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相亲联谊会!

    换做以前,苏小念是打死都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面对一个个口水飞扬的‘精英男’的自我兜售,苏小念把视线转向窗外,只觉得耳朵嗡嗡的,心烦不已。

    “这位先生,抱歉打断一下,我觉得咱们已经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吧!”说完之后,苏小念果断站起身,在对方错愕的表情下拎着包走了出去。

    大街上吹了凉风之后,苏小念才觉得心中的憋闷缓解了一些,这个时候,旁边的吵闹声吸引了她的注意。

    一个扮相普通的男子,站在街上,被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高傲的训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这么老土的乡巴佬也敢来和我相亲,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男人就那么站在那里,没有出言反驳,只是静静地听着,像是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苏小念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应该和她一样,都是出来相亲的。

    那个女子看到男子不说话,说话更加的咄咄逼人,“那个女的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种人。”

    苏小念看到这么长时间,那个女子一直像毒蛇一样的骂人,而那个男人就像是路人一样,浑然不在意,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

    直觉告诉苏小念,这个男人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落魄之人,至少也是见过世面的,可能是后来家道中落,或者生意失败了吧。

    而那个女人一看就是那种嫌贫爱富,刻薄刁钻的人。

    男人依然脸色平静,像是没有听到女子的骂声,但是苏小念已经听不下去,她最看不惯恶就是这种仗着有几个臭钱就看不起人的人。

    有钱你还相亲?干嘛不直接嫁给钱呢!

    苏小念三步两步就走到了两个人身边,突然出声问道,“小姐,请问你今天出门的时候是不是忘记带什么东西了?”

    女人刻薄的声音停止,有些惊讶的看着苏小念,看了一下也不认识,“我没忘记什么呀?”大概是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有些疑惑。

    “你确定你带素质了?”苏小念提醒她。

    女人一口话噎在嘴里,想了一下才知道,苏小念是在骂她没素质,顿时怒目而视的对着苏小念,“你谁呀?有什么资格管我?”

    苏小念冷静的甩下一句,“我又不是你妈,才懒得管你!我只是提醒你,天鹅再美,也是只禽兽,下次自夸的时候注意点!”

    毒蛇女人愤怒的离开之后,苏小念回过头,看着被骂了半天的男人“她骂你,你为什么不反驳呢?”

    男人淡淡的一笑,“被狗咬了,我也要反咬一口吗?”

    “……”苏小念竟然被男人的一句话惊艳到了,这个男人说话挺有水平的!

    “你也是来参加相亲联谊会的吗?”苏小念问。

    男人有些疑惑,他并不知道什么联谊会,只好沉默以对。

    苏小念看到男人不说话,像是刚才被骂时候一样沉默,以为他天生不爱说话,也没有追问什么。

    “好了,那个女人走了,你也回家吧,再见!”苏小念转身就要走。

    男人这时候说话了,“我应该谢谢你的。”

    “谢我?”苏小念只当是一句玩笑,一句谢谢对她来说没有什么价值,她现在最愁得是结婚的事情,“那你敢跟我结婚吗?”

    苏小念当然没有指望对方会答应,只是开一句玩笑,就当时自嘲了,谁会在大街上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结婚。

    可下一秒,苏小念听到了男人清晰的说了一个,“敢!”

    她有些愕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刚才……说什么?你没有吃错药吧?”

男人看着她,很平静的说,“我不是开玩笑,我敢和你结婚!”

    苏小念现在终听个清楚了,这个男人竟然答应了!

    第二天,苏小念刚刚下班,就听到女同事们纷纷议论,门口停了一辆豪车,看起来至少几百万,不知道为什么停在了门口,像是在等人。

    苏小念不以为意,走出去之后,直接绕过去向前走,在她经过的时候车窗降了下来,一个声音在车里传出,“苏小念!”

    “嗯?有人在叫我吗?”苏小念转过身看了一圈,这才注意到车里坐着的男人。

    What?这辆豪车上面坐着的人竟然是他?

    苏小念扫了一眼,没有同事注意这边的情况,她快速的闪进了车里,“快开车!别被人看到了……”

    男人眉头一皱,看到苏小念脸上像做贼一样的表情,发动车子快速离开。从直觉判断,她好像不太喜欢这种出场方式。

    “这车是你的吗?”车子离开之后苏小念才放心下来,询问开车的男人。

    男人看着苏小念脸上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对这辆车有任何的赞美或羡慕之色,甚至还隐隐之间有一种排斥。

    “公司的,用完还要还回去。”果然,在男人说完之后,苏小念脸上的排斥感消失了,两个人又熟络起来。

    说起来这是两个人第二次见面了,昨天在大街上两个人一拍即合,直奔民政局儿去,结果恰好民政局休息,不上班,白跑了一趟。随后,两个人约定有时间再去。

    回来之后,苏小念也觉得她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对于她来说这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婚姻,所以对于对方来说是不公平的。

    还好结婚证没有办成,两人分别之后,苏小念觉得等男人清醒过来之后,肯定不会再找她,没想到他不仅再来了,而且直接找到了她的单位。

    一想到这里,苏小念才发觉事情有些蹊跷,“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班的?你跟踪我?”

    “昨天你自己说的。”男人淡淡的解释一句,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哦。”苏小念这才放心下来,虽然记不清到底有没有说,但是既然男人这么说了,而且还找到了她,应该不会有错吧。

    “喂,你吃饭了吗?”苏小念刚刚下班还没有吃饭,这会儿肚子已经开始叫了。

    男人看了一眼苏小念的表情,很配合的回答,“没有。”

    “太好了,我请你吃饭吧,前面有一家牛肉面馆,做的挺好吃的……”

    在苏小念的导航之下,车子停在了一家小面馆门口,苏小念跑进去要了两碗牛肉面,然后拉着男人坐下了。

    “喂,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苏小念有些尴尬,都跑了一趟民政局了,现在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叶泽晨,23岁,普通公司职员。”男人依然平静的回答。

    这么干脆?苏小念都有些吃惊了,看来这个男人是被家里逼得走投无路了吧!

    “我叫苏小念,今年22岁,我……是个孤儿,和奶奶一起生活。”提到‘孤儿’的时候,苏小念脸上的苦涩一闪而过,看得出来她对于父母的去世是有一些特殊心结的。

    两碗面端上来,苏小念开始大口狼吞虎咽起来,等她吃完之后擦了擦嘴,这才发现叶泽晨面前的面一口都没有吃。

    “你不饿吗?还是不喜欢吃面?”苏小念这才意识到,没有问叶泽晨的意见,直接就拉着他走到这里。

    叶泽晨看着碗里的面有些无从下手,他从来没有在这种小面馆里面吃过东西,停顿了几秒之后,才看着碗开口说道,“我不喜欢香菜。”

嗯,这也算是一种理由吧!

    “哦,”苏小念看了一眼面条上面薄薄的一层香菜,“那我帮你挑出来!”说完拿起筷子在叶泽晨的碗里挑起来,她其实没有什么忌口,什么都吃,香菜挑出来就直接放到嘴里吃了。

    “好了,挑干净了。”苏小念嘬了一下筷子,看着叶泽晨,意思是:你可以吃了。

    这时候才发现叶泽晨一直在盯着她,低头看了一下手里的筷子,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脸上有些尴尬,她直接用自己用过的筷子到别人碗里夹香菜了。

    “不好意思啊……我……再帮你要一碗吧!”苏小念的脸有些发热,觉得叶泽晨一定是嫌弃她的筷子沾了口水,所以才不吃的。

    没想到,男人停顿了一下之后,直接拿起筷子开始往嘴里送饭,不到一会儿就把面吃干净了。

    苏小念有些惊讶,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你想清楚了,真的不后悔跟我结婚吗?”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苏小念还是开口确认一下。

    “明天上午十点,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叶泽晨平静的开口。

    两个人商定之后,苏小念像是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叶泽晨,“你出来。”

    叶泽晨把钱放在桌子上,跟着苏小念回到车里。

    苏小念这个时候忽然变得心情很沉重,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她在叶泽晨的注视下,开始脱衣服。

    先是外套,再是衬衣。

    叶泽晨不解,难道她把自己叫上车,就是为了……她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随性的女人,叶泽晨皱起眉头看着她拉开了自己的领口。

    最后,当苏小念上身只剩下粉色的BRA的时候,叶泽晨终于知道了苏小念的用意。

    她的肩膀上,有一只蝴蝶静静停驻,那么明显,那么刺眼。

    那并不是真实的蝴蝶,而是一道伤疤,被火烧过的伤疤,外形像一只蝴蝶,细看却让人触目惊心。

    苏小念看着叶泽晨微皱的眉头,心里轻笑,看来是没希望了,她平静的问,“现在,你还敢娶我吗?”

    这场婚姻注定于爱情无关,她只是想让奶奶安心,所以才会逼自己尽快结婚的,但是她不知道这个叫叶泽晨的男人,会不会被他的伤疤吓到。

    叶泽晨没有说话,目光幽暗深沉。

    苏小念对于叶泽晨的沉默像是早有准备,并不多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漫上一层伤感。这个结局在意料之中。

    她一件件的拉起衣服,准备重新穿上去的时候,叶泽晨凉凉的手指忽然触碰到了她肩头的伤疤,轻轻的抚摸,一瞬间,苏小念的心跳停滞了。

    他的手指就像是一条蛇一样,在她的伤疤上游走,让她呼吸急促,心跳不受控制的骤然加快。

    “每一个和你相亲的男人,你都会在他面前脱衣服吗?”他的声音低沉有力,字字清晰,穿透力极强。

    “你是第一个。”苏小念身子躲开他的手,把衣服一件件的穿上,拉上拉链,脸上带着几分羞红,“我昨天,是第一次出门相亲。”

    叶泽晨不动声色的微微点头,看着苏小念有些羞红的脸,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暧昧荆棘 作者:寻眠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