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任宇宏,又是你!全班就因为你,这次月考平均成绩又被拉低了两分,名列全年级倒数第一。你可是重点中学转学来的,你就不觉得丢清溪一中的脸吗?”班主任陈大福怒气冲天。

    全班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教室东北角的一个男生。有不屑,有同情,更多的是嘲笑和轻蔑。

    “如果还有下次,我顾不了那么多了。”任宇宏以若不可闻的声音自语了一句,眼中闪过了一丝狠色。

    同学们也开始小声议论……

    听着同学们的冷嘲热讽和少量的同情怜悯,任宇宏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苦笑。

    陈大福从讲台上走下来,径直来到任宇宏面前,“怎么,看你这样子还不服气?我告诉你,你没有资格不服气,你永远是一坨扶不起的烂泥。”

    任宇宏脸色铁青,放在桌上的双手缓缓弯曲,紧握,成了拳头,青筋暴露。

    “你想干什么?”陈大福发现了任宇宏的异常举动,从他的课桌上随手拿起一本书,‘啪’的一下打在了任宇宏头上。

    “嘎吱”,凳子发出了摩擦地面的响声,任宇宏突然站了起来,仿佛一头发怒的狮子。

    所有观看的同学皆是眉头一蹙,平时逆来顺受,沉默寡言的任同学今天竟然站起来跟老班对峙,这是要闹哪样?

    “怎么,你还想造反不成?”陈大福本来想再打任宇宏一书,但看着任宇宏眼中那恐怖的怒意,不知为何,心中竟然闪过了一些恐惧,手中的书再也不敢落下来。

    任宇宏扬起头,望着教室顶部的白色墙壁,深吸了一口气,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又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榜样就在身边,看看你前后左右,哪个不是好学生,向他们学着点。还是那句话,不想读书赶快滚,别浪费你父母的钱。”陈大福把书本重重地扔在任宇宏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冷哼一声,大步离去。。。

下晚自习后,任宇宏抱着一个军绿色的双肩背包,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在道路边上穿行,朝家里赶去。

    妈妈是个非常好的女人,心地善良,温柔贤惠,但是天不佑人。一年前,查出了尿毒症,需要换肾脏,费用差不多要三十万。否则就活不了多长时间。

    三十万!对于一些人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对于有些人来说,借借找找,也还是能凑够;但对于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而任宇宏的家,就属于社会最底层。

    他一直都是学习很好的学生,就算在清溪一中,那个藏龙卧虎,高手如云的学校里,他也在全级前十。后来之所以会在高二时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最后被勒令退学,完全是因为担心妈妈的病,想着如何才能挣到三十万为妈妈治病,无心学习。

    自行车转了个弯,进入一条小巷,破败而脏乱。他家租的房子便在这小巷中。

    “不知道父亲是否关了店门,回家了?”

    想到父亲,他心中生出一种敬重和感激。

    那是一个似乎很卑微,却又异常伟大的男人。他非常清楚,父亲为了筹集三十万钱,四处走亲访友借钱,受尽白眼和嘲讽。他曾偷偷地看见父亲在半夜里一个人偷偷的流泪,男儿有泪不轻弹,这要多大的委屈和无奈才会让一个男人哭泣?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尽可能想办法挣些钱,为父亲减轻些负担。如果能有什么机缘巧合能挣到三十万,那是最好不过了。

    任宇宏抬起头,一颗颗星星倒映在了他眼中。闪闪烁烁,仿佛从心间飞出的一个个希望。看着这些星星,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一股豪气。

    “终有一天,我要让我的父母住在环境优美的豪宅里,而不是这种乱脏差的地方。”

    “爸妈。我去睡了。”任宇宏说完,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把门死死的关好,关了灯。但他并没有睡觉,而是打开窗户,一跃而出,从窗子里跳了下去,轻轻的落到了地面,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窗子距离地面,至少得有六米多高,就这么轻松地落到了地面,不发出一点声响,更没受任何伤痕,这种能力,那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

    他快速前行,灵巧的如同一只小猫,又如武侠小说里面飞檐走壁的大侠,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迅速朝着雪狐KTV赶去。

    雪狐KTV是清溪市最大的KTV。任宇宏在里面做服务员,每晚十点到早上六点,工资八十,加上卖出的酒水提成,差不多能挣一百二三。一个月三千多,这点钱,对于三十万来说,无疑是九牛一毛,但能挣一点是一点。至少够妈妈一段时间打针输液的钱。

任宇宏连续穿过几条小巷,来到一条较为宽阔的街道上,街道的边上,一座很气派的房子出现在了他面前,巨大招牌上的那只银白色狐狸非常醒目。这就是清溪城最大的KTV雪狐KTV。

    他抿嘴一笑,自语道:“看来这些日子,我的实力又有进步了。我相信天道佑人,我和爸爸一起努力,一定会有奇迹出现,挣够三十万,给妈妈做手术。”

    任宇宏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有一项异能。其实叫做异能并不恰当,应该是他懂得一种修炼功法。

    这事得从他十岁时说起。那时候,他还在读小学,一天突然捡到一本金光闪闪的书,好奇之下就照着修炼,后来长大了,看了一些书,才猛然发现自己修炼的竟然是传说中道家的练气术。

    他一直认为,这种神书,是不可能自己走了狗屎运就能捡到的,一定是有人故意安排的。那个人会是谁呢?

    经过七八年的积累,虽然没有师父指点,走了很多弯路,对书中很多东西也是一知半解,但却也有了些许火候。至少一人单挑一两百个壮汉是没任何问题的,而且身体在速度,灵活度,柔韧性等方面,都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

    他迈步走入雪狐KTV中,去一间专门的屋子里换了工作服,向领队打卡报到后,开始工作。

    “318包间要一打啤酒,你快送过去。”领队道。

    “好的。”任宇宏提了一打啤酒,朝318包间走去。

    318包间属于豪华大包,里面的各种设施都是极好,价钱自然也不菲。

    他敲门进去,里面有十多个人。其中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格外引人注目,浓妆艳抹,妖娆妩媚,一颦一笑,勾魂夺魄。

    剩下的几人穿的标新立异,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典型的混混样子。这些人中有一个约莫三十八九岁,脸上有块刀疤,叼着烟,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其余的人满脸阿谀的给他倒酒。显然,他是这几个人的老大。

    “您们的啤酒。”任宇宏礼貌地把啤酒放在桌子上,转身便要离开。

    突然,“啪”的一声,一个黄头发男子不注意把一个酒杯扫落在地,碎成一片,酒水溅了那刀疤男一皮鞋。

    那刀疤男眉头一皱,朝任宇宏招了招手,“小朋友,过来,给你个任务。”

    任宇宏走到他面前,客气地道:“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我皮鞋溅上酒水了,帮我把他舔干净。”刀疤男一脸嘲弄地看着任宇宏。

    剩下的那几个小混混全部看了过来,一副看戏的样子。而那妖媚女子则是不断玩弄着酒杯,饶有兴趣地看着任宇宏。

    任宇宏脸色一变,心中有些愤怒。这不是摆明侮辱自己吗?但想到这里能挣钱为妈妈治病,老板对自己也不错,尽量不给他添乱,强行忍住怒气,笑道:“先生,你说笑了。我这就去找块抹布来帮你擦干净。”

    刀疤男猛地把一瓶啤酒摔在地上,厉声指着任宇宏鼻子骂道:“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我刀二爷让人做事,还没人敢不做。”

    “服务员也是有尊严的。”任宇宏淡淡道,这些人虽然气势汹汹,但在一个练气士眼里,根本不堪一击。他集中精神,准备把这些人打趴下。

    不管你达官显贵也罢,地痞流氓也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这是任宇宏的做人准则。

    刀疤男看着任宇宏没有丝毫惧色的眼神,心中有些疑惑。一般的人看到我们这架势,早就吓得跪在地上求饶了,这小子竟然丝毫不怕,有点邪门,难道他有什么后台?他随手提起一瓶啤酒,便朝任宇宏脑袋打去。

    就在这时,包间门咯吱一声开了,雪狐KTV老板走了进来,对刀疤男满脸堆笑道:“刀哥,何必跟个小孩子怄气,看在我面子上,就算了吧。”

    雪狐KTV老板叫赵龙,长得高高瘦瘦,黑白两道都很有关系。

    刀疤男冷冷一笑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计较,不过这小子得给我磕头认错。”

    “这……”赵龙尴尬一笑道:“算了吧,他毕竟还是个孩子,石爷跟我也是旧交了。”

    “老赵,你想拿石大哥来压我吗?”刀疤男怒道。

    “哪有呀。”赵龙干笑道。

    “小刀,这样对付一个孩子,算什么英雄,我看这事就算了。”那位妩媚的女子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任宇宏身边,伸手在任宇宏脸蛋上抹了一把道:“小弟弟,你长得还真俊。这里没你事了,快走吧。”

    任宇宏看了看赵龙,赵龙也示意他离开,当下点头出门而去,心中却憋了一肚子火。刚才要是老板赵龙慢进来一步,那刀疤男早躺在地上哀嚎了。

    早上六点下班后,任宇宏快速的返回了家中,沿着一根水管爬回自己的卧室,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上面的锁,里面全是一百或者五十的钞票。

    “打了三个月的工,已经有九千多了。我还从没有过这么多的钱。当我把这些钱给父母的时候,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表情?”

    任宇宏把盒子锁好,放在床底下。想到昨晚的事情,又是一阵恼怒。洗漱完毕,呵欠连天的骑着自行车赶往学校。虽然他修炼练气术,体力远非常人可比,但这样连续三个月每天几乎不怎么睡觉,也让他感到有些吃不消。可是为了治疗妈妈的病,他知道自己必须承受。

    来到学校,把自行车停好,跑进教室。发现已经上早自习了,陈大福站在讲台上,恶狠狠地朝自己看了过来。

    “又是你,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迟到,班级的量化评分要被降低多少?要不是因为你,早拿第一名了。”陈大福怒骂道。

    “老师,这个学期,我是第一次迟到,而且也没被检查的老师抓到。班级量化评分,好像跟我没关系吧。”任宇宏道。

    陈大福干咳一声,老脸闪过一丝羞红,冷冷道:“怎么没关系?就算没有因为你迟到被扣分。但你这种从来不学习的人,就是班级里的毒瘤,带坏同学,扰乱学习风气……”

“够了!”

    两个字,声音并不大。

    全班同学的脸色都是一怔,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任宇宏。

    班主任陈大福身子剧烈的一颤,他实在想不到这个平时沉默寡言,只会怒视他的学生会说出‘够了’两个字。

    他冷笑道:“你想干什么?想叫我别说吗?这个世界上,想要让人不轻视你,得有让人不轻视你的实力,你有吗?”

    “那要如何才算有不让你轻视的实力?““如果你下次月考考全班第五名,我从此不说你半个字,并且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你磕头赔礼。但是,如果你考不到,马上退学,给我滚蛋。清溪三中不欢迎你这样的学生。”陈大福道。

    此话一出,高三五班所有同学全都面面相觑。

    任宇宏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不敢答应吗?没这实力就好好给我滚到座位上去,扶不起的烂泥,丢人现眼。”

    高三五班,在全级理科班中,除了快班外,成绩最好的几个同学都在这个班,以任宇宏的成绩,想考全班第五名,根本不可能。

    “别误会,我在想,考全班第五名太容易了,对你不公平。我考全班第一名吧。”任宇宏猛地抬起头,淡淡地道。

    他话音刚落,全班立刻骚动起来,所有同学都忍不住议论纷纷……

    同学们的话语中,都充满了不屑和嘲讽,包括很多平时有些同情任宇宏的同学。因为他们没有人觉得任宇宏能考全班第一。

    陈大福身形又是激烈地一震,暗道这小子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像变了个人似的,“既然如此,我也不说什么了,我拭目以待你考全班第一吧。不过我劝你还是先回去跟家里说明情况,免得下个月卷铺盖走人回到家,被父母臭骂一顿。”

    “我也劝你再把脸皮练厚一点,否则下个月成绩出来后,你不好意思当着全班的面给我磕头赔礼。”任宇宏争锋相对。

    “你……”陈大福一时语结,愤然转身而去。

    任宇宏淡淡一笑,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平静的坐了下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扫视了一眼坐着的同学们,看着他们投来的不屑目光,心中感叹,看来这个班几乎没人看好自己呀。

    “王老师来了,上英语课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教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自习已过,到上早上第一节课的时间了。

    王老师叫王雪,一位中年妇女,讲的课既不生动,也不活泼。但因为性格好,喜欢她的学生比较多。

    因为挂念着妈妈的病情,任宇宏根本无心学习。但刚才已经和陈大福做出了赌约,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为了以后不再被他刻意羞辱,他知道自己必须强迫自己把一部分心思用在读书上来。

    他拿起了一本物理书,开始认真看了起来。近一年多的颓废,他几乎没有学到任何知识,课本上的一切东西对他来说都是崭新的。老师讲课,他也跟不上进度,还不如自己看自己的。

    “陈大福,你等着看,我一定会让你在同学们面前丢脸。”

    时间飞逝,转眼间,第二节课下课。一本物理学习资料书被放在了任宇宏课桌上,拿资料书的是一只白皙嫩滑的手,手的上方,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庞。

    这张脸庞的主人叫左旋夕。她微笑着:“想要考好,光看课本是不行的,你看看这本资料书吧,我觉得很不错哦。”她指了指他课桌上堆得高高的书籍,“我课桌上还有很多资料,化学生物,语文数学都有,你要那本自己拿。我去买早点了,顺便帮你带两个包子回来。”

    “谢谢。”任宇宏心中感到有一丝暖流划过。

    左旋夕刚走,一个大块头走了过来。大块头叫楚浩天,身高一米八五左右,强壮有力,是清溪三中有名的混混学生。要不是家里关系好,早被学校开除了。他把手搭在任宇宏肩膀上道:“兄弟,艳福不浅呀,校花又给资料又给买早点的。听好了,离她远一点,否则老子抽死你。”

    任宇宏淡淡道:“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把你的手从我肩上拿开。”

    “哟,臭小子,敢跟老子这么硬气。”楚浩天一个耳光就朝任宇宏打了过来。

楚浩天作为清溪三中的三大霸王之一,欺负同学早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用他的话说,每天不修理一个同学,都感觉全身不舒服。

    任宇宏的右手突然伸出,握住了他的手腕。他的巴掌在距离任宇宏脸颊三寸的地方,再也下不能前进分毫。

    这让楚浩天吃惊不已,他一米八五的个头,身体强壮,经常打沙包,而任宇宏只不过一米七多点,身体瘦弱,手臂更是细的可以几乎看见骨头,但就是这样的手臂,竟然硬生生地挡住他的巴掌。

    同时,他感到自己的手腕处传来了钻心的疼痛,很明显是被任宇宏捏的。他想要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了一丝恐惧。

    两人的冲突引起很多同学的注意,但没有谁敢来劝楚浩天的架。

    “我擦,臭小子算你狠。”他从旁边的桌子上摸起一个墨水瓶,就要朝任宇宏头顶砸来。

    “喂,你们干什么?”一个婉转动听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来左旋夕吃早点回来了,她手里还提着两个包子。

    楚浩天和任宇宏对望一眼,楚浩天放下了墨水瓶,任宇宏放开了他的手腕。楚浩天朝任宇宏竖了竖中指,狠狠道:“小子,你等着。”说完转身而去。

    任宇宏淡淡一笑,坐到了座位上。

    左旋夕把包子递给任宇宏,“你跟楚浩天是不是发生冲突了?”

    “没有啊。”任宇宏笑道。

    “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可要注意着点,别让自己吃亏。”左旋夕道。

    “放心,没事的。”

    任宇宏本以为早上放学后,楚浩天就会来找自己麻烦,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楚浩天一整天都没来。这让他很不解,这完全不符合楚浩天的性格呀,难道有人暗中帮助了自己,让楚浩天不要来找自己麻烦?

    下晚自习回家后,他回到自己的卧室整理一番,赶往雪狐KTV。

    刚走进雪狐KTV,赵老板就笑呵呵地朝他走过来说,“小任呀,这是两百块钱,你以后就别来这里上班了。”

    “为什么?”这仿佛一个晴天霹雳,让任宇宏脑袋一片空白。这份工作是他费尽心力才找到的,如果失去这工作,自己还如何挣钱给妈妈治病?尽管每个月只能挣三千多,和三十万相比只不过九牛一毛,但那也是钱呀,他和父亲急需的钱。

    “我让你走,是为了你好。还记得你昨晚得罪的那人,他是我们清溪市有名的混混。他肯定会来报复你的。对了,你以后出门也多注意着点,这些人,能躲就躲。”

    “既然这样,多谢老板这些日子来的照顾了。”任宇宏说完,转身便走,并没有去接找老板的两百块钱。

    就在这时,突然从左边的走道上冲出六个人来,架住任宇宏就走。

    “把他抬到241包间去。”那刀疤男出现,嘴里叼着根烟。

    “刀哥,他只不过是个孩子,你大人大量,算了吧。”赵老板忙道。

    “赵老板,你最好别管这闲事,否则我连你一起打。”刀疤男扔下烟头,径直朝241包间走去。

    赵老板赶到241包间时,包间门已经被反锁,根本进不去。任他喊叫,里面就是不开门,只得长叹一声,寻思对策。他知道这些混混下手狠毒,万一闹出人命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自己的KTV可能会被查封。

    如果报警的话必然得罪了这些混混,虽然自己不惧怕他们,可以后的生意必然受到影响。他左思右想,想到了一个人,只有这个人能化解这场危机。

    他掏出电话,拨通了石爷的号码。

    241包间内,聚集了二十多个混混。

    那六个架着任宇宏的混混把他放到地上,包间中的其他混混立刻全部围了上来。

    “臭小子,昨晚你好像很有骨气,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还有没有骨气。”刀疤男笑盈盈地看着任宇宏。

    任宇宏扫视了一遍众人,眼中没有丝毫惧色。这些人,他自信可以轻松摆平。

    以他的实力,如果反抗,刚才那六个混混根本不可能把他架到241,之所以不反抗,是因为他想着这事早晚得有个结果,还不如就现在把它解决了。

    “刀哥,让我第一个来。”一个红发大汉提着一个啤酒瓶,就朝任宇脑袋打来。任宇宏右手探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顺手一反,骨骼脱臼,左脚抬起,一脚把他踢得飞了出去。

    这一幕,镇住了所有的小混混。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一个戴着眼镜,身体弱小的小屁孩,竟然一招把一个大汉打翻在地。

    “这小子貌似练过,大家抄家伙上,今晚非砍了这小子。”刀疤男一声令下,二十多个小混混或提铁棍,或拿着西瓜刀,一起向任宇宏涌去。

    241包间的隔音效果极好,赵老板虽然站在门口,却几乎听不到里面传出什么声音。

    他眉头紧锁,叹息连连。他只希望任宇宏能留住一条小命。这倒并不是他同情任宇宏,而是怕这事闹大了,没法做生意。

    就在这时,走道上走来了三个人,中间那人约莫四十多岁,面带微笑,温文儒雅,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贵族气质。光看他的样子,你绝对不会联想到他是清溪市第一势力青红门的老大石坚。

    他身边那两人身材高大,面色冷酷,身穿黑色西服,长得非常像,似乎是双胞胎。显然这两人是他的保镖。

    “石爷,您来了。”赵老板笑着迎了上去。

    中年人微笑着点点头。

    “呵呵,让石爷辛苦了”赵老板忙走到241门口,连喊开门,但喊了数声,门都没有开。

    石坚左手边那人一脚踹出,踢开241大门。雪狐KTV包间的大门用材都比较好,被一脚踢开,足见这人脚力非凡,肯定是练过武的。

    大门被踢开后,此起彼伏的哀嚎声传了出来。这让赵老板和石坚都面面相觑,满脸疑惑。这些哀嚎声很明显不是一个人发出来的。

    他们快速进入241,当他们看清里面的情况时,都震得呆在了原地。

    “什……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子?”赵老板情不自禁的说出了这句话。

    石坚刚开始是吃惊,但随即脸色却变得阴沉起来。

    241包间内,任宇宏站在桌子旁边,左眼处有一块青红色的肿胀,心痛地拨弄着自己坏了的眼镜。这是因为他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缺乏经验,眼角才挨了一拳。如果他经验丰富,对付这几个小人物怎么可能伤到己身?

    任宇宏的周围,二十多个小混混全部躺在地上,表情痛苦,哀嚎不断。

    “石爷,您怎么来了。”刀疤男看见了石坚,挣扎着站了起来,看到石坚阴沉的脸色,战战兢兢地指着任宇宏“这小子就是个变态,根本不是人……”

    “好了,不用解释。”石坚打断了刀疤男的话。

    二十多个小混混互相搀扶着,强忍疼痛,离开了241包间。

    石坚打量了任宇宏一边,“是你把我的兄弟全打趴下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任宇宏凝然不惧。

    赵老板似乎想说什么,嘴角动了动,还是没说。兄弟被打,只怕石爷要对任宇宏动手了。石爷手段之狠毒,光想想都会让人毛骨悚然。

    “很好,很好。”石坚突然抚掌笑道:“有个性,我喜欢,你这么能打,当服务员屈才了,来做我的右护法吧。”

    此话一出,不仅赵老板吃了一惊,连跟随石坚的那两个高大男子也微微露出些许惊诧。

    “多谢了,不过我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加入什么组织。”

    石坚的脸色又变得阴沉起来,赵老板忙道:“任宇宏,还不快给石爷认错,接受他的邀请,石爷如此看得起你,可是你八辈子的福气。”

    “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任宇宏说完,朝着门口走去。那两个高大男人便要上千阻拦,却被石爷拦住。

    等到任宇宏离开后,石坚道:“你们两个,跟踪那小子,查查他的底细。”

    两个高大的男子领命而去。

    “石爷,您该不会是要查出任宇宏的底细,把他家赶尽杀绝吧,他只不过是个孩子。”赵老板试探着“哈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石某人向来爱才如命,喜欢他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对他不利?”石坚哈哈一笑,“那小子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这样的年纪,理应在学校里好好念书,他却出来打工,只怕是家里经济出问题了。如果我能帮他把他家里的问题解决了,他欠了我人情,让他为我办事,只怕他就不好拒绝了。”

    随着一阵脚步声,那两个高大男子去而复返,其中一人对石坚惭愧地道:“石爷,我……我们把那小子跟丢了。”

    “嘿嘿,不错,有些手段,我喜欢,果然不是池中之物。”石坚饶有兴趣了摸了摸下巴,“赵老板,这事还得请你帮个忙。走,咱们去找个清静之地慢慢说。”

失去了雪狐KTV的工作,也就失去了一个挣钱为妈妈治病的机会,任宇宏郁闷到了极致。虽然他知道每个月三千多块钱对三十万而言太过渺小。

    左旋夕用笔戳了戳他的背脊,“喂,你今天怎么闷闷不乐的,有什么心事?”

    “没有啊。”任宇宏转过头去,强笑道。

    “这个我能猜到,一定是跟楚浩天他们打架了,眼角的那团红肿就是证据。”左旋夕的同桌插嘴道。

    “这个真没有。不小心撞到的。”任宇宏无奈地道。眼角的红肿是自己在雪狐KTV跟二十多个混混打架造成的,这能说吗?

    “好了好了,别说这事了,距离月考只有20天了,你要好好准备,别忘了你可是要考全班第一的哦。”左旋夕笑道:“对了,你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呀。当然,我随便说说啦,你这么聪明,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懂的。”

    任宇宏心中很感动,这些日子中,在高三五班里,左旋夕是唯一一个主动而且诚心诚意帮助自己的人。目光移动,忍不住很用心地打量了左旋夕一眼。

    美,美的完美无缺!仿佛降落在人间的九天仙子,任宇宏感到他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为了不怠慢佳人好意,下自习后,任宇宏随便找了几个数学题,向左旋夕询问。左旋夕也不废话,很详细地给他作了讲解。

    接下来的几天中,左旋夕每天都会要求任宇宏找几个题,让自己给他讲解,本来那些参考书上的题,任宇宏都能看懂,但盛情难却,加之他知道左旋夕是为了自己好,也就照做了。

    这一举动,自然引来的一阵嫉妒羡慕恨的目光,很多男生都气的咬牙切齿。

    “擦,这小子撞了什么狗屎运了?校花为他辅导。难道是因为他长得好看一点?”

    就连一直看不起任宇宏的同桌都感到纳闷:“左旋夕是不是神经错乱了,竟然如此卖力的为这个废物辅导?”

    这天下午放学,任宇宏骑着破自行车刚走出校门,就被三个男生挡了下来。

    为首的是一个长得颇为英俊的男子,身穿白衣,嘴角浮现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这人任宇宏认识,清溪三中最大混混学生王梓,其父是清溪市公安局局长,在学校里肆意妄为,无人敢惹,就连楚浩天见到,也得退避三分。

    不过这人跟一般的混混学生相比,有些不同,他学习并不差,每次考试都能在全级文科三十多名。

    他斜眼看着任宇宏,“听说你最近跟左旋夕走得很近,给老子注意着点,她是我的女人。”

    任宇宏轻蔑地一笑,突然左脚一蹬脚踏板,破自行车轮子旋转,载着他扬长而去。

    王梓身边的两个学生恼怒异常,就要追赶任宇宏的自行车而去。

    “慢着,这里毕竟在学校门口,天又不黑。清溪一中还没有谁敢对我如此放肆,不让他对今天的行为付出十倍的代价,老子就不姓王。”王梓狠狠地道。

    回到家后,任宇宏的手机突然响了,是赵老板打来的。

    赵老板已经解雇了自己,按理说,自己和他再无任何瓜葛,他还打电话来给自己干什么呢?任宇宏疑惑不解地接通了电话。

    “喂,赵老板,你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的,我这几天好好考虑了一番,如果你愿意,可以继续到雪狐KTV上班,每个星期只要周末两天上班就行,但要上二十个小时,从早上十点上到晚上十点,月薪固定为三千元。”

    “真的?”任宇宏激动万分,他实在想不到会有这等好事,绝对是意外之喜。但随即又想到,周末上班,月薪三千,这可不是低收入,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但随即想到赵老板对自己还不错,应该不会坑害自己,而自己确实很需要钱,就去试试吧。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如果你愿意,这个周末就可以来了,我还有事,挂了。”

    赵老板挂完电话,斜靠在沙发上的石坚对他笑了笑,“老赵,我欠你一个人情,一定会还你的。这小子我很喜欢,我志在必得。”

    “石爷哪里话?能为石爷做事,那是我的福分。”赵老板道。

    “那小子每月的三千块,就由我来出吧。”石坚点点头道:“如果他你这里上班了,我就一定能摸清他的底细,到时候对阵下药,让他欠我天大的恩情,我就不信他不肯来为我做事。这些日子我要扩展业务,需要他这种人才。这点年纪就能打倒二十多个,好好培养几年,一定可以成为我的一号干将。”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温柔校花爱上我 作者:聪明白痴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