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顾非衣这才回过神来,伸手狠狠推了男人一把。

    快速拉开舱门,趁着守在门外的人不备,疯了似的跑了出去。

    “太子爷!”舱门外的人瞬间分成两队,一半去追人,一半匆忙进了舱房。

    舱房内亮着灯,安静的过分的空间内,男人急促的喘息声显得尤为清晰。

    “爷,您?”秦琛仔细看了一会,确定他只是药性没解,没受其他的伤才松了口气,“我让人立刻再送个男医生过来!”

    “不用,回我们自己的邮轮。”男人说着,忽然停了下,“找到她。”

    秦琛一愣,忽然狂喜,“是!”

    他恭敬送人离开,回头就立刻吩咐下去,“你们三个去查下谁那么大胆,敢对太子爷下药,剩下的人跟我一起找那个女人!”

    ……

    “呼……”

    “呼哧……”

    顾非衣跑在邮轮内,疯狂的向着顾依涵指定的舱房跑。

    原来那个舱房在二楼,而她被人中途截住,稀里糊涂带往了六楼。

    这几个楼布局都一致,她居然都没发现问题。

    不知道那个老男人还在不在,不知道顾依涵有没有等不及,将那些能把妈妈毁掉的照片发出去。

    她心中不断祈求着快一点,快一点,可到达指定地点时,还是晚了半个小时。

    “砰!”她狠狠推开舱门。

    “你迟到了。”顾依涵还穿着舞会时的礼服,应该是从舞会中匆匆赶来的。

    她脸色十分难看,“你把我好不容易搭上线的曹老板得罪了,就得付出代价。”

    她冷笑着,抬了抬手。

    房间里立刻蹿出几个赤裸着上身的魁梧男人来。

    “照片我是一定要拿到的,没有曹老板,还有其他人!”

    顾非衣没想到她会这么狠,她僵硬地站在原地,脸色煞白,“我妈妈的照片呢?”

    “给爸爸了呀。”顾依涵冲她娇俏的眨眨眼,“真以为我会信守承诺啊,哦,你妈妈她好像跳楼了呢,现在躺在医院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你!贱人!”

    顾非衣恨不得冲过去杀了她,可她身边那几个男人时刻提醒着,她不能以卵击石。

    她咬咬牙,转身就跑。

    如果被抓住拍下那种照片……

    不能,绝不能!

    她不能就这样被毁掉,她还要回去看妈妈。

    身后是不断追逐着靠近的敌人,顾非衣冲到后舱夹板上,便无处可逃了。

    她被他们逼到栏杆旁,双手死死抓着栏杆。

    盯着两个不断靠近的男人,她眼里却映着顾依涵的身影,像是要把这个人死死印在灵魂深处。

    “顾依涵,今天我要是死不了,将来,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世上!”

    说完,没有一丝丝犹豫,她以最快的速度翻过栏杆,扑通一声跳进海里。

    “她跳海了!”两个男人吓了一跳,只看到一个小小身影翻进了水里,再也看不见。

    “还不快追!”顾依涵急得跺脚。

    ……

    身体坠落深海,海水压迫着身体,低温和水压让人呼吸困难,快要窒息。

    顾非衣看向不远处另一座邮轮,快速地游去。

    冰冷的海水中,突然有只手臂横了过来,将她拦腰一抱。

    顾非衣惊呼中,脑袋狠狠撞向男人身体,嘴唇堪堪磕在男人大腿。

    她惊恐的四肢乱挥,在漆黑的海水里,猛地一口咬了上去。

    男人闷哼一声,松开了手。

    “咕噜噜”的水声中,海水倒灌入口,她呼吸更加困难,身体开始发软,止不住的向下坠去……

“哗啦”声中,泡在海水中消磨药性的战九枭破水而出。

    等在一旁的秦琛立刻捧着大毛巾上前。

    走近才看到他家太子爷手里,居然还揽着个人。

    战九枭看到他过来就松开了手,任昏迷过去的人靠着他的大腿,软软倒在了甲板上。

    那人黑长的头发湿漉漉的贴了满脸,有的还婉转的贴在男人赤裸的小腿上,因为寒冷和痛苦紧紧缩成一团,看着十分娇小。

    是个女人。

    秦琛眼中闪过狂喜。

    难道这就是那个,能让太子爷触碰而不会厌恶的女人?

    “太子爷,这是?”

    “自己撞上来的小东西。”战九枭深邃蕴黑的眼眸直勾勾盯着甲板上的女孩,勾唇,还是两次。

    ……

    装修豪华的邮轮顶层。

    战九枭靠坐在沙发上,他穿着松垮的浴袍,修长的腿斜斜安放着。

    房间两旁站了五六个清一色着装的保镖,一个个硬着头皮,如临大敌。

    唯有秦琛惊叹。

    他瞪着战九枭大腿根上那个牙印,不由自主斜眼看向还晕在地板上的女人,这也太厉害了,这才是真勇士!居然连太子爷都敢咬!

    “这女孩,应该是被人追杀,无奈之下跳海自杀的。”

    “之前还有两个男人一直守在上头,大概是因为知道那是太子爷的地方,没敢过来搜查。”

    被人追杀……

    战九枭深邃的眼眸微闭,他仰头靠在沙发上,想到她阴错阳差来错房间,想到她在海中撞上自己……

    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被人追杀?

    倒是个有趣又神秘的女孩。

    虽然秦琛心中极想八卦,但太子爷的身体最重要。

    “太子爷,邮轮上暂时没有男医生,让女医生过来试试可以吗?”

    秦琛试探着说道,“也许,您的……‘症状’已经有了起色。”

    战九枭清楚他的用意,正好他也想知道,他是真有起色,还是唯独对这个女人免疫?

    医生很快便被带了进来。

    她似乎很激动,来之前还打扮过,身上喷了好闻的香水,拎着药箱进来时,连走路都走的妖妖娆娆,十分好看。

    只是,女医生才靠近,战九枭的脸色就难看起来。

    他难以忍受的皱起眉,两片薄薄的嘴唇抿了抿,吐出叫医生花容失色的一个字,“滚!”

    “不,太子爷,让我为您……啊……”

    “啪!”

    玻璃杯一下子摔在她脚边,玻璃碎渣飞溅。

    顾非衣就是在一团混乱中惊醒。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在海中被人抓住的那一幕。

    现在的她十分害怕人,尤其是三五个一起聚集在一起的男人。

    她连想都不想就朝着人最少的地方跑去。

    很不巧,一头撞进战九枭怀里。

    第三次了。

    战九枭眼睑下垂,盯着怀里那团浓的似墨的黑发。

    刷刷几声,有些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在转眼之间,直直抵在顾非衣的脑门边。

    枪?

    刚醒过来的顾非衣,差点被吓得再一次昏过去。

    枪!

    她长这么大,头一回亲眼看到这东西,尤其,还是齐刷刷抵在她的太阳穴上。

    “别杀我!”她吓得抱着脑袋,一个劲往战九枭怀里钻去。

    而战九枭……

    他不动声色扣住了怀中女孩纤细的腰身。

“等等,放下枪!”秦琛一看不对,忙出声阻止。

    这群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保镖,简直是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怪不得只有自己,能成为最靠近太子爷的男人。

    保镖相互看看,齐刷刷收回了手里的枪。

    顾非衣这才缓过神来,几秒后才反应自己是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她羞愤的小脸涨红,手忙脚乱地从战九枭怀里退了出去,“对,对不起……”

    “你是对不起我。”他静静看着她,那目光直勾勾,让顾非衣脸有些烧,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她听到男人如同冰川雪山般冷冽的声音又响起,“你要怎么赔我?”

    顾非衣愣了。

    她涨红了脸,呐呐的,完全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

    想要问清楚,战九枭却已经转开了目光。

    捻了捻手指,那柔韧的触感似乎还在。

    战九枭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眼,瞥见那女医生还在时顿时脸色一沉,目光如冰一样,刺向女医生。

    让还赖在房里不走的女医生,瞬间软倒了身体,吓的瑟瑟发抖。

    这女人简直碍眼。

    战九枭扫了眼秦琛。

    秦琛认命,让人动作很快的将女医生丢了出去。

    这看来太子爷的厌女症,只对那个小丫头免疫啊,他摸着下巴想。

    “太子爷,您的伤口……”医生被赶走,让秦琛十分为难。

    这伤口总得处理下,他倒是想动手帮忙,可才上前一步,他家太子爷就脸色冷淡的把腿移开了。

    那融了星辰的眼眸,只静静看着那个女人。

    秦琛是他家太子爷心里的蛔虫,知道人家只想要这小姑娘上药呢。

    可那小姑娘显然被他们刚才拔枪、以及粗暴扔人的动作吓到了,苍白着脸,让自己尽可能缩小着存在感。

    他朝顾非衣靠近了些。

    瞥见她往角落里躲了躲,立即举起双手,“我没有恶意!”

    他扯出一抹自以为善良的笑意,笑吟吟地说:“小丫头,你刚才在海里伤了我们家太子爷,还记得吗?”

    伤了……他们家太子爷?

    “可我……”顾非衣懵了,她努力回想了半天,都没记起来什么。

    战九枭慢条斯理地动了动被咬伤的腿,动作做的矜贵又优雅,让那一圈牙印很清晰的对着顾非衣。

    顾非衣震惊的抬头看他。

    那个看着神秘而又冷漠高贵的男人,也正直勾勾盯着她。

    “你……”原来那个人是要救她。

    她,她还把人咬了……

    顾非衣羞愧的脸都红了,慌忙低下头,整个面孔感觉都烧开了,“对,对不起,我……”

    “想起来了吗?”秦琛对她这副终于回想起来的表情,很是满意。

    唇角扯开的笑,愈发像诱骗小红帽的大灰狼。

    “小丫头,你伤了人,是不是得要赔偿?”

    “赔偿?”顾非衣意识还是有点懵,“我……没钱。”

    她虽然是顾家的小姐,可是,爸爸从小就对她吝啬,她真的没多少钱。

    顾非衣在迟疑了片刻之后,终于抬起头。

    男人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冷如犹如万年冰川的眼眸,几乎将她整个人冻结!

    顾非衣倒吸了一口凉气,彻底看傻眼了。

    这还是顾非衣第一次正儿八经看他的脸。

    一张,连女人看到了都要羡慕妒嫉恨的脸!

    很帅,已经超乎言语可以形容的帅气。

    墨色浓眉如剑,深邃星眸如潭,鼻梁高挺霸气,薄唇性感得叫人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我们不需要你赔钱。”

    秦琛那把大灰狼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小丫头,救命之恩都是以身相许的……不,给太子爷处理伤口!”

    顾非衣低头一看。

    大腿内侧,一圈整齐的牙印,她那会生死之际咬的又狠又凶,此刻已经发紫了。

    伤在……大腿内侧!老天,这伤要怎么处理?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只对你深情 作者:拈花惹笑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