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画了一天画,我走出画室,相思久粘的感觉,撒丫子就往我男朋友总去的‘月娥’发廊跑。

    我男朋友叫徐建,人见人爱都说很帅。就是每天都呆在发廊弄他的头发。所以要找他,就只有两个地方,他家或是发廊。

    月娥发廊并不大,坐落在一条小街的胡同里,老板娘看起来是个文静的小妞,人名即是招牌,月娥。她不是很漂亮,但是身材火辣,理发手艺也很好,去的都是回头客。

    下了车我哼着小曲就往小街胡同里钻,透过明亮宽大的落地窗,发廊里一目了然,根本就没有人。我挺纳闷了。

    “难道今天我来早了?”

    我推开门走进去,照了下镜子,飘然的长发乌黑靓丽,多少人都羡慕我的这头长发,包括我自己,也美美的自恋了一番。

    “这月娥,跑哪去了?”

    转身我向店后走去,因为经常光顾她的生意,我知道后面的房间是月娥住的地方,“没准这小妮子又偷懒了”

    后屋的门虚掩着,我一看就乐了,果然这妮子是在偷懒。我掩嘴偷笑,定了定神,轻手轻脚的想推门走进去,看我不吓她一跳!

    我的手停在半空,因为此时屋里传来奇怪的声音,心里有些好奇,站在门口竖起耳朵。

    室内传来女人欢愉的娇吟,一声比一声大,皮肉撞击的声音啪啪直响,而且很有节奏。

    我的心一阵慌乱,赶紧撤回正要推门的手。正在这时,却听见那个女人娇嗲的呻.吟:“快点.......再快点,徐建,我......要不行了......”

    “这就不行了?宝贝......那就让你飘上天吧......。”

    我感觉头顶轰的一声响,犹如一道炸雷,直接在我的脑子里炸响。

    那声音我怎么会不熟悉?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我不相信我爱了3年的男友会干出这样的事来!

    身体不受控制的推开虚掩的门走进去。屋里的沙发上,有两具肉体正纠缠在一起,月娥两只手臂挂在徐建的脖子上,挺起上半身,徐建一只手托起她的屁股,对着月娥,另一只手正死死地抓着那两团肉球,正奋力的撞击着......月娥正发出迷惑的呢喃,他们忘乎所以,完全没有感觉到我的出现。

    一刹那之间,我面红耳赤,心脏里像是住了两只兔子,想要冲出我的心脏般狂跳不停,狂跳到愤怒,甚至是癫狂。

    旁边的脚下放着一盆微微冒着热气的水,应该是月娥临时用来洗屁股的,我端起来,直接朝着这对狗男女的身上泼了过去,我大骂一声:“x你x的......”

    这一切激发了我内心的野性,我发疯了一样转身向外冲去,来到前店,我踹开门,顺手拽了一个凳子,噼里啪啦一顿狂砸,所有的东西,所有的,只要我看见的,只要是她发廊能用到的,无一幸免的被我一通乱砸,此时我的愤怒造成的后果绝对的惊心动魄!

    等到徐建穿好了衣服跑出来,抱住了我的时候,我已经完成了我辉煌的业绩,我想挣脱他抱着我的手臂,但是我不能成功,红了眼睛的我照着他的胳膊咬去,起初他还不肯撒手,我用力的撕咬,他痛呼一声捂住手臂,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我。

    失去理智的我抬手‘啪’的一声,猛力的掴了徐建一个响亮的嘴巴!

    我怒目圆睁的盯着徐建,此时此刻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感觉天旋地转,我的天都塌了。

    我捡起刚才砸掉在地上的剪刀,愤怒的指着他,他惊恐的向后退去,我轻蔑的一笑:“徐建,你不是喜欢我的青丝长发吗?哈哈哈哈!我给你!”

    我拿起剪刀,手起剪落,我将青丝剪断,朝着他的脸甩去,他看着面目狰狞的我,嘴唇动了动,但肢体没敢再动一下。我扔掉手里的剪刀,就在他目不转睛的注视下,再次抓起凳子,‘咔嚓咔嚓’两声脆响,门店的大块玻璃顷刻碎落,满地开花,我转身走进茫茫夜色。

    我知道那时的我就象鬼魅一样,漫无目的走着,告别我的‘爱情’!也告别了我美好的人生轨迹。

    第二天,我去了一家最好的发廊,修剪了被我剪的长短不齐的飘然长发,变成了超级飒爽的短发,镜中的我,我自己也不认识。

    我放弃了美院的考试,摔碎了画板,偷了我外婆的钱,登上了南下的列车。


    江城的环境真的很美,街道两边都是遮天蔽日的梧桐树,像个隧道。我抱着好大一摞的会展资料匆匆忙忙的向公司走去。

    “曼琪,你等等我!”

    我听见身后有人喊我,回头看去,是我来江城才结识的同事袁梦,只见她满头是汗的从后面追来。

    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我的妈呀!我追了老半天了,你真行,你就没听见我喊你?就你这大长腿,走起来我还有个撵,你干什么那么着急呀!”

    我瞟了她一眼,这丫头就是这个毛病,话唠,一说话就没完没了,有的时候我只是在她的聒噪的声音里寻找着我内心的安宁,而不至于感到寂寞。

    我没理她,继续往前走,她喋喋不休的在我的身后吵着:“不我说严曼琪,你能不能慢点走,这些资料也不是今天就用,你急个啥吗?”

    “我总不能抱着这些玩意在街上散步吧!”我没好气的说:“要不你来,我跟着你散步?”

    “这不是老板器重你吗!不然怎么没让别人去青州!”袁梦羡慕嫉妒恨的样子。

    屁,去TM的器重吧!我还不知道他,还不是利用我的形象给他招揽客户。我在心里暗暗的骂。

    “那我跟老板说让你去?”

    “拉倒吧,她看上的是你,又不是我!”

    “少说屁话,看上,姑奶奶也得看上他!”我心想,要不是我任性的一赌气逃离小城那个伤心地,我才不会做什么业务员。之所以进了这家公司做业务员,还不是我没有更多的钱,去更多的地方,而这家公司可以借备用金给业务员,可以全国各地的跑。

    徐建的劈腿让我变得冷漠,玩世不恭。虽然外表冷漠,但是我内心却极度的孤单,狂热,需要有人来安抚一直不肯愈合的心。

    一年一度的青州订货会是全国乃至全球行业内最大规模展会,整个会场门庭若市,摩肩接踵。这可是厂家最活跃的时候,当然我们的公司也不例外,用老板的话是派出最强兵出洞,准备在这次订货会上大显身手。

    要说我们老板周建那是真的‘器重’我,他是把我当成他招揽客户的头牌了。我都不知道到我TM的算什么?业务员?可我自己心里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像被他挂了头牌的姑娘。M的谁让我没钱,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这就是现实。

    晚上有个大型酒会,老板周建一再叮嘱要盛装出席,我只好跑回酒店去换衣服。当初我离家匆忙,哪里有什么像样的衣服,在我带的衣服里翻了半天,也没有老板交代的可以算作盛装的衣服。

    我箱子里唯一带出来的只有一条黑色长裙,我一把拽了出来,在身上比了一下。就它了,什么盛装?就凭本姑娘的底板就是盛装。我麻利的换上裙子,在镜子中浏览了一下自己曼妙的身姿。

    我急三火四的赶到酒会现场的楼下,周建的电话就打进来:“曼琪,酒会都要开始了,你到哪了?”

    “老板,我到楼下了,就上来!”

    “好的,直接到13楼,我等你!”

    我挂断电话,仰头看了看眼前的奢华建筑。听说这是青州最豪华的酒店。可见能够来出席的人也一定都是展会的精英。难怪老板提醒我,盛装出席。

    经过一辆停在楼下的一辆黑色的轿车时,我顺便停下来,看了一眼车窗玻璃里倒映出来的自己,顺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削肩的黑色长裙,更衬托出自己藕一样洁白的肌肤,利落的短发,修长的颈部,一条极细的项链点缀期间,配上我有点冷傲的五官,无懈可击。

    OK.大方得体。

    这就是盛装。

    我自信的看着自己的身影,不禁在车窗轻转身躯,像一只美丽的黑天鹅,我满意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对着车窗给自己一个鼓励的微笑时。

    车窗玻璃竟然奇迹般自动缓缓的下滑......


    我正打算给自己一个微笑鼓励一下自己,可那车窗的玻璃竟然缓缓的下滑......

    我当时石化!笑了一半的微笑僵在半空!

    这、这车里怎么居然还坐着人?

    我一下子感觉好尴尬。

    滑下的车窗里露出一张棱角分明,英气逼人的脸。他深邃的眸子漫不经心的扬起,看了我一眼,我看到那双眸子深邃漆黑,透着薄凉的气息,给人一种非常冷傲难以亲近的感觉,优美的薄唇轻抿着,笔挺的西装衬托出他身形欣长,周身散发着高贵且凌厉的气势,自带的就是一种不可一世的王者风范,他不动声色的下了车向酒店里走去。

    我的瞳孔一紧,心一颤,像有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狂跳不停。

    好帅的男人!

    难道这个男人也是来参加酒会的?我的眼睛一直追随着他的身影,直到伟岸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酒店的大门内。我才收回自己的痴迷的眼神,平静了一下自己突突乱跳的心,竟然有些亢奋的向酒店走去。

    周建看着我从电梯里走出来,眼睛一亮,那目光上下移动着,就向一只不安分的手,在我的身上抚摸了一遍。我清晰的看到了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贪婪的吞咽了一下,我在心里腹诽着。就TM的一条色狼。

    他赶紧满脸堆笑着走到我的身边:“曼琪,你怎么才来?快跟我进去!”

    说着竟然伸出手揽着我的腰向内走去,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了一下。我有意闪身逃开他的禁锢,随着他走进酒会大厅,一股夹杂各大品牌的香水味儿扑鼻而来。

    这里灯火辉煌,觥筹交错,各路大神都在这里谈笑风生,朗笑声不绝于耳。我们老板很自豪的带着我也满场飞,与那些人寒暄着,时不时的还介绍着我。

    “周老板,你们公司的业务员水准可是一流,形象气质俱佳啊!”有些客户与他调侃着,并不时向我投来贪婪的目光。

    我冷漠的看着他们的嘴脸,礼貌又疏离的微笑点头。眼睛却在人群中搜寻着我刚才看见的那个身影。我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也在这里,是不是也来参加酒会的。

    我有些失望,因为我并没有在人群中看到他的身影。我暗自嘲笑自己,一个擦肩而过的人,至于吗?

    “曼琪小姐,怎么以前没看到过你?是不是周老板把你雪藏了起来了?哈哈哈!”一个啤酒肚的矮胖男人走到我的身边,眯着眼笑,毫不掩饰他的色相与我调侃。

    我淡漠的看他一眼,却只见老板周建极度热切的上前来大笑着搂住啤酒肚说:“金总裁,好久不见啊!”回头笑着对我说:“曼琪呀,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可是我们公司的财神爷呢!晟辉集团的金老板!”

    然后他的嘴角笑出一抹深意,在我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曼琪,我让你来,自然有我的用意。曼琪只要你今晚把金老板陪好,回去奖金少不了你的。”说完偷偷的怼了我一下。

    我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老板,从心里往外的鄙夷着他。特么的你拿姑奶奶当什么了?真是当我是三陪?

    “这曼琪小姐可真的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呀!老周,你现在不但生意蒸蒸日上,这人才也是济济啊!”说完有看着我意味深长的大笑。

    那种笑让我感觉毛骨悚然,像浑身爬满了恶心的虫子。周建赶紧趁热打铁的递过来一杯酒,我有一丝踌躇,但是还是接过了那杯酒。

    “怎么不喝呀曼琪小姐?别告诉我,你连香槟也会醉喔,哈哈哈......”

    我不知道这酒是喝还是不喝,可自己出来工作,没有后路可退,不就是一杯酒吗?

    我不在犹豫举了下手里的香槟与金老板撞了一下杯。

    一饮而尽。

    我老板看着我将酒喝光,细长的眼里闪出一丝算计.......

    喉咙处一种呛辣,还没等我放下手中的杯子。

    突然一阵躁动,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齐齐的想会场的门口望去。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红尘情劫 作者:张家三姐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