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啪!”

    简凝安尖细的容颜一下偏到一边,整个半颊疼得发麻,林芷染尖锐地声音还在耳边继续叫嚣。

    “我说了我不会穿!这廉价的布料,欧巴桑一般的剪裁,只有你这种老处女才会穿,给我拿走!”

    江氏集团,丰城最顶级珠宝公司,千坪的开放办公区,简凝安生生挨了一耳光,但是这充斥着高级白领,空旷宽阔的空间却静地可怕,周围只有或冷漠或无动于衷的目光。

    “林小姐,既然您已经入职江氏集团,那么根据规定您您穿着公司统一制服。”简凝安捋一下刚刚被挥散的发丝,声线依旧平稳。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稀罕在这打工?”林芷染一看自己刚刚甩了这女人一巴掌周围人的反应,心中更是认定眼前这女人的卑微低贱:“江氏开除我,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这就是本小姐跟你这种草根女的区别。”

    林芷染在国外玩得很开心,突然被父母召回国,要她规规矩矩上班,本来她心情已经糟透了,没想到入职江氏第一天,就遇到简凝安这么一个刻板死滞的女人!

    “林小姐,如果不换上衣服,您不能进入江氏。”简凝安上前一步,纤细的身体挡住林芷染。

    “刚刚一巴掌不够你长记性吗?还敢拦着本小姐!”林芷染柳眉倒立,精心描画的妆容顿狰狞地扭曲。

    “江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正当林芷染涂着鲜红豆蔻的手高杨起,一个低沉醇的声线响起,调侃一般的语气,却瞬时压制全场,如同看不见的压迫过境。

    林芷染不自觉停下动作回头,一个深咖色高大身影大步正踏进办公室。

    男人轮廓如削棱角分明俊逸容颜媲美巨星,却浑身充斥着娱乐圈缺少的阳刚英气,微微抿着薄唇狭长的凤眼扫过带着上位者特有的俾睨,林芷染如同过电一般:这个男人,比她在国外交往过的所有男人都更帅,尤其他身上浑若天成的高贵,更是把以前的所谓男模富二代甩八条街。

    办公区刚刚冷漠无视的气氛也一扫耳光,因为这个男人的到来,骤然间变得殷切讨好:“总裁,您好。”

    林芷染惊讶的眼底顿时一抹精光划过:这个男人,就是江氏集团少主,江暮琛?

    “江少,”林芷染尖锐的声音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撩长卷发,掠过胸口的时候不动声色的解开一颗扣子,让期间深邃的沟壑若隐若现,水腰摇曳走到江暮琛身边挽起他的臂弯:

    “我爷爷跟江爷爷是故交,让我到江氏学习历练,可是江少,您看,第一天,您的员工就欺负我!”

    林芷染指着简凝安,身体状似无辜倾向江暮琛,其实她明白,这样的角度,江暮琛正好可以看到她刚刚补妆的潋滟红唇,她对男人无往不利的波涛汹涌。

    果然,江暮琛没有犹豫顺手揽过她,温热的掌心直接贴上她纤细的腰肢,林芷染感受男人坚实的胸膛衬衫下起伏分明的肌理,顿时更加心花怒放。

    江暮琛,江氏少主,完美到说钻石男人都不为过的男人,她一定要拿下,以后她就是江氏少夫人!

    林芷染靠着江暮琛,看着简凝安更像是像是看着一只随时能踩死的蚂蚁,表面却做作出更加委屈悲伤:“江哥哥,就是这女人跟我过不去,你一定要为我做主!”

    “哦?”江暮琛的声线果然挑起,看着静默纤细的简凝安,简凝安左颊的红肿已经浮起了,衬着她不用任何化妆品就白皙胜雪的肌肤,非常突兀明显,尤其她容颜本是小巧尖细,大片的红印更显得触目可怜。

    江暮琛视线停在在简凝安巴掌大的小脸上,低嗤一声:“不如,你自己来告诉我,你是怎么得罪芷染妹妹的,老婆?”

    什么?!

    林芷染的差点扭到脚!

    刚刚江暮琛叫这个女人什么?老婆!

    简凝安依然那么静默的站着,可是林芷染却觉得简凝安只是站在她眼前,就是给了自己狠狠一巴掌!她做了什么?在人家正牌妻子面前,挽着她老公的手,前一秒还在妄想成为江氏少夫人!

    林芷染赶紧要离开江暮琛站直,可是江暮琛却像是预料她会有的反应,扣着她腰部的手猛然一紧,让她更加贴紧江暮琛坚实的腰腹!

    “江少,是这样的,少夫人,她让我换上统一江氏制服,可能中间有点误会,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她的身份,这都是误会……”林芷染惊慌解释。

    “宝贝没错,宝贝这么美,穿老气的制服岂不是暴殄天物?”林芷染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耳侧一热,江暮琛的气息就在她敏感的耳垂边辗转。

    这样的暗示,林芷染怎么可能不懂?

    什么少夫人,从她踏入江氏开始,整个办公室有人把这个简凝安当少夫人吗?江暮琛叫这个女人老婆却这样对她,所有人的态度更像是司空见惯。

    “好久不见,到总裁室,让我看宝贝。”江暮琛俯身靠近林芷染,用简凝安也可以听清的低语:“不穿,是不是更迷人?”

    简凝安刚刚挨了一巴掌,都纹丝未动的身影,却因为江暮琛的一句低语,重重一晃,差点栽倒。

    林芷染妖娆摇曳的经过简凝安,眸底的轻蔑与挑衅像是刀尖割在她身上。

    “刚刚来的实习生,给了她一巴掌,却被总裁拉上床,我们这少夫人,真是绝了!要我死了都比这来得强!”

    “我们少夫人可不是一般人,当年江家出现财政危机她就不声不响消失,一年以后江家走出危机,她也回来了却带着八个月的身孕,就这样照样嫁进江家成了少夫人!”

    “丰城谁不知道,江少结婚四年却有一个五岁的儿子,这样的女人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只要她还是少夫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林芷染放弃?”

    ……

    窃窃私语的声音在简凝安的耳边划过,跟刚刚她挨了一巴掌的寂静与无动于衷形成鲜明对比,简凝安顶着红肿的容颜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位置。

她的工位与总裁办公室只有一墙之隔,里面林芷染欲拒还迎的娇媚忘情的吟哦,远远近近在她耳边钻进钻出。

    四年,这样的声音简凝安已经不陌生了,可是依旧带给简凝安同样的晕眩。

    “江哥哥,那样对她真的没关系吗?她看上去很难过人家会过意不去嘛。”林芷染柔媚却虚伪的声音。

    “她,都是她自找的。”江暮琛的声音听起来低哑而慵懒,跟面对其他女人没有什么不同。

    停了一会,突然听到传出江暮琛压抑低吼一般的一声:“妓女,都不会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只是这般发泄一般模糊到听不清的一声,却好像把简凝安最后一根紧绷到最后的弦猛然绷断!

    简凝安像是弹簧一样猛然站了起来,她好想冲进去,她好想告诉他,告诉他当年的真相,她再也受不了!

    叮铃铃……正在这时,桌上的手机响起,简凝安像是一下被拖回现实,深呼吸几次才接起电话。

    “小凝,今天是你带你妈妈来复诊的日子。你没有忘了吧?”电话里传来吴伯熟悉温和的声音。

    “没,没有忘。”简凝安骤然站立的纤细身影有一瞬间摇晃,她努力撑着自己:“我已经安排好,马上回去接妈妈。”

    “那就好,你爸突然过世她心里一直放不下,加上致远也在书房自杀,这些年婉君的抑郁症一直在加重。尤其今天是你爸的忌日,每年这一天,她的抑郁症总是最为糟糕。”吴伯伯叹息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听到简凝安没有回应,吴伯继续说:“你别怪吴伯多嘴,吴伯就是希望替你爸跟致远看着,你跟你妈还有阳阳都好好的。”

    简凝安捂着电话,像是逃难一样离开令她窒息的江氏大厦,才有力气说:“我们很好。”

    简凝安打上车:“谢谢吴伯关心,妈妈的病这些年都靠吴伯在尽心医治,阳阳也吵着要去看吴伯伯。”

    吴伯是爸爸的生前好友,也是妈妈抑郁症的主治医生,这么多年,他一直很关照她们一家。

    “最近阳阳乖不乖,是不是又长高了?”说道阳阳,吴伯的声音也带上一点爽朗,像是长辈一样仔细询问。

    “阳阳?他很乖,老师都夸他聪明,”说道阳阳,简凝安浑身的冰凉才退却一些,不自觉勾起一是单薄微笑:“无论学什么,他都有很用功……”

    简凝安握着电话,看车水马龙在她眼前后退,听着吴伯几十年安稳的声音,像是在冰冷骇浪之中,她暂时栖上一块浮木。

    ……

    吱!

    突然出租车一个紧急刹车,简凝安没有防备,猛然磕到前座差点被甩出去!

    “少夫人,不好了!”简凝安还没有反应过来,秦嫂满是汗水的脸一下探到简凝安的面前:“老夫人她突然全身抽搐,咬着牙关怎么也不松开,已经出了好多血!”

    “什么?!”简凝安的脑袋瞬间空白了一片。

    “司机……把我妈接上,马上去医院!快!”简凝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

    “哪来的破车,没看到这是别墅区?竟在我家门口磨磨蹭蹭的,还不赶快开走!”司机刚要发动车子,却突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

    &nbs水晶高跟鞋的女人,一脸颐指气使从大门走出,江幂嫣怀里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波斯猫,跟主人如出一辙的傲慢刁钻。

    “姑姑。”简凝安连忙摇下车窗:“姑姑,是我。”

    “老夫人的抑郁症犯了,流了很多血很严重,少夫人正要送她去医院。”秦嫂也赶忙焦急解释。

    “我说怎么一股子穷酸味,什么样的车载什么样的人,”江幂嫣的目光掠过简凝安焦急到苍白的容颜,听到事态紧急口气却更加轻慢嘲讽:“每一块车漆都散发着廉价的味道。”

    “姑姑,我妈妈的情况真的很急。”如果可以,江幂嫣一向能够对着她可以说一整天尖酸的话,但是简凝安现在满脑子都是秦嫂说妈妈已经出了好多血,简凝安的思绪都被染的一团血红:“麻烦你让一下。”

    “让一下?!”可是简凝安还没说完,江幂嫣的声音一下拔高,尖锐的直刺耳膜:“简凝安,赖在江家太久,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吧?从你嫁入江家第一天,老太太就说过,你简凝安,这辈子都没有资格从正门出入!”

    简凝安本是毫无血色的容颜,一下更是惨淡几分。

    她不会忘记,她躺在病床上,她的脸色跟房间里挂着的婚纱一样苍白,江老太太血红的鸡血石戒指猛得掷到她脸上:“这种伤风败俗的女人,除非我死了,这辈子都别想进江家大门!”

    大婚,客人养得狗都可以从正门出入,她抱着婚纱像是一个鬼影,从后门踏入江家……

    她最后还是嫁入了江家,因为江家毕竟是江爷爷说了算。

    那个时候她以为嫁给江暮琛是唯一仅剩的的梦想,不过整整四年,她只能像个阴影一样,只能从后门出入。

    “大小姐大小姐,婉君现在真的很难受,整个手臂肌肉都痉挛变了形状,刚刚连呼吸都喘不上来了,这是通往婉君所在小屋最快捷的路,如果绕行后门,不仅仅要花半个小时而有一长段路不通车,真的耽误不得,大小姐就行行好,救人一命……”秦嫂一看简凝安愣住,立刻想起来了,顿时急得快哭出来向江幂嫣求情。

    “下人就知道帮着下人说话,江家养着你们可不是给你们养老的吗?她庄宛君不过是江家曾经司机的女人,生病了就能败坏老太太定下的规矩,死了就要江家戴孝送终是不是?”江幂嫣鼻子里哼气直叫。

    “姑姑,姑姑!我求你,让我们先进去。”简凝安赶紧下车,妈妈已经出现呼吸衰竭的症状了,时间每一秒过去都可能意味着不可挽回的后果。

    “不可能,简凝安。”江幂嫣抬起无比精致的下巴,把波斯猫抱在怀里:“江家就是养一个畜生,也知道不能给江家带个野种回来。这是你活该!”

“小姐……墨少快到了。”江幂嫣身后走上了一个女佣,小声对江幂嫣说什么,她在江大小姐面前刻意的恭敬,但是也掩饰不住眼神中的向往与雀跃。

    墨黎勋,枫城天神传奇一般的男人,如果说江家是珠宝界的航母,那么墨黎勋则是枫城整个金融界的霸主,传说墨黎勋有着集合中欧最迷人的优点,深邃莫测的眉眼女人看一眼都足以中毒,个性却冷漠低调私生活神秘到如同禁欲。

    前些年年横扫捭阖海外市场刚刚回国,是枫城所有名媛梦寐以求的神。

    江幂嫣尖刻的容颜也是一秒变娇羞,看着简凝安的神色更加厌恶:“还不快滚,给江家丢的脸还不够吗?”

    简凝安想要冲上去,可是江幂嫣一把把门大门遥控锁死:“我看谁敢放这群丧门星进来!”

    “少夫人,你知道大小姐的。”秦嫂拉住简凝安:“我们,还是绕行后门吧,没有人敢放我们进去。”

    简凝安的腿像是生了根,她明明离妈妈那么近,可是因为一扇江家大门,她却只能放任她在黑暗中再挣扎整整半个小时,这就是当时自己应该坚持的吗?

    “快快,看看,我的眼线有没有花?”江幂嫣对着身后的女佣说,笑颜如花艳光四射。

    “走吧!”秦嫂拉她。

    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发现,一个亮色的光点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江幂嫣怀中的波斯猫一下警觉的把耳朵竖了起来。

    “刚刚跟那个女人说了那么多话,我刚抹的唇彩都没颜色了。”江幂嫣继续用厌恶无比的口气。

    那个的光点无声无息的移动,所有人都没有人注意,可是江幂嫣怀里的波斯猫随着光点的移动,身体躬紧的几乎绷直。

    “墨少要的是江墨合资,可是很快,就会变成江墨联姻了……啊!!”江幂嫣得意而傲慢的说着,可是如意算盘还没打响,江幂嫣就突然捂住容颜一声尖叫!

    地上的光点突然移到江幂嫣的脸上,波斯猫喵呜一声的抬起爪就向着主人抓了过去,江幂嫣精心描画的容颜顿时出现三道血痕!

    江幂嫣痛苦的捂住脸,血丝顿时从她精心护养的指间渗出,这让江幂嫣发出更加凄厉的惨叫!就在墨黎勋车驾快要到的时候,怎么能发生这种事!!

    高贵的波斯猫被这样主人吓到,一个纵身跳离,反作用力把江幂嫣猛然踹倒,精致挽起的发型顿时也散乱了一半!

    顿时,江幂嫣就像个扑街的疯妇!

    而此时,那个光点突然停在大门控制键上,江幂嫣来不及阻止,就看自己的猫咪像是一道白色的闪电……

    关闭的大门缓缓打开。

    “妈咪,快去接外婆!”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里面的灌木冲了过来,一把拉住简凝安的手,把简凝安推入出租车里。

    “阳阳!”简凝安一把抱住小家伙,看到他手里的小镜子,顿时明白过来:“司机,快走!”

    “不,把门关上,谁敢放这群丧门星进来!”江幂嫣这时候也看到了扑入简凝安怀里的小小身影,完全不顾形象的喊。

    可怜的司机大叔,原本是打酱油的,没想到把人送到了豪宅门口却活生生参与了一把豪门辛秘,这样的紧急时刻转动了钥匙几次,车子竟然都熄火了!

    眼看江幂嫣就要挣扎着站起来,再次扑向控制开关。

    “大小姐,墨少来了!”就在这时,女佣突然指着前面的一个方向。

    一辆布加迪越野疾驰而来,纯黑色的车身散发如同黑曜石一般灼目高贵的光,看第一眼就如抵心底的大气尊贵,它只是慢慢逼近,可是所有人就像是定格了一样只剩下本能的仰视,江幂嫣眼看就要摁下关门按钮,但是一看到布加迪就猛砸开启按钮了。

    “好了!”满头大汗的司机终于松了一口气,发动车子终于驶入了江家大门。

    “嘿,伯伯!”简睿阳小小的身影几下滚动利索的扑到车窗边,小小包子脸伸出车窗,对着也驶入大门的布加迪车内男人,奶声奶气但是很用力认真:“谢谢伯伯!”

    如果不是这个也要进门的陌生伯伯,那么自己跟妈咪就要被那个巫婆姑姑关在门外,就不能去救外婆了呢!妈妈说小孩要感恩懂礼貌。

    简凝安抱着小睿阳,就怕他用力趴在窗外把自己栽出去。

    这样的顶级豪车全球限量尊享,被江幂嫣守着大门期盼的贵客,只怕看一眼一文不值全城笑话的江家少夫人都觉得晦气吧。

    简凝安这样想着,对面的车窗却无声撤下,那个方向车内的男人正逆光,看不清他的容颜,只看到他伸出修长宽大的大手,质料非凡的黑色西服下露出一道利落简单袖口,腕间扣着设计简洁却价值千万的百达翡丽手表,衬托着男人骨节分明犹如雕刻的大手,说不出的优雅与力量。

    大手对着简睿阳的方向摇了两下。

    很快两辆车就驶向不同的方向。

    “那个伯伯说不用谢哦。”阳阳板回小脑袋,煞有其事的说。

    “恩恩。”简凝安把睿阳摁在怀里,她满脑子都是妈妈的病情,把阳阳捞回来以后,没有再看布加迪一眼。

    布加迪在前面一个转弯,露出男人刀雕斧凿一般的容颜,深邃狭长的眉眼隐藏着无人可以窥探的冷光,单薄如刀锋的薄唇泄露让所有人退避三舍的冷凛,但是没有人发现,当他微微蹙眉思索,不自觉抿起单薄的唇,跟简睿阳刚刚煞有其事的认真样子,犹如复制一般神似!

    “还好宛君送过来及时。”抢救室急促闪烁的红灯落下,吴伯青把口罩拿下对简凝安说道:“婉君没事了,人醒过来就好。”

    “是我不好,在路上耽误了。”简凝安苍白这小脸,回想妈妈刚刚在车上糟糕至极的状态。

    当时妈妈抽搐的双手关节都可怕的变形,呼吸像是一个残破的风箱发出渗人的呼次呼次,明明竭尽全力但却像是随时会嘎然而止。

    “小凝,不要这样,如果不是你在车上为婉君做了针灸舒缓了婉君严重的肌肉收缩,情况可能糟糕的多。”吴伯伯安慰简凝安。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豪门宠妻:第一大牌弃妇 作者:羽子墨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