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街心公园,正值上午,幽静的小路上时不时有清脆的鸟鸣。

    “我怀孕了,你老公的。”带着墨镜的年轻女子,从包里拿出一纸验孕单。

    安雅垂眸,把玩手机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扫了年轻女子一眼,“呵……”好看的唇凉凉的吐出一个音。

    “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家世殷实才能嫁给他,我告诉你,我比你年轻比你漂亮,在床上比你伺候的他舒服!”女子气的刷的起身,单手指着安雅的脸,尖声说道。

    “但是,你没脑子。”安雅优雅的起身,缓步离开,似乎,女子从没出现过。

    女子抿着唇,青葱似得的手指死死地抓着那张验孕单,她怀孕了,但,并不是安雅老公慕城的。

    走出公园,阳光正好,大片大片的自头上落下,安雅轻轻的吐了两口气,她知道是慕城默许的,为了跟自己离婚,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但,她,不离婚。

    一个小时后,各大网站论坛都在转载一段录音,几张照片,当红小明星杜珂珂和已婚导演发生婚外情怀孕,嚣张逼原配离婚……

    杜珂珂,就是在公园和安雅见面的女明星。

    慕氏集团,副总裁办公室。

    安雅轻轻的搅着银勺,咖啡的雾气氤氲,手边的手机唱响。

    “雅雅,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又拿到头条!”电话那边是慕朵朵轻快的声音。

    “该谢的是你哥。”安雅缓缓地说道,轻抿了一口咖啡,没加糖,苦涩的味道在唇齿间慢慢弥散开。

    “雅雅……”慕朵朵顿了一下,正想着怎么开口安慰。

    “没事,早就习惯了不是吗,还有两个月,要是真的不行,就算了。”安雅好看的唇瓣一张一合,声音也动听,却带着一抹淡淡的哀伤。

    慕朵朵心里酸酸的。

    “雅雅,我哥只是还没看到你的好,等他看见,他会……”

    “朵朵,我还有份文件要处理,改天请你吃饭。”安雅打断了慕朵朵的话,这样的话,她对自己说过n遍,但结果,依旧是那样。

    “好。”慕朵朵应声挂断了电话。

    安雅放下手机,喝光了整杯咖啡。点开电脑,市政府的新城项目,一个月后正式招标,她要做的事情很多。

    六点钟,安雅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拎着包出门。

    暖黄色的夕阳已经悄无声息的包裹了整个城市,慕氏门前的街路上,车来车往。

    安雅站了一会,转身去了停车场。

    枫林苑。

    安雅和慕城的婚房。

    盛夏,枫林苑里的枫树都是翠绿色的叶子,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响。

    安雅洗了手,如常做了晚饭,尽管慕城并不会经常回来,她仍旧习惯给他留一锅汤。

    十点钟,安雅洗了澡,躺在大床上,忽然觉得有些疲惫,她努力争取来的婚姻,她给自己的最后期限,一切交织起来,像一张大网一样,狠狠地将她罩住,慢慢的呼吸不畅。

    一觉醒来,床边依旧是空的。

    安雅起身,穿上拖鞋去楼下喝水。

    啪!

    客厅的灯忽然被打开,刺目的光落下,安雅本能的蹙眉看过去。

    楼梯的尽头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男人唇角挂着冷嘲的笑,俊美的五官染着薄霜,就那么凉凉的看着安雅。

“你,回来了……”安雅看着慕城,她穿了一件很单薄的睡衣,绯色的没过膝盖,睡了一觉,黑发微微有些凌乱,像海藻一样缠绕着,落在胸前。

    慕城眸底火光四起。

    他常说,安雅这女人在外面高傲的像个女王,晚上,又像个妖精。

    “今天很有本事。”低沉的声音响起,如大提琴的低音一般悦耳,也刺耳。

    安雅知道他说的是杜珂珂的事,抿抿唇,一步一步下楼,她穿着漏脚趾的拖鞋,圆润的小脚趾涂成暗红色,每一下都在踩在慕城的神经上,某些方面,她很懂他。

    “你又不缺。”

    “自作聪明的女人,通常都没有好结果。”慕城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掐住安雅的脖子,用力的一推,安雅的腰镉在楼梯的扶手上,疼的吸了一口凉气。

    呲!

    绵薄撕碎的声音响起,单薄的睡衣落在脚边。

    “慕城……”安雅想推开他,他们不是没在床以外的地方做过,每次,安雅处理了慕城身边的女人,他都会狠狠地折腾她一次,以示惩罚,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只是,腰太疼。

    “现在叫,太早。”慕城低头狠狠地咬上安雅的唇,撕咬,没有任何的怜惜,他厌恶极了她的妖娆娇媚,但每次都逃不过,每次都会被她轻易的撩拨。

    安雅咬着唇,默默地承受他的掠夺,她被他固定在那个位置上,动都动不了。

    安雅知道慕城对他没有任何的怜悯,也不会听她的解释和理由,他认定的事,就是认定!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沉迷在他的身上,他也沉迷在她的身上,彼此纠缠……像极了暗夜里相互偎依取暖的花和叶,只有彼此。

    一场情事之后,安雅被慕城扔在楼梯上,他的衣裤落在一旁,修长的腿从她的身边经过,没有任何激情之后该有的温存,他走了,告诉她,他满足了。

    安雅唇角勾起一抹苦涩,还有两个月,三年,他们在一起的次数很多,每次,慕城都这样从她的身边走开。

    “慕城……”

    慕城脚步顿了一下,睥睨的看了一眼安雅,“说。”

    “扶我一下,好吗?”安雅腰疼的厉害,她想起身都吃力。

    “呵。”慕城冷哼了一声,没有迟疑,大步上楼。

    安雅忽然觉得自己眼眶酸酸的,抬手才发现,眼泪已经掉了下来,女人终究是柔弱的,渴望温暖的。

    安雅坐了好一会,才积攒了一些力量,从地上爬了起来,吃力的去了一楼客房,进了浴室,放满了水,缓缓地躺下,温热的水舒缓了一些疲惫的感觉。

    安雅使劲的吐了几口浊气,从浴室里爬出来,趴在床上,睡着。

    早上八点,慕城的生物钟向来很准,收拾利落下楼,餐厅里没有像往常一样摆好早餐,俊眉轻蹙,几步走到客服门口,推开门。

    安雅趴在床上,被子盖到腋窝位置,光滑的肩膀裸露在空气中,长发温顺的落在一侧,粉嫩的唇微微嘟着,睡得香甜。

慕城咽了咽口水,该死,这女人怎么就能随时随地这么勾火!

    砰!

    慕城重重的关上门,气恼的大步离开。

    安雅太过疲惫,听见关门的声音,眉头蹙了蹙,没有醒过来,一觉睡到十点,猛地惊醒,刷的起身,“痛……”腰上传来尖锐的疼痛。

    安雅抬手揉了揉后腰,扶着床起身,缓步上楼,她睡过了点,今天上午还有个会要开,她不出现,慕城一定会找她麻烦。

    走到卧室,安雅额头上冒出一层薄汗,摸出手机,上面果然有五个未接,都是助理莫景程打来的。

    安雅急忙回拨。

    电话很快被接起。

    “安总,您没事吧?”莫景程关心的问道。

    “没事,我昨晚睡得比较晚,公司那边?”安雅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收紧。

    “慕总说您生病了,请一个星期假。”莫景程微微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把您手里的项目给了崔经理。”

    崔经理,崔艾瑜,慕城的绯闻女友之一。

    安雅的眸子暗了暗,她手里的项目,崔艾瑜想要不是一天两天的,“知道了,帮我多请一个星期假。”

    “安总……”莫景程焦急的唤了一声。

    半个月,崔艾瑜足够时间把项目摸透,到时候,岂不是?

    “没事,按我说的做就好。”安雅淡漠的说道,她的项目不是谁都吃得下的,她就要等着看看,崔艾瑜吃不下去,怎么收场。

    “是,安总,我这就去人事部给您请假。”莫景程眸子一转,很快想通,他心里一直是替安雅抱不平的,安雅和慕城结婚快三年,慕城绯闻不断,甚至公司里也桃花一朵朵。

    安总那么好的一个人,做事利落对人温和,手段雷利,典型的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偏偏慕总就是!

    安总对慕总的各种刁难从不反击,今天……要变风向了?

    挂断电话,安雅倒在床上,这张传说中的婚床只有她一个人躺过。

    慕城说,婚床是准备天长地久的夫妻才上的,我只是上你而已,天长地久是留给她的。

    安雅默默地看着天花板,忽然好想哭,许是痛的太厉害,眼泪一下子就蹦了出来,安雅急忙抬手擦泪,擦了一次又一次,怎么都擦不干净……

    电话唱响,安雅深吸了几口气,接通。

    边轶,安雅的校友,兼死党男闺蜜。

    “雅雅,干嘛呢?想我没?”电话那边响起一个男人打趣的笑声。

    “我……”安雅半晌才吐出一个字,微微有些哽咽。

    “怎么回事?你在哪?”边轶焦急的询问道。

    “撞伤了腰,在家。”

    “等着,我马上来。”

    安雅刚要说不用,话还没出口,电话就被挂断。

    安雅认命的起身,换了衣服,刚刚走到楼下,门铃声响起。

    透过玻璃门,安雅看见边轶,他身上还穿着白大褂……

    “怎么不换衣服?”

    “伤到哪了?”边轶蹙眉问道。

    “腰。”安雅想起昨晚,小脸微红。

    “趴那,我看看。”边轶指了指沙发。

    安雅顺从的趴在上面,边轶弯腰,伸手将她的衣服慢慢的掀了起来,好看的眉蹙得更深。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低调暖婚:总裁追妻花样百出! 作者:棉小棉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