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黎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如黑幕般阴沉的天与地融为一体,掩盖着城市各个角落不为人知的交易。

    一处民宅里,晕黄的灯光闪烁着暧昧的气息,被褥凌乱的床上,胡乱地叠着黑白分明的一对男女。

    忽然,啪嗒一声,房内猛然一亮。顺着亮光到来,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嫌恶地望着床上的男女,皱起好看的眉毛。

    那女人并不回避,反倒大方地走了进来,坐在离床较远的一张旧木椅上,纤长的小手在鼻端扇着,跷起细长的腿。

    她有着一副好身材,一米七以上的身高,配着38、24、36的三围,再加上一张精致的脸蛋,是无数男人心中的理想情人。

    她身穿着香奈儿最新款的短裙,脚下穿一对阿卡莎限量版精致高跟凉鞋,胸部上方挂着卡地亚绝版钻石项链,手弯处吊着LV时尚小包,就连头上笼发的一枚简单的发饰都是要一千元以上才可以买到的ALEXANDER。

    她身上流泻下来的贵气,显然不是坐台女郎可以拥有的,更不可能是这些民宅里的一份子。坐在小小的房内,显得格格不入。

    镶着水晶指甲的尖细小手停下了扇风的动作,她不耐烦地指指门外,没有感情地道:“你,可以走了。”

    床上的女人听话地翻身下床,毫不回避地当着两人的面穿上了廉价而暴露的衣服,赢得女人不屑的一声冷哼。

    “这……我还没玩够呢。”看着坐台女子飘然离去,床上的男人不满地叫了出来。

    “够了!”女人不满地一声低喝,隐忍已久的怒火终于发了出来。男人坐回了床上,露出只有混混才有的痞子模样,懒懒地靠在床头。

    “都三个钟头了,你是一头种马吗?”女人尖锐地讽刺着床上的男人,站起身来,将原本关闭的窗户拉开了一些。

    “不要忘了,是谁带给你这样的好生活。”女人回身之时,狠狠地瞪了一眼床上的男人。

    “当然是您了。”男人歪歪嘴,理所当然地道,既而又撇撇嘴,露出不屑,“我也为您解决了不少事情,不是吗?您送来的女人和钱都没有白费。”

    “没有白费?”女人的声音坚硬起来,她如同看待一只怪物一般看着男人,“你没有听说吗?南宫寒野就要结婚了!你送去的那个女人不仅没有帮到我的忙,还抢了我的位置,这,怎么解释!”

    女人显然相当激动,纤白的手在空中重重地分开,落在身侧,手肘里的精致包包也随着晃动几次,配合着她的怒火。

    “有这样的事?”男人坐正了身体。

    “当然,他们的婚礼将极为低调地举行,也就是说不通过媒体,更不会举行隆重的婚礼,你看吧,你选的好女人,如果不是一个做婚纱的朋友告诉我这个消息,他们结了婚都不知道!”

    女人说完这话,在并不宽敞的房内连踱了几圈,当她回过头来时,已经挂上了一副坚定而阴毒的表情。

    “你给我听好了,我要这个女人从——此——消——失!”她咬着牙,吐出这句话,周身充满着杀气。

    从包里掏出一沓钱,狠狠地丢在男人的身前。“记住,你从来不认识我,我也没有见过你,这件事情一定要弄得干净利落,不能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更不能让人知道是你干的。”

    男人一脸欣喜地捡起钱,当着女人的面数了起来。数完后,露出满意的笑容。“您果然爽快,放心吧,我在这一带混了也不是一天两天,我手下那帮兄弟做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绝对可以成功嫁祸,连累不到你我的,您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不过……”话锋一转,男人直接光着身子滑下了床,来到女人的面前。一米六的他站在女人面前,如同一只马戏团里供人哄笑的猴子,两人身份的差距一目了然。

    男人色色的目光直直地射在女人的胸部,两手不安份地搓动着,意图再明显不过。

    “洪老六,你给我听好了,老娘可不是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坐台小姐,别想对我动手动脚!滚远点!”女人明白过来,直接甩上一巴掌在男人流里流气的脸上,一根细长的手指直指男人的鼻子。

    “哦,谁不知道呢,您的身体是留给南宫寒野的。”男人摸摸被女人打过的地方,退了回去。

    “知道就好!”女人拎起小包,扭动着身子消失在门后。

    ……

    阳光综合市场,这里是这一带中低收入人群每天买菜必到的场所。这里的菜色品种齐全,而且价格便宜,深受附近民宅租客们的喜欢。

    早上时间一般是买卖的高峰时期,每一个摊挡面前,都会有小小的排队,来来往往,很快,家庭主妇们便满载而归。

    在一楼的水鱼摊挡前,虽然已经过了高峰时期,却仍排着长长的队伍,而且,这队伍的主力并非家庭主妇,而是以男性居多。

    “水鱼西施,给我一只草鱼。”一个男人看着摊挡老板的脸,指着盛鱼的盆子道。

    “水鱼西施?”

    摊挡的主人是一位年龄不过十七八九的女孩,她鹅蛋形的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微笑,雪白的皮肤并没有因长年的艰苦劳作而有所改变,一双水灵的大眼镶嵌在脸上,如同暗夜里两颗明亮的星星,更像世界仅有的两颗璀璨的黑宝石。

    长长的睫毛自然翘起,轻灵地闪动着,一笑之时,总会将眼睛遮住,给人一种倾国倾城之感。

她娇俏迷人的小鼻子轻轻地呼吸着,透着文静的气息,一张不染而红的小嘴在工作之时总会抿成好看的形状,而在客人离去之时,又会从中轻轻地吐出一声“谢谢关照”,并拉成诱人的圆弧。

    她的手上戴着设计别致的一款手饰,脖子上挂着同款的项链,恰到好处地衬着她修长的脖颈和白嫩的手腕。就算现在围了一张围裙,仍挡不住她娇好的身段。

    她并不高,只有一米六五,一头青丝简单地扎成马尾,从头顶倾泄而下,在身后随着她身体的移动而优雅地摇摆,平添了一种生气。她这种自然之美加上热情,每天都会吸引到不少客人。

    其实,她的摊挡并不是只有男人,只是这个点,主妇们大多都已回到家中。

    听到男客人水鱼西施的称呼,洛映水小小地停顿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依旧甜美。

    “是呀,这个称呼在你们菜市场都传遍了,大家都知道这里有一位卖水鱼的美女,这不,我们大老远地,越过几个市场,到你这里来买鱼,都想一睹你的芳容呢。”男客人指指身后站着的一同到来的几名年轻男子,并不隐瞒。

    “这……样啊,你们真的是……”洛映水的小脸一红,不自然地低了下去。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只是,做为今天才满十八岁的她,还真有点适应不了。她手足无措地在盆里寻找,想要抓住一只游动的草鱼,却一直没能得逞。

    “是不是又有人欺负我们家的水儿了!”一个超大的声音,把排队的一伙人的视线引了过去。在水产区进出口,站着一个瘦高的男子,他双手交叉,露出敌意的目光。

    “没事啦,超远哥。”洛映水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辩解。

    “真没事吗?”叫超远的男子缓步走近,打量着那几个排在前头的男子,“是不是想来看我的水儿呀,她可不是给你们看的。”超远霸道地穿过人群,直接挡在几名男子的身前。

    “你这样,人家怎么买鱼呀。”洛映水小声地道,小手伸出来,拉扯着超远的衣角。

    “是呀,我们怎么买鱼呀。”排队的几名男子不满地附和着。

    “那,鱼!”超远没好气地从洛映水手中接过鱼,直接塞在男子手里,并从他的手里抢过钱去。“就这样买,爱买不买!”

    “你……”

    “超远哥——”

    洛映水向排队的几名男子递去抱歉的目光,马上被超远挡得严严实实。映水是他心中的女神,他就是不愿意别人窥视她的芳容。

    看着洛映水盈盈双目盯着自己,他感觉全身都在软化。如果可以,他真希望可以融化在她的目光中。

    “好啦,我们看在水鱼西施的面子上,不计较了。”几个男人也被洛映水楚楚可怜的目光所打动,决定不再为难她。

    就这样,洛映水每杀完一条鱼,都是由超远送到客人手上,再由他将客人手上的钱递给她,找钱时,还要经过他的手。

一阵简单的忙碌,眼前的长龙总算消失,洛映水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接近中午时分,从早上四点钟到现在,她还没有休息过一次,身体已经有了疲乏的感觉。

    “超远哥。”她抬眸看看一旁用心欣赏自己的超远,脸再次泛红,不好意思地叫醒了他。“以后别这样了,这样不好。”就算是这样责备的话,从她口中吐出来,都带着柔软的触感,让人不忍违背。

    超远抓抓头皮,为自己刚才的失礼而感到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要再次地关注她清丽绝美的容颜。

    他不满地甩甩头,再次旧事重提。“水儿,我都说了,你完全不用这么辛苦,我可以养活你的,还有你的妹妹,可你总是不听,要来卖什么鱼,这么辛苦做什么。”

    洛映水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这样的话,他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

    “超远哥,我能养活自己和妹妹的,你看,现在不是都好好的吗?我妹妹高中已经毕业了,只等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摊档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并没有什么困难。倒是你,总不能一辈子想着收保护费的事吧。”

    超远尴尬地笑了一笑,他的父亲是这个综合市场的老板,他以前总喜欢仗着老爸的身份,向这些商户们索取保护费。

    他迅速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份东西,展示在洛映水的面前。“水儿,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我变了。你看,这是我的夜大入学证明,我知道你报了夜大设计系,我也报了。”

    洛映水的小脸舒展一些,满意地看向他的那张入学证明,点了点头,既而又开始摇头。“超远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和爱好,你怎么可以因为我报了设计系就跟着报呢?”

    超远再次抓抓头皮,他觉得尴尬的时候,总喜欢这样。不过,马上又甩了甩,把那一头不羁的碎发高高扬起,当它们不甚服贴地再次伏在头顶上时,他再次开口。

    “水儿,你报的是珠宝设计,我报的是建筑设计,不一样的。”

    直到看到洛映水满意地点头,他才轻松下来,将入学证明收回了袋中。

    “看到你上进,我真的很高兴。”洛映水真心地道。

    “哟,映水,这是在哪儿买的呀,真漂亮,要好多钱吧。”旁边卖海鲜的老板娘穿金戴银地走了过来,身体因为发福而显得臃肿。

    映水礼貌地点点头,才道:“没有,这……是我自己设计的,也是我自己做的。”

    “哟,真是太漂亮了。”老板娘啧啧地称赞道,直盯着她的脖子发呆。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做一条给你。”她热情地道,赢得老板娘一阵欢欣。“映水,你真是太心灵手巧了,上次你送我的那一款,她们都问是在哪个高级市场买的呢,还问我是不是要几千块钱,我说是你设计的,她们都想着要弄一套呢,只是,你太忙,我没好意思。”

    “没事的。”映水柔柔地道,为自己的东西能得到大家的喜欢而感到高兴,“如果她们要,我可以为她们量身设计的。”

“哟,真是太好了,我总算有个交待了。”老板娘匆匆地约了一翻和她的老姐妹们见面的时间,再三道谢之时,不忘送她几大只龙虾。

    就算她再三婉拒,老板娘还是不肯收回,看着老板娘迈着步子,抖动着肥肉离去,她总有一种愧疚之感。

    “你看你,总是没事找事做,已经够辛苦了,还要给这些大妈们设计首饰!”超远站在一旁,嘴里是责怪,心里则是心痛。若不是映水真的喜欢首饰设计,他早就替她拒绝了。

    洛映水摇头笑笑,水灵的大眼无意地闭了闭,水嫩的红唇一抿,就像一位落入凡间的仙子。

    “没事的。”她习惯于轻言轻语,“若不是他们照顾我,我和妹妹也不会有今天,能为他们做些事,我觉得好开心呢。”

    虽然会为了设计这些首饰,影响到她的休息,但她还是十分地乐意。

    “真拿你没办法。”超远本想将她拥在怀里好好地爱护,但想想洛映水的清纯,不忍吓坏她,只把伸出来的手再收了回去,抱着胸,闷闷地道。“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直接跟我说一声。”

    “嗯。”洛映水感动地点点头,超远哥对她真是太好了,还有阳光综合市场的许多大娘大叔们,在母亲去世的那段最困难的日子里,是他们用善良的爱心呵护了她与妹妹,使得她能稳稳地接手母亲留下的这个摊挡,并且成功养活妹妹,供她读书。

    她总在想,自己和妹妹真是太幸福了,会得到这么多人的帮助。

    “水儿,你怎么了?”超远在她眼前晃动着手,看到她眼里闪动的泪花,知道她又在为什么事情感动了。

    “哦,没什么。”偏过头去,擦去眼角的泪水,她笑了笑。

    “你呀,总是这样容易感动。”超远显然对她已经十分熟悉。他知道,映水是一个如她名字一般,温柔如水的女人,但同样也是如水一样,无法接受杂物的女人。

    几年前,他和父亲赌气,有意捣乱,要在市场里收保护费。所有的人都为了息事宁人,将钱奉送到他的手上,除了她……

    那天,他在听到手下小弟汇报,有这样一个顽固的女租客时,带了一大帮人马,准备给她一个下马威。当他威武地走到她的面前时,从她眼里并没有看到害怕,而是一脸的平静。

    “你这和抢有区别吗?为什么不能通过劳动去获取呢?”她竟然向他讲起了大道理。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和本少爷过不去,你不知道本少爷什么身份吗?”看着这样柔弱的一个少女,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在这里已经收了很久的保护费,这个女孩脸生,在他看来,应该是不知道他的身份才这样大胆。

    “知道。”她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你是这个市场老板的儿子。”

    “那你还不快快把保护费交上来?”他嚣张地掀翻了她面前的一盘游动的鱼,溅起的水花湿了她的衣和发,却没有吓住她的人。

“我不怕你,只是十分的瞧不起你,你没看见这里面的每一个档主看你的表情吗?他们给你钱并不是因为你有能耐,而是你的父亲有本事,顶着父亲的光环在这里充王充霸,我鄙视你。我都不敢想象,离开了你父亲,你还能不能活下去。”

    生平第一次,他被人如此直白地指责。他发誓,一定要离开父亲的光环,做出一翻事业来。于是,他没有再在阳光市场收保护费,而是去了更远的别的地方。

    当身边的弟兄一个个离去,当别的市场的人奋起反抗,将他送进了派出所时,他才清醒过来,那个女孩说的,原来全是真的。

    他收回了心,回到了阳光市场,在父亲的指导下,学着管理市场。

    大家都说,因为有了洛映水,他们才能过上安生的日子,感激之余,大家对她照顾有加。

    超远每天都会来看洛映水,或者帮忙,或者只是单纯地看着她,某种情愫在心中不可遏制地滋长出来,他知道洛映水还小,接受不了他的爱,他只等着她长大,完成她的学业。

    他想她成为他最美的新娘。

    “超远哥,你又在发什么呆。”洛映水笑得如一朵含露的水莲,如水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

    “哦,没。”他尴尬地抓抓头皮,习惯性地再甩一甩。

    “呀,什么时候了。”洛映水抬起腕,露出手上的电子表。这表是地摊上买的便宜货,原本平淡无奇,不过,她在表带下加了一条粉色的心形链条,为这表添了一种可爱的气息,看起来,便不像普通的东西了。

    她喜欢设计,因为设计者总能将平凡的东西变得神奇。

    电子表上显示着十点三十分。

    “妹妹怎么还不回来,难道是大学考得不理想?”她有些着急,朝门外张望着。

    “你呀,除了别人,就是妹妹,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超远不满地再次责怪。“她不过比你晚出生两分钟,却安然地享受着妹妹的待遇,你呢,成天在这里受苦。”

    这是超远最不理解的地方。

    “不能这么说。”洛映水哪里能忘记母亲临死前拉着她的手,断断续续地那番嘱咐。

    “你是……姐姐,要……好好……照……顾……妹……妹……”重病在身的母亲只说完了这一句话,便撒手人寰,她明白其间的意思,并在母亲的遗体前发誓,就算用生命,她也一定要将妹妹照顾好。

    在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后,成绩优异的她毅然停了学,将家里唯一的一点钱给同样成绩优异的妹妹交了学费。

    好在校长同情她,为她保留了学位,并允许她在家里学习,只要每年参加考试就可以了。就这样,她边管理摊档边完成了高中的学业。

    “谁叫我是姐姐呢,两分钟也是姐姐呀。”她吸吸鼻子,有些伤感。

    七岁那年,父亲过世,三年前,母亲又因病而去,现在,她只有妹妹这一个亲人了。她会兑现在母亲病榻前的誓言,用生命保护这个妹妹。

“你看,这不来了!”超远指指门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门口,走来一个和洛映水一样的脸庞,不过,那脸庞生龙活虎,少了洛映水那般的温柔,却多了一份朝气与自信。这就是洛映水的双胞胎妹妹,洛映月。

    洛映水温柔如水,洛映月却并不平静如月,她是一个有着特别敏捷思维的人,一副好嗓子加上一副好口才,从上高中到现在,一直担任着学校里学生会主席的职位。

    “姐!”老远,洛映月清脆而有底气的呼声响起。她今天和洛映月一样,扎着高高的马尾,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一模一样的。

    “呀,你是映月呀,我还以为是映水呢。”一个摊档的大妈从映月身边走过,看看立在档前的映月,惊喜地叫着。

    “连衣服都一个样,今天姐妹俩要举行什么重大活动吗?”在映月礼貌地打过招呼后,大妈不忘问上一句。

    “没有,只想和姐姐再像点儿,让你们都认不出来。”映月调皮地回答。今天是她和姐姐十八岁的生日,这身打扮是为了更便于下工后去墓地见妈妈。

    “一样了,根本都看不出来了。”大妈嘻嘻笑着离开。

    “映月,怎么样?”映水待映月来到身边,急急地问道。

    “姐,你猜。”映月脸上阳光般的笑容说明了一切,映水知道,一定是有了好消息。

    “快告诉我,是哪所大学。”映水头一次如此焦急,她几步走出自己的摊档,来到映月的面前,开始搜她的袋子。

    映月闪开身子,在离映水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举起一张纸条。“在这!”

    “英国牛津大学法律系?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映水不相信地擦着眼睛,反复地看着那张录取通知书。

    “是真的,姐。全额奖学金!”映月抱着姐姐,放大声音叫着,两姐妹顿时拥住一团。一旁的超远站在那里,看着两姐妹泪流满面,竟不知道如何劝解。

    “谢谢你,姐姐。”映月真心地道。

    “不,这是你努力得来的成绩,姐姐恭喜你。世界名牌大学呢,我的妹妹真能干。”映水紧紧地将妹妹搂在怀里。三年了,三年来,她们姐妹俩第一次笑得这样开心。

    “姐,我得的是全额奖学金,以后你再也不用为我担心了,也可以把挣来的钱为自己买点衣服什么的,最重要的是,姐姐你也有余钱读夜大了。姐,真的对不起。”

    想起自己马上就可以进入世界一流学府,而姐姐只能在夜大里完成自己的梦想,映月就觉得难过。

    “说什么对不起,姐姐可没有你这么大的本事。”

    对于映水的话,映月选择沉默。她知道,姐姐的能力并不比她差,如果是姐姐,也一定可以考到这样了不起的学校的。只是,命运弄人,她暗自发誓,等到学成归来,一定要好好回报姐姐。

    “姐,你看。”映月擦擦眼泪,离开映月的怀抱,在她面前转了一圈。“我和你穿了一样的衣服。”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高冷总裁的抵债新娘 作者:维维宝贝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