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黎枫,一个离不开我的男人,他是我最初梦寐以求的稳稳的幸福。他鲜为人知的经历让人心碎,抑郁症让他痛苦难眠……

    所有人都知道,离开我,他会死,我也从未想过离开他。

    可我却爱上了另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一个身世神秘,我看着长大,从幼稚到成熟,从嫌弃我到为我入地狱……

    所有都知道,他的爱超越生死轮回,再这样一个现实爱情几乎无存的世界里,神一般的存在。

    我从未想过,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要站在这样两个人中间。

    我叫陈瑜,那一年我二十九岁,在一家公司做前台,二十九岁生日那天,和闺蜜玩的太疯,酒醉之后放纵了自己……

    本来想着当做梦了,安慰了自己好几天,这个社会玩个一夜情没什么,很正常的嘛,闺蜜汪水灵说过,没玩过一夜情才叫失败的人生呢!

    可是万万没想到,一个月后,我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后悔都是无用,我只能向前看!

    “那小子命中率挺高啊,一晚上几次,都是什么姿势?倒挂?”

    得知我情况的我的好闺蜜林雨追着我后面一直问,她比我小一岁,结婚三年一直没孩子,公婆每天追生……

    “你不要这么污,好不好!”我心烦意乱的,实在难跟她去讨论这个,虽然我平时嘴巴比她还污!

    “哟,还一本正经了。”林雨扁扁嘴儿,满脸的对我的羡慕。

    “帮我想想,那个男的长什么样子!”我脑子都炸了一直在想那晚和我睡的男人!刚睡完前几天我还模糊记得他的样子,隔了一个多月,我都忘了,我也服我这记忆力。

    “如果找到他了,你要干嘛?要钱,流产?”林雨忍不住追问我。

    “生!”我一个字把她吓着了。

    “这个世界真疯狂。“林雨苦着脸摸着自己的肚子,“那么多不孕不育的,就不能平均点嘛?”

    我不想理她了,心情真的差到了极点。

    没办法,我没来大姨妈去检查,得知怀孕,我直接决定做人流,很正常的想法,这种糊涂账我要怎么买单?

    虽然很害怕,也意味着,我也成了杀人犯,身边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可是偏偏我是个严重贫血体制,医生不建议做人流……

    不过,这好像给了我一个不做杀人犯,留下小生命的理由。

    没有太去挣扎,刚刚经历了被恋爱四年的男友抛弃的痛楚,直接决定生。

    结婚呗,跟谁过不是一辈子?反正我也不相信什么狗屁爱情了。

    还有,我也老大不小了,如果在正常恋爱个两三年在结婚,再做怀孕准备,都快是高龄产妇了!

    更重要的是,这两年,老娘随份子都要倾家荡产了,也该回回本了!结婚后立刻生孩子,搞不好还要赚一笔呢。

    林雨知道我情况,我们俩讨论了下那晚的状况。

    我和林雨还有汪水灵那个妖艳的风骚浪货,我们三个去酒吧嗨,除了庆祝我生日,也庆祝我和我那个偷腥男友分手。

    心情复杂的我,很容易喝多了,喝多之后,我竟然主动找男人搭讪,灯光太暗,她们也忙着应付其他跟他们搭讪的男人,林雨也没太注意,但是她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那个男人是那间酒吧的常客!好像跟服务生调酒师都很熟……

    说干就干,夜里,我和林雨直接去了那个酒吧,从酒吧开业一直熬到后半夜两点,她都困的睡了一觉了,那个人也没来。

    连续蹲守了好几天,终于,逮住他了。

    我没认出来,是林雨告诉我的,“你孩子爹就是他!”

    她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抬手指向他。

    我仔细一瞧,吧台较为明亮的灯光下,男人修长高挑的身影,看着背影就知道长得不会赖啊。

    我还有点小兴奋,鼓足勇气,走了过去,拍了下他的背。

    他转过身来,我仔细一看,我愣了,妈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看上去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

    多么希望不是他,但就是他,我的记忆一下子因为这张稚嫩清秀的脸恢复了。

    日了狗了,我想哭。

    我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可能都没到法定结婚年龄。

    看着我快哭的样子,他一脸无辜的单纯,茫然的四下看了看,“姐姐,你有事?”

    他也没认出我来,因为这阵子我被这件事折磨,加上怀孕没化妆,我已经完全变成憔悴的大妈了,他没叫我大妈,我已经感激涕零。

    “没事。”我机械般的转身,准备回去,但还是不甘啊,硬着头皮哭着脸转过身又问他,“你几岁?”

    他挠了挠头,愣愣的回应我,“二十。”

    “啊……”我崩溃的失声大叫,声音盖过了吵杂的音乐声。

    他不够年纪不说,我整整比他大九岁,尼玛!

    “姐姐?”他卖萌似的怒了努嘴,很尴尬的看着周围,生怕别人误会什么似的。

    我不想多说了,很想逃,但还是最后开口,“给我你电话。”

    “为什么啊?”他完全乱了。

    “快点!给我电话,我走人了!”我冲他大吼一声。

    看着莫名其妙发脾气的我,他也不想过多争执,赶忙给我写了号码。

    我拿着小纸条,气冲冲的出了酒吧的门。

    林雨追我出来,忍不住讥笑我,笑的前仰后合,“哈哈……哈哈……你这是要多个大儿子,也行,我老公,别看比我大,也一样吃奶叫妈。”

    “我艹你内内,别逼我现在给你扒了,让你多一群路人儿子吃内内!”我气的快炸了。

    回到家里,看着那电话号码,我欲哭无泪,这以后让我怎么活?

    林雨把我的事儿,很自然的告诉了汪水灵,我们三个在公司里关系最好,正常来说她知道没什么,但是我之所以只告诉林雨,那是因为她是个大嘴巴!

    第二天,我去上班,大家看到我就说,“恭喜!”说这话时,我总感觉她们带着的笑容泛着诡异的色彩!

    我怀孕,和对方是个二十岁的小子的事儿,瞬间公司上下都知道了,我那个同一公司的凤凰前男友,袁伟仁也知道了,悻悻的到前台来恭喜我。

    “没想到这么快啊,才跟我分手不到两个月吧?老大不小还肯小嫩草呢。”

    “是啊,怎样?”我没好气的呛声,永远忘不了他和我恋爱四年,荒废了我的青春,却背着我和别的女人鬼混,全公司上下都知道我被他甩了,好像这下我倒是扳回一城。

    这样想,我简直爽歪歪啊。

    “比你玩的那个丑B强多了,又高又帅又年轻,主要是活儿好,这给我舒服的,听过那句话没?”我挑着眉梢,起身坏笑着问他。

    “哪句话?”袁伟仁还算乖,顺着我的意思回应。

    “姐姐你别动,弟弟我全自动!生龙活虎小钢炮儿,金枪不倒俩小时!”我一副报仇雪恨的痛快,咬牙切齿很有节奏道,忍不住又拉长语调夹着嗓子讽刺他,“才不像你,一二三,服务员,买单!”

    虽然,他袁伟仁也没这么快,虽然,我已经几乎忘记了和那小子上床的事儿……

    “我看你是假的,在这里找面子呢。“袁伟仁面红耳赤,气的浑身直哆嗦。

    我恶狠狠的瞪着他,“姐姐我从来不找面子!”

    “好啊,你有本事今天下班让他来!”袁伟仁瞪着眼珠子,一副要吃了我的模样。

    “来就来!”我脑子一热,见招接招,却不知道怎么拆招了。

    袁伟仁一走,我就后悔了,趴在柜台里,快哭了,这成什么事儿了。

    我拿出衣兜里写着他电话号码的小纸条,怎么办?不来我这面子往哪里放!

    纠结了会儿,我鼓足了勇气,拨通了他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再一听小弟弟的声音,还真是让人觉得酥酥麻麻的,浑身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我好。”我竟然直接这样回应,给他整愣了。

    “您是哪位?”他尴尬问道。

    “我是昨天的,那个姐姐,是这样的,我找你有个很重要的事儿,你能不能晚上接我下班?”我脑子里盘算着怎么借位,把这场戏演完再说。

    “对不起哦,我今晚没时间。”他轻声回应我,声音温柔的让人骨头都酥了。

    看来我这个老女人,对这小鲜肉是完全没有吸引力,我该怎么办!真的怀疑那晚的过程,我是怎样的不要脸贴上去,甚至应该是各种勾引……

    想到这些,我脑仁都炸了!

    “姐姐?没事我先挂了。”我许久没说话,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

    “那个,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儿,你就来一趟吧。”我赶忙厚着脸皮求他。

    “可是我真的有事。”他还算有耐心,没直接挂断我电话。

    我发现我的底线再次被刷新,没挂断电话都觉得不错,在他这里,我什么自信都没有,真是一个年龄毁所有!

    “你说吧,你怎么才肯来!”那句我怀了你的孩子,打死也说不口,心一急直接耿直问道。

    “我都不认识你……”他觉得有点无奈似的。

    “我叫陈瑜……”正想说年龄,但是我本能的打住,跳了过去,“单身!”

    “然后呢?”估计他听的一头雾水。

    我真是尴尬癌都犯了,“总之你来吧,如果你不来,我可就去找你了,真的有事。”

    没等他拒绝,我直接告诉了他地址,然后说,“我等你!”便挂断了电话。

    心里没谱,如果换做我,我也不会来啊!

    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

    果然,他没来,袁伟仁看了笑话,当天晚上就组织公司员工聚餐。

    因为他是经理,表面上是慰劳下面工作的,再我看来,实际上根本就是为了庆祝,顺便挖苦我。

    看穿一切的我不打算参加,但是林雨说,“你不去,那就是认栽,以后,你在公司还怎么混?脸面无光不说,你们上司可是也积极参与,小心他给你夸部门穿小鞋,什么带薪产假,什么股份都别想拿到。”

    我们公司对老员工有个极好的待遇,工作满六年,就给千分之二的股份!我还有一年就熬到了,我可是超级老员工,这可不是小数目,而且据谣传,过了这一波可能就改制度了,只有我这一波的两三个人有机会!

    我不得不去了,林雨和汪水灵去和几个公司管理交际奉承,一个卖弄风情,一个溜须拍马,而我,只想围着满桌子的东西转,吃!

    大概,这就是我无法升职,做前台五年的原因。

    但是很意外的是,袁伟仁在聚会尾声的时候,忽然拿了一把鲜花到我面前,单膝下跪……

    我呆住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们两个人身上。

    呵呵呵……

    当所有人都准备欢呼起哄的时刻,当大家都以为我们会煽情一番,来个世纪大复合之时,老娘我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玫瑰花,撕个粉碎,直接潇洒的抛向半空。

    大家都惊呆了,看着满天飞舞的玫瑰都慌了神儿。

    “老婆,我这可是诚心悔过……”袁伟仁站起身,很诧异的看向我,“我知道你是气我的,你根本不会怀孕有男朋友……”

    我绷不住打断了他,“尼玛,袁伟仁,伪君子,想演出浪子回头的戏码?挽回形象?升职副总这个形象很重要吧?别闹了,你就是个渣!”见袁伟仁欲开口说话,我上前一步,用手指点着他的心口抢话很有节奏的损他,“床上不行,还劈个腿。能力不行,还耍心机。长相不行,还装大DIAO!”

    虽然他不丑,虽然他不……小!

    他被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我痛快了,转身便扬长而去。

    走出会场的那个刹那,我的心稍微沉了下,那一瞬间好像想了很多很多……但也没有太过挣扎,呵呵一声,回家!

    真真假假的,我是不想理会了,就算他是真的,我也不想回头,眼睛里容不了沙子,再说句难听的,我怀了别人的孩子,根本也不可能,就当最后报复下他给我的难堪。

    自己开心重要,我不是圣母,我有很多缺点,但我只坚持做自己,痛快要紧,没功夫顾及他的前途。

    实在没心情上班,我第二天直接把年假都请了,有些事,必须得快点落实,是一个人生,还是一个人生……

    想到这个是,还是……我简直生无可恋,跟这小子好像也完全不可能!

    但总得试试,孩子没爹,也挺可怜的,我这个当妈的,尽力了,将来也对孩子有交代。

    我又给他打了电话,这下好,他干脆不接了!

    我找汪水灵,求她去找了她熟悉朋友,用那个电话号码,调查出来了他的所谓详细资料。

    李少泽,二十岁,身高一八五,H大学读大一,爱好音乐,篮球?

    “汪水灵,你告诉我这就是详细资料?”我不禁头疼,就这么点主要内容!

    “没办法,我哥们说了,这个已经非常详细了,这小子背景诡秘着呢,没人知道。”汪水灵也有点无奈,“不过这些还不够啊?你还要知道什么?”

    “他家里情况啊,我这是有心想结婚的对象!”

    “姐姐,人家没到结婚年龄!”汪水灵很怕我不知道情况,故意提醒我。

    “哎呀,我知道,这生日是六月六,还一年零三个月而已,我等的起,大不了先不领证。”

    听到我这么说,汪水灵也不说什么了,忍不住泼冷水,“做好心理准备,现在恨嫁女多,男的可都不想结婚,正常结婚都有一大堆的烂事儿,因为结婚闹分手的比比皆是,更何况你这个还是个孩子……”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耐烦的打断了她。

    想了好一会儿,我决定去找他把话说清楚,说不出口,也得说啊。

    林雨和汪水灵知道我做这个决定,死活要给我化妆再去见他,可化妆也没觉得怎样变化!

    我们再傍晚去了他学校,在他学校门口附近的奶茶店里窗边的位置,鬼祟的盯着他们学校的大门。

    “要不要这么丢人?”林雨看着身边经过的年轻小妹妹,再看我们这三朵奇葩,带着墨镜围巾,再想我即将要做的事儿,她感觉丢人丢到家了。

    汪水灵更是,直接把脸都埋书页里了,“这可是我的母校啊,都是我学弟学妹……”

    我不理会她们,继续盯着学校的大门,终于,看到李少泽从学校里出来,我猛地起身,冲出奶茶店,直接穿过马路跑到正在和女同学谈笑风生的李少泽面前。“李少泽,我找你有事。”

    李少泽愣了,“你?是哪位?”

    李少泽身边的女生,也呆了呆,“你阿姨吗?”

    听到这个,我稍微受了点刺激,但还能挺的住,摘掉墨镜和头巾,笑眯眯的看向她,仔细一瞧,还真是个美人儿,水灵灵的大眼睛,满脸的胶原蛋白,青春气息扑面而来,我不服!笑道,“小妹妹,我哪里老啦?我就是老,也有阅历,你知道人生最宝贵的是什么吗?就是岁月的沉淀,年纪大怎么了?会疼人!功夫好!”

    话音落,我后悔了,五官拧成一团用手微微遮住了脸,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这嘴怎么没个把门儿的!再孩子面前怎么说污就污了。

对面两个人,女的看男的一脸鄙夷,男的一脸懵逼。

    李少泽缓过劲儿来,吓的脸色惨白赶忙对那漂亮女生解释,稚声稚气道,“我不认识她!她整个一个神经病!”

    她尴尬的脸都泛红了,憋着笑容微微后退,边挪动脚步边道,“哥,我先走了,看来你有很重要的事儿。”

    小美女一走,我稍微萎了下,有点不敢抬头看他那张稚嫩的脸了。

    “大姐,你是不是真的神经病啊?”李少泽的火气上来了,涨红了白皙的脸颊,这一发火的样子还真显得像个大人了。

    我窃喜的抿嘴偷笑了下。

    李少泽简直要疯,但见一左一右都是同学校友,便不得不压低了声音,“请你别纠缠我!”

    “如果你怕再这里丢人,那咱们换个地方说。”我扁扁嘴儿,说出这话,我很自信的挺直腰杆,故意把肚子挺了挺。

    “我有什么丢人的!”李少泽小脾气一上来,扭头便欲走人。

    我一急,大声喊到,“我怀孕了,你的!”

    李少泽停下脚步,回眸慌乱的四下张望,见还没人注意到我们,连忙上前,手足无措的捂住了我的嘴,“姐姐啊,你可不能乱说,这是造谣,污蔑,诽谤!我再这学校可是风云人物,万众瞩目的校草,懂不?”

    我一把推开他,“吗的,不懂,你给我老实点,现在跟我走,我们好好谈谈,什么事儿都没有!不然我就拿大喇叭喊!”

    “威胁我?真够卑鄙阴险的!”李少泽一副不肯屈服的样子,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轻笑一声,果断回应,“对。”

    李少泽气的满脸涨红,浑身直哆嗦,“走就走!”

    抓住他弱点,我好像很爽的感觉,转身的瞬间自然的拉住了李少泽的腰带头,扯着他便往前大步走。

    “喂,你放开,注意点形象!我又不会跑了!”李少泽一把甩开我,顺手拦了辆计程车,生怕再这里丢人,“快点上车。”

    我扁扁嘴儿,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上了车。

    想到刚刚那个自然的动作,心理忽然有点不好受,那是我曾经再袁伟仁身上养的习惯,每次感觉他会跑,我都会这样习惯的抓住他的腰带,例如,我说逛街,他便想找借口走人,似乎是厌烦了陪我一逛就是一天竟经常两手空空而归的日子,但每一次都会陪我……

    到了一间咖啡厅,李少泽听我说完原委,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口干了面前桌面上的咖啡,又叫服务员点了杯咖啡来,说话也结巴,“也许,也许,你,你记错了!那个人,可能就不是我呢。”

    “你也知道是你,不是吗?”我轻蔑的看着他,倒是希望他不像个男人,直接吓跑,消失再这个世界上,如果是这样,一瞬间,我便再心里打算好,以后跟我宝宝直接说他爹英勇扶跌倒的老太太,被讹诈直逼跳楼自杀!

    “那,那你要怎样,你是不是想说,我不给钱,你就要到学校里乱说话了?我给钱,我陪你去医院!”李少泽的手都再发抖,活脱脱像死了,被我这种“大人”吓哭了的“孩子”。

    “我不要钱,做流产这点钱,我还是有的,我要生,等你年纪到了,准备房车彩礼娶我吧。”我直言道。

    “不可能!”李少泽一拍桌子站起身,那架势几乎要把我吃了,吼声引来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我坏笑着,瞄了瞄周围,眼神提醒他,他这才不得不坐回原位,放低了声音,小猫一样问我,“你觉得可能吗?醒醒吧,别做春梦了!”

    “不太可能,年龄差的太多,你家里我也不知道适合不适合我这种中产阶级家庭……”说着,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穿的倒是干净,但没一个牌子,我不屑的扁扁嘴儿,“总之,我要给我孩子交代,总的试试,我不爱你,也不喜欢你这种小孩子,我是为了孩子给你一次机会。”

    “姐姐,你要不要脸啊?”听到我这话,李少泽快哭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轻“哧”一声,“我已经有脸了,再要就是二皮脸。”

    “真够二皮脸的!”李少泽随时都想伸手过来打我似的,完全坐不住,也不得不坐在我对面,有点不甘心,又怀疑的问我,“你确定你怀孕了,确定是那晚上跟我怀孕的?”

    “绝对,确定,以及肯定!”我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

    “你说你怎么才能去做流产!开个价!”李少泽急了。

    “好大的口气!”我不屑的瞄了他一眼,顺势优雅的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借钱也要甩掉你这个卑鄙的狗皮膏药!”

    我没理会他的话,“我不想废话,跟钱没关系,我就是要生,给你次机会试试来不来电,不成就算了,谁也别为难谁,以后也不后悔!”

    李少泽怒了努嘴,水润的眼睛再眼眶里打了个转儿,好像想到什么,顿时又放松了许多,“咳咳,你到底想怎么给我机会,你说说,我听听。”

    “同居!”

    “噗嗤……”正在喝咖啡的李少泽顿时喷了我一脸。

    “喂!”我恼怒不已,顺势拿纸巾很汉子的一把擦了脸。

    “都不去洗手间整理,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直接在我面前脱妆了!很显年纪的,去卫生间整理再补补妆出来?”李少泽无奈的摇摇头,很嫌弃的看着我。

    “无所谓了!反正怀孕以后你面对的都是素颜的我。”我瘪着嘴,也很嫌弃的看了看李少泽,长的虽然不错,但老娘才没心情讨好他。

    我以为李少泽会不答应,还得周旋点其他方式,但让我意外的是,李少泽竟然答应了,“好啊,同居就同居,姐姐,相处要愉快哦。”话音落,李少泽嘴角扬起一抹邪魅,坏坏的样子让人看着小心脏扑扑跳。

    我还沉溺在他那股子坏劲儿里,他劈了啪啦的把他的情况告诉了我。

    “我现在住宿舍,没钱租房子,同居我去你那里,衣食住行你全包,你那里必须两个卧室,我不和你睡一张床,我怕睡不着……”

    “为啥?”虽然我也不打算和他一张床,但还是忍不住问他。

    “身边睡个鬼,你能睡着啊?万一再像那晚上似的强了我……啧啧啧……”李少泽双手交叉放到了肩头,一副防狼的样子恶心我,又忍不住补充,“不过,如果小爷我有需要,你必须带上头套把PP伸过来!总之一句话,什么都要听爷的,爷我高兴怎样就怎样,你有点心理准备,小爷我口味有点重……”话音未落,他翘起二郎腿,得意的扬起眉梢,完全变了个人似的,根本不是我印象里单纯的小孩子!

    你个小P孩丫的!

    惹老娘发飙!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婚姻大作战 作者:金戈戈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