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烈日炎炎,郊外荒无人烟的乱坟岗,此时竟是热闹非凡。

    十几个家仆正是大汗淋漓的挥舞着手中的锄头,片刻的功夫便是开凿出了两尺深的大坑。

    大坑旁边坐着两个穿着更加体面的家仆,两人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向了脚下的麻袋,吐了一口口水。

    “我呸,还大小姐,一个傻子还想要占着王妃的位置,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样子。”

    “是啊,也就是咱们的二小姐,不,以后要叫大小姐,才能够当王妃。”

    麻袋里面的云洛瑶猛然睁开双眼,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骨头都好像是散架了一样,她是被人拆了重组了?

    更让她吃惊的是,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生活在古代的傻丫头,被人给活活打死了,扔在了麻袋里。

    云洛瑶动了一下身子,猛然顿住,外面的阳光顺着麻袋的缝隙照射了进来,她只是看到了自己的一小部分身子,已经是让她明白了!

    这不是梦,梦中那个可怜的傻丫头竟然变成了她自己!

    梦中所有的场景都是真的!

    外面的云家家仆此时正在忙着给她这个云家大小姐挖坟墓!

    不,与其说是挖坟墓,不如说是活埋!

    云洛瑶只是一瞬间的错愕,立刻反应了过来,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

    很好,活埋,她还没有经历过,不过她更喜欢的是活埋别人。

    昨日云家喜鹊上枝头,皇上颁布了一道圣旨,云家要出一位皇子妃。

    月影国的规矩就是长幼有序,她这个炮灰前身是嫡长女,挡了大夫人的女儿云霏晴的路。

    挨了云霏晴的一顿打,还要被活埋。

    没想到的是云洛瑶的身子弱,竟然直接被打死了,而她云门的大小姐,竟然穿越了过来,变成了云洛瑶。

    既来之,则安之,不过她可不是任人宰割的傻子。

    大热的天,顶着这么大的太阳,干活的人都已经是汗流浃背。

    “大哥,这个坑都这么深了,够用了吧?”

    “够了,够了,快把她拉出来,看看死了没有,没死,就让咱么兄弟好好的乐呵乐呵,再送她上路。”

    听到了外面的家仆的话,麻袋之中的云洛瑶尝试握了握拳头,却发现被下了迷药的身子,还是十分的虚弱。

    想到外面十多个人,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刺眼的阳光照耀进来,云洛瑶揉了揉眼睛,而几个家仆都是大惊。

    拉开麻袋惊呼道:“大哥,这个傻子她居然没死,没死。”

    “没死还不好,没死,玩起来才够爽,躲开,我先来,等下就是你们。”

    云家的管事云钱带着猥琐的笑容朝着云洛瑶走去。

    大小姐虽然是一个傻子,但容貌身段也都是上等的。

    云洛瑶心中怒骂,傻子,你们全家才是傻子,脸上却是带着非常无辜的表情,看着他们呆呆萌萌的问道:“你们在和我玩什么游戏吗?”

    云钱猥琐的笑着,手已经是忍不住朝着云洛瑶的胸前抓了过去,道:“玩游戏,大小姐,小爷我这是和你玩一个非常好玩的游戏。”

    其他的几个家奴此时都是哈哈的大笑,口中说着污言秽语。

    “啊!”

    却没有想到,云钱竟然一声惨叫。

    所有人一惊,看向云钱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手此时竟然鲜血直流。

    云洛瑶冷笑了一下,朝着云钱的命根子狠狠的一脚道:“想要玩游戏,就要看你玩不玩得起了。”

    云钱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瞬间反应过来大喊道:“抓住她,快杀了她。”

    云钱的眼泪都已经疼得掉下来了,手上虽然是鲜血流淌,然而更让他疼的是他的命根子!

    想到自己以后没有性福了,云钱更是睚眦欲裂。

    云洛瑶的这一脚可是用尽全力,周遭的人也都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这还是他们的那个痴傻的大小姐吗?

    在众人错愕的这一瞬间,云洛瑶拿起了一旁的这个锄头,朝着周遭的这些人便是砸了过去,一顿狂轰乱炸。

    众人这才猛然惊醒!立刻都拿起了武器开始反抗,这简直就是一个泼妇,哪里有一个大小姐的样子?

    云洛瑶握着锄头一个横扫乾坤,三个家仆掉进了大坑里面。

    紧接,她着将地上的土朝着一旁家奴的脸一扬,几个家仆瞬间迷了眼睛。

    就在这时,又是朝着这几个家仆的要害地方猛然刨了过去,两个家仆将那要上来另外两个砸了下去。

    然而云钱和一个家仆的铁锹,已朝着云洛瑶的后背拍了过来!

    眼看马上就要拍到了云洛瑶,云洛瑶一个闪躲,朝着云钱和那个家仆又是一锄头,这两个人也跟着其他的家仆掉了下去。

    云洛瑶的打法非常简洁,就是快狠准,而且招招都是朝着他们的要害。

    “打死她,不要让她跑了!”坑里面的云钱叫嚣道。

    两个家仆立刻学着云洛瑶的方法,朝着云洛瑶扬土,云洛瑶一个闪躲,虽然躲避了过去,就见一个铁锹招呼过来。

    云洛瑶猛然抬头,目光凶狠的看向拿铁锹的家仆。

    家仆被云洛瑶的这一个凶狠的眼神威慑到!竟然不敢动手了。

    就趁着家仆愣神的功夫,云洛瑶又扬了几把土,直接朝着他们将铁锹,锄头全部都扔了过去。

    “拿走,不谢。”

    尘土飞扬,家仆们的眼睛都进了沙子,一个个灰头土脸。

    待他们看清楚的时候,云钱立刻朝着不远处喊道:“快给我追,快追呀,绝对不能够让这个死丫头回家!”

    云洛瑶扶着自己已经是被拍打的要断掉的手,丫丫个呸的,如果不是因为这副身子实在是太虚弱了,这几个人还能够将她胳膊打折!

    为今之计,也只能跑了!

    云洛瑶顺着森林之中的这条小路疯狂的跑着,不远处竟然有一个茅草屋。

    然而,这个茅草屋的前面此时竟然有重兵把守!

    “站住,不要跑,你给我站住。”

    云家的家仆在后面紧追不舍,云洛瑶看了一看不远处的茅草屋。

    虽然是有重兵把守,但世态炎凉,这些侍卫未必会救她。

    但是如果能够冲进去,到屋里避上一避,未尝不是一条好路。

    反正她现在杀不动他们,待她体力恢复,一定要让他们后悔来这世上。

    云洛瑶避开了茅草屋外的侍卫,从茅草屋的后面猛然窜了进去,却没有想到这些侍卫竟然像没有看到她一样!

    屋子里面竟然有一股药味,熟悉的草药的味道,让她整个人都是有些放松。

    这屋子里面看来是一个病秧子了,等下侍卫们不帮她,她可以挟持他们的主子。

    云洛瑶心中的如意算盘,啪啪作响,她可以听到屋子里面十分微弱的喘息的声音,她是云门的大小姐,最为精通的就是岐黄之术。

    只是闻到了这个屋子里面的药味,她便是知道这个人肯定是受过非常重的内伤。

    隔着屏风,云洛瑶轻声道。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外面有人要杀我,在你这里躲避一下!”

    然而里面悄无声息,没人回应。

    云洛瑶看着桌子上面的药已经是有些要凉了,于是乎鬼使神差的竟然当了一次好人,端着这碗药朝着屏风后面走了过去。

    不曾想,嗖的一下,银光闪过,如果不是她反应快的话,恐怕直接命丧黄泉了。

    好快的暗器。

    云洛瑶脸色陡变,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一个高手,不过这个高手的脾气着实忒大了一些。

    “滚。”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冷酷无情。

    云洛瑶听得出来,他在压抑自己,他受了极重的内伤,而此时内伤已经要发作了!

    “我可以走,不过我走了,你的内伤可就没有人能够治疗了。”

    云洛瑶知道如果真正交手的话,她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而他让她走,并没有让他的侍卫将她直接拖出去,所以她还是有活命的希望。

    云洛瑶放下了手中的药碗,只觉得一阵风吹过,她的脖子已经被人狠狠地掐住。

    云洛瑶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那双夺人心魄的眼睛,好似能够勾走人的魂魄一样。

    一身白衣,冷然绝尘的气质,绝对是当得起,陌生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不过这样的人却不是天神,而是地狱过来的使者,冷酷的看待世间的一切,从他的眼眸之中她看不到一丝的温情,这样的人是没有感情的。

    云洛瑶感觉得到自己的呼吸非常的困难,然而不是她不想还手,只不过她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力气。

    她不想死,就算她如今已经是被他困住,但是她也绝对不会就这样的松懈。

    老天垂怜,让她穿越重生,她绝对不会就死在了这里。

    云洛瑶倔强的双眼,没有丝毫的畏惧看向了眼前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手抓着男人的手不停的挣扎着。

    “你是谁,谁派你过来的?”男人的声音同他的人一样富有磁性,却也一样冷酷无情。

她云洛瑶从来都是输人不输阵,就算处于下风,云洛瑶依旧是毫不畏惧地瞪向了眼前的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云洛瑶的声音有些颤抖。

    双手使劲掐着男人的手,然而还是无法挣脱他的铜墙铁壁,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无助感,没有想到这个莫名的时空竟然有这么厉害的人。

    “没人派我过来,你难道眼睛瞎了吗?没看到我是被人追杀的。我只不过需要你救我一命。”

    男人目光冰冷的打量眼前的女人,看到了云洛瑶那种求生和不服输的眼神的时候,他的心不由一动。

    这种眼神似曾相识。

    眼前这个瘦弱的女人年纪不大,长期营养不良,整个人都是非常的羸弱,然而眼神却是那样的桀骜。

    瓜子脸,尖尖的下巴,灰头灰脸的样子十分的滑稽,却让人感到莫名的舒心。

    男人打量云洛瑶的时候,云洛瑶也在思索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的记忆之中,这个国家里面可是没有这个人的?

    男人的手劲已经有些放松,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竟然朝着云洛瑶的胸口抓了过去。

    云洛瑶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有这个动作,当下大怒道:“色狼,你给我放开。”

    真是没有想到她这么羸弱的身子,竟然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青睐。

    这个朝代的这些男人是有多么的饥不择食!

    云洛瑶暴怒,她死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够被人侮辱。

    想着要同眼前的这个男人同归于尽,她手中尖锐锋利发簪子,就朝着男人的眼睛插了过去。

    却没想到,男人只是轻轻松松的朝着云洛瑶的胳膊点了一下,云洛瑶的手中的簪子已经掉了下去。

    而胸口的玉佩被男人夺走了。

    男人得到了玉佩便放开了云洛瑶,只是留下了一句,“不自量力”。

    云洛瑶立刻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才知道原来他竟然想要看这个东西,自己竟然自作多情了。

    这个玉佩可是云洛瑶的母亲留给她的,告诉她玉佩等同于她的性命。

    云洛瑶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活着的感觉可真好。

    但是活着******实在是太不容易了,难道老天爷是觉得她上辈子太顺风顺水了?

    所以给她来一个苦其心志,饿其体肤?

    男子好看的手握着云洛瑶的玉佩,眉头微微皱起问道:“玉佩是谁给你的?”

    这个男人差点杀死她,就算她脾气再好,也是不能够友好的对待了。

    云洛瑶没好气道:“我的东西,告诉你做什么。”

    男子目光平静的看了一眼云洛瑶道:“外面的那些人已经追了过来了,如果你不想和我说,就出去和他们说。”

    可以说,这是这个男人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然而云洛瑶并没有怎么欢喜。

    卑鄙无耻,云洛瑶心中已经是将这个男人的十八辈子祖宗骂了一个遍。

    云家的十多个家仆已经冲了过来,此时正被那些侍卫挡在了外面,从窗子看出去,那个云钱可是脸都抽抽了。

    要是被云钱抓住,他指不定是要将她千刀万剐,她现在体力严重透支,着实是没有力气打了。

    眼前的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是绝对能够说到做到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云洛瑶立刻是非常狗腿的选择了认输,道:“我是云家的大小姐,这个玉佩是我娘给我的。”

    男人手中握着玉佩,听到了云洛瑶的话之后眉头又是皱了一下。

    紧接着好似对着空气说道:“暗影,查。”

    云洛瑶见他没有动作,她也没有理会眼前的这个男人,悠哉悠哉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桌子上面的水杯就抓了过去,大口大口的开始喝水。

    男人的目光带着探究的意味看着眼前的这个云洛瑶——云家的大小姐,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

    他离家多年,却没有想到回来的时候,物是人非。

    云洛瑶却没有考虑那么多,眼前的这个男人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刚刚他内伤发作,都足以将她秒杀,现在他好多了,所以她更不是他的对手。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她现在不是他的对手,那就忍气吞声,更何况外面的那些人还想要杀她。

    她唯有吃饱喝足,打足精神,动起手来,才不至于落得下风。

    云洛瑶没有理会外面惨叫的声音,坐在了一旁,也没有去欣赏眼前的这个美男,而是思索着,她孤身一人到了这个异世,未来的路到底应该怎么走?

    她是云门的大小姐,自小便是父母早逝,亲戚们对云门更是虎视眈眈。

    逆境开花,她将云门发扬光大,却没有想到一觉醒来,便到了这个地方。

    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下回到解放前。

    刚刚一直都是在跑路,此时安静下来,她才有机会惆怅惆怅。

    轩辕殇站在了窗子的一旁,看着窗外,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眼前的这个女人,刚刚的那几招,不是经过一定的训练是绝对不可能做出来的。

    难道是有人冒充了云家大小姐,但是这个玉佩,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主上,她是云家大小姐,外面的云家的家奴奉命杀她。”

    云洛瑶见这些人终于是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了,无辜的摊了摊手,看向了轩辕殇道:“我没骗你,我真是云家大小姐。”

    轩辕殇没有说话,表情却是有些冰冷,而暗影则是跪在了地上,询问道:“外面的人?”

    轩辕殇又是看了一眼玉佩,薄唇微微吐出一个字。

    “杀。”

    紧接着竟然将玉佩朝着云洛瑶扔了过去。

    云洛瑶立刻将玉佩又带在了自己的身上,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个人知道了她的身份竟然会帮她?

    她虽然是云家的大小姐,但是在外界也不过是一个傻子而已,难道这个男人想要利用她?

    还是说看在了她将军老爹的份上?

    不过她在她将军老爹那里可是一点分量都是没有的,如果想要利用她讨好将军老爹,他可就是要失算了。

    片刻之间,云洛瑶考虑了很多。

    却不曾想,这个男人刚刚还是好好的,只是眨眼间,整个人的脸色竟然瞬间通红!

    直接倒在了地上。

    云洛瑶大惊,喊道:“喂,你怎么了?”

    心中哀嚎,“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呀,外面那么多的人,如果觉得是我下的手,说不定要把我剁成了肉馅。”

    云洛瑶朝着这个男人冲了过去,拉住了这个男人的手,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瞬间睁开了双眸。

    那双黑亮璀璨的双眸好似暗夜之中的星辰一样,蕴藏了无限的魔力,让人忍不住沉沦。

    静谧的空间只有他们两个人,她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好似外界一切的声音都静止了一般。

    她从来都是没有看到过这样好看的眼睛,这双眼睛如此的摄人心魄。

    然而云洛瑶感到胳膊一紧,男人竟然狠狠的抓住了她的胳膊,不管她怎样都是挣扎不开。

    云洛瑶朝着轩辕殇喊道:“喂,喂,你怎么了,你干什么?”

    他不是要帮她的吗?怎么现在又变了心意?

    然而在感受到碰触她胳膊的那双手的温度的时候,云洛瑶的心头大惊,惊讶的看向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那还是人手的温度吗?

    如此大热的天,这个男人的手竟然好似可以结冰一样,这个男人他到底是人吗?

    云洛瑶的双手根本是无法挣脱。

    “你松开,松开,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云洛瑶怎样的挣扎竟然都是挣扎不开,然而她越是挣扎这个男人的手竟然抓着的越紧。

    云洛瑶没有办法,想要一脚将这个男人踹开,却没有想到她的脚刚刚踢了出去,这个男人竟然直接的接住了她的脚,而且将她整个人都圈禁在他的怀中。

    “好看。”

    轩辕殇竟然说了一句好看。

    云洛瑶只觉得这个男人莫名其妙!

    她好看,虽然现在没有镜子,但是她知道,她整个人蓬头垢面的,指不定多吓人。

    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审美观?

    她整个人更加的动弹不得!两个人的姿势十分之暧昧,云洛瑶只觉得他男性的气息萦绕在自己的身边,而她从来都是没有这样的和一个男人如此的亲密过。

    这陌生又带着莫名的安全的感觉,让她不知所措,又开始挣扎,却没有想到这一次,轩辕殇竟然直接将云洛瑶给扑倒!

    云洛瑶倒在了地上,而轩辕殇则是非常的暧昧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云洛瑶怒吼道:“你给我放开,放开我,你是不是……”疯了两个字还没有出来,轩辕殇竟然直接吻住了云洛瑶的嘴唇。

    轩辕殇的吻非常的霸道,让云洛瑶都已经没有办法呼吸了。

    云洛瑶没有想到自己的初吻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夺走了,心中怒极,直接咬住了轩辕殇的嘴唇。

    轩辕殇竟好似没有感受到疼痛一样,更加疯狂了起来。

“哟,我的眼睛,啧啧,这场面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就是你们家病入膏肓的主子?我说日影,你是不是骗小爷我玩呢?”

    戏谑的声音在茅草屋内响了起来。

    云洛瑶抬起眼眸便是看到了一个长相俊俏,斯斯文文的男人。

    男人的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整个人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那个叫做日影的男子此时也是有些错愕,着实是没有想到自己破坏了主人的好事,但是主子的耳朵发红,可见主人现在定然是不正常的。

    日影有些结巴道:“这,主子现在神志不清。世子还是赶快帮下这位姑娘吧。”

    云洛瑶求救的眼神看向了男人,男人立刻会心一笑,朝着压在了云洛瑶身上的这个轩辕殇拉了过去。

    南宫翎缓缓的踱步过来,手上却是运用了五层的内力,轻笑道:“又不是什么绝世美人,你竟然这么的猴急。”

    却没有想到,手还没有碰到轩辕殇,就已经被轩辕殇给弹飞!

    好在男人的轻功极佳,躲避了几下这才安全的着陆。

    南宫翎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拿着扇子扇了扇风,竟然悠哉的坐在了一旁,道:“你家主子亲够了,自然会没事了,只不过可怜了这个小姑娘,嘴角都已经出血了。”

    云洛瑶着实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厉害,恐怕是体内的内力不受控制的原因。

    如果说能够引导他体内的内力,是不是就能好上些?

    云洛瑶刚刚一直都是想要脱离他是禁锢,然而此时双手竟然搂主了轩辕殇,实则是用自己的内力传入了轩辕殇的体内,引导轩辕殇的内力。

    云洛瑶知道自己的内力是十分薄弱的,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内力到了轩辕殇那里竟然变得十分的充沛。

    轩辕殇此时竟然一个空壳子,没有内力的。

    没有内力?为什么他的力气那么大?

    好似感受到了体内的力量,轩辕殇竟然停止了动作,但是眼光依旧无神的看着云洛瑶。

    南宫翎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场景,两个人竟然开始深情对视了?

    这个小妮子到底是有什么本事?

    “这个小妮子是谁?竟然让你们家主子如此的青睐?”

    日影也只不过是刚刚回来,而月影站在了一旁,道:“云家大小姐?”

    南宫翎更是惊呼道:“那个傻子?”

    是这个傻子太有魅力?还是说轩辕殇的口味太独特?

    南宫翎只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云洛瑶终于是将轩辕殇的内力梳理完毕,然而她自己却累的昏了过去,原本迷糊的轩辕殇却在这个时候灵台清明起来。

    看着自己身下嘴角带着血迹的云洛瑶,轩辕殇立刻是将云洛瑶抱了起来。

    云洛瑶今年应该是十六岁了,抱起来却好像没有一样,云家到底是怎么对她的?

    这是轩辕殇第一次抱女人,一旁的南宫翎还有日影月影则都是要惊掉了下巴了。

    “我不是眼睛花了吧,他,他竟然抱着一个女人?”

    南宫翎指着轩辕殇喊道。

    然而日影和月影也不知道主子为什么会这么反常。

    月上柳梢头,云洛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好饿,眼前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建筑,让云洛瑶再度想起来自己已经穿越了!

    云洛瑶朝着地上的镜子走了过去,自己竟然穿着一套淡黄色的裙子,身子上的伤口也都已经带着淡淡的药味。

    手臂红肿的地方竟然也消肿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只不过是睡了一觉?难道她遇到了田螺姑娘?

    “过来。”

    云洛瑶还惊讶自己的变化的时候,却又是听到了那熟悉之中带着清冷的声音。

    朝着外面看过去,天已经黑了。

    轩辕殇此时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整个人依旧是那样的清冷。

    桌子上面的饭菜已经有些凉了,但是可以看出来他是没有动过!

    他在等她吃饭?云洛瑶心中揣测,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轩辕殇看着云洛瑶略微有些红肿的嘴唇,便是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吻。

    然而云洛瑶还没有被男人如此的看过,尤其是轩辕殇这样的男人,此时她恨不得找个东西将自己挡住。

    丝丝暧昧的氛围在两个人之中流淌。

    “小美人,你终于醒过来了,真是没有想到,轩辕殇的眼光不错呀!”

    南宫翎从门外走来,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桌子上面的杯子已经嵌入了门框之中。

    如果不是他反应快,恐怕已经是镶嵌在他身上了。

    轩辕殇。

    云洛瑶此时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的名字,原来他就是被册封为月王的轩辕殇。

    是当今皇上亲弟弟的孩子,只不过这个孩子一出生便是被送到了宫外,几乎没有人看到过他。

    云洛瑶落落大方的走了过去,她着实有些饿了,他们的事情同她都是没有关系的。

    既来之,则安之,她现在的身份是云家的大小姐,然而这个朝代的女人都是十分重视自己的名声的。

    所以她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情就是赶快吃饭,尽快赶回云家。

    否则的话,云家的老太太是绝对不会放过她!

    况且她也不打算放过那个大夫人!

    云洛瑶没有理会他们两个,竟然自顾自的开始吃饭了,可以说是风卷残云。

    南宫翎本是想要好好的调戏调戏云洛瑶,所有的话在看到了她的吃相之后憋了回去。

    他从来都不知道一个女人竟然能够这么能吃,饿死鬼投胎吗?

    轩辕殇已经是震惊了一次了,此时的反应还算平淡。

    “还要不要?”

    轩辕殇竟然问了一句还要不要,云洛瑶只不过为了珍惜时间,然而此时他的这一句话,让她受宠若惊,以至于成功的噎住了。

    她可不要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噎死在这!

    轩辕殇反应迅速,立刻给云洛瑶递过去了一杯水,朝着云洛瑶的后背便是一拍。

    云洛瑶的嘴里面的饭菜竟然朝着南宫翎吐了过去。

    只听到南宫翎大喊道:“轩辕殇”,立刻便是去换衣服了。

    云洛瑶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她觉得自己非常的无辜。

    刚刚轩辕殇绝对是故意的,她不是想要朝着那个方向的,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腹黑了。

    云洛瑶缓缓的吃完了,然而轩辕殇坐在一旁竟然一点东西都没有吃,云洛瑶心中虽然好奇,但是也没问。

    吃饱喝足了,云洛瑶知道自己要说正事了。

    “轩辕殇,我们两个人谈个条件!”

    轩辕殇握住了茶杯的手微微停顿,抬起头看向了云洛瑶。

    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示意云洛瑶继续说!

    云洛瑶只觉得这尊大爷着实是非常的拽,不过他拽的的确确是有拽起来的资本。

    他可是皇上的亲侄子,亲封的月王!

    在月影国被封为月王,足以见到他的身份的尊贵,更何况,他生活在边关,在边关拥有一座城。

    云洛瑶看着轩辕殇,便觉得这个轩辕殇乃是一个官二代加上富一代的融合体。

    有权有势,啥都有,这样的人你想要和他谈条件,不拿出诚意是不行的。

    不过好在她这个人别的不会,医术超级棒,而且刚好他能够用得上,她可以治疗他的内伤。

    云洛瑶看着轩辕殇目光非常的诚恳的说道:“我知道你身受重伤,我有方法帮你治疗,不过我有条件。”

    云洛瑶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看着轩辕殇。

    她知道轩辕殇是一定会接受她的条件的,因为她知道他已经受病痛折磨多年了,他没死这都是一个奇迹。

    “不接受!”他大老爷倒是回答的非常的痛快。

    云洛瑶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轩辕殇,她都没有说她的条件,然而他竟然直接的拒绝了!

    这个人知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说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是在说什么,这个世上很少有人能够给你治疗。如果你再不治疗的话,你知道不知道你到底还能够活多久?”

    她实在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接受!难道他不知道他自己的身体吗?

    “三个月。”

    云洛瑶只觉得眼前的这个轩辕殇还真是惜字如金呀。

    她立刻追问道。

    “你既然知道你只能够活三个月了,难道你不想要活着吗?更何况你知道我要说什么条件吗?你就要拒绝?”

    云洛瑶好似连珠炮一样的问话,让轩辕殇面无表情的脸,松动了一下。

    紧接着他竟然朝着云洛瑶问道:“你关心我?你不希望我死?”

    轩辕殇的脸上可以说是面无表情,然而仔细看还是能够看得到他眼中的期待。

    云洛瑶则是对他问出来的话感到非常的莫名其妙!

    他死不死同她都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她现在急需找到一个大神抱大腿,否则的话,她想要在这个异世之中生存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重获新生,她更加应该珍惜自己的性命!

    “我当然是不希望你死!人活着才有很多的可能,可以享受生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你不想要活着的话,就想一想那些想要活着却活不了的人,活着非常辛苦的人。”

    例如我,云洛瑶在心中讲道。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倾城医妃 作者:丫头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