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龙王已死,从今往后,世上只有高博”

    从龙狱之中走出来,高博抬头望着面前跌岩起伏的一座座大山,眼神略显深邃,轻声自喃。

    接着,高博眉头一挑,转头看向不远处站着的一道熟悉身影,是一个女人。

    女人的身材极好,紧身的皮衣皮裤恰好又将其完美的身材勾勒了出来,美得不可方物然而,这女人虽美,那张脸上却是始终没有半分神情,双眸之中时刻有着一抹寒冰般的凌厉。

    这个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的女人名为林墨汐,代号毒蛇,是高博的队友兼搭档,曾经他们也相拥而眠过,只是,如今物是人非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林墨汐走到高博面前,冰冷的眸子中掠过复杂而隐晦的几分神采,开心、思念、以及一些愧疚,千言万语积郁在心口,最终她却只能说:“你终于出来了。”

    “好久不见。”

    高博看着林墨汐笑道:“三年了,大家都还好吗?”

    望着高博脸上的那抹淡笑,林墨汐心中有些惆然,以前的他,见到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抱住她,占有她,如今的他,却是始终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会走近。

    他们之间,就好像隔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一切,都是因为三年前

    林墨汐叹了口气,沉声说道:“凶兽楚烈死了。”

    高博身躯一震:“怎么死的?”

    “南国侵境,身中八枪,殉国而死。”

    林墨汐说:“事后我们已经将南国那支特种部队尽数歼灭,给凶兽报了仇。”

    “我知道了。”

    高博点头,内心伤痛也无可奈何,他们这些人,为国而亡实在太常见了。

    楚烈代号凶兽,名义上是高博的得力手下,私底下他们却是兄弟相称,高博已经不记得他们一起多少次出生入死了,也忘了楚烈为他挡过多少子弹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凶兽死了,高博最好的兄弟,也死了难怪,今天他没来。

    “谢谢你来接我。”

    高博对林墨汐笑了笑:“不过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林墨汐站在原地望着高博的背影,想要跟上去,却发现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什么理由继续跟在高博身边。

    直到高博的身影消失在崎岖的山路中,林墨汐紧紧攥着的小手方才松开,眼眶有些湿润:“三年前我没有陪你浴血奋战,是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啊为什么,你就不问我呢?”

    半年后,除夕刚过,燕京的气温还是有些寒冷。

    这里是一片落后贫穷的老城区,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华丽的娱乐场所,有的,只是一处处被拆迁,正在重建的废墟工地。

    在一个规模不大的工地中,高博嘴里叼着一根劣质的廉价香烟,头顶民工帽,整个人都被工地的泥粉给染成灰白色,此时他正在推着一辆装满水泥的小车,往那还未成形的大楼赶去。

    这就是高博现在的工作,在繁华都市中,拿着一天不到一百的薪资,最不起眼的一个小民工,负责各种苦力活

    “高博!”

    刚把一车水泥推到目的地,拉着空车子准备再去拉一车,一道浑厚的男人喊声便传了过来,高博扭头一看,瞧见同样穿着工装的一个中年男人正朝他跑来。

    高博微微一笑,这个男人就是楚烈的老爸楚大刚,也是他的包工头,算算日子,高博跟他干活也有快半年了吧?可以说,高博从龙狱中出来后,就一直在干这份卑微的工作。

    高博也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代替楚烈照顾一下他的家人,自然,他是没有和楚大刚说过他和楚烈相识的,一来是楚大刚一家人都已经从楚烈事件的伤痛中走出来,高博不想让他们再难过。

    二来,他们的身份都是华夏机密,高博不方便多说,楚大刚也一直不知道楚烈是做什么的,只知道楚烈在当兵,前两年带回来的消息,也是楚烈在普通军事演习中丧命。

    “瞧你这小子,整个工地就数你最卖力,傻不傻?”楚大刚跑到高博面前,气呼呼的说。

    “这拿了你的工资,总得认真点做事吧?”高博不以为意的轻笑。

    这楚大刚为人真的相当不错,他虽然是高博的包工头,却是从来不会摆架子刻意刁难之类的,相反,这半年来他看高博年轻,还给了许多关照,譬如高博认真卖力的干活时,他经常会责骂高博傻。

    因为每个人都想着偷点懒,只有高博一个人是抢着活干的

    “得了吧。”

    楚大刚给了高博一支香烟,笑道:“你自己说说,跟了我半年,你拿过我多少钱了?超过三千我跟你姓!”

    “这不是欠着的吗?回头你还得还我的。”高博重新点了楚大刚给的烟,说道。

    情况是这样的,楚大刚虽说收入不少,前几年楚烈殉国也送回来不少补偿金,但一年前他老婆得了重病,每个月都好几万的开销,导致他的收入根本不够花,天天为钱发愁。

    楚大刚为人又很讲信用,即使自己已经山穷水尽了,也未曾拖欠过手下员工的一分钱,这就让他的处境更糟糕了。

    高博知情后,便主动把每个月的薪资都借给了楚大刚,只给自己留一些烟草钱,说起来,干了半年他还真的没有拿到三千块钱

    “我欠你的,可不仅仅是钱了啊。”

    楚大刚叹息一声,接着又笑了起来:“明天晚上有时间吗?楚楚她妈又嚷嚷着要你到家里吃饭,你对我们家的恩情唉,多说显得矫情,来不来?楚楚也很想你到我家吃饭”

    楚楚她妈就是楚大刚重病的老婆,楚楚则是楚大刚的女儿,楚烈的妹妹。

    高博脑袋里忍不住浮现出一个少女清纯羞涩的笑脸,楚楚不仅是丽清大学的高材生,那长相也真的是一绝啊。

    高博甚至几度怀疑,楚楚到底是不是楚大刚亲生的楚大刚长得这么粗犷,楚烈也和楚大刚一个模子,怎么楚楚就那么精致呢?

    “盛情难却,我当然来。”高博干脆的答应了,这半年来,他可没少到楚大刚家里蹭饭吃。

    “成,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跟我一起回家。”

    楚大刚哈哈一笑,拍了拍高博肩膀:“我也去干活了,你先待着休息一会儿,年轻也不能乱挥霍,省点力气。”

    说着,楚大刚便去干活了,高博笑了笑也去继续干活,相比较起以前的那些魔鬼训练,这种程度的苦力,实在是没办法让他有半点累的感觉

    太阳快下山了,楚大刚一声吆喝,民工们都各自下班散去,高博也准备和往常一样,回家、洗澡、睡觉。

    可就在这时,一帮满身痞气的人群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黄毛仔。

    高博看了他们一眼,不由皱了皱眉头停住脚步,在这漫天灰尘的工地里,一般是不会出现这些流氓地痞的,所以高博很轻易的就察觉到,这群人是冲着楚大刚来的。

    因为高博听楚大刚提过,前段时间因为楚楚她妈在家里晕倒,抢救做手术时找不来钱,楚大刚被迫向一群底子不干净的人借了钱,也就是俗称的高利贷。

    现在的这群人,应该就是来要债的吧?

    果然,那黄毛仔走进工地后,眼睛一阵转悠,便盯着楚大刚大喊:“楚大刚,见到小爷还不赶紧滚过来?”

    楚大刚面色有点难看,奈何只能是硬着头皮走过去。

    “黄毛哥,什么事啊?”楚大刚赔着笑脸问。

    “什么事?你特么的别和我装傻!”

    黄毛仔冷冷的看着楚大刚:“龙哥让我过来就是问问你,你的那笔钱,什么时候能还啊?这利息一天加一天,现在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黄毛哥,我这正在筹钱了,你帮我转告龙哥,再宽限我几天,我一定会尽快还的。”楚大刚苦着脸说。

    “还要宽限?”

    黄毛仔眉头一皱:“一个月前你就说宽限了,当初你向龙哥借钱的时候,可是说过只要一个星期的,我们龙哥虽然人好,可你也不能这样欺负吧?”

    “这”

    楚大刚脸色委屈:“那我现在是欠了龙哥多少了啊?”

    “十万了。”黄毛仔淡淡的说。

    “十万?!”

    楚大刚吓了一跳:“黄毛哥,当初我借的只有一万啊!”

    “不要利息的吗?”

    黄毛仔不悦的看着楚大刚:“你当我们龙哥是开福利院的?要不要我把一天天的利息算给你听啊?”

    “不用算了。”

    一道清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楚大刚扭头看见高博,急忙摇头:“高博,这不关你的事,赶紧回家去。”

    高博笑了笑,笔直走到楚大刚面前,说道:“既然欠了钱,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总是要解决的。”

    楚大刚面容苦涩,他何尝不知道呢?只是他现在的情况,怎么还得了这一天多一天的高额贷款啊

    “呦呵,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葱?”

    黄毛仔看了高博一眼:“怎么,难不成你是想做好人,帮楚大刚还了这笔钱?小子,你听清楚了哦,是十万!不是十块钱。”

    “听清楚了。”

    高博轻笑,看着黄毛仔:“你也猜对了,我准备做好人帮楚大刚还了这笔钱。”

    “你会有钱?”

    黄毛仔沉下脸来看高博,这小子横看竖看也就是一个小民工,他哪来的胆量要帮楚大刚还钱?当下黄毛仔就朝着高博伸手:“拿来。”

    “现在没有。”高博摇头。

    “你耍我的吧?”黄毛仔顿时不悦,他身后的一群人则是纷纷骚动,一副要冲上来把高博揍扁的凶样。

    “我没耍你。”

    高博瞥了黄毛仔身后众人一眼,丝毫不放在心上,淡笑着说:“你看我这身装扮就知道我身上没那么多钱了,不过你放心,我有办法弄到钱的,明天来找我便是。”

    黄毛仔死死的盯着高博,心里想着与其揍他一顿要不到钱,不如再等一天也没什么关系。

    于是他点了点头:“好,那我就信你一次,明天我再来这里找你们,要是还拿不出钱,哼!就不要怪我们龙哥不讲情面了。”

    说完,黄毛仔率着众人扬尘而去。

    高博望着这群人的背影,心里感觉有点搞笑,真是一群不懂事的孩子啊不过他现在有心归隐过普通人的生活,也不想因为这点口角就和他们发生什么矛盾。

    “高博,你这”

    见黄毛仔一群人走了,楚大刚愧疚出声:“唉,十万块钱可不是说有就有的啊,本来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没想到又把你牵了进来,明天这帮人再找过来,肯定第一个找你先了,我这真是对不住你啊!”

    “没事的。”

    高博拍了拍楚大刚肩膀,微笑道:“既然我说出口了,自然有办法弄到十万,你本身都已经很困难了,不能再被这么一笔高利贷给压着,放心吧,我会解决好的。”

    楚大刚愣愣的看着高博,他不知道高博是不是真的能在一夜之间弄来十万,他只知道他欠高博的如今是赔了女儿也还不清了啊!

和往常一样,高博乘坐108路公交车,在瑞园小区下车。

    公交车司机望着高博下车的背影,鄙夷的撇了撇嘴:“穿的跟民工似得,没想到会住在瑞园这种高端的别墅小区不要脸的装逼货。”

    高博把司机的呢喃声都听在耳中,一笑了之没有理会,抬起脚步往面前的瑞园小区行去。

    正如公交车司机所说,这瑞园小区可是燕京顶级的别墅小区,这里面的别墅市价最低也有千万以上,非达官权贵不可能会住在这里。

    高博的确就住在这里面,而且是那幢最值钱的别墅。

    这件事情说起来有点滑稽,高博出狱后本来是住在老城区一个破旧房子里的,可就在一个多月前,他的老朋友陆河山找上了他,非要给他安排一门婚事,而相亲的对象就是陆河山的孙女陆陌离。

    高博和陆河山有些交情,入狱前陆河山还帮过高博,这面子拒绝不了,高博便答应了这么婚事。

    而所谓的婚事,却不过是陆河山一个人的事情,高博和陆陌离还没有见过面,第二天陆河山便迫不及待的拉着高博带着他的行李来到了这瑞园小区,也就是陆陌离所住的地方。

    当时高博就怀疑,这老头这么急匆匆的,那陆陌离一定长得很丑吧?

    后来高博才发现,陆陌离一点都不丑,相反的,陆陌离还很漂亮,漂亮的令人发指,高博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感觉自己是捡到宝了,他又很疑惑,那么漂亮的孙女,陆河山为什么就要主动送给他了呢?

    之后高博才知道,这个陆陌离不简单啊

    回想到一个多月前,在陆河山匆匆的安排下和陆陌离订了婚,并且还入住陆陌离家,高博摇了摇头,感觉很纳闷也很无奈。

    想着的时候,高博已经轻车熟路的走到了一幢奢华别墅门外,推门而入,高博走进了别墅大厅。

    别墅里面的装饰很简洁,有一些古典风,空旷辽阔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而此时在大厅的沙发上,则是正坐着一个看杂志的女人。

    这个女人非常漂亮,钟灵毓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素裹着她那婀娜百态的身姿,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胸前的饱满,就如同两座惊险的高峰,那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令人神迷痴醉。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这个女人的神情,始终是都有着一种冰封千里般的感觉,使人不敢靠近。

    她就是高博的未婚妻,陆陌离

    “我回来了。”高博喊道。

    陆陌离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不变不给回应,继续低头看自己手中的杂志。

    高博耸了耸肩,早已习惯。

    这陆陌离虽说美若天仙,却是和一座冰山没有什么差异,对于当初陆河山撮合她和高博的事情,她是一直持反对意见的,所以也导致这一个多月来,她和高博只是徒有未婚夫妻之名。

    在陆陌离心里,高博不过就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小民工,她到现在都不知道陆河山为什么那般态度强硬的要撮合他们。

    而高博则是很委屈,他知道陆河山撮合他们是为了什么,这陆陌离现在已经27岁了,性格缘故至今没有谈过一场恋爱,做为爷爷心里担心,毕竟女人不嫁在华夏是很难听的。

    于是,陆河山就强迫性的给陆陌离安排婚事。

    陆陌离追求者自然不在少数,不过陆河山那老头眼界也是挺高,没有一个人能够让他看得上,这才找上的高博,然后高博就默默承受起了家有娇妻不能动的痛苦

    他当然找陆河山谈过,结果陆河山抹着老泪和他说:“高博啊,看在咱们多年交情上你就帮帮忙吧,这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孙女就真的要孤独终老了啊!”

    最后,高博和陆河山达成一个协议,那便是一年后如果陆陌离对他还是这种态度,他们之间的婚约就解除。

    “人情害死人啊。”

    高博心里叹息一声,抬起脚步往楼上跑去,到自己房间洗了个澡,随后下楼准备坐到陆陌离身边。

    “坐远点。”

    高博还没有坐下去,陆陌离便冷冷的出声。

    高博也不计较,乖乖的坐远一些,这才开口:“老婆”

    “谁是你老婆?”只是高博话还没说出口,陆陌离便将那冷若冰箭的视线转到他身上。

    “当然是你啊。”

    高博笑着说:“咱们都订婚了,你不是我老婆谁是?”

    “只是口头订婚,算不了什么。”

    “那你也是我老婆。”

    “滚。”

    “好,我不叫你老婆了。”

    看在陆河山的面子上,高博一如既往的选择了忍让,接着说:“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说。”陆陌离继续看自己的杂志。

    “是这样的,我一朋友遇到了点困难,继续用钱,你能不能借我十万块钱?”高博贴着笑脸说。

    “知道了。”陆陌离很豪爽的答应了。

    这是很正常的,陆陌离现在是华夏顶尖财团陆氏集团的执行总裁,区区十万块钱,对她来讲就和普通的人一个硬币一般,甚至,连硬币都谈不上。

    她不想听见高博的声音,所以每次高博找她要钱,她都会很直接的答应她嫌吵。

    “谢谢老婆!”高博喊道。

    “别叫我老婆!”陆陌离放下杂志,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好的老婆!”

    高博扭身就跑去厨房:“老婆,我给你做晚饭!”

    陆陌离坐在沙发上望着高博跑进厨房的背影,精美的脸蛋怒火中烧,丰硕的胸部因为气愤起起伏伏,可惜高博没能看到这一幕。

    “爷爷是怎么想的?”

    陆陌离心里很不舒服:“就算要找,也不要找这么一个地痞流氓吧?”

    半个小时后,高博端着两碗米饭走到餐厅,此时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肴。

    高博把一碗米饭放到陆陌离面前,陆陌离一声不吭的开吃,高博郁闷,与其说他是陆陌离的未婚夫,不如说他是这别墅的御用厨师,这一个多月来,他和陆陌离什么都没做过,倒是陆陌离每天吃他做的饭。

    大男人每天做饭,传出去高博都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到我公司上班吧。”陆陌离忽然出声。

    “啊?”

    高博愣了愣,旋即笑着说:“不是说过了吗?我这样挺好的,做民工舒坦多了。”

    “随你。”

    陆陌离冷冷的回了一句,发现自己真是傻,说这话很多余。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一坨烂泥,她有好几次都提出过让高博到陆氏集团上班的意见,最后高博都不肯,非要去做那最不起眼也最劳累的民工。

    高博毕竟是陆陌离名义上的未婚夫,虽然她不喜欢高博,也不曾想过和他有什么未来,不过出于性格的骄傲,陆陌离终究是希望高博不要太差劲了。

    吃过晚饭,陆陌离又看了一会儿杂志便到房间休息去了,高博在大厅里看电视,不一会儿手机就收到一条银行短信,多了十万块钱。

    “还挺有效率。”

    收到陆陌离的十万块钱,高博也就放下心的去睡觉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高博一大早就起来在别墅院子里锻炼身体,即使现在他是个普通人,可这种习惯已经根深蒂固了,一天不自我训练,他都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训练完毕,给陆陌离做了碗小米粥,高博偷偷喝了两口,然后放在餐桌上大声吆喝:“老婆,下来吃早饭!”

    没等陆陌离下楼,高博便走出了别墅,以晨跑的形式,跑到了一公里外的一家银行,他要把昨天陆陌离给的钱取出来给楚大刚还债。

    只是现在时间还有点早,银行没有开门,高博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九点钟准时开门,跟随着人流走进银行。

    走到现金业务窗口坐下,里面穿着职业制服的女工作人员持着温柔的笑容问:“先生,您是要办什么业务呢?”

    高博看了里面的女工作人员一眼,恩,长得挺清纯的,就是胸小了点拿出银行卡和身份证,高博笑着说:“帮我取十万现金。”

    “好的,先生请稍等。”

    女工作人员开始一系列迅捷熟练的操作,接着说:“先生,请您输入您银行卡的密码。”

    高博输入密码,几分钟后十万块钱就到手了,高博起身要走。

    砰!

    而就在这时,一道清脆嘹亮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

    高博眉头一皱,别人只是觉得古怪,他却是能够一下子就听出来,这是枪声!

    “不会这么倒霉吧?”高博苦笑。

    结果则是和他预料的一般,很快银行外面便传来一阵人群惊呼慌乱的叫声,一帮穿着黑衣头上套着黑布袋只露出鼻子和眼睛的人冲进了银行。

    他们的手上,则是握着一柄柄漆黑冰冷的手枪。

    这个时间点的银行人往往不少,看到这群人冲进来,傻子都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当下银行内瞬间变得一团糟,纷纷彷徨惊慌。

    “都别动!”

    那为首的人拿枪指着众人,狞声重喝:“谁动我打死谁!”

对于死亡,每个人都会天生恐惧。

    听到那匪徒的喝声,沸腾的银行瞬间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很乖巧的蹲在地上抱头,高博也是偷偷藏好十万现金,蹲到人群里面,有模有样的抱头。

    他看了那一群匪徒一眼,绑匪一共有五个人,每人手上的枪都有一把9式手枪,这种手枪算是比较先进的了,看来这群匪徒来抢银行是有准备的。

    “倒霉透顶了啊。”高博心里苦笑。

    一阵迷人的香风传来,高博扭头看到身边蹲着一个女人,当下愣了愣。

    巧了,来银行取个钱,居然还能碰到这么一个极品。

    女人穿着一件红色大衣,此时和众人一样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摸样有些狼狈,却是无法掩盖她那独特的魅力,螓首蛾眉,冰肌玉骨,那胸前的肥硕两物,则是因为她的蹲姿沉甸甸的压在膝盖上,显得异常诱惑人。

    “这年都过了,怎么还会发生这种糟糕事?”女人带有一些怨气的嘀咕着,声音轻柔而带有一些妩媚,仿佛她天生就有一种做妖精的潜质。

    如若把这个女人放在男人丛中,绝对是能够引发一场男人大战

    “抢银行可不是普通抢劫,年前年后都一样。”高博轻笑着说,丝毫没有因为那群匪徒的到来而出现半丝慌乱。

    “你不怕?”女人奇怪的看着高博。

    “怕有什么用?”

    高博笑了笑,旋即反问:“你好像也不怕?”

    女人嘴角弯起一抹迷人的笑容,学着高博的语气:“怕有什么用?”

    高博怔了怔,随即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都蹲到一起去!”

    随着那为首的匪徒一声重喝,银行中的所有人都蹲到了一起,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也不例外,高博扯了扯嘴角,现在的这些保安啊,有和没有都一个样。

    “老五,看好他们,谁敢乱跑一枪崩了。”那匪徒对另外一个匪徒下命令。

    “知道了老大!”

    老五吆喝一声,然后便跑到了蹲在地上的一群人身边,扯高气昂的冷哼:“都给我老实点啊,这子弹可不长眼睛!”

    说着,老五还晃了晃手中的枪,吓得众人瑟瑟发抖不敢有半分异动,高博也老老实实的蹲着,反正银行不是他开的,这群匪徒抢了钱就会走,他也不想多管闲事。

    好人?那是傻子的代名词。

    老五负责看人,还有两个匪徒负责守门,老大和剩下的一个匪徒则是走到高博先前去过的窗口,用枪柄敲了敲玻璃窗:“小妞,不用我教你了吧?”

    那女工作人员早已花容失色,乖乖的给匪徒拿钱。

    本以为匪徒拿了钱就结束了,可高博没有想到,燕京市区的警察那般效率,在匪徒拿到钱准备撤离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警笛声,好几辆警车飞快的堵在了门口。

    “里面的匪徒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一个女人经过喇叭扩音的宣告声传进来。

    “多事啊”高博拍了拍额头,早不来晚不来,人家匪徒都要走了你们特么的来凑什么热闹?

    果然和高博想的一眼,在那宣告声响起之后,五个匪徒极其具有默契的聚集到人群旁边,每个人的枪口下边都指着一个人头。

    老大冲外面大喊:“我们手上有人质,有本事你们乱来一个试试!”

    砰!

    说着的时候,老大已经开了一枪,他身旁的一个年轻男人大腿中枪,一声哀嚎,那块地板顿时被鲜红的血液给沾染,老大接着大喊:“现在我要你们马上撤离,我脚下的这个男人已经中枪,半个小时内不得到抢救就会丧命!”

    银行外头。

    因为第一次的枪声响起,附近早已没有了人影,整个街道上也是空空荡荡没有车辆,三辆警车包围了银行大门,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已经下了警车,那为首之人,居然是一个女人。

    女人身材高挑,一头干练的短发盖住了两只小耳朵,水灵灵的大眼睛中透露着一种凌厉的神采,在那一身警服的包裹下,则是将其傲人的身材展露无遗,尤其是那胸简直就是绝世凶器啊!

    “队长,怎么办?”一个男警察苦恼的看向丁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丁璐脸色阴沉,她是燕京警局的刑警队队长,年纪轻轻就能够当上队长,除了一颗炙热的正义之心外,她的能力自然也是非常出众的。

    只是眼前的这个案子,难倒了她。

    银行里面有五个匪徒,每人手上都有枪,此时他们手下正有足足十数之多的人质,看他们的反应和手法,显然是专业的抢劫犯,并且这次抢劫也是有备而来。

    如果按照那匪徒所说撤离,恐怕想抓住他们会变得很困难,可不按照他说的去办,那中枪的人很快就会性命垂危,更糟糕的是,这群匪徒显然心狠手辣,丁璐不确定会不会有第二个人质中枪。

    “不要轻举妄动。”

    丁璐皱着眉头,再次拿起大喇叭,喊道:“先放了受伤的人质,我们还可以商量!”

    “商量?”

    匪徒的而声音从里面传出:“小妞,你当爷们是吃素的吗?就这么说了,要么给我撤离,要么就让这些人质一个个的给我们陪葬!”

    丁璐咬紧牙关,精美的脸上尽是怒气,却是不敢爆发。

    于是,警匪就此陷入了僵持

    银行里面,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中枪躺在地上的年轻男人脸色已经变得雪白,嘴唇干裂毫无血色,情况很糟糕,恐怕再有十分钟不送去医院,就真的危险了。

    外面的警察开始紧张,犹豫着要不要撤退,而里面的匪徒则是个个很轻松,警匪之争,顾虑极多的和无情冷漠的匪徒,总是匪徒占据各种优势。

    “喂!”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这人快死了,你们要不先把他放了吧?”

    高博扭头看向身边的那个红衣女人,心里有些讶异,这个女人不像是傻子,那么她现在的行为,也就证明了她有一颗善良勇敢的心,挺难得的。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放不放人关你什么事?闭好你的嘴,不然”

    老大扭头看向舒誉馨,发觉她的美色,还未说完的话当即就停了下来,眼神则是被一抹猥琐给取代:“呦呵,真是巧了,银行里还有这么一个大美女,我居然没有发现。”

    “嘿,真的啊!”

    老五看到舒誉馨也是眼前一亮:“老大,这么漂亮的女人我还没有见过呢,要不咱们待会儿走的时候,带上她一起回去?哥几个最近可都饥渴着呢!”

    “带回去?我可等不及了。”

    一个匪徒直接目露猥琐的朝舒誉馨走过去:“正好警察都在,就让他们看看,不按照我们说的做,会有多少人受害小妞,这么多人看着,待会儿你不要害羞哦。”

    说着的时候,匪徒已经走到舒誉馨面前,伸手朝她的身体摸去。

    “拿开你的脏手!”舒誉馨神情厌恶的打开那只手。

    “嘿,这妞儿还挺有脾气,我喜欢。”

    那匪徒奸笑一声,直接是朝着舒誉馨扑去,旁人见状都是低下头去,没有人敢说半句话,舒誉馨也是面色惊慌了。

    然而,匪徒终究是没有扑到舒誉馨的身上,因为在舒誉馨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挡住了一个年轻男人,见到这个男人,那匪徒自然不会继续扑去。

    “小子,想做出头鸟是么?”

    匪徒眼神狠戾的看着高博,手里的枪也是已经指向高博,与此同时,其他四个匪徒的枪也都指着高博,个个眼神都很不善,有些怒气。

    高博看着一个个冰冷漆黑的枪口,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淡淡看着眼前的匪徒:“这里是公众场合,你想当众做那种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

    “关你什么事?”

    匪徒挺了挺手中的枪,枪口直接堵在了高博的额头上:“小子,活腻了是吗?”

    “我没活腻,只是这事情的确会关乎到我。”

    高博郑重其事的说,那样子好像比谁都认真:“我也是人质的一员,你要是在我面前做了那种事情,我要是从此思想变得不纯洁,找谁说理去?”

    “你特么的还和老子装纯洁!”

    匪徒似乎是愣了愣,而后声音变得阴冷:“正愁外面那群警察赖着不走,老子就先崩了你,看他们走不走!”

    说着,匪徒已经扣动扳机。

    砰!

    震耳的枪声响起。

    “我靠,老三你特么打我做什么!”一道怒吼声响起,众人目光齐齐望去,只见那老五的手已经血流如注,而原本在他手上的枪,也是被甩到了门外去。

    老三脸色早已惨变,死死望着眼前握着他持枪的手,令他没有半分力气反抗的陌生男人:“不是我打你,是这个小子”

    砰砰砰!

    没等老三把话说完,紧接着又响起了三道枪声,随后很巧妙的,其他三个匪徒手中的枪都尽数飞到了银行门外,他们握枪的手纷纷都已被子弹洞穿。

    电光火石间,他们根本没有回神反应的能力!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最强小民工 作者:夜深自呓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