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把裤子脱掉,躺下!”

    听到这句话,林墨歌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苍白的脸划过一丝无助……

    最终,还是慢慢褪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后躺到了手术床上。

    女医生看她紧紧并着腿,冰冷的说:“把腿分开。”

    林墨歌咬咬牙,将从未被人看过的隐秘打开。

    “你配合一点,也让我少些麻烦。”女医生的话语里没有一丝感情。

    “好……”林墨歌话音未落,忽然感到下身一阵尖锐的痛:“啊……”

    “处.女就是麻烦!”女医生按住林墨歌因为疼痛蜷缩的腿,看在手里的注射器:“因为你膜上的孔比较小,导管插不进去,那我现在只能用鸭嘴钳了……”

    “什么是、什么是鸭嘴钳?”还没有从疼痛中回过神的林墨歌,看着女医生拿起一个黄瓜粗细的白色物体,心里更加害怕。

    她想挣脱,女医生却快她一步,将她的腿固定在了医用床的两边。

    “不……”林墨歌嘴里拒绝着,眼睛里浮上眼泪。

    可是女医生声音依旧冰冷:“违约金好像是一个亿……”

    林墨歌條然紧紧咬住下唇,对,因为钱,她现在,根本没有反悔的资格……

    女医生手里左手拿着鸭嘴钳,右手拿着一支注射器,走进林墨歌。

    注射器里满满的都是乳白色的液体,林墨歌心里涌上羞辱。

    那,就是她一会要被注入的东西……

    雇主的精华!

    她扭过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但下一刻,巨大的痛楚却让她忍不住痛呼出声:“啊……好痛!”

    女医生用鸭嘴钳撑开了她……

    林墨歌在被撕裂的疼痛里,她忍了半天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划过脸颊,和被注入的液体一样,冰凉……

    女医生看看空了的注射器,满意的点点头。

    用力将林墨歌下身将带血的鸭嘴钳抽出来,扔到垃圾桶,然后将她的腿解开:“授精成功,你可以走了,三周后来复查。”

    林墨歌低低答应一声,就要起身。

    女医生却一声怒喝:“别乱动,流出来怎么办?”

    林墨歌像是被定住,两条抬起的腿无力的又落回床上,屈辱的闭上了眼睛。

    刚满二十岁,父亲因为做生意失败,进了监狱,母亲心力交瘁住进了医院,还未经人事的她,替陌生男人生孩子,来赚养家的钱……

    只是,只是生一个孩子而已,她可以的!

    林墨歌默默的安慰自己。

    ……

    三周后。

    女医生看着林墨歌的检查报告,摇摇头,递给了身边站着的黑衣人。

    “失败了?”

    黑衣人看了一眼林墨歌,又看了一眼检查报告,随即拨通了一个电话。

    “权总,计划失败了……是、是……”黑衣人态度极为恭敬的对着电话答应着。

    “……根据协议,失败的话,我们需要给受孕人一万块的经济补偿,这笔钱,财务拨款吗?”黑衣人听完电话那头的训导,最后说道。

    一万?林墨歌皱起了眉头,嘴唇失去了血色。

    她被鸭嘴钳坏了身子,受了那么多苦,难道就只能得到一万块?

    “……是,权总。”黑衣人说完要挂电话,林墨歌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夺过电话。

    “权先生,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可以给您生孩子的!求求您,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如此屈辱的话语,林墨歌从未想到自己能说的出口。

    现在的她,为了钱,可以卑微到尘埃里!

    可惜,电话那边的男人,冷冷哼了一声,掐了电话……

“我还是处.女……”林墨歌说出这句话,电话里一片忙音。

    林墨歌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

    现在的她,既丢了清白,又没有钱去救父母,完全就是一个被玩弄剩下的破娃娃。

    “林小姐,您,您还是处.女?”黑衣人本来极为恼怒被她抢了手机,还打扰了权总,但听林墨歌说了这句话,心里一动。

    林墨歌羞于说出口,只是不停的哭泣。

    一旁的女医生说道:“她的确是清白的,我用鸭嘴钳也没有完全打开她。”

    “这样……”黑衣人想了想,走到一边,拨通了电话。

    这次他站得远,声音也低,任谁都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过了一会,他回到了林墨歌身边:“林小姐,请问您为了五百万,什么都肯做是吗?”

    “我……”林墨歌听他说出五百万,犹如看到了最后的希望,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做什么我都愿意!”

    “好的,权总说,他今晚会给您一次怀孕的机会……”

    林墨歌的脸变得煞白,今晚,再给,自己,一次,怀孕的机会。

    她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林墨歌的眼神里满满是绝望。

    黑衣人摇摇头:“权总从不肯给人第二次机会,这次已是破例。不然林小姐还是拿一万块……”

    “我答应!”林墨歌突然出声。

    ——身子已经残花败柳,也曾接受过他的精华,何必要再自欺欺人呢?

    一晚,不过一晚而已!

    “那么,林小姐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如果成功,依然照付五百万,如果失败,只能多给您十万块渡夜资。”黑衣人说完,看看表:“我今晚九点钟来接您,您准备一下,。”

    看着黑衣人离开的身影,林墨歌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今晚,一定要争气!

    受孕与不受孕,差了四百九十万!

    女医生看着她紧张的神色,知道她在想什么,最终还是出言提醒道:“首先要让男人释放,不然没有精华,一切都是白费。还有,做的时候,在屁股下面垫个枕头,会提高怀孕几率,尽量抬高腿去迎合……”

    林墨歌知道她为自己好,忍着一阵阵的屈辱与羞涩,努力记着她所说的一切。

    等她回过神,女医生已经走掉了。

    林墨歌环顾四周,医院走廊里有椅子,她走过去,坐下来,静静等着九点钟到来……

    ……

    九点整,黑衣人准时出现在她面前。

    林墨歌毫不犹豫的跟他走出了医院,医院门口,一辆如同鬼魅一般的黑色劳斯莱斯,车门大开,她钻进去,任凭黑衣人将车开往未知的地方……

    十五分钟后,市中心的豪华别墅,林墨歌跟着黑衣人走了进去。

    “权总在应酬,半个小时后回来。主卧在那边,主卧洗浴室女仆已经放好了洗澡水,请您将自己清理干净……总喜欢干净的女人。”黑衣人说完,转身离开。

    此刻,林墨歌自己站在偌大的别墅里,虽然房间金碧辉煌,但她心底一片荒芜。

    卑贱如自己,洗干净,在屁股下面垫上一个枕头,去迎合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

    林墨歌忍着眼泪,走进了主卧的洗浴间。

    整个洗浴间,比她以前的卧室都大,中间,是大的如同小型泳池的按摩浴缸,表面漂浮着一层细密的泡泡,那是来自阿富汗皇室的洗浴液才能营造出的细腻。

    林墨歌一层层脱掉衣服,踩了进去。

    四周都是镜子,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纤细,苍白,一股学生气。

    然而,谁知道今夜,会发生什么?

    林墨歌仔细的清洗着自己……

    过了今夜,将不再干净!

    正当林墨歌心里一片苍凉的时候,整个洗浴室的灯光忽然黯淡下来,随即,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口闯入……

“咔哒……”门被打开,再次上锁的声音,如同铁锤一般,击破她最后一丝心理防线。

    可是接下来,却不再有任何声音,仿佛刚才只是她的幻觉。

    心,骤然停掉了几拍,紧咬着下唇,缓缓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又仔细的,将身体上的水珠擦干。

    因为那个黑衣人说过,权总喜欢干净。

    拧开门把的一瞬间,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走出这里,她,就彻底的没有了自尊。

    可是,她别无选择。

    主卧里安安静静,却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烟味道飘散,有些辛辣。

    屋里的灯已经熄灭,只有淡淡的月光从落地窗倾泻下来,落在那个高大如山的背影上。

    那,就是她的雇主了吧?

    银色的月光下,他的身影,却比月光,还要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似是有一股魔力,让她一步一步向前,最终,裹着浴巾躺在了那张宽阔的大床上。

    走到这里,她已经无力回头,反正只是一夜而已,她可以做到的。

    “权总……”

    她开口,声音却戛然而止。

    他吐出最后一口烟圈,将手里的香烟狠狠,按灭在烟灰缸里,开口,却是冰冷刺骨的声音,还带着一抹尖刻,“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

    林墨歌身体微微颤抖,果然,他把她当成了那些肮脏的女人。

    可是并没有反驳,因为她就是为了钱躺在这里,所以,没有资格。

    窸窸窣窣的,是男人衣服落地的声音,然后,床被按压下去,一个高大的身影,将身后清冷的月光摒弃,靠了过来。

    带着香烟的味道,和陌生又冰冷的气息。

    双手紧紧抓着包裹她的浴巾,似乎那是她最后的希望。

    可是,男人只是一伸手,便将那最后的遮羞布轻易扯下。

    光洁的身子暴露在月光下,一双大手,精准的握住了那团柔软,惊的她身体一僵,从头到脚,刺骨冰凉。

    他却毫不怜惜的,加大力度,捏出一朵旖旎的花。

    “痛……”她吃痛叫了出来,声音如蚊蝇般细弱。

    他却没有一丝停顿,甚至连前奏都没有,生硬的挺入……

    “啊……”

    撕裂的痛楚,与无边的恐惧在一瞬间将她淹没。

    却还不等她回过神来,更巨大的疼痛感再次袭来,似要将她生生撕碎一般。

    “痛……求求你……”

    “嘘,不要说话……”

    哽咽的声音,却更激起他心头的怒火,加大了律动,像要将她贯穿。

    男人的野蛮,没有对她一丝一毫的疼惜,她的身体,就像被抛进滔天巨浪里的一朵残花,沉沉浮浮。

    最啊,残花败柳,这个词于她,最合适不过。

    心底一冷,咬紧牙关,将那撕裂般的痛楚生生咽下。孩子都能生,这点痛,又算什么?

    初.夜总是伴随着疼痛不是么?

    只不过她的初.夜,是在一个陌生人的身下,没有半点怜爱温柔。

    眼泪无声落下,滑过眼角,最终落入发丝。如同她的心,在沉浮过后,终究坠入无边的黑暗。

    她的身体如过电般颤抖着,指尖嵌入他的肌肉里,浑然不觉。

    注定是耻辱的一夜,却,让她付出了最重要的贞洁。

    就算是一生的羞耻,她也想将这个男人的感觉清晰的印在脑海里,因为,这是她林墨歌的第一个男人啊。

    月光清冷,打在他精壮的身体上,她似能感觉到他眸子里的光,冰冷无情,甚至,还有一丝愤怒。

    却始终,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细细碎碎的呜咽声里,他的呼吸越来越炙热,动作,却越来越轻。

    那一夜,他不知,要了她多少次。

    她就像一片放弃挣扎的落叶,随着寒风悠悠坠地,一次次失去知觉,昏死过去。

    却在他更温柔的亲吻下醒来,再次承受着他的炙热与滚烫。

    直到天色渐明,天边泛白……

    翻身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优雅的套在身上。目光沉静得,一如房间里的静谧。

    天边有一丝温暖的阳光露出来,洒在他身上,也照亮了那张俊逸的脸。

    本是年轻的样子,却生得冷漠而俊雅,似乎天生有一种王者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眉目星朗,左边眼角下那一枚黑色的泪痣,却又让这天生的俊雅中,多了一份妖娆。

    举手投足间,皆是优雅华贵。

    随手打理一下细碎的短发,径直向着外面走去。

    随着“咔哒”一声轻响,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房门之外。

    从始至终,男人的目光,都没有在那个小小的人儿身上,停留过一下。

    似乎蜷缩在床上的那个女人,只是一抹空气一般……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作者:林墨歌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