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新鲜的猪肉,不来买也过来看一看了啊!保证是新鲜货,欢迎新老顾客光顾了!”

    在一条满是充斥着鱼腥味及烂菜味的小巷内,一声嘹亮的喊卖声吸引住了许多顾客的目光,他们纷纷向这处并不起眼的猪肉摊前靠拢着。.

    “呕。。。。。。”伴随着第一个到达摊前的顾客的呕吐声,第二个,第三个。。。。。。也纷纷效仿开来。

    “肉肉,说让你别出门祸害大家的眼睛了,你偏不听,怎么样,现在看到人家吐是不是很内疚啊?”

    “哈哈哈哈哈。。。。。。”

    几个卖猪肉的同行见此情景后,嘲讽的挖苦起来。虽然肉肉家的肉确实每天都比自家的新鲜,但由于这老板娘长得太丑,每次顾客吐完之后都会转身来到自己家的摊前买肉,所以嘲笑基本已经成为每天例行的事。

    “猪肉胜,你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老娘长得这叫保守你懂吗!哪像你家的那个狐狸精,整天有事没事出去乱搞男人!”

    只见,被称之为“肉肉”的卖肉女在听完同行以及顾客的嘲笑声后,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反而依然低着头,用刀切割着还有些温热的猪肉。肥硕的有些惊人的身体将这处并不太大的摊位占了个满满当当。

    “哈哈哈哈哈。。。。。。”肉肉这样几句不温不热的话,轻易地将原本针对自己的矛头转向了对方,而顾客呢,自然也是站在一旁看戏似的看着互相呛声的两家肉摊。

    因为肉肉的这一句话而恼羞成怒的猪肉胜“嘭”的一下将锋利的菜刀剁在了案板上,一脸怒气的大喊道:

    “你这个丑八怪说什么!”

    “猪肉胜,淡定,淡定,反正你这绿帽子戴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装什么清纯啊?”

    面对猪肉胜的挑衅,孤身一人的肉肉并没有退缩,反而一屁股坐在地上磨起菜刀来。

    “呲!呲!呲”在这无形的战火中,磨刀声显得格外的刺耳。只见此时,肉肉缓缓地抬起了头,对着猪肉胜的方向轻轻一笑。。。。。。

    “呕。。。。。。”就是这轻轻的一笑,猪肉胜便宣布战败,趴在一旁狂吐不止。

    以人的大脑无法估计的体重,黝黑的皮肤,月球表面一般的脸蛋,笑起来时缺掉的半颗门牙,以及全身散发出的猪屎恶臭。

    她,是传闻中雪月国最丑陋的女子,就连傻子见到她都不愿意娶她,所以眼看已经年近30岁了,仍然是女光棍一条。

    “哼!告诉过你不要得罪老娘了,看你今天能不能把苦胆水给吐出来!”

    肉肉得意的笑出声,顿时,周围传来高低起伏不一的呕吐声。

    而肇事者,则已经一脸满不在乎的继续拖着满是脂肪的身体回到案板前剁肉去了。

    “肉肉,我敢打赌,这个世上没有男人愿意娶你!”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战败,但猪肉胜却依然恶毒的诅咒着。

    “老娘爱好和平自由,就算有男人要来娶,老娘还不嫁呢!”

    肉肉冷哼一声,对于猪肉胜的诅咒她并不在意,因为她知道,自己这辈子确实嫁不出去,从十岁时便已经知道了。

    “圣旨到!”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还未打起来的战火就要被浇死在无形中的时候,一行身穿铠甲的侍卫突然带着嫌弃的目光迈进了这条脏兮兮的小巷。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幽默美丽温柔,贤良淑德,朕仅将其赐婚于三王爷慕残月,随即举行大婚,不得有误,钦此!”

    “嘎嘎嘎嘎嘎”黑色的乌鸦成群结对的在这条小巷的上空盘旋着。.

    “肉肉要做王妃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本就不大的小巷霎时间热闹起来。大家纷纷讨论的无非是皇帝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或者说这个三王爷慕残月会不会是傻子之类的。

    “三王妃,还愣着干嘛,快点接旨啊!”宣读完圣旨的小太监举着兰花指,用力的捏着鼻子,一脸厌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一坨肉肉。

    “啊?啊?啊?三王妃?”

    肉肉抬起她那张“狠”倾国倾城的脸蛋,顿时,侍卫都吐了。而那个唯一没有吐的小太监则是吓得脸色发青了。外面传闻的没错,她果然是整个雪月国最肥最难看女人的杰出代表。

    “相公,这个王爷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竟然会选肉肉当王妃,我都比她强一千一万倍呢!”

    猪肉胜的媳妇胜窦氏掏出一面铜镜,颇为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浓妆艳抹的脸蛋,撒娇般的拉着猪肉胜的胳膊,不依不饶起来。

    “大胆!竟敢说三王爷的坏话!”

    小太监尖细的声音刚落,“唰唰”两柄银光闪闪的长刀已经架在了猪肉胜夫妇俩的脖子上。

    “啊!”胜窦氏看着随时都有可能割破自己娇嫩皮肤的长刀,尖叫一声便昏倒在猪肉胜的怀里。

    而刚才还大呼小叫的猪肉胜虽然看到娘子昏倒,但也无暇顾及了,因为他的裤裆处已经湿了一大片。

    “三王妃,本公公还赶着回宫跟皇上复命呢,请您还是快快接旨吧!”被小巷臭味熏的已经忍无可忍的小太监微微屏住呼吸,不停地催促肉肉赶快接旨,这样他就可以离开这肮脏的地方了。

    肉肉抬头紧盯着那金光闪闪的圣旨,有些犹豫的伸出手一点一点的向那似乎是通往幸福天堂的“钥匙”伸出手。

    二十厘米,十五厘米,十二,八,五。。。。。。眼看自己马上就能离开这鬼地方了,小太监眉开眼笑起来,心脏也伴随着肉肉越来越接近的肥手而越跳越快。

    “等一下!”

    就在肉肉的手马上就要碰触到圣旨的时候,她却突然触电般的缩了回去。

    “又怎么了!”眼看着自己的愿望泡汤,小太监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努力忍让了。

    “我能不能知道为什么?”肉肉露出缺掉的半颗牙,努力笑的好看一些。

    “什么为什么?”

    “王爷要娶我的原因是什么?”

    “额,这。。。。。。”小太监犹豫了,临行前皇上吩咐过,就算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能把原因说出来的。

    想到这里,小太监洒脱的一个转身,漫不经心自言自语道:“三王妃情愿抗旨也不嫁与三王爷为妃,既然如此,奴才便回去复命了。”

    “嘭”,站在肉肉身后的一个人接住了不知从哪里飞来的猪头,接着便听到一声爆吼。。。。。。

    “我嫁!”

    ..

“三哥!你干嘛要相信那些江湖术士的话,非娶那个丑八怪当王妃啊!”

    雪月国皇宫内,慕月雪不解的站在大殿中央,可爱的小脸因为生气而微微泛着红晕。.

    “是啊三哥,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让大哥收回圣旨吧!”

    单纯的慕月风没看到坐在大殿之上的慕月白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同慕月雪一齐劝说道。

    “放肆!朕已经下达的旨意,哪有说收回就收回的道理?月雪月风,朕看你们最近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坐在龙椅上的慕月白大怒,他狠狠地瞪了慕月风一眼,双手掩在袖子中紧紧握拳。

    看到慕月白发怒,慕月雪与慕月风怪怪的闭上了嘴巴。并不是因为他是掌握着所有人生死的皇,而是因为他全身上下向外散发的那种霸道气息。

    “咯咯咯咯咯。。。。。。”悦耳的笑声自大殿中想起。

    “三哥,你笑什么?”慕如风小心翼翼的问。

    慕残月端起茶杯,细心的将漂浮在表面的茶叶挑出,修长的丹凤眼微挑,轻启粉红色的嘴巴抿了一口。

    “月雪月风,皇兄这是为了本王着想,你们又怎能曲解他的好意呢?”慕残月掩嘴偷笑,魅惑之色倾国倾城。

    “三哥,你疯了吧!”慕月雪轻声慎怒一番,紧盯着那张祸国殃民的妖孽脸,实在是猜不透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皇兄如此费心的找来算命师为愚弟算姻缘一事,真是令愚弟受宠若惊。皇兄放心,愚弟绝不会辜负您的一番美意的。”

    慕残月走到大殿中心,单膝下跪,看着慕月白的一双眼睛里满是感激,仿佛对这门亲事真的很满意一般。

    慕月白见状,心中暗自偷笑起来。这是他的一计,使他成为天下人笑柄的一计。

    “皇弟如此体谅朕的苦心,也不枉费朕千辛万苦的找来算命师了。哈哈哈哈哈。。。。。。”慕月白看了眼身旁一直一言不发的皇后丞柔儿,仰头狂傲的大笑起来。

    丞柔儿看着不远处一脸淡然的慕残月,阵阵心痛浮现出来。

    “四哥,你怎么光顾着喝茶不帮我们一起劝劝三哥啊!”

    刚一走出大殿,慕月雪和慕月风便急着埋怨起从刚刚便一直保持着温和笑容,就像是个局外人似地慕月歌。

    只见慕月歌如春风般的莞尔一笑,柔声道:“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我们的这位三嫂了呢。”

    “四哥!”慕月雪娇慎道。

    “四哥现在要去为三嫂准备大婚礼物了,你们两个要不要一起来啊?”慕月歌不理会慕月雪慎怒,仍是柔声的问着。

    “哼!”慕月雪生气的甩过头不理他。

    慕月风扭捏的走上前,英俊的脸上闪过与长相不符的恐惧表情,结结巴巴的说:“五,五姐不去,我,我也不去。”

    “恩,那我就自己去了哦。”慕月歌的眼睛因为笑容而眯成月牙状,甚是好看。他与不远处的慕残月擦肩而过,直奔宫门而去了。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天下第一丑妃 作者:安于陌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