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乐羽佳醒来的时候,发现床上多了一个人。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偷偷地拉开了一下被角,被子里的自己全身光溜溜的。

    难不成?

    立刻大叫了起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正在熟睡中的男人被这一声尖锐的叫声惊醒。

    一双慵懒的黑眸,看了一眼乐羽佳,然后把坐起来的女人重新搂入怀中,嘴里咕哝着,“我知道昨天是你的第一次,如果你想要求负责的话。我不会逃避责任的!”

    乐羽佳看着面容俊朗的男人,靠!

    他到底有没有在听到她说话?她说的不是这个!

    她今天是准备和相恋了四年的男朋友结婚的,可是没有想到在结婚的前一天晚上竟然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苏子凡会怎样看她?

    他们今天可是要结婚的啊!

    想到这里,乐羽佳“呜呜”的哭起来。

    昨天的记忆也开始在脑海翻滚而至。

    她本来是这家酒店的带班,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昨天晚上她本来是已经请了假的。可是,昨天酒店突发了一些事情,她就赶了过来。

    一直忙忙碌碌到晚上九点。

    自己的妹妹乐水琪突然过来看望她,说着恭喜她的话,递给她一杯红酒。

    乐羽佳喝完这杯红酒就有人叫她去查房,到了一个房间里乐羽佳觉得浑身燥热,然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她就不知道了。

    脑海里有着隐隐的猜想,那杯酒里一定有问题。可是,自己的亲妹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她现在已经失了身,就不是完整的女人了。苏子凡她会介意吗?

    今天她还要结婚啊!这可怎么办好!

    “呜呜——”

    乐羽佳越想越气,瞪着把自己紧紧搂在怀里的男人。

    乐羽佳突然泄愤似的对着男人的手臂咬下去

    “嘶——”男人痛的吸了一口气,美目睁开,愠怒的甩开乐羽佳。

    这一甩不要紧,但是力气过于大了,乐羽佳直接就滚在了地上。

    掉在地上的乐羽佳“哇”的一声痛哭了起来。

    “你没事吧?”叶敬轩看着被自己弄掉地上的女人,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轻。“喂,你别哭啊!不明白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明,明明就是你欺负我!”坐在地上的小女人啜泣道。

    男人耸耸肩,无奈的说道,“我的名字又不叫明明,我叫叶敬轩!”

    乐羽佳被男人这句调侃的话,气得不行,哭得更厉害了,“我不管叫明明还是黑黑,我今天要结婚!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

    “昨天晚上是你让我要你的,我看着你那么求我,我就成全你了”说罢,叶敬轩仔细的盯着乐羽佳,“如果你真的想今天就和我结婚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还是先把衣服穿起来再说”

    乐羽佳听到叶敬轩这句话,顿时察觉到了什么,连忙捂住自己的身子。

    小脸一红,骂道,“臭流氓!”

    而且,她有说过要和他结婚吗?

    叶敬轩看着她气愤的可爱模样,心里竟然泛起一抹柔意。同时也很有绅士风度的转过身。

    乐羽佳慌乱的捡起地上凌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好。

    “昨天你没有在我酒里下药?”

    “你进来的时候我是想请你喝杯酒的,可是你没有给我请你喝酒的机会”男人边穿着衣服边说道。

    意思再明显不过,是她自己投怀送抱来着。

    穿好衣服的乐羽佳愤愤的准备离开。

    她的酒量还不至于喝一杯红酒就醉的完全失去意识。一定是乐水琪在那杯酒里做了手脚!

    可是,乐水琪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们可是亲姐妹啊!

    推开门的那一霎那间,仰面而来的数十道闪光灯。

    乐羽佳的眼睛被闪得快要睁不开,但还是看到了站在前面的那两个人,一个是乐水琪,一个便是自己的未婚夫苏子凡。

    “姐姐,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你这样做,又怎么对的起子凡?”

    乐羽佳看着乐水琪质问的目光,还有苏子凡充满厌恶的眼睛心里一痛。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凡,你听我解释!”

    乐羽佳向苏子凡的方向走去,然而,自己却被媒体拦住。

    “乐小姐,难道传言是真的?你真的和苏少爷交往的时候就劈了腿?”

    “乐小姐,请问里面的那个男人是谁?你和他的这种关系持续多久了?”

    “乐小姐,请问你和苏少爷的婚礼今天还举行吗?”

    每一个问题都让乐羽佳难以回答。

    尤其是最后一个问题,她也想知道。

    求助的眼神看向笔挺的站在那里的男人,眼神里燃着最后一抹希冀。此时,她最希望的就是苏子凡能站在她这一边,能相信她!

    “婚礼会照常举行!”苏子凡终于开口了。

    媒体又齐刷刷的把视线转到苏子凡那里!

    乐羽佳心里无比的感动,子凡最终还是相信她的!

    乐羽佳含着感动的眼泪走向那个仪表堂堂的男人,拉着男人的手,“子凡,谢——”

    谢谢你,这三个字还没有完全从嘴里吐出来,就被苏子凡一脸厌恶的推开。

    乐羽佳一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

    苏子凡没有温度的声音从唇瓣里吐出来,“羽佳,我没有想到你会是这样的女人。今天的婚礼会照常举行,但新娘却不是你!”

    说着苏子凡拉着乐水琪的手,单膝下跪,“水琪,你愿意嫁给我吗?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原来我当初的选择是一个多么大的错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才是那个我值得用一生去爱的女人!”

    乐水琪一脸娇羞的样子,对着苏子凡嗲声道,“子凡,你快点起来!”

    “水琪,你这是答应了吗?”

    乐水琪羞涩的点了点头,乐羽佳看到苏子凡成功的为自己的妹妹套上求婚戒指。

    多么讽刺的一幕!

    昨天乐水琪的探望,那杯酒,去查房然而却没有告诉她房间里有个男人。

    今天的媒体,以及苏子凡的拒婚,还有对乐水琪突然地求婚。以及新娘的成功转换!

    她明白了。一切的一切,原来都是一场事先安排好的阴谋!

第2章

    媒体人对着两对幸福恩爱的新人一番拍照,说着祝福的话语。

    乐水琪看向乐羽佳,“姐姐,虽然你做了这样伤害子凡的事情。但是,你毕竟是我的姐姐,作为妹妹的我,还是衷心地希望你能参加我和子凡的婚礼!”

    递过去一张结婚请柬后,乐水琪高傲的挽着苏子凡幸福的离去,身后还跟着一大堆的媒体记者。

    一时间,走廊里空荡荡的。乐羽佳流下眼泪。

    一只手向她伸了过来,乐羽佳怔怔的抬起头。

    看着面前这个无官俊美的男人,本以为苏子凡就已经很帅了,可是看到这个男人后,就觉得苏子凡长得其实也不过如此!

    一股莫名的恨意涌上心头。

    “我叫叶敬轩,今年29岁。未婚,不缺钱”

    乐羽佳白了这个男人一眼,“介绍的那么详细,你这是想和我求婚吗?”

    叶敬轩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你不觉得报复一个男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找一个比他更优秀的男人结婚?然后狠狠的在他面前秀恩爱!”

    乐羽佳听到这句话后,拳头紧紧的攥起。

    这个男人说的虽然有些庸俗,但很有道理!

    挑了挑眉,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人,长得确实能甩苏子凡几条大街。但是,要报复苏子凡不仅要找的男人比苏子凡帅,还要比苏子凡有钱!

    “那么你的钱有苏子凡的多么?”

    叶敬轩点了点头,觉得乐羽佳问这句话未免有些好笑。

    乐羽佳把手放在叶敬轩的手心,这才从地上站起来。拉着叶敬轩,“我们现在就结婚去!一定要赶在那两个贱男人贱女人前面!”

    被恨意冲昏了头脑的女人,此时就只想找一个比苏子凡优秀的男人结婚,而且还要赶在苏子凡和乐水琪的前面!

    匆匆忙忙的回乐家去拿户口本,乐家此时很冷清,因为大家都已经去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准备婚礼。

    “我妈呢?”乐家此时就剩下打扫卫生的小甜了。

    小甜看到不受宠的乐羽佳的时候,就像没看到一样。

    乐羽佳急了,又问了一句,“我妈呢!”

    小甜这才冷冷的抬起头,“大小姐!夫人说过了她已经没有你这个女儿了。趁着他们在举办婚礼,你还是收拾一下包袱离开乐家吧!省得大喜的日子他们看到了你心里堵得慌!”

    乐羽佳的喉咙一梗,眼圈泛着粉红,“小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小甜看着乐羽佳不无讽刺的说道,“大小姐。哦,不对,你现在已经不是了家的大小姐了!你只是夫人带过来的拖油瓶而已,你以为你真的是乐家的大小姐吗?

    二小姐才是乐家真正的千金,老爷和夫人早就想赶你走了。只是碍于你已经和苏家的太子爷订了亲,现在苏少爷也不要你了。所以,你对于乐家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了!”

    说完后小甜把抹布往矮几上一甩,闲闲的坐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以前这种事情都是乐羽佳做的。

    乐羽佳一走,就又是她了。

    乐羽佳对小甜的鄙视似乎没有看在眼里,脑海里回荡的都是小甜刚才的话。

    倒吸了一口气,乐羽佳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小甜,这,这一切都是他们事先设计好的?”如果不是苏子凡和她订了婚,乐家其实早就要赶她走了?

    “二小姐其实已经怀上了苏少爷的孩子,你是一个明白人。乐家人不会舍弃自己宝贝女儿的幸福,大家心里清楚就行了。你快点离开吧!”

    本来只是想回家拿户口本的,没想到竟然听到了如此残忍的真相。

    本以为她一直在乐家装包子,安安分分的,没想到乐家人还是这样容不下她。

    她虽然和乐水琪是亲姐妹,但是却是同母异父,她的血液里始终没有流淌着乐家的血。

    原来,昨天的事情真的是设计好的。

    而且,乐家除了她这个傻傻的等待结婚的新娘被蒙在鼓里,其余的人都知道这场阴谋!

    乐羽佳抹了抹眼泪,既然家里人都不在,那么她只有上楼偷户口本了!

    乐羽佳出了乐家的大门,看到叶敬轩正靠在那辆炫酷的劳斯兰斯银魅面前,手中点燃一支烟,眼神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拿到了?”叶敬轩淡淡的问道,却看到乐羽佳红着的眼眶。皱着眉头,“你后悔了?不过,现在还来得及”

    乐羽佳连忙摇头,她现在已经没有家了,和这个男人结婚不仅是为了报复苏子凡,更是要打乐家的脸面!

    现在她已经被赶出乐家了,那么她就没有必要再装包子了。

    “我们快点去领结婚证!”乐羽佳表现出迫不及待的样子。

    叶敬轩看着她,没有说什么,两个人上了车。一路沉默。

    去民政局,手续,拍照,签字,盖章,一系列的流程都很顺利。

    乐羽佳摸着自己手心里的红本本,觉得有些晃目。

    再看看另一只手中的绿色的户口本,乐羽佳二话没说把户口本撕了个粉碎,随着碎片丢进垃圾桶里。

    叶敬轩只是淡笑这看着愤怒无比的小家伙,他知道她这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情绪才会如此的暴动。

    当限量版的劳斯莱斯银魅停在那家酒店门前的时候,引来了一大堆人的侧目。

    让酒店旁边的侍从看到后也是为之一振,恐怕整个龙城能开得起这辆车子的,只有叶家人了。

    难道来的人是——

    乐家其实也不过是小小的企业,竟然能请得动这么大号的人物?

    众人都在纷纷猜测。

    乐羽佳进到酒店后,牧师正在举行仪式。

    “新郎,你愿意娶乐水琪小姐为妻吗?无论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

    苏子凡含情脉脉的看着乐水琪,不出意外的回答,“我愿意!”

    “新娘乐水琪小姐,你愿意和苏子凡先生结为夫妇吗?无论生来病死,都不离不弃?”

    乐水琪看着苏子凡,眼神里是同样的含情脉脉,“我愿意!”

    “如果在场的人没有反对的话,那么就请新郎和新娘互相交换结婚戒指!”

    话音刚落,乐羽佳挤过人群冲上前,“我反对!”

    她不仅反对,而且还要扇这两个贱男女两巴掌!

看着突然冲出来的小女人,众人一片哗然。

    乐水琪和苏子凡还在错愕的看着突然冲出来的乐羽佳,乐羽佳就已经跳过来。

    “啪啪!”

    给了乐水琪两大巴掌!

    乐水琪捂着脸,脸上红肿一片,被打了的她尖声叫道,“乐羽佳,你是吃了豹子胆了吧!竟然敢打我?”

    说着扬起手就要扇过去,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然后狠狠的一甩,穿着十公分高跟鞋的乐水琪差点摔倒在地上。

    “水琪,你没有事吧!”乐水琪没有摔倒地上,反而是被苏子凡搂住。

    乐水琪狠狠的瞪着突然冲过来的男人。这个男人是叶敬轩,然而她并不认识。

    乐爸爸还有乐爷爷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气愤的站过来。

    “乐羽佳,你竟然还有脸出现在这里?你滚,乐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从此以后不要踏进乐家半步!你再也不是乐家的人!”这句话是乐爸爸说的。

    乐羽佳看向自己的母亲,彭欣桐,彭欣桐搀扶着乐水琪,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

    乐羽佳的心里淌过痛意,她也是彭欣桐的亲生女儿,为什么彭欣桐对待自己和乐水琪相差就那么大呢?

    就是因为她流淌的不是乐国明的血脉吗?

    原来,她在彭欣桐的心里也不过只是一个拖油瓶。

    “乐国明,不是我从此不再是乐家人。而是你们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乐家人!我也不屑和你们为伍!”

    乐羽佳反唇相讥。

    乐国明听到这句话后,脸色挂不住,举起手来就准备给

    乐羽佳一巴掌。

    又再次被站在乐羽佳旁边的叶敬轩冷冷的接住,“伯父,您这样做未免也太偏心了些!”

    乐国明只是在上流社会底层徘徊,哪有见到过叶敬轩这样的大人物。冷着唇,“真是没有想到啊,你这个小兔崽子,这么快就勾引了一个男人回来。幸好,今天和子凡结婚的人不是你,否则还不知道你给他带多大的绿帽子呢!”

    苏子凡只是的看着叶敬轩,这个男人看上去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但却想不出来。

    难道乐羽佳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就真的找上了别的男人,这样的猜想让苏子凡心里很不舒服。

    既然你们那么的冷血,就别怪我无情。乐羽佳牵着叶敬轩的手,“我们走!以后我再也不姓乐!”

    叶敬轩在乐羽佳耳边说了句,“以后可以跟我姓!”

    乐羽佳的听到这句话,耳根一红。

    他记得他姓叶,那么以后她就叫叶羽佳?

    看在苏子凡和乐水琪,以及众人的眼睛里两个人就是在**。

    “小杂种让你就这样离开岂不是便宜了你?你吃我们乐家,喝我们乐家的。你以为只是这样就可以还清了吗?”乐国明眼神里闪着蔑视,“你这个小杂种,我们乐家养育了你这么些年。你一辈子都还不清!”

    乐羽佳嘴角抽了抽,她虽然是乐家名义上的大小姐。可是在十二岁以前,她都是跟着奶奶住海边。

    母亲彭欣桐在她刚刚生下来后,就把她扔给了奶奶,她只和奶奶两个人相依为命。

    直到她十二岁的时候她才被接到乐家。才知道妈妈已经改了嫁,并且已经给她生了一个妹妹。

    她并不喜欢乐家,乐家的人也不喜欢她,所以一直都很谨慎的做自己装包子。

    花钱什么的,都是能省则省,扫地拖地神马的都是她在做。她哪里是大小姐,明明就是女仆的待遇!

    不,在乐家的地位比小甜还不如!

    “你在乐家住了多少年?”叶敬轩的话打断了乐羽佳的思绪。

    “十年——”只是十年而已。

    语毕,就看到叶敬轩拿出一张支票和笔,在支票上写着数额。

    扔给乐国明,“这是一千万,我老婆的账,我替她还清了!以后她和你们乐家再没有任何的关系!”

    乐羽佳瞪大眼睛看着叶敬轩,靠!

    这么多钱不花留给我啊,给乐家岂不是便宜了他们。一年一百万?

    她在乐家受得待遇那么挫,哪有花那么多!

    众人看着这个男人如此大手笔,都目瞪口呆。

    乐国明平生还没有接过那么大数额的支票,手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乐水琪也惊讶了一把,但她那两巴掌她还记在心里,而且也不相信乐羽佳真的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找一个看上去比苏子凡强好几百倍的男人!

    乐水琪对着叶敬轩尖酸讽刺,“你一定是乐羽佳雇来充大头的男友吧?而且,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这张支票不是空头支票?”

    “你们现在就可以去银行兑现”叶敬轩的面色依然云淡风轻。

    乐国明脸色严峻的把那张支票交给了一个信得过的下人,过了一会儿,下人跑了回来。然后在乐国明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乐国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然后又掠过一抹尴尬。

    喜的是,那张支票确实可以兑换。尴尬的是,此时他不确定乐羽佳旁边的这个男人的身份,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是什么大人物的话,乐羽佳傍上了这样的男人。岂不是——

    可是,说过的话,泼出来的水。他已经把乐羽佳赶出了家门。

    “以后羽佳和你们乐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了,羽佳我们回家吧!”他指的是他们两个的家。

    乐国明欲言又止,看着手牵手走远的两个人一阵惋惜。

    看到这里乐水琪急忙挖苦道,“爸,那张支票是真的那又怎样?乐羽佳怎么可能真的嫁给了一个富豪?她一定是被别人包养的!”

    听到乐水琪这句话,乐国明后悔的脸上舒展开来。

    被包养?包养和正室可是天差地别。

    所以,把乐羽佳赶走也没有任何值得可惜的了——

    只是,苏子凡在看着两个人牵着手离去的背影。心里觉得有些堵。

    走出酒店,乐羽佳才意识到是被这个男人牵着手出来的。急忙尴尬的甩开叶敬轩的手。

    “刚才谢谢你!”

    “以后你就改姓叶吧!”

    啥?乐羽佳一愣。

    “那个一定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吧?所以,为了和乐家不沾半分钱关系,你就改姓叶吧!”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闪婚蜜爱:独宠小萌妻 作者:羽筝筝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