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嗡嗡嗡——”

    寂静的房间内震动的声音格外响亮,苏婧迷迷糊糊的把床头柜上的电话拿了过来,在看到来电显示后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接通。

    她生怕自己稍迟一秒这个电话就会被挂断。

    “喂。”她太过着急,声音也显得有些急促。

    接通电话后她却莫名的紧张,明明对方看不见但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头发梳理了一下。

    “我今天会回去。”低沉的男声从话筒里传出。

    苏婧的心不由的一震,她在愣了数秒钟后才紧张的开口,“那,那需要我做些什么吗?你有什么想吃的或是有什么需要我准……”

    “不用了。”他声音冰冷的打断苏婧的话,语气完全不像是在和自己的妻子对话。

    他是她的丈夫,但他从来对她都是这种态度,她已经习惯了。

    “西决……”苏婧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她咬了咬下唇还是决定告诉他,“我,我可能……”

    “忙,挂了。”

    紧接着是挂断电话后的忙音。

    她握着电话,笑的苍凉将后半句话讲出:“我可能怀孕了。”

    他们结婚三年,她和他的家人住在一起,而她的丈夫荣西决却一个人住在华庭的别墅区。他们结婚三年唯一一次的同房还是在一个多月以前,他那晚喝多了被人送回到荣家大宅,只怕他根本就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吧。

    苏婧越发觉得自己在这个家太过多余,但偏偏多余的她却怀孕了。

    不知道她如果突然告诉他,她怀孕了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苏婧摇摇头,逼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荣西决对她怎样都没有关系,至少他已经娶了她,她也实现了从小的愿望嫁给了他,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下了楼,开始准备早饭的食材,犹豫许久还是没忍住早早的就做了早餐,她害怕荣西决回来太早而她的早饭还没有做好。

    她在厨房不停歇的忙了两个多小时,目送荣家的每一个人出门离开,可一直到了傍晚也不见荣西决回来。

    她整理着餐桌,不时的往门口看去。

    “苏婧啊,瞅什么呢?西决要回来了不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林陶然睨了她一眼,说道。

    “恩。”

    苏婧漫不经心的回答引起林陶然的不悦:“你说说你这人,成天都不知道叫人。我虽然不是西决的亲妈,但你和我说话连个称呼都没有?”

    苏婧压低了头继续收拾餐桌,她嫁进荣家三年和林陶然打交道最多,她每次挑她毛病的时候她都不讲话,等林陶然骂完也就过去了,如果她回嘴反而更没完没了了。

    “我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林陶然见苏婧不搭理自己立刻就把音量提高了几个分贝。

    “你嫁进来三年,西决几乎不回来住,你自己就没有反省过到底是为了什么?”林陶然走近,上下打量着苏婧,厌恶的出声:“一无是处!如果荣西决不是为了攀附你们苏家的势利,你觉得荣西决会娶你?”

    苏婧的手在身下握成了拳头,她强压下怒气并不打算理会林陶然。

    屋子里的佣人都悄悄打量了一眼苏婧,满是同情的眼神。

    苏婧不说话林陶然就更加有气势了,“你倒也真会装!平常都睡到中午才起床,怎么今天知道荣西决要回来了就开始装做贤妻了?”

    苏婧秀眉微蹙依旧不答话。

    她怀孕这一事她谁也没有告诉,她想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荣西决。最近也确实起床很晚,困得很,大概是怀了孕的原因吧。

    “你啊,早晚有一天会被荣西决一脚踹开!荣西决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男人,你也不是什么好鸟,事实上你们俩还挺搭配。”

    林陶然说完捂嘴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正在林陶然笑的开怀时,一旁的佣人却突然行了个佣人礼:“少爷,您回来了。”

    林陶然在听到这句话后,霎时整个脸都变了色。

    她缓缓转头看向门口,在看到站在门口的荣西决时整张脸由绿转白,紧接着快速的回神上了楼。

    苏婧看了眼灰溜溜逃跑的林陶然一眼,这才向着站在门口的男人走来。

    “回来了?累不累?饿不饿?”她走过去,主动帮他脱外套,这是她做妻子的本分,荣西决虽然基本不回家,可每次回家苏婧都会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

    荣西决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他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是喜是怒。

    苏婧帮他脱外套,他这次也没有配合的抬手,虽然往日也不太喜欢他帮他,但也不会拒绝,可今日苏婧能感觉得到气氛有些怪。

    “怎么了?”她微昂首看着他英俊非常的侧脸,小心翼翼的揣测他的心思:“太累了吗?上楼吧,我帮你把热水放好你泡个澡放松一下?”

    他仍是没有答话,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良久他才迈开步子往楼上走去:“回房间,我有话要对你说。”

    苏婧望着荣西决的背影莫名的感到紧张,不知怎的她今天自从荣西决打给他电话之后就变得焦灼不安,与往日期盼他回家的紧张喜悦感完全不同。

    苏婧在楼下踌躇许久,最后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楼。

    房门未关,他正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她。

    他身材颀长,面貌又完美到令人惊叹,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竟然是她丈夫?她时常会觉得这不真实,但又忍不住心里的雀跃和自豪感。

    “西决,我专门给你留了点晚饭,你先吃点吧,都是你爱吃的。”她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荣西决在听到她的声音后快速转过身来,望着她那张眉清目秀的脸,道:“有一件事我考虑很久了,今天已经做好了决定。”

    苏婧故意躲过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笑着靠近:“还是先吃饭吧。”

    她笑容里夹杂着一份尴尬,她想要躲开荣西决的话题。

    他突然大步向她走来,沉稳的步伐中太过坚硬透漏出一丝怒气。

    苏婧连忙把托盘放下,慌不择路的转身离开:“你先吃晚饭,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慌张的想要逃脱,他却不给她留有半点机会:“我们离婚吧。”

    霎时间整个空间似乎都被凝固了,苏婧背对着荣西决毫无动作。

    她站在原地愣了几秒钟之后,又假装没有听到快速往外走,“我去楼下拿点东西。”

一出生苏婧才发现自己伪装的一点也不好,她就连声音都在颤抖,迈出去的步子却也跌跌撞撞的走不稳。

    “离婚协议书也已经准备好了,该给你的我都会给你,算是补偿了你这三年的时间。”伴随着他声音的是那份协议书被放在了桌子上的声音。

    苏婧想要抬脚离开,可她的脚跟好似连在了地上却怎么也抬不动腿。

    她知道,不管她是装作没有听到还是安然的接受他都会和她离婚,他从来都是这样,只要是他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三年前他突然来到苏家,态度坚定的说要娶她,她欣喜不已以为自己心心念念盼着的人难不成是看穿了她暗恋的心思,所以才要娶她不成?可在新婚第一天她才知道,原来他娶她不过是为了想要依靠苏家的势力迅速在a市崛起而已。

    即使知道是这样的原因,但她也从来无怨无悔,她甘愿嫁给他,甘愿做他事业上的垫脚石。她曾经也有想过,等哪一天他足够强大了,他会不会和她离婚?她曾安慰自己会在这三年里和他产生感情,可他却连半点机会都不留给她,她更没想到他提出离婚的时间会这么早。

    苏婧背对着他,良久才说道:“能,能在考虑……”

    “我已经决定好了,你签字就行。”她一开口他就满脸不耐烦的打断,“一千万的遣散费,东城价值六百万的新房也给你。”

    遣散费?

    苏婧觉得可笑,但她还是不大相信荣西决会这样说。

    她转过身,直视比她高了足足一头的男人说道:“遣散费?”

    他们是雇佣关系吗?为什么要说是遣散费?用这个词未免也太悲哀了一点。

    “结婚当天我就已经告诉了你我娶你的原因,这场婚姻本就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现在这三年的雇佣费用我一次性给你,算是两清。”她面前高大而又英俊的男人直视她,一双深邃的黑眸仿佛能将人吸进去一般,说出的话冰冷无情,毫无温度。

    “雇佣费用?”苏婧呢喃出声,募的她却笑了,“也是,我们本来就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她笑的让人疼惜,但荣西决却全然没有半点反应。

    她一步步走向他,在他身旁的沙发里坐了下来,将那份合约拿在手中仔细的翻阅。

    看到她正在仔细的翻阅离婚协议书,荣西决也松了口气坐了下来,“条约写的都很清楚,你还想要什么可以直接提出来,我在给你。”

    感觉到他因为自己答应以后松了口气,苏婧唇角嘲弄的笑容更加深。

    她没有答话,而是低下头把那几条给她财产的协议划掉,然后快速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遣散费就不用了,离婚协议书正式生效。”她笑着将那份协议推到他面前。

    荣西决瞥了一眼被划掉的那几条财产分割,他眉梢微挑,完全没料到苏婧会什么都不要。

    “你确定?”他不大相信的望着已经站起身的苏婧询问。

    苏婧径直走到衣柜前,背对着他这才回答,“苏家还没有缺钱缺到这种地步,既然三年前我是心甘情愿的嫁给你,那么这笔遣散费我自然也是不会收的。”

    如果她收了,那么他们之间的这三年不就真的成了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吗?

    她不要,她宁愿放弃掉一切自我安慰的留一个三年夫妻情分而非雇佣关系。

    荣西决坐在沙发里看着她收拾东西,没有在说什么。

    她将柜子里的衣服都叠整齐了放进行李箱里,又把自己琐碎的一些小东西收好。

    她的动作很慢,她故意这么慢,她还想要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虽然这个房间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住,但她住了三年了,从刚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喜欢,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很舍不得。可即使她动作再怎么慢,也终究有收拾好的时候。

    她拖着行李箱站起身,什么也没说甚至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便要转身离开。

    “我送你吧。”一直等着她收拾的荣西决突然出声。

    “不用了,坐车回家的钱我还是有的。”她故意说话讽刺他,每次她感到害怕的时候总是会竖起全身的刺来保护自己,可每次她也总会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苏婧拖着行李箱下楼,行李箱很大她一个人抬起来很吃力,下楼乒乒乓乓的声响将荣家的人吸引出来。

    “小婧这么晚了去哪呢?”荣凌穿着居家服从楼梯上探出半个身子询问。

    苏婧昂首看向荣西决的父亲,扬起笑容道:“荣叔叔您快休息吧,不早了。”

    “小婧啊你怎么了?你这是要去哪?”她喊得那一声荣叔叔让荣凌感到震惊,他连忙追下楼但却被林陶然给拦住了。

    苏婧继续抬着自己的行李往楼下走。

    三年前刚嫁进荣家的时候,她锻炼了很多次才把一声“爸”喊出口。整个荣家她和荣西决的父亲荣凌算是关系要好一点的,现在突然改了口离开,她还是有许多的不舍得。

    苏婧艰难的走下楼,拖着行李在一众佣人疑惑的注视下离开。

    坐在房间里的荣西决把刚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但他面上却仍是没有半点动容。

    原本就空的房间现在苏婧把她那些东西拿走了显得更是空落落的,望着偌大的房间荣西决却莫名的感到烦躁。

    他原本以为苏婧会好一阵烦他,求他不要离婚,他为这事烦恼了许久,可谁成想她却是这么干脆。她这么干脆的一口答应,反而让他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怪,烦闷的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三年以来,他在这个房间待了不超过五个晚上。和苏婧更是没有发生任何性关系,他们甚至连见面都很少,但是为什么他现在没有觉得轻松,反而会想起新婚之夜他迫不得已和她一起睡在那张床上时的情形。为什么他会想起这三年里,苏婧在下班之余会赶到华庭别墅亲自为他打理房间。

    荣西决越想越烦躁,但脑海里就是不断的有苏婧的身影闪过。

    他急躁的站起身一脚踹在圆木桌上,可内心的那份悸动仍是没有消散。

    苏婧回到苏家时已是深夜,整个苏家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已经睡下。

她轻手轻脚的拖着行李上楼,但奈何楼梯实在太多她干脆就把行李丢在楼梯旁,独自一人上了楼。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整个人都像泄了气的气球,完全没有半点力气。

    她趴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脑海里不断闪现出这三年里在荣家生活的场景,更多的都是和荣西决有关。

    小时候她被人推进水池,如果荣西决没有伸手救她的话,那么可能她也就不会喜欢上荣西决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她也就不会和荣西决结婚,那么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事。

    可一切都只是如果,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更糟糕的是她现在还怀孕了。

    想到怀孕,苏婧的唇畔掀起嘲讽的笑。

    如果她当时拿孩子做筹码求荣西决不离婚的话,只怕他会立刻拖着她去医院把孩子给打掉。

    她还没有傻到会认为,一个对她毫无感情的人会因为还未出世的孩子,就继续以夫妻的名义和她生活下去。

    荣西决不是会那样做的人,她也不想低贱到拿孩子绑住他,那样的生活未免太悲哀。

    苏婧一夜无眠,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时她才半眯眸子浅睡了过去。

    哐当——

    清晨,她的房门被人突然推开,紧接着粗犷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你回来做什么?怎么带回来这么多行李?”

    苏婧困得紧,根本不想睁开眼,她继续闭着眼睡觉回答父亲的问话,“恩,我和荣西决离婚了。”

    苏远在愣了数秒钟之后,勃然大怒:“什么离婚了?怎么就离婚了?你给我滚起来说清楚!”

    她身上的被子被苏远一把扯掉扔在了地上,感觉到凉意的苏婧立刻睁开眼睛看向来人。

    “给我滚起来!我在楼下等你,马上给我下来!”苏远愤怒的大吼,说完也不等苏婧反应便下了楼,边走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不停。

    苏婧叹了口气,她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她从床上爬起来,拿了一件薄外套披上后便下了楼。

    父亲苏远,后妈林雅梨,还有同父异母的妹妹苏烟也都在场。

    她还未走下楼梯,苏远就忍不住大骂了起来:“你说,你和荣西决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们两个谁提出的离婚?”

    苏婧只是低着头看路,还未来得及开口一旁的林雅梨就先出了声:“是啊,这之前也没有半点动静,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这也太突然了吧,突然的让人有些怀疑了。”

    林雅梨的话让苏远也琢磨了起来,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是荣西决提出的离婚对不对?”他想到三年前荣西决来苏家提亲时,苏婧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求他让她嫁给她,那么苏婧就绝对不可能提出离婚,他看得出来女儿对荣西决的心思。

    苏婧走下楼梯,站在一侧望着父亲这才回答,“是谁提出的离婚又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已经是离了。”

    苏婧望着父亲有些失望,她已经够伤心难过得了,为什么父亲不是先安慰她,反而是追问离婚的原因,这重要吗?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苏远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突然他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连忙询问,“那财产呢?你们的财产是怎么分割的?荣西决和你结婚的这三年里事业可是蒸蒸日上,只怕现在手里的资产比我苏家还要多上几倍!”

    提到荣西决在这三年里的成绩苏远便眯起眸子沉思了起来,算他没看错人,当年荣西要娶苏婧时他就觉得这个人一定大有所为,没想到荣西决远比他想象的本领还要大,仅仅三年不但在a市扎紧了脚跟,还把荣氏集团做到了最大,分公司都在国外开了好几个。

    苏婧压低了头不答话,她的气势一下子就没有了。

    坐在一旁的林雅梨母女对视一笑,苏烟更是笑的轻蔑,“姐姐,你该不会是净身出户吧?”

    苏远在听到‘净身出户’几个字时,身躯一震,目光清冷的睨向苏婧,“是不是?”

    “是的。”苏婧毫不避讳的看向父亲,点了点头。

    苏远在得到苏婧的回答后,面无表情的直视她,数秒钟之后才勃然大怒,“你这个不孝女!你竟然净身出户!”

    苏远气的‘腾’的一下站起身,一大步就迈到了苏婧的面前,“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荣家的事?不然你为什么会是净身出户?”

    “他有给钱,是我自己不要的。”她直视父亲的一双寒眸,毫不畏惧,语气更是清冷无比。

    她对这个家本就没有半点感情,父亲对她的质疑她也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家里的人从来都是认为,她是卑贱的。

    书院气的伸出手想要打苏婧,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压着怒气冷声询问,“给了多少?”

    她不想和他们再多做纠缠,所以如实回答,“一千六百万。”

    苏远怒不可遏,收回举高了的巴掌往后退了几步,毫无力气的跌坐在沙发里,“一千六百万?他打发要饭的?”

    看到苏远这种态度,林雅梨连忙煽风点火,“荣氏集团现在780亿的价值,公司虽然还是属于荣家的,但荣西决的手里最少得有数十个亿,这些又都是在他们婚后赚来的,离了婚就得平分啊!一千六百万确实……”

    林雅梨欲言又止,没有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傻子也能对比得出来。

    一旁的苏烟听得极其认真,她盘算许久后扯了扯林雅梨的手臂,道:“妈,现在荣西决这么有钱?”

    三年前荣西决刚回国不久,听说他的小公司也不过只值300万市值,才三年这数字也翻得太可怕了……

    林雅梨这会儿哪顾得上女儿说什么。她看了一眼苏远苏婧父女俩,继续道:“不过既然已经离了,又是小婧自己不要的,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凭什么!我女儿在他荣家做牛做马了三年竟然一分钱都不给就想离婚?做梦!就算是雇个保姆让人走了也得有个辛苦的遣散费!”

    苏远的这句话如针一般狠狠地刺进苏婧的心,不管是荣西决还是父亲,他们在三年前做的决定都是想要依靠着她,从她身上谋取一些利润。

    她也不过是个棋子而已。

    纵然是早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可荣西决这么说也就算了,可他是她的父亲啊。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婚内征服:老公如狼似虎 作者:落钦钦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