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盛夏,躁动的季节,炎炎烈日当空,蝉虫鸣叫,一处城中村的破旧街道上,无数外地打工女郎,穿着低胸吊带装,馒头般的酥胸呼之欲出,且下身超级小短裤,使得白花花大腿侧露,由于气温偏高,女郎短裤大腿根处多都有些潮湿,他们还具有一头湿漉漉的披肩长发,惹人遐想,很多人操着一副外地口音往来穿梭,狭隘的街道上拥挤不堪。

    这片城中村居住着白领、**丝男士、建筑工人,宅男,大学生兼职……极为混乱,同样也显得比外面大世界更加精彩繁华。

    这座城市名为西海市,谈及发展程度也能称得上是二线城市,小潭村便是西海市中的一处城中村。

    此时一处三层民房里面,正有一花季男子右手伸在裤裆,鼓鼓囊囊的,胳膊上布满汗水好似做过什么剧烈运动,男子的正对面是房间门口,而站立在门前的女子一开门便见到青秀男子如此动作,二十一寸小影碟机,还在放着RB动作大片,动听的节奏声,让人神往,女子盯着祝山鼓鼓囊囊的裤裆一脸尴尬,说不出话来。

    两人相互对看了一分钟,男子率先反应过来,连忙转过身去,将略有些潮湿的右手从裤裆里抽出来,并且快速将影碟机合起来,动作轻快,极为熟练。

    “那个……嫂子……你不是看着店面吗?怎么这时候进来了?”

    实在没想到嫂子会在这时候进来,祝山一脸尴尬,右手挡在裤裆的中央。

    “哼,祝山你还有脸说啊,大白天的你……这是,做什么呢,这么龌龊,还……还放着那种羞人影片!!”

    刘春桃一脸怒色,原本上到三层楼就已经够累了,瞧见弟弟在做这种事情,一时间有些气恼,她穿着白色宽松纱制低胸圆领连衣小短裙,雪白胸口被气的上下起伏,她的前胸还真像名字,春桃,春天的桃子,熟了的桃子,硕大,白里透红,咬上一口香滑水嫩。

    影碟机是合起来了,但影片还在播放,电影中男女的喘息声柔弱似无,嫂子生气无比,祝山也不敢轻举妄动,无奈任由喘息声、疼痛声播放着。

    “嫂子,我……我错了,我其实是在看武侠片,打算一边锻炼肱二头肌,谁知道盗版光碟这么坑人,里面播放的竟是RB动作片!”

    天花板上青色风扇不断吹动,而祝山额头,豆大汗珠,划落更为频繁起来。

    影碟机放映的光盘,是祝山寻找了整整一个星期才终于在小潭村夜市一个犄角旮旯光碟摊位前买到的,里面盛放的全部是波多也小姐的无码AV,这才看到一半儿,就被嫂子发现了,当真祝山有种找地缝钻进去的**。

    如今祝山已经是十八岁,正在上高三,他曾经搞了一个女朋友,不过女朋友不让摸不让亲,就算连碰也得让祝山先打个报告,最可恨的是,他女朋友还其丑无比,最终因为转学竟然把祝山给甩了,这段分手恋爱,一直让祝山视为人生败笔,不是因为分手,而是被长相比凤姐奇葩的女子给甩了!!

    单身至今,祝山已然十八岁,是少年的雨季,荷尔蒙分泌增多的一年,有的人在家搂老婆,在办公室亲小秘,在外面酒店开房,而祝山唯一的发泄方式,只能靠右手。

    “锻炼肱二头肌,你看你,身子瘦的都成皮包骨了,还……还锻炼个屁,真龌龊,怎么能大白天的做这种事情呢!?还有……”

    刘春桃一副家长做派,插起小蛮腰就对祝山一顿训斥,不过祝山知道他嫂子是个软刀子,生会儿气,就没事儿了。

    训斥很久后,刘春桃喘着粗气,祝山连忙倒水递过去,摸着后脑勺苦笑:“嫂子,别气了好吗,我不再这样了行吗,千万别生气了,因为这个气坏身子可怎么办。”

    训也训完了,刘春桃接过祝山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后,又为祝山着想起来,他这个弟弟,身高一米八,虽然外表有些俊朗,但一副皮包骨的躯壳就跟肾虚一般,家里又没有钱,学习普通,性格普通,找对象确实有些困难。

    “唉!小山啊,嫂嫂不生气了,都怪嫂子,没有能力养活你,也没有什么钱财让你吃饱喝足,害的你找不着对象,只能靠这个来发泄,都怪嫂子,以后嫂子肯定要好好养活你,让你早些找着对象,别看这种影片了,伤身子。”

    由斥责祝山,刘春桃很快的转变成为自责,说话声音,显得极为温柔,嫂子心跟嘴巴,其实都是软的!!

    祝山自幼父母双亡,有一小时候被领养的哥哥,从小跟哥哥相依为命长大,虽然哥哥不学无术,爱打架耍流氓,但对祝山这个弟弟还是不错的,并且他哥哥在两年前攒下几万块钱,买下了刘春桃做老婆。

    可惜钱有命挣却无命花,买下刘春桃没有一个月,甚至祝山哥哥连刘春桃的小手儿都没有碰到,就因为先天性的心脏病突然离世了,一直以来刘春桃仍旧以祝山嫂子自居,并且还承担了照护祝山的责任,他的嫂子,是世界上最好的嫂子!!其实刘春桃完全可以回老家的,但她却留了下来,依靠着祝山哥哥遗留下来的财产,在这里租了一家店面,卖情趣内衣养活祝山。

    “嫂子,唉,不怪你,我……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别自责,你看我这不是挺好的嘛,再说我才十八岁,大把的美好时光还在,不愁搞对象的。”

    为了让刘春桃有笑脸,祝山还刻意的摆出一些丑表情,逗嫂子开心,养家糊口嫂子已经很累了,祝山不想再让嫂子不开心。

    刘春桃也是个笑点低,容易哄得的女子,被祝山这么一哄,还真就“噗嗤”一声,笑的花枝招展。

    “呸,还大把时光,不愁对象,不愁你能做出来今天这等龌蹉的事儿……”

    话说一半,刘春桃担心使得祝山自卑,连忙停止话语悠然强笑着道:“小山这都中午了,嫂子下面给你吃吧。”

    原本哄的嫂子笑出声来,祝山终于松了口气,可听到嫂子说“下面给你吃!!”立马惊呆了,脑袋仿佛被炸开一般。

    这时候影碟机中影片的喘息声更加快速猛烈,时而还有“啪啪”撞击声,祝山今天还没仔细观察嫂子,刘春桃穿着着连衣裙,裙子遮挡到了大腿处,修长而又白皙的大腿完全露着,低胸的圆领也让胸口露出来一道浅沟儿,略微能看到如白雪一般水嫩的胸口。

    刘春桃长相也比较不错,圆形脸,披肩长发,今天二十一岁,岁数也不大。

    “下面?嫂子,你下面真的让我吃!?”

    顺着大腿往上看,祝山似乎能够遐想到再往上的风景。声音细小,不敢直视的对嫂子问道。

    “真的下面让你吃啊,我下面给你吃,下面给你吃,瞧你想吃的那样儿?”

    瞧着祝山一脸痴象,刘春桃翻着白眼,有些不屑,但重复了几遍之后,又感觉到祝山盯着她下体的强烈目光,立马察觉到了不对,俏脸顿时变得通红无比。

    “小山,想什么呢,嫂子意思是给你煮面吃,真是羞死人了,怎么这样想,再想我就不理你了。”

    没想到弟弟看动作片学的这么坏了,刘春桃通红的脸颊一时间挥散不去,连忙羞答答的跑出卧室,去给祝山煮面了。

    独留下一脸尴尬的祝山,看着嫂子离去背影,祝山有一头撞死的冲动,怎么吃个面,竟然想到吃嫂子下面,实在太龌龊了一些!!

    刘春桃离开屋子后,祝山连忙将影碟机关掉,那诱人的声音,直让人上火。猛砸两下裤裆后,就下楼去了。

    刘春桃绝对是个贤惠妮子,做的一手好饭,经过他揉捏的面团是又劲道又爽口。

    吃饭时,祝山与刘春桃面对面坐着,只是坐着两个小板凳儿,刘春桃吃饭时弯着腰,胸口大片雪白,看得祝山血脉喷张,自己嫂子的身材就是好,而且脸蛋儿又漂亮,一时间有些入迷。

    “小山,乱看什么呢,好好吃饭!”

    感觉到祝山灼热的视线,刘春桃连忙训斥,心中对祝山更加疼爱了,自己弟弟确实是该搞对象了,老一个人憋着,可别精虫上脑了。

    “恩……”

    祝山连忙低下头快速的吃着面条,一口气吃了四碗,这才半饱。

    “小山,下午我要去进货,替我看半天的店吧。”

    吃完饭后,刘春桃扭动着傲人身材俯身收拾桌子,又是露出大片春光,瞥了一眼后,祝山连忙转移视线。

    她也察觉到祝山的异常,连忙捂住胸口,心中小鹿乱撞,今天这可怎么了,自己是在刻意露出春光给弟弟看,还是真的单纯只是走光呢?

    “嫂子,让我去看店!?那可是情趣内衣店!我……我一个大男生,去看店?”

    祝山言语中越来越没有底气。

    “啪……有脸看毛片,就没脸替我看店了!?”

    刘春桃挽起袖子,露出白皙如玉般手臂,挥舞着小粉拳,一巴掌轻拍在祝山的脖间。

    什么时候嫂子这么开放了,说话没个遮掩,大概是相处久了,不需要什么遮拦吧,被刘春桃这么言语一激,祝山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了,只能硬着头皮子答应下来,不就半天吗,应该不会有多少人去内衣店逛吧。

送走刘春桃后,祝山便妞妞捏捏的走进内衣店,这店铺开了也一年半左右,祝山只是在夜晚几次新货上架时帮忙摆弄过几回,从未一人去到店内。

    外面街道烈日当空,但店铺内却显得有些昏暗,打开泛黄的台灯后,才能全部看清,站立在挂着琳琅满目内衣的内衣店里,祝山手脚慌乱,不敢随便乱看,只是那么随意瞥上一眼,便看到一条蕾丝透明的黑色胸罩,诱人无比,幻想着若是被人穿上,该是多么诱惑。

    祝山都不知晓自己是如何回事儿,最近只要是看到一些女性的修长大腿,或是私密物品,很容易就会起反应。

    这么多的情趣内衣,有性感的丁字裤,可爱的粉色蝴蝶蕾丝胸罩,妖娆的网袜,无法抵挡的低胸夜光胸罩……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难道真有那么多寂寞的女人吗,依靠着情趣来增加性趣。

    “若是以后我也娶个有情趣的老婆就好了。”

    祝山感叹着说道,再怎么温柔贤惠的女人,也不如床上功夫好,更让人诱惑。

    “沙沙沙……”

    一张大床,一个大浴缸,一条大美妞儿,一套大胸性感内衣,正当祝山浮想翩翩时,突兀店铺中进来一人,脚步声立即将祝山吓的清醒过来,险些从摇椅上跌落。

    “咯咯儿,小帅哥,这是怎么了,还差点摔倒?”

    进来的是一成熟少妇,穿着黑色圆领吊带露肩t恤,圆润的前胸,高高凸出,齐B小短裙,都露到大腿根部了,极为诱惑。少妇脸上化妆痕迹很重,脸色画的白皙无比,蓝色眼线使得眼睛在眨动之间,随时放电,这种成熟少妇,向来开口大胆,口无隐晦。

    一进来少妇便笑的花枝招展,行走间带着一股子诱惑。

    “呵……只是绊了一脚,绊了一脚。”

    客人上门,祝山自然就站立起来,神色略有尴尬。

    成熟少妇早就感受到祝山上下打量她的灼热视线,不过丝毫没有责怪,反而嘴角永远带着笑容,别人越是欣赏她的身材,她便是更加高兴。

    少妇在挑选内衣时,偶尔蹲下,偶尔俯身,下面的蓝色丁底裤却是被祝山看的一览无余。那只是隔着的一条破布,让祝山多次有种直接撕扯下去的冲动。

    “帅哥,你看,这个好看吗?”

    挑选良久,少妇终于在店内的一处低柜台下方,看重一个胸罩,胸罩是粉色的,中间镂空,绝对能很好的暴露事业线,少妇蹲着身子,放在胸前,向祝山比划,看得祝山险些喷出鼻血。

    “好,好看……”

    祝山目光呆滞,这少妇也太勾人魂儿了。

    “咯咯,小帅哥有那么好看吗,看把你迷的,那就买这件。”

    祝山的反应,让少妇心中大喜,她已然三十岁了,却仍旧能将十八岁的少年迷得神魂颠倒,绝对是骄傲的资本,想着见到姐妹之后,这件事情可是要好好的炫耀一段时日。

    少妇很快就掏钱买下胸罩,并且满含春意的看着祝山包装。

    在临走时候,少妇不忘说上一句:“小帅哥,下面拉链没拉啊,年纪小小,倒是挺精干的。”

    少妇绝对诱人到骨子里了,随口间都透露着一股子勾人魂儿的气息,可惜还要看店,要不然祝山真想将少妇扑倒,就那副模样,恐怕直接扑倒了,那少妇也会很乐意吧。

    “买个内衣都这么勾人魂儿,要么就让摸摸,真不责任!”

    冲着门口的成熟少妇背景,祝山就一肚子牢骚,浪了一会儿就走,完全不在乎小祝山的感受。

    骂骂咧咧的回去店铺,可是苦了威武起来的大弟兄了。

    终于内衣店没人了,房间里没有空调,只是一小型台式摇头电扇不断转动,电扇风吹来一时会感觉凉爽,但时间久了,祝山汗水仍然是止不住的往下掉,坐立难安,太热了。

    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动作鬼鬼祟祟的将手放在一件内衣上揉搓起来,质地轻盈手感极佳,他胆子渐渐大了,摸了好几个款式不同的内衣,幻想着要是心仪的女子能为己穿上,绝对爽爆了。

    “您好,请问这里有大姨妈来时,专用的那种清凉型内裤吗?”

    这才刚刚放下手上内衣,立马就传来一阵清脆柔美声音,着实吓的祝山一惊,身躯都抖了一下,暗道幸好放下了内衣,要不被发现,可就没脸见人了!这动听的声音,竟然还让祝山感觉有些熟悉。

    抬起头看到来者何人,祝山顿时惊掉了,站立在祝山面前的是穿着一袭橘色碎花连衣裙,穿着清凉粉色拖鞋的可爱女生,长的也是绝色佳人,大眼睛水汪汪的惹人疼爱,瓜子脸儿,俏丽无比,短发上面还别着一只蝴蝶发卡,可爱无比。

    不仅仅是祝山呆掉了,原本一脸可爱表情的小女孩儿也顿时楞掉了,因为她们认识,而这名水汪汪大眼睛的女孩儿叫做唐佳怡,是祝山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高三的同学,并且还是班上的学习委员。

    其实一直以来,父母双亡的祝山心中都有些自卑,在学校当中,祝山默默无闻是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学生,甚至比之普通学生表现还要低下一些,祝山经常性的选择闭口不言,多少显得有些孤僻,虽然跟唐佳怡从小一起呆在同一个教室,这么长时间,但两人很少说过话,虽然唐佳怡一直是祝山心目中的女神,但他始终没有自信开口搭讪。想不到暑假的时候竟然在此时此刻此地相遇,恐怕日后将唐佳怡追到手的可能性更小了吧……

    这可是情趣内衣店,唐佳怡这么纯洁的女生一定不喜欢男生家里是开这种店的吧。

    “唐……佳怡!?”

    女神在眼前,祝山说话显得结巴。

    “恩,祝山你怎么在内衣店呀?”

    唐佳怡性格开朗活泼,倒是没有祝山那么爱钻牛角尖,觉得在内衣店相遇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又没有发生什么暧昧关系,或是肌肤接触。

    “呵……这内衣店是我嫂子开的,今天她去进货了,我替她看一天。”

    摸了摸鼻子,祝山略微的低下脑袋,唐佳怡是那么的美丽漂亮,活泼开朗,祝山从初中就开始喜欢唐佳怡了,女神就在眼前,祝山却不敢直视其眼睛。

    泛黄的灯光,照耀这唐佳怡柔美脸蛋,显得更加漂亮异常。

    “哦,祝山,那个,刚才我说的内衣你家店铺,有没有呀。”

    终于大方女孩儿的脸上浮起一抹红霞,白里透红……

    “额,这个……有是有,不过我不知道我姐把那内裤给摆哪里了,要不我们找一找吧。”

    挠了挠头,祝山尴尬的说。

    “那,那……找吧。”

    唐佳怡终于有些慌乱,无论再怎么大方,但毕竟她还是个高中生,很多事情都没有经历过,遇到羞人之事,脸皮子还是会很薄,她很想走,后悔进来了,不过她跟祝山是同学,这个时候走,不是明显不给祝山面子嘛,只能够硬着头皮留下来了。

    两人很快便是在内衣店翻找起来,内衣的样式多种多样儿,很多暴露性蕾丝款式握在手中,唐佳怡都是脸红成一片,小女孩儿哪里见过这种私密玩意儿,害羞的不行。

    祝山看在眼中,也略有丝歉意,这可是他心中的女神,怎么能来情趣内衣店,看这么多羞人服饰。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两人身上都传有一种热意。

    “唐佳怡,找到了,你看是不是这个?”

    终于在一个犄角旮旯,祝山摸到了一个比较薄,又显得轻柔的内裤,方才唐佳怡说的薄柔大姨妈专用内衣,应该就是这个吧。

    “呀,什么啊,祝山快……放下,羞死个人了。”

    见到这内裤背面,唐佳怡原本羞红脸,一下子像被火烧一般,从头红到了脚。

    “恩?从正面看也没有特别啊?”

    见到唐佳怡吓的花容失色,祝山有些意外的小声呢喃。

    不过等祝山将内裤转过来,看背面的时候,突兀之间血脉喷张,正面稀松平常,但背面竟然却是真空的,若是唐佳怡穿上了,那后面可就没有什么东西遮掩,简直是光腚……

    唐佳怡有些羞涩的低下脑袋,祝山当然也不敢挑逗,连忙将衣物放回原本的地方,一脸苦涩,不过心中却是有些窃喜,见到女神这么羞涩的一面,起码这个暑假绝对没有白白度过。

    经历了一番周折后,终于还是被唐佳怡找到了需要的内衣,将内裤拿在手中,想到两人又是同学,活泼开朗的她,看向祝山眼神也越发羞涩,含苞待放的模样,让人想忍不住一亲芳泽。

    收钱并包装好后,祝山便亲自出门送唐佳怡。

    “祝山,你这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在学校总是不喜爱说话呢?”

    出去内衣店,终于不再那么受约束,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一直以来两人都是同班同学,但不曾多说过话,无论还是学校走廊,还是课堂过道,他们都会经常相遇,其实唐佳怡对于祝山,还是有很多好奇的,这时候接触,发现祝山还是一个比较幽默风趣之人。

    “呵……我哪里不爱说话了,只是唐大学习委员您高高在上,酷爱学习,我怕跟你说话,就打扰你。”

    满足的笑了一下,这次是祝山这么多年来,跟唐佳怡单独相处最久,说话最多的一天。

    “我哪有高高在上呢,班上不知为什么,都很少有人跟我说话,陪我玩,现在高三了,我都没什么朋友呢,要不祝山你做我朋友吧,好吗?”

    唐佳怡被祝山说高高在上,心中有些委屈,美丽的外表,傲人成绩,却成了羁绊她与他人正常玩耍。

唐佳怡话说的委屈无比,原本一直都让祝山仰视的她,此时祝山却有些同情了。

    酷热的夏季,唐佳怡俏脸上被晒得热汗微流,街上繁华的各种摊位叫卖声不断,她的身躯显得无比娇柔弱瘦。祝山想要去抱住唐佳怡,也想去为她擦汗,可是强烈的内心挣扎后,祝山没有任何动作。

    “呼。从现在起,你已经是我朋友了。”

    祝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身体各个关节,就跟被钉子钉上了,做不出任何动作,紧张无比。

    “恩恩,我们做朋友,祝山天气这么热,我家离这里其实也不远,我要回去了,以后找你玩儿。”

    倾诉了一点儿心里话,唐佳怡舒畅了不少,很快就又露出阳光灿烂如向日葵般的笑容。

    “嘿嘿,唐大学习委员,再过一个多星期可就开学了,我作业还没做完呢,身为朋友,不如借你作业,我参考参考……”

    唐佳怡转身没走多远,祝山便想起来这个严肃问题。暑期作业,每年都是祝山的劫难。

    “祝山,不许喊我学习委员,还有你学习这么差,拿我作业肯定是抄袭吧,有时间我会找你监督你写作业的。”

    走到一半,唐佳怡耸动着鼻子,一脸可爱的说道。让祝山如沐春风。

    看着这妮子扭动着小而坚挺的屁股,身影渐行渐远,祝山露出一副满足的笑容,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会是在这样一个平静的夏天,使得祝山终于跟唐佳怡说上话了,并且还有一个承诺,祝山期待着能跟唐佳怡一同写作业。

    有了两次卖内衣的经历,逐渐祝山脸皮也不再那么薄弱了,遇到一些大胆的少妇,还会顺势的同样调戏一番,打闹之间倒是更容易卖掉一些内衣,想不到嫂子开的内衣店客流量还不少,一下午看店,祝山扣除进价,纯碎赚了二百块钱。

    “小山你一下午赚了两百块!!?真厉害啊”

    对比了一下祝山卖出去的跟进价,清算发现,单单一下午祝山就帮其赚了两百块,有些财迷的刘春桃显得非常高兴。

    不愧为会过日子的女人,一旦多赚了些许银两,就高兴的跟中了五百万似得。

    刘春桃看着账本,笑容满面,犹豫了一下,便做出个决定:“小山,诺,这是一百块钱,奖励给你的。”

    “嫂子,你是认真的?一百块钱啊,我们俩平均一个星期才吃到过一次肉,有了一百块钱,可以多吃很多次肉了,真的给我一百!!?”

    祝山的嫂子,祝山最清楚,刘春桃非常注意生活拮据,平日里面吃饭,馒头的多少都要精打细算的去买,她肯出一百给祝山,着实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废话真的给你,再矫情可就不给了。”

    刘春桃白了祝山一眼,看在祝山眼中却是风情万种,美丽无比。

    其实一下午刘春桃都因为今日中午见到祝山在卧房看RB动作片而心中躁动,同时也觉得自己这个弟弟确实应该要去谈恋爱了,刘春桃自己能对自己苛刻,但她觉得不应该再对祝山苛刻了,要不然他一直找不到对象怎么办,天天都要靠右手解决?

    “嘿嘿,那嫂子我今晚可不可以出去吃饭啊,一百块钱呢,我想去夜市大吃一顿!”

    身材干瘦的祝山说到大吃,但并不会让人觉得这厮能够吃多少东西。

    “恩,你一个人去夜市上面好好吃吧,我就不去了,一会儿我去买些冻饺子,我只想吃饺子。”

    “饺子?好吧,那嫂子你吃饺子少吃些,回来后我再从夜市上给你带回些好吃的!”

    终日吃些粗茶淡饭,刘春桃大赦的一百块,就像是一笔巨款,让祝山险些幸福的晕过头去,由于条件一般,祝山根本没有固定的零花钱,只是想吃什么去跟嫂子申请才能买,一百块啊,这是曾经祝山无数回想要卖肾也要拥有的一百块。

    得到嫂子的同意,祝山瘦弱的身体就像一个泥鳅一般,瞬间从内衣店飞奔而出。

    内衣店,祝山走后,刘春桃的脸色露出一丝寂寞神色:“小山,要是买我的不是你哥,而是……那多好,唉,我不能跟你逛夜市,因为嫂子受不了你灼热的眼光,嫂子……”

    小潭村是个城中村,四周被高楼大厦包围,走到任意一个方向的村口,皆是夜市。

    祝山将一百块放入裤子后兜儿,时不时的摸上一把,确定一百块还在,便乐滋滋的。

    夜晚霓虹灯闪烁,村中边角一些洗头店悄然而开,探头望去,那粉红色的灯光,及店前站立的粉红女郎使得客人络绎不绝。

    一路上不知从祝山身边经过了多少打扮妖娆,身材高瘦萧条的美女,不过对于这些暴露穿着,晚上才出没的夜店咖,祝山非但不喜爱,反而冲着她们背影直吐唾沫:“呸你个娘稀皮,这么漂亮的身段儿,矜持一些,做个好姑娘多好,非爱鬼混,不知道被多少人乱搞过,那种不知羞耻之人,让祝山鄙视!!”

    “娘稀皮,世界上这么多漂亮美人儿,一定会有属于我的!!!”

    十八岁的祝山已经充满对爱情的渴望,越想越气愤,操起脚下的酒瓶子,疯狂扔向垃圾堆,顿时一阵玻璃碎裂声。

    “阿弥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波若般若波罗蜜,食色性也,道可道非常道!”

    从夜市一个路边摊经过时,正有一卖些杂七杂八货物的老者,口中念叨着杂七杂八的玩意儿。老者大概岁数在六十岁往上,胡子跟头发,杂七杂八的,应该很长时间没有拾掇脸上毛发。

    鄙视的撇了一眼,祝山便继续挪动脚步,往前走。

    “人间正道是沧桑,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留步留步啊。”

    原以为凭借语句的特色,会吸引祝山,可见到祝山脚步丝毫没有停歇后,杂七杂八的老者便操起拐棍儿,从背后勾住了祝山花衬衫的领子。

    “干什么,干什么你!!我可没有撞到你,碰到你,别讹上我啊,我家就在这附近,别惹我啊!!”

    感觉被什么勾住了,一回头儿发现是这六十多岁的杂七杂八老头儿,祝山突然间一惊一乍的喊叫,生怕被碰瓷儿,他屁股后兜儿的一百元可来之不易。

    “嘘嘘,小哥儿,我不会讹你的,小老头儿我身体强壮着呢,只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保剑锋从磨砺出,小兄弟我观你印堂发黑啊,想帮你!!”

    老者连忙抽回拐杖,动作轻盈无比,哪里像腿脚不便的人。

    “呵……印堂发黑?那我是不是最近要有血光之灾!!?”

    天色不晚,夜市摆摊也才摆了一半儿,祝山并不着急去逛,索性坐在马扎上,与老者交谈,这种江湖骗术只是逗逗乐子而已吧。

    “恩?小兄弟难道你也师承某种上古神术?”

    “哈哈,无门,我可无门,纯属瞎猜,江湖骗术,不就这么点儿说道吗?”

    “哼!你不相信老夫!?那好,小兄弟把你手掌翻过来伸直?”

    感觉到祝山是在拿其算术开玩笑,老者顿时吹胡子瞪眼,显得极为愤怒,握住拐棍的手,一直颤抖。

    老者摆的是地摊,摊位上摆放罗列物品不少,有一些各种颜色的小石头,残破不堪泛黄的书籍,眼镜、看起来破旧的黑手套!!这些貌似全是破烂货吧,这要是能卖出去就逆天了!!肯定是靠骗人来卖东西的。

    敲定想法后,祝山就顺从的伸出左手手掌,心想无论怎么着,打死也不掏钱!!

    祝山还以为这老者是要看手相,意外的是,这老者直接一巴掌便是径直扇在祝山手心上,痛的祝山直咧嘴。感觉就像一别棒子砸在手心一样,钻心的疼。

    “日,你丫到底几个意思!?新来的吧!!是不是连骗人也不会?看个手相还打我……”

    祝山气的站起身来就要走,什么情况,假装看看手相不就得了,还拍手心,骗子也太不专业了。

    “你今年十八岁,姓祝。”

    “恩?”

    “你是男性,额,是处男。”

    “什么!?”

    这可是祝山与这名老者第一次见面,却说的这么准确,并且之前的谈话,祝山可是没有透露出来任何一点儿!!原本要走开的祝山,停下脚步,他震惊了,真的震惊!

    “你是名学生,开学后就要上高三了,你喜欢的女孩儿是你同班同学,叫唐佳怡,今天你自慰被你嫂子发现了,你经常做春梦,春梦的对象竟然是……”

    老者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的说着,在说道一半时,连忙被祝山打住,再要说下去,祝山这点儿私密生活,可是全部被暴露了,幸好这摊位偏僻,来往没有几个人,要是被人围观了,祝山估计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老者说的句句属实!!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算的这么准?难不成真有道术?”

    祝山说话都显得有些语无伦次,这也有些太过于扯淡了吧,只是拍了一下手掌,却什么事情都被知晓了。

    “道术?呵呵,小老儿可不是臭道士,小兄弟你确实有血光之灾,不过小老儿这儿有一样宝贝可以免除你的血光之灾!”

    “不是道术!?我真有血光之灾,那需要什么宝贝才能够避免过去?”

    祝山真的信了,他信了一直以为是在疯言疯语的道士。

    没有比这一天更为悬疑的事情了,这老道士竟然全部说中了祝山的事儿,甚至连春梦都知道,祝山不得不惊讶,不得不相信。

    “来,给你这双黑色手套,戴上它,它可以帮你。”

    老者说着,便是在祝山默许的情况下,直接将黑色手套戴到祝山手上。祝山面目还是比较清秀的,带上略显破旧的手套,在瘦弱身躯,显得精壮一些,小麦肤色脸颊,有些迷人。

    好似带上手套,气质变得不同一些。

    “恩?老头这手套怎么摘不下来?”

    带上黑色手套,感觉大小适合后,祝山便是打算摘下来,却发现无法摘下,想问一下老者时,却发现老者跟他那布满垃圾商品的小摊儿,全然不见。

    路还是路,灯还是灯,但路灯下的摊,跟摊边老者却踪影不见。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嫂子的诱惑 作者:千金顶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