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啪~”

    骨灰坛一下砸到了地上,她惊得后退了一步,当下四周围就刮起了阴风。

    周身的空气莫名冷了下来,让她浑身一个激灵,她立马蹲下去就想着将骨灰捧起来。

    “嘶~”

    许是太过于慌张了,手指不慎被裂成几片的骨灰坛割了一道半深不浅的口子,钻心刺骨的疼痛由着手指传到了心尖。

    鲜红的血染红了为数不多的骨灰。

    “小谷!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是林导的声音,工作人员急忙围了过去,更是有迷信之人立马去处理骨灰。

    “这多不吉利啊,等明天让人送个骨灰坛来,将它装回去,今儿只得先用袋子盖住免得被风吹了去。”

    “幸好只是染红了一点儿,合着装起来吧。”

    “上面贴的黄符断了…………”

    “真邪门,骨灰坛竟然还贴黄符!”

    ~

    艾谷只觉得室内的空气又猛地变得阴冷阴冷的,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的她大口喘着粗气,有气无力地开亮了卧室的灯。

    又做了这个梦。

    艾谷进娱乐圈已经两年了,接的都是些灵异电影。

    导演为了拍出好片,竟带着整个剧组去了一个荒废了快一个世纪的村庄取景拍摄。

    自从那天去村庄拍戏打碎了骨灰坛之后,夜里就总是接二连三地做着这个梦。

    梦的内容几乎一模一样,无非就是将那日发生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眼见快一个月过去了,情况仍然没有好转。

    一下子没了睡意,她起身走向浴室,放了把冷水打在脸上,脑子才有了一瞬间的清醒。

    突然,她猛地回眸看了眼身后,在确定身后什么也没有之后,她才稍微松了口气。

    自那日之后,她就总是时不时地感觉到有人在紧盯着自己看。

    可是身边却是什么也没有。

    在她身后的落地窗前,一个干净的如同白月光般的少年悄无声息地坐在半空中,悬着两条精瘦笔直的大长腿,时不时晃动几下。

    他已经跟在她身边快一个月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叫艾谷,她看不见他。

    他这些天都在思考一个深刻的问题,这个将封印解除了的女人,接下来他该怎么应对。

    翌日正午

    艾谷睡了个懒觉,

    日上三竿,总算被手机吵醒了,艾谷眯着眼睛看了眼,屏幕上赫然显示着的“裴景哲”三个字,惊得她一蹦而起。

她赶紧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才接起电话,柔声说:“喂?”

    “还没起?”电话那头传来低沉温润的男声。

    “起……起了,我在……练瑜伽……”

    为了维持在男神心里的好形象,艾谷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

    裴景哲,国民男神,万千少女yy的对象,长相俊美非凡,最佳年度男主角获得者,金象影帝奖获得者,连续四年成为票选梦幻情人第一名…………

    当然,他是艾谷两年来唯一的偶像,为了追随男神脚步,艾谷刚大学毕业就立马进了娱乐圈。

    因一次机缘巧合认识了他本人,不枉她在娱乐圈三线以外攀爬打滚那么久。

    电话那头,传来了裴景哲低低的笑声,不过也只是短暂的几秒,随后他又说:“晚上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好啊!”艾谷脱口而出后才发觉自己好像太不矜持了,赶忙又说:“额……晚上啊,我可能……”

    “就当做是为你庆祝这部电影票房大卖吧,可以吗?”裴景哲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艾谷这才矜持地说:“可以的。”

    “那不打扰你练瑜伽了,一会我把地址发在你的手机上。”裴景哲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艾谷立马整个人都沸腾了!

    激动了好一会儿,才得以冷静了下来,赶忙拨通了经纪人洛菲的电话:“喂,洛菲姐?”

    “小谷啊,今儿没行程,你竟然起得这么早?”要说最了解艾谷的,就数经纪人洛菲了。

    “嗯,那个,你赶快找专业的造型师到我家来,我有急事。”

    “你要做造型啊?今儿不是没行程吗?”洛菲不解地问。

    “裴景哲约我晚上一起吃饭,我得好好打扮一番。”艾谷说着,面露娇羞,脑海中不断地想象着今晚的画面。

    洛菲更是惊讶,问她:“你说谁约你吃饭?你再给姐说一遍?”

    “裴景哲!”艾谷说着,脸颊更是红扑扑的。

    洛菲倒吸了一口气,脑子一转,立马说:

    “这样,我立马给你找造型师过去。对了,我得安排狗仔队拍照,借此炒作一把,你必定能火翻天!”

    “千万别这样!他不喜欢被捆绑被炒作啦!”艾谷赶忙拒绝了洛菲的馊主意。

    洛菲觉得很是遗憾,感叹道:“小谷,你知道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吗?

    你可知道,凡是和裴景哲扯上一丁点儿关系的女明星,不是一线都绝对是二线!”

    裴景哲在国内的号召力真的不容小觑,洛菲再三强调,就是希望艾谷不要错过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

    可是艾谷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洛菲说的这些她都明白。

    可是她就是不想那样,因为对方是裴景哲,她能认识他,能和他吃一次饭,她已经非常非常心满意足。

    她绝不要借着他的名气上位。

    因为艾谷的坚决反对,哪怕洛菲一口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实在是可惜,但此事也只能作罢。

    夜色渐渐渲染了天空。

    艾谷踩着十二厘米高的鞋子,上了自己的车,为了避免狗仔偷拍,她决定自己开车过去。

艾谷没有戴口罩墨镜,就怕口罩墨镜会把脸上精致的妆容弄花了。

    一路上开车都有点儿心不在焉,心里那份激动不予言表。她几乎要把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想上千百遍。

    想得正出神,突然车窗前一个黑影闪出来,艾谷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踩刹车,可是眼看已经来不及,那个黑影一手插着裤包,一手突然伸出来,不急不慢地摁住了艾谷的车头。

    车子竟然鬼使神差地稳稳停了下来,与黑影刚好离了几厘米。

    艾谷惊讶之余,才恍过神抬头看去,昏暗的路灯下,透过车窗,看到的是一个身着古老的本地衫,头发长至肩头的男生,细碎的刘海挡住了他半边脸,看不清楚男生究竟长什么模样。

    这年头还有人穿这种衣服?还有那头发,得多少年没剪了?这个突然跑出来挡车的男生,不会是个疯子吧?

    见他迟迟不离开,艾谷推开车门下去,想要和他谈谈,如果是出来碰瓷的,就赶紧拿了钱走人。眼看时间不早了,她还得去陪裴景哲吃饭呢。

    可是艾谷出了车之后,车前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刚才那个诡异的男生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入眼的是,诡异男生站过的地方,竟然有一大个下水道在维修,艾谷暗叹一声好险呐,如果不是那个男生突然跑出来,她就因为晃神把车开过去了。

    艾谷四下看了看,还是没发现男生的踪迹,来得也快,跑得也是真的快,无法她只好作罢。

    上了车,倒车调了个方向,继续往与裴景哲相约的地点开去。

    一路上,艾谷分明没开空调,可车里的温度就是冷得她都快颤抖了。

    这大夏天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一直在。

    幸好之后的路程没再发生什么事情,艾谷来到了“秋凉别庄”,警惕地看了看周围有没有狗仔,确定没有之后,才下了车。

    奇怪的是,不管艾谷走到哪儿,哪儿的空气就瞬间冷了下来。就像是自带空调一样。

    “秋凉别庄”一个十分隐秘的高级餐厅,一般狗仔找不到,找到的狗仔也进不去。防范措施做得非常好,里面自然少不了许许多多明星聚餐约会。

    可是艾谷没想到的是,裴景哲根本不是要和她单独吃顿饭。他邀请的是她电影的整个剧组。

    林导看到艾谷时,立马站起来给她拉凳子,谄媚地笑着说:“小谷,你今天可真漂亮。”

    “是吗?多谢林导赞赏。”气氛一度尴尬,但是艾谷还是使劲保持着一百八十度微笑。

    裴景哲就坐在艾谷对面,那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模样让艾谷没勇气抬头看他。谁都看得出来她今天是精心打扮过的,却没想到他邀请的竟然是整个剧组。

    女二号齐丹丹冷哼了一声,讽刺道:“哟~我们的女一号今天可真是花了不少功夫呢,可别不是想借着这一次聚餐,出一把风头吧?”

    最近因为电影票房大卖,艾谷可是红了一把又一把,明明一部电影,不止她一个人努力了,可是收获的成果却都成了她的功劳!

在坐的都是在娱乐圈攀爬打滚有些时日的,女明星之间的明争暗斗,大家心里都清楚,只不过谁也不想去淌这浑水罢了。

    裴景哲在听到齐丹丹讽刺艾谷时,不由得眉头轻蹙,刚想开口帮艾谷说点什么的时候,没想到当事人自己却突然出声了。

    艾谷看都不看她一眼,冷声:“确实是花了不少功夫又如何,又不像你,再怎么包装,不也是女二号吗?”

    “你……你会不会太自信了些,现在还不是什么一线女星,就如此趾高气昂给谁看呀?”齐丹丹气得眉头一横。

    “自然是给那些看不惯我又弄不死我的人看了,丹丹…姐,你说是吧?”艾谷把一句话说得语气平平,唯独那个“姐”字咬得特别重。

    齐丹丹气得胸脯上下浮动,这贱人是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老吗?

    裴景哲轻笑了一声,沉声说:“约大家出来是为剧组庆功的,都别说了,吃饭吧。”

    裴景哲发话,自然没有人敢再说什么。

    只是艾谷不明白,为何裴景哲这样身份的人,竟然会请他们剧组吃饭?

    对面的裴景哲坐在那儿,当真是举手投足间尽显男神气质,艾谷只觉得他这样站在娱乐圈巅峰的人,与这儿格格不入。

    一顿饭吃下来,大家也没怎么说上话。倒是林导因为高兴喝了不少酒,离开的时候,裴景哲说:“小舅喝多了,我送他回去,你们路上小心些。”

    原来林导是裴景哲的小舅,这娱乐圈还真只有巴掌大,艾谷心里有些苦涩,裴景哲不过是为了小舅的剧,请了整个剧组吃饭。

    她竟然还天真地以为,他是不是对她有什么不同。还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真是讽刺。

    齐丹丹看了眼那差不多有几百台的台阶,眸子一狠,掏出手机给身边的中年男人转了2万块钱。

    中年男人立马谄媚地笑着道了谢,拉低了鸭舌帽,转身朝着艾谷在的方向走去。

    人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艾谷提起超长的裙摆,正准备下楼梯,没想到身边突然出现的工作人员“不小心”绊倒了她。

    本就踩着12厘米高的鞋子,再加上这样一绊,艾谷身体失去重心,从石梯上摔了下去。

    艾谷惊慌不已,心下感叹这下真是惨了,这么高的楼梯,这样摔下去,不死也得残吧?

    “救命!”艾谷吓得闭起了眼睛。

    腰上一凉,艾谷只感觉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毫无温度的怀抱。

    几乎是一秒钟的时间,她就睁开了眼睛,可是她依旧没有来得及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

    入眼的是一张她认为最好看的脸蛋,好看到雌雄莫辩。

    他上下滚动的喉结格外性感。

    记忆瞬间回到了来“秋凉别庄”的路上,这不是那个突然跑出来挡住她车子的男生吗?!

    他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年轻,绝不会超过二十岁。

    睫毛扑闪扑闪的,挺拔的鼻梁上端两侧一双深邃得似星辰大海的眼睛此时正盯着她看。

    原来几百年没理发,穿得土里土气的小子,竟然长得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简直比国民男神裴景哲还要俊美千百倍。

原来几百年没理发,穿得土里土气的小子,竟然长得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简直比国民男神裴景哲还要俊美千百倍。

    被艾谷火辣辣的目光盯得很不自在,倪烟南扯开视线不再看她。

    她刚要开口和他说谢谢,没想到倪烟南突然站起身将她扔在了地上。艾谷被摔得很尴尬,灰头土脸地爬起来,看了眼那个欠揍的小子。

    真是的,她刚才竟然觉得他长得很好看,真是瞎了眼了!这完全就是没有一丁点儿绅士风度。

    “唉!你怎么可以直接把我扔在地上?”

    “…………”回应她的是沉默,男生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的,似笑非笑。

    他给人的感觉莫名有些疏离感。

    “你这人!真是……不想和我说话就算了,反正,多谢你刚才救了我。”

    艾谷看了眼望不到头的楼梯,很费解,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个奇怪的男生怎么在眨眼的时间里稳稳地接住了她。

    这么高,还好这个欠揍男接住了她,要不然得摔个粉身碎骨啊!艾谷想着,倒吸了口凉气。

    倪烟南悄悄地勾了勾唇,艾谷再次看向他时,他又是那副可憎的模样。

    不过,这男生怎么一直出现在她身边,不会是……她的粉丝吧?或者是变态跟踪狂什么的?

    艾谷看了他几眼,他几乎是用后脑勺对着她的,看也不看她一眼。

    说他是粉丝,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这家伙一丁点儿粉丝看到偶像该有的狂热都没有!

    说他是跟踪狂吧,这哪里有跟踪狂这么傲娇的?

    真是个奇怪的小子,还不和她说话!

    不会是个哑巴或者傻子吧?

    这时,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艾谷赶忙看过去,是齐丹丹。

    艾谷总觉得刚才摔楼梯的事情,不是偶然,肯定是这该死的女人动了手脚。

    齐丹丹似乎也没打算掩饰什么,一步一步走下了楼梯。

    在看到艾谷时,微微露出了惊讶之色,她说:“哟,小谷妹妹,你真是福大命大,从这么高的楼梯摔下去,竟然一点儿事都没有!”

    艾谷冷笑一声,挑眉问她:“你玩手段做得这么明显,就不怕我把你做的这些恶毒的事,公诸于众吗?”

    “小谷妹妹,你真是搞笑哦,你完好无损地站在这儿,你拿什么证明是我叫人推了你,你不是好好的吗?”

    齐丹丹说着,摊了摊手,停在了楼梯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艾谷。

    艾谷怒了,指着刚才那个男生站的位置,说:“若不是他救了我,我这会估计已经摔死了,齐丹丹,你做事不要太过分,把我惹毛了,你看我怎么弄你。”

    “他?谁哦?小谷妹妹,你不会是摔傻了吧?那儿可是什么人也没有!还有,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怎么弄我?”

    齐丹丹带着讽刺的冰冷语气从头顶砸下来,艾谷赶忙转身看去,果然像齐丹丹说的,她身后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刚才那个男生呢?他怎么老是神出鬼没的,一转眼就又不见了人影。

“呵,齐丹丹,你这歹毒的女人,你早晚会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艾谷不再看她,转身就走。

    可是下一秒,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齐丹丹就像是被人猛然推了一下似的,伴随着她穿破耳膜的尖叫声,“乒铃乓啷”地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齐丹丹头部摔出了血,身体也动弹不得,就这样了无生气地躺在那儿,艾谷看了心里一惊。

    她刚才只是随口吓唬一下这个歹毒的女人,没想到她竟然就真的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

    这么血腥的场面,艾谷不敢多看一眼,手指颤抖地摁通了120,救护车很快来到了现场,将齐丹丹接去了医院。

    齐丹丹虽然不是什么当红艺人,却也接过好几部灵异电影,知名度还是有一些的,不一会儿“秋凉别庄”外面和医院门口就堵满了记者。

    艾谷不想卷入这一场事故中,娱乐圈的八卦能力那可是出了名的惨绝人寰。

    她戴上墨镜,就要准备离开现场。

    没想到前面已经堵了一堆记者,眼看工作人员就快挡不住了。

    这下可糟了。

    正当她实在不知道该往哪里躲的时候,手腕上一凉,一只白皙得毫无血色的纤长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艾谷侧过身看去,表情很是惊讶,竟然是刚才那个神秘诡异的年轻男生。

    他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

    “怎么是你?”艾谷问他。

    男生美眸转动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拉着她的手朝一个方向走去。

    艾谷心里开始有些慌了,本来这个男生就全身上下透着诡异,又不开口说话,每一次出现都是在这种情况下,这让艾谷不得不怀疑他到底是干嘛的。

    “你要带我去哪里?你放手!”艾谷开始挣扎,想从他手里挣脱。

    可是他的手仿佛是镶嵌在了她手腕上一样,根本无法挣脱,没想到,这小子看起来这么精瘦,力气倒是真不小。

    “喂!我让你放开我!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可喊人了!”

    一路上她总是没完没了地闹腾,倪烟南只觉得她很聒噪,他不过是看她有危险,才出来帮她的。

    他有些没了耐性,将她往前一拽,艾谷没料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出,一下子撞到了他的身上,下巴嗑在他的胸前,他的身体好硬,嗑得她下巴生疼。

    下一秒,扣在她手腕上的手已经转移到了她的脸颊上,他恶狠狠地捏着她的脸颊,冷声道:“闭嘴。”

    艾谷惊讶得瞪大了眸子,原来他不是哑巴?这该死的臭小子只不过是懒得和她说话而已,意识到这一点,艾谷胸前闷得慌。

    他的声音和他的长相一样,好听到雌雄莫辩,但是说出口的话让艾谷很不爽。

    脸颊被他捏得生疼,艾谷支支吾吾地说:“暴力男!你放开我!放开!”

    倪烟南眉头一蹙,将她推开,静静地看着她。

    这个聒噪,打扮得俗不可耐,长相不是很贴合他的外貌的女人,真的是他冥婚的妻子?

    倪烟南只觉得额头发痛,伸出骨节分明的手,优雅地揉了揉太阳穴。

    啊不对,他是一只鬼,不会头痛。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傲娇鬼夫轻轻撩 作者:琴夙流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