着脖子,回头,便看到车后座坐着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

    这人坐在车上怎么没声?这……这到底是人还是鬼?

    不管是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车,是多么危险的事儿。

    “小姐,你好像劫了我的车。”男人平静的叙述了一个事实。

    宋艺压制着身体的欲望,这男人的声音怎么那么好听,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身体里那团火,烧的更厉害。她有点控制不住了。

    “我要报警,你有意见吗?”他听着像是询问,但语气并没有商量的余地。

    “你不要讲话!”

    宋艺很凶,她此时正在天人交战,心里有个可怕的想法,疯狂的缠上心头。

    “我报警了。”男人再次开口。

    宋艺扭头,看到他举起手机,整个人扑了过去,她人瘦小,从前面爬到后面,只用了两秒,她抢过了男人的手机,按掉电话,胸口起伏的厉害,瞪着他,说:“不要报警,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受害者!是有人想要害我!”

    她一边说话,一边喘着粗气,脑子已经没有办法正常思考。

    此时,她的脑子里,除了扑倒眼前这个男人,什么也想不到。

    男人坐在暗处,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势,她看不清楚他的脸,只感觉到那一双冷静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她,似是在等待着她的下文。

    他的手指干净修长,骨节分明,随意的放在腿上。宋艺吞了口口水,牙齿死死的咬住嘴唇,都咬出血了,但没用。

    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她,她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上去,快上去!

    最后一丝理智抽离的时候,宋艺彻底被欲念控制,她扑过去,没脸没皮,揪着男人的衣服领子,说:“你帮帮我吧,好不好?我好难受……只有你能帮我……”

    她仰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雨水顺着她的脸颊一路下滑,她的化妆品防水,所以即便淋了雨,也丝毫不影响妆容,活脱脱一个娇美人。她的脸颊红扑扑的,嘴唇被她咬的冒着点点血珠,可在这样的夜色里,竟是有一种别样的妖冶,引诱人尝一口。

    男人凉薄的唇,扬了一下,弧度很浅,不易察觉,他抬手,手指轻轻的触碰她的脸颊,指腹擦过她的唇,低低沉沉的嗓音,带着蛊惑,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蜗里,像是一根羽毛扫过她的心,痒痒的,脑子一下就炸了。

    宋艺吞了口口水,猛地低头,一口咬住了他的手。

    那一夜,宋艺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非常疯狂的梦,梦里面下着暴雨,她与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车里翻云覆雨,她索取无度,非常羞耻。


    宋艺从乱梦中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

    她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酒店天花板,愣愣的出神。昨天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归位,身体的酸软,告诉她,梦里那颠鸾倒凤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跟一个脸都没看清的男人,做了!

    她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心很凉,很懊恼,也很气愤!

    三天后,她就要结婚了,可她却做出了这样的事儿!她蒙在被子里大叫,想泄一泄心头的愤懑。

    到底是谁在她酒里下药!?

    床头柜上摆着一叠钱,她见着,不由皱了眉,心里更是不爽到了极点!

    昨天的事儿,她也是受害者!那男人什么意思?把她当成是妓女吗?为了这点钱去买肉,她宋艺还不至于!

    她深吸一口气,稳定了情绪,进了卫生间洗了个澡,洗完澡才发现浴室里挂着一套衣服,她拿过来穿了一下,正好合身。应该是昨天那个男人给她准备好的。

    算他还有那么一点点心意。

    宋艺离开酒店,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她此时谁也不想见,脑子有点乱,昨天的事情她想了一遍,很快心里就有个猜想,但她并不希望是真的。

    她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觉得可悲,世界那么大,却没有她可以停靠取暖的港湾。

    原本,她想去找顾开尧,也就是她的未婚夫,可昨晚的事儿,让她心里膈应,没脸见他。

    宋艺觉得心烦,就去超市买了一袋子酒,坐在江边,自顾自的喝。只是借酒消愁愁更愁,她还是心烦的厉害。

    喝的多了,满脑子都是顾开尧,他是她现在心里唯一的阳光,她又高兴,又觉得难受,便继续喝。

    一直从旁晚喝到凌晨,喝的脑袋晕乎乎的,走路像是踩在棉花上,在江边跳来跳去。这一刻,她想到了她和顾开尧的婚房。

    对,她还是有地方可以去的。这样想着,她就跑到路边去拦车。

    想到他们的房子,她便满心欢喜,等她嫁给顾开尧之后,她就有自己的家了,再不用看人脸色。

    车子停在小区门口,她付了钱,便高高兴兴的进去。

    远远瞧见房子里的灯亮着,她心中一喜,是不是顾开尧在这里布置婚房?她这样想着,步子就更欢快了些。

    门是指纹锁,前两天她过来录入了指纹,滴滴两声,顺利开了门。

    客厅里开着灯,电视也开着,却没有人。一定是在房间里,她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她轻手轻脚上去,到了二层,她的脸色就变了,地上躺着一件胸罩,并不是她的,也不可能是她的。

    她一颗心提起来,紧抿了唇,缓慢往主卧走过去,有声音隐隐约约的传出来,让她心凉了一半。

    房门没关,虚掩着,她轻轻推开一点,仿佛能够闻到那股恶心的气味。

    “嗯,姐夫,你好棒哦……”女人的声音喘着气,娇嗔的叫着。

    “还有更棒的……”男人的语气里全是笑意,享受着这一切。

    宋艺如坠冰窖。

    她觉得可笑极了,怎么会这么好笑,前几天还在跟她调情的未来老公,现在在他们的婚房里,跟另一个女人上床!这女人,还是她的表妹!

    她站在原地,不敢再往前一步。

    那个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姐夫,昨天姐姐一整晚都没回家,我妈在酒店卫生间里找到了她的内裤,当时被好多人看到,真是丢死脸。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都有你了,还要这样。”

    “后天你们就要结婚了,你真的要娶她啊?”

    “你还真是可爱,她是你姐姐,你这样说她。”

    “我只是觉得她这样骗人不对嘛。”

    “所以你是小可爱,她不是想嫁入豪门么,我肯定要如她所愿。”

    她苦笑,又往前走了一步,便看到两个赤条条的人,在床上激情四射。

    她咬碎了牙,才没有发出声音,偷拿了放在柜子上的手机,拍了个照。

    ……

    宋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别墅里出来的,他们的话,一直在她耳边反反复复响着,闹的她头疼。

    这一晚,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她只知道中央庭院距离街心广场很远,最后她累的停下来时,已经在街心广场,她坐在休息椅上,一直到天亮。

    太阳升起,街上来往的人渐渐多起来,她握着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低头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名字是古爷。

    她接了,并没有立刻说话。

    “顾三少,您给的照片古爷看了,非常满意,就等你送货上门。”男人的声音。

    宋艺皱了下眉,还是没说话。

    对方大概觉得他要变卦,“顾三少想改变主意?可您要知道古爷看上的女人,不管是谁的老婆,他都会用尽一切手段得到,最好还是不要撕破脸吧。”

    她似乎听懂了,古爷的名号她听过,一个变态老头子,有权有势,喜欢玩弄少女,传闻不少雏儿死在他床上。

    她开始发抖,她没有想到顾开尧竟然想把她送给这种人!

    “三少?”

    她尽量控制声线捏着嗓子,“知道啦,三少还没醒呢,一会我告诉他。”

    说完,她就立刻挂掉了电话。

    她紧捏着手机,躬着身子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


    宋艺的心凉透了,这一整晚,她回忆了自己这二十三年的人生。

    五岁时,父母车祸双亡,她的舅舅潘富民像个救世主一样,把她接回家,告诉她,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爸爸。

    谁欺负你,就跟他说,他会像你爸爸一样保护你。

    后来她才知道,潘富民是为了那笔巨额的保险,还有她父母留下的财产。

    在潘家的日日夜夜,她从来没感觉到开心,她小心翼翼,什么都做到最好,不断讨好他们,却没有换来更好的对待。

    潘佳悦闯的祸她来背,还肆无忌惮的抢她喜欢的东西;舅妈不高兴她就是出气筒,又打又骂毫不手软;连家里的佣人,都可以随意的使唤她。

    她的忍耐换回来的却是他们的变本加厉。

    现在连她心里最后的一颗救命稻草都被潘佳悦抢走了,甚至还想把她送给变态老头。

    为什么她的身边全是人渣!为什么她以为的那些温暖,都是假象!

    到了今天这一刻,她的心里,除了恨,什么都没有剩下。这些账,她迟早要跟他们讨回来!

    ……

    晚上,她回了潘家。

    可能是佣人出去倒垃圾了,门没关,她便直接进去。

    她本身走路就轻,很少引人注意,这会子进门,客厅里的人,丝毫没有察觉。

    潘富民:“这人能跑哪儿去?”

    傅文敏:“那群人也真的是废物,那么几个大男人,连她一个小姑娘都抓不住,还有脸伸手要钱,你说死不死?”

    潘富民:“现在最紧要的是,把人找出来。”

    傅文敏:“找什么找,没了最好。把她留在身边,早晚是个祸害。对了,给你说个好消息,悦悦那边,已经成功跟顾开尧搭上了,她想嫁进顾家,做春秋大梦去吧。”

    “小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柳妈的声音在身后及时响起。

    客厅里的人皆是一惊。

    宋艺纹丝不动站在原地,脸上没表情,她都麻痹了,心里毫无波动。真的,还有什么不能接受?只不过是证实了她心里的猜测罢了。

    正常的,五年前她幸运的没死在医院里,潘富民就变着法子想要封住她的口,就差没直接弄死她了。

    她很想笑,如此想着,她真的笑出了声。笑里含着深切的憎恨。

    潘富民脸色一变,空气凝固,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谁都说不出话来。

    几秒之后,傅文敏笑了一声,赶忙起来,走到她面前,一脸担忧,“这一天一夜你上哪儿去了?我们一家人都很担心,刚才还说着要报警呢。昨天到底怎么了呀,去上个厕所怎么就没人了?”

    宋艺盯着她的脸,那担忧的神情是那么逼真,除了眼神没有感情,还真是挑不出一点错呢。

    她笑,是发自内心的笑,说:“差点被人轮奸了呗,还能怎么?”

    “那你没事吧?”她一脸惊恐,一只手捂住了胸口。

    果然是老牌艺人,演技一流。

    “运气好,没事。”

    “哦,那就行,女孩子名誉最重要了。没事就好,你快上楼休息去吧,看你这脸色真让人担心。”她拍了拍胸口。

    宋艺冷笑,再没兴致陪她演下去,目光落在潘富民的身上,“舅舅,借一步说话?”

    潘富民就没有傅文敏那演技,低咳了一声,硬着语气,说了声好。

    随后,两人便去了书房。

    宋艺关上了门,也不跟他绕弯子,直截了当的说:“你们要是敢破坏我跟顾开尧的婚礼,我就敢在婚礼现场,撕破你们的面具,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些年来,你们对我都做了些什么。”

    “让他们好好看看作为的实业家,到底是怎么得来这些名利的!我想舅舅应该没忘记,五年前自己干过的好事儿吧?”

    潘富民脸色一变,目光冷了几分,哼了一声,“宋艺,如果没有我,你会有今天的日子?你竟然现在敢这样同我说话!”

    “说的对,如果没有你,我想我应该会生活的更好。就我爸妈意外身亡的巨额保险,大概也够我吃大半辈子吧!还有我父母创办的公司,那会正是事业最好的时候,折现也该有不少钱吧。”

    宋艺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她真怕自己冲动起来,要跟眼前这个恶魔同归于尽。

    他愣了愣,旋即嗤笑一声,“说你天真就是天真,随便听别人说几句还都当真了。要是没有我,你所说的那些钱,早就被别人骗走了,还用等到今天?”

    “我把你养那么大,当你是亲闺女,就算犯了滔天的错,我都帮你兜着。你倒好啊,现在还跟我提钱!我告诉你那些钱我一分不少全花在你身上了!”

    他一边说,一边气的拿手指戳她的额头。

    宋艺不与混蛋争辩,他永远都有理由,并永远是对的。

    她挥开她的手,扬着下巴,“我不想跟你扯这些没用的,我只说最后一次!后天的婚礼,我要看到顾开尧出现,如果婚礼有任何差错,你就等着吧。”

    说完,她转身就走,没有丝毫停留。

    拉开门,傅文敏就站在门口,不等宋艺出声,她先来了个下马威,扬手一个巴掌打在她脸上,“连这种混账话都说的出来!真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宋艺紧抿着唇,本想忍着,最后还是忍无可忍,猛地扬手,一巴掌还了回去。

    这一巴掌,惊住了所有人,包括她自己,可等她缓过来,又觉得不后悔,这么多年了,她虐打她的次数,她都数不清了。她还给她这一巴掌,算是轻的。

    “你!你竟然敢打我!”傅文敏不敢相信。

    宋艺怒道:“你要再说,我还打!”

    她的眼神很凶,傅文敏本就是那种欺软怕硬的,有点怯,往边上挪了一步,嘴上还是不饶人,“你就是个畜生!你爸妈幸亏死的早,要是还在,也得被你气死!”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怎敌你撩我心急 作者:木糖醇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