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太子府拢月阁。

    凤染倾的贴身丫鬟浅草摸摸自家小姐的鼻息,没气了,她家小姐挂掉了。

    “小姐啊,你怎么挂掉了啊?你死得好惨啊,啊啊啊,没有跟太子殿下入洞房,你怎么能死呢?你死了可就便宜苏纤纤那个两面三刀的贱人,他睡你的夫君,花你的银子,打你的娃……”

    “哦,小姐你没入过洞房,没有娃娃。”

    浅草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得凄凄惨惨的。

    她突然意识到自个哭错了,停下来自言自语后,又继续哭:“小姐,你要死也得入过洞房,生过娃娃再死,有小倾倾陪着,浅草才不会孤苦无依……。”

    喜房里伺候的太子府下人傻眼了!

    太子殿下双喜临门,迎娶太子妃凤染倾时,一起娶了宰相家的嫡女苏纤纤为良娣,对于一个女子而言这本身就是极大的耻辱。

    太子妃大喜之日独守空房,又听说太子殿下入了苏良娣的兰香苑。

    这不,她咽不下这口气,一头撞死在楠门雕花屏风上。

    太子妃的陪嫁丫鬟可真够特别的啊,是说她二,还是说她傻呢?在喜房伺候的下人怕惹祸上身,一时之间溜得干干净净。

    她们一消失,浅草的哭声显得更突兀更悲伤,在空旷的拢月阁中飘荡。

    凤染倾被浅草的哭声吵得头痛欲裂,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起来,被撞过的额头还在渗着血呢!

    房间的烛火本就幽暗,凤染倾的脸在灯光下显得更惨白,浅草被弹坐起来的小姐惊了一大跳,惨嚎一声:“啊,鬼啊,鬼啊!”

    “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

    凤染倾没好气瞪小丫头一眼,目光掠过她,落在梨花雕桌那对大红烛上。

    窗外吹过一丝微微的清风,烛影在火光中摇曳,整个房间的景色一览无余。

    全是古色古香的格调,家具都是用上好的梨木、楠木制成,雕工精湛,整个房间披红挂彩,喜气洋洋。

    “哇,哇,哇,天啊,古董,全是古董。”

    作为一个现代神偷,她是非常识货的。

    隔着镂空雕花的柜门,柜子里摆的一件件都是稀世珍品,拿出去拍卖一定能拍出个天价,一辈吃喝不愁了。

    该死的,早就听说夏家富可敌国,柜橱里一个花瓶比她十个凤染倾还娇贵,卖了她也抵不上一个花瓶的价值。

    她是现代神偷门头号君子,有雇主出五千万指定要五彩琉璃坠,组织派她执行这次任务。

    她偷技高超,吉星高照,从她出道以来,从没有失手过。

    这次潜入夏家也是超乎寻常的顺利,也是她轻敌,才会动手取琉璃坠时让夏傲天抓个正着。

    抓贼就抓贼,哪有人专挑波涛汹涌处下手的?

    这才被攻得挫手不及,一个站立不稳抓着五彩琉璃坠从窗台上摔下去,当时五彩琉璃坠闪着夺目的光芒,她就失去意识了,醒来时就在这处婚房里。

    她敢潜入夏家偷镇宅之宝五彩琉璃坠,指不定夏傲天这个变态在玩花样?

    这个夏傲天是色中老鬼,喜欢她的36d吗?

    所以才请君入瓮,直接来个洞房花烛夜?

    惊喜过后,凤染倾盯着傻愣的小丫头,一脸警惕。

浅草被自家小姐陌生的眼神盯得一阵发毛,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泪里含笑猛得一把抱紧她:“小姐,你没死,你没死太好了!”

    纵然演技再高超,一个人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这丫头不像是在捉弄她。

    凤染倾被她下死力气搂着,勒得快断气,但是却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熟悉的温暖,记忆如潮水一般涌上来,才知道不是夏傲天捉弄她,她借尸还魂了!

    她穿越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南唐国凤家小姐身上。

    这个凤染倾与太子陌离轩青梅竹马,陌离轩却给了她一个女人最大的耻辱。

    不仅在迎娶她时,一起娶了她的闺中好友苏纤纤,更是在大婚之日,丢下她这个正牌新娘,入了苏纤纤的婚房。

    同名凤染倾,这个凤家小姐简直是女人的耻辱,你说四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啊。

    为了一个男人寻死觅活,至于吗?

    况且自个长得貌美如花,不是,这个凤家小姐到底长什么样?

    凤染倾示意浅草把她扶起来,擦去额角的血迹,揽镜自照一番,还不错啊!

    虽然这具身体才二八年华,没有发育全,前面也是旺仔小馒头,但是一张脸长得水嫩嫩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五官恰到好处的精巧,怎么看都是活脱脱的一个小美人儿。

    “美人儿,你的春天马上要来了!”

    凤染倾对着铜镜绽放一个如春花般的笑颜,愣是让浅草看傻了,心里不停的嘀咕:坏了,坏了,小姐一定把脑子撞傻了,太子殿下跟苏纤纤正在颠鸾倒凤,小姐还能笑得这么灿烂。

    “没发烧啊?”浅草帮凤染倾上过药后,不放心去摸摸她的额头。

    从早上花轿出门到现在,小姐一直没吃过东西,她将凤染倾扶到床榻上,张罗着说:“小姐先歇着,奴婢去看看厨房有没有什么吃的,这一早出门,没吃过东西,一定饿坏了吧!”

    穿越也是一项技术活。

    这么一折腾,凤染倾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一边拣起床上的花生豆往嘴里猛塞,一边目送着浅草去解决她的温饱问题。

    她已经决定,先在太子府做几天米虫,努力降低存在感,然后找个机会溜出府,从此天涯任逍遥。

    古代虽然山青水秀,但她还是想念现代的空调冰箱什么的,她是因为五彩琉璃坠穿过来的,等找到琉璃坠也一定能穿回去。

    但是有夫之妇说出去不好听,也不方便她以后泡美男,要不要先休完夫再跑路呢?

    她正沉浸在这个高难度的问题上,房间的门“砰”的一声撞开了。

    一个穿着体面、满头珠翠的贵妇人被两个小丫头搀扶着,闯进来。

    那妇人涂脂抹粉,本来那张脸长得还算周正,但是一脸寒霜的鬼样子实在不堪入目。

    她和凤染倾大眼瞪小眼,然后冷冰冰的说:“太子妃,老奴奉劝你一句,你就是一头撞死在婚房,太子殿下也不会来这拢月阁多看一眼,大婚之夜寻死觅活的,真是晦气!”

她还以为来的是恶婆婆,来人自称老奴,到底是哪根葱呢?

    话说,堂堂凤阁老的嫡亲孙女,在这太子府也混得腻惨了,连一个老奴也能对她冷嘲热讽的。

    言语可真够恶毒,这是巴不得她死呢!

    可惜啊,这些个捧高踩低的恶奴们,恐怕要失望了,她,凤染倾,不但会好好活着,还会送给这太子府几重大礼。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且等着吧!

    凤染倾还在猜测这个一脸杀气的老巫婆是什么身份?

    扶着老巫婆的小丫头自报家门:“太子妃,乔姑姑是皇后娘娘身边最体己的人。”

    咳,乔姑姑?

    大概是一辈子呆在宫里没享受过男女之欢,没有被爱情滋养过,一大把年纪熬成老姑婆,然后内分泌失调,再借着皇后娘娘狗仗人势,来太子府作威作福了。

    凤染倾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忍不住想偷笑,为了稍作掩饰,不得不拿起铜镜,装腔作势整理凌乱的发髻。

    她的举动看在乔姑姑眼里就是轻慢和不屑了。

    乔姑姑的脸色更是阴沉几分,她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在宫里哪个人不得巴结着她?

    说得好听一点凤阁老是隐退,她在皇后娘娘身边当差可是知道的,凤阁老触怒龙颜,一大把年纪还被皇上禁足在凤府闭门思过。

    她和皇后都厌恶凤染倾,这凤家小姐还真以为自己能有朝一日凤仪天下,敢如此轻慢皇后身边的人?

    “太子妃到底是个没娘养的,大喜的日子寻死觅活,没有一点主母风范,老身一定会如实禀报皇后娘娘。”

    乔姑姑见凤染倾敢如此轻慢她,言词更犀利。

    凤染倾拿着铜镜的手一滞,心里腾得升起一腔怒火,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她跟乔姑姑嘴里的那个娘一点关系没有,现在好歹还借着这具身体,这个老东西为老不尊,动不动就上升到教养问题,真是面目可憎。

    “太子殿下让老奴劝凤家小姐安份一些,凤家这般落魄,能保住这太子妃的位置就应该感恩戴德。”

    乔姑姑厉声道:“以苏家如今的势力,才是太子殿下最大的助力。太子妃如此善嫉,在这拢月阁以死相逼,太子殿下说再有下次,休怪他一纸休书,让凤家小姐回凤府去,陪凤阁老颐养天年……”

    凤染倾背对着乔姑姑。

    乔姑姑说保住太子妃的位置应该感恩戴德时,她的肩膀就抖动得厉害。

    听到一纸休书,陪凤阁老颐养天年这种话,更是颤抖不止,像一朵娇羞的春花,被寒风暴雨猛烈的催残。

    她的反应让乔姑姑很满意,在宫里当了一辈子差,每行一步皆小心翼翼,能令凤阁老的孙女战颤和害怕,让她心里产生了一种舒畅的快意。

    乔姑姑脸上挂着得逞的笑意时,凤染倾转过身,指着她,笑得花枝乱颤:“大妈,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不对了。”

    乔姑姑脸上的笑一滞,不敢置信的盯着她。

    她甜美的一笑,表情里透着深深的怜悯:“大妈,你怪可怜的。一辈子呆在宫里熬成老姑婆,没有享受过男欢女爱吧?没有被爱情滋养过吧?我猜,你一定是内分泌失调,心火过旺,你看看你,皮肤松弛,满脸爬满褶子,不如回宫里好好歇着吧。”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穿越之偷个男神当老公 作者:菜菜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