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军区总院!

    “高级病房里的主儿可千万不能得罪,我们科室两个小护士无缘无故刚被停了值!”

    护士长王姐语重心长的给她们一群年轻貌美的小护士开会。

    “那俩听说是哭着跑出来的!”

    “好啦,我说了那么多你们就没有一个有胆量上去的么!”护士长清清嗓子。

    谨欢生平最最讨厌仗势欺人的主儿,“住高级病房了不起啊!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我去,我攮死他我!”

    她拿起医用托盘便往顶楼冲。

    “喂!谨欢你刚来没经验你小心点!”

    “放心啦!”

    高级病房的楼层气氛很诡异,病房门口齐刷刷站满了身姿笔挺的魁梧军人。

    谨欢今天第一天实习,天不怕地不怕的热血精神高涨,她直直就往病房里闯!

    却被门神一把挡住,“别挡着我病人需要用药,你想让他死在病房里嘛!”谨欢一把挥开阻隔,闯进去便落了锁。

    她暗自窃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小样,看老娘我怎么制你!

    门外,一群士兵噎在哪儿,这小妞嫰生生的那来的肥胆子!

    谨欢环顾了下病房的装饰,堪比五星级总统套房一般金碧辉煌。

    自从当年被赶出豪门,她一看见有钱人便荷尔蒙急剧飙升。

    “别!人家不要了!你别这样!”卧室里传过来有些奇怪的声音,谨欢探头探脑走过去,推开门,便看见这样一副场景!

    身材高大健硕的男人大手直直探进病床边站着的娇媚小护士,小护士被迫半撑着床沿,眼泪都要彪出来,“嗯!啊!龙少!”

    带着哭腔痛苦的声音从小护士嫣红的小嘴里溢出来!

    男人俊脸紧绷,目光幽幽的将小护士的护士服扯开,只听撕拉一声,他得寸进尺的将她胸前的两团脱出来恶狠狠的揉捏。

    小护士尖叫,“啊!”

    伸手就要去护紧胸前,声音更加隐忍痛苦!

    谨欢小脸爆红,她从未见过这么火爆的场面,可是那个禽兽是在猥亵小护士!

    士可忍熟不可忍!

    “你给我住手你个臭流氓!”

    谨欢两步冲过去,一把将那一对狗爪子挣下来,将小护士衣领往上提了提,身上的动作一气呵成将小护士送到门外。

    转身二话不说一巴掌就要挥到他脸上,男人脸色暗沉怒意上涌,一把便攥住她小手。

    “谁准你进来的!”声音低沉暗哑,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即便穿着病号服也依旧掩盖不了天生王者一般的霸气,仿佛撒旦般的质问幽幽而来。

    谨欢拼命想睁开小手,被他攥着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你个臭流氓!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可以为所欲为,你信不信我告你强制猥亵妇女罪!”

    谨欢火大了,艳光四射的猫猫眼恶狠狠的盯着他。

    龙景天微微眯起眼睛,有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冷笑,将乱叫到小女人一把扯到身前,目光森森道,“你问问她,她是不是比我更爽!”

    “爽么?我让你爽!”

    不过就空有一副好皮囊,有钱长的好也不能到处耍流氓!

    谨欢一把将男人整个翻转过来,拿起针管二话不说扒下他裤子便狠狠扎了进去!

    “啊!”龙景天只觉得一阵尖锐的疼,紧接着又是一下,他整个人被一股蛮力压进被子里,感觉小妮子把针尖从他屁股里拔出来,还极其享受这个过程,“爽不爽!我让你爽个够!”

    龙景天的火蹭蹭便冒了上来,他龙景天这辈子还没遇见敢这么嚣张对他的人,一个翻身还未来的急怒吼便看见病房里乌牙牙闯进来一群人。

    “首长,您没事吧!”

    龙景天一声冷斥,“妈-的王八糕子都给我滚出去!”

    一群人恨不得立刻便消失不见了。

    可是刚刚看到了什么?

    太子爷竟然被一小手小脚的嫰妞儿给近了身,还“进”了身!

    什么!首长!

    谨欢一个激灵,猫猫眼滴溜溜的转,娘也,这里是军区总院,她得罪的可不光是有钱的主,貌似是个权势滔天,吐口唾沫就能将她给淹死的主儿!

    她嘴角瞬间勾起一抹笑意,翻开病历本淡定的瞧了瞧,龙景天……

    睫毛扑闪扑闪了好久,她咬了咬唇,想了想!

    还是跑路吧!

    “你,给我回来!”

    龙景天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来,带着一股咄咄逼人恨不得将这小妮子拆之入腹的愤怒。

    谨欢一个哆嗦,他俊脸魅惑,眸光灼灼,差一点把她的气势吸了个干净。

    一抹谄媚的笑便爬上小脸,喜滋滋的小手崇拜的握住他钳制住的大手,“首长,刚刚跟您开个玩笑,不是怕您受不了打针那疼劲儿嘛!”

    小样儿,诡计多端,不过小手儿暖暖的,比刚才那护士的胸口还要软嫩上几分。

    俊眉邪肆微扬,冷嗤,“是么!”

    谨欢咽了咽口水,太狂了,太拽了,太恶霸了,虽然在心里把这拽男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她小眼儿瞄了瞄他半裸的腰腹,裤子退了一半,那姿势销魂的让谨欢脑门有点儿热。

    她拼命点头!

    龙景天眸光犀利,被她鬼鬼祟祟盯的下腹一阵发紧,妈-的刚刚狠命的弄那小护士都没感觉,真窝火!

    龙景天目光暗沉望着近在咫尺的小女人,巴掌大的小脸美的让人窒息,纵使踩花无数的他都禁不住差点被她勾去了魂儿,不然怎么可能遭受被她近身的奇耻大辱,甚至被手下一帮兔崽子给看光了!

    馨香萦绕,娇媚软濡,勾魂摄魄!

    大掌往她盈盈一握的腰间一揽,将她软软的身子扯进怀里!

    薄唇魅惑,声音低沉暗哑,他靠近她嫩白粉红的耳珠,“那爷也给你打一针好不好?爷的针虽然又粗又大,可是插进去一点都不疼!”

    暧昧低语,轻声呢喃,他灼热撩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谨欢被他拥在怀里,脸颊热的难受。

    打针?

    她整个趴在他身上,小腹处有灼热坚硬抵的难受,她哪里知道那是什么!

    可是从小在四大家族长大,不是不知道有这么一号太子爷级别的人物的,这样的男人有多危险她一直都知道。


    手忙脚乱就要往外爬,龙景天被她蹭的难受,呼吸有些紧,钳制住她作乱的小手将她揽在怀里压进被褥里,“乖,别动,爷给你打针,也让你爽爽!”

    谨欢咽了咽口水,脸颊通红,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有点儿热!

    “你,你什么意思?”

    身子有些软,拼命挣脱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龙景天躁的难受,眸光幽深像是蓄着烈火汹涌,魅惑致命!

    他眉峰上扬,狠狠地将她压在身下,被迫让她感受自己的疼痛。

    她香香软软的身体让他控制不住想要低吼,太嫩了,将她压的紧了紧,“摸摸看,我的针粗不粗?”

    大手霸道的便要将她的小手往身下带。

    谨欢脸色涨红,霎时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她紧紧咬着唇,怒目瞪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你去死,你个四处发情的公猪!”

    龙景天眸中越发汹涌,紧绷着的下颌森冷异常,猛地俯下身,咬在了她白瓷一般细嫩的脖颈上。

    “你,啊!”

    又羞又疼,谨欢涩涩发着抖,变态,臭流氓。

    龙景天冷笑,身子下压着的小女人将一身护士服穿的诱惑劲爆,他想撕开,然后吃掉她!

    身上的白大褂被他嘶啦一声撕了个彻底,丰盈饱满,俏生生的让他的呼吸一滞,她只穿着黑色的蕾丝内衣,挺翘着就在他呼吸可闻的地方!

    下腹处的硬挺活生生的跳动着,喉结翻涌!

    “女人!让爷给检查一下哪儿不舒服!”

    她咬唇,骨子里的倔强劲儿从被他活生生的给刺激了出来!

    索性心一横,不躲不避,咬着唇媚眼横生的望着他,声音软濡而动人,小手便大胆的想要去触碰他下腹的地方。

    从未想过自己有这么大胆的一天!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整个人口干舌燥却被她掩饰的很好。

    龙景天被她捏的火急火燎的,勾人的小妖精!

    谨欢趁他意乱情迷,一个灵活的勾腿翻身便趴在他身上,小手顺着他下腹往上摸索,媚眼紧紧锁着他,像是要将他的魂硬生生勾出来!

    然后小手似有若无的在他身下画着圈,“爷,别憋坏了,让奴婢给您消消火!”

    说着便再次将他腰间的病号服往下退。

    那帐篷一样支起的一处让她心尖儿都颤了,她呼吸急促,眼神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有些慌乱无措。

    她想逃,他太可怕了,眼神仿佛是面对着猎物的饿狼一般嗜血,谨欢觉得如果再继续下去,恐怕会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她吓得脸都白了!

    龙景天全身上下都像是着了火一般,索性将蛮力压下她的小脑袋,呼吸急促,威胁道,“乖!让我舒服舒服!”

    谨欢小脸涨得通红,根本不敢去看他的身下,她根本无法想象会有今天的一幕,她想挣脱却无法,羞臊难当,双眸星星熠熠,氤氲着雾气。

    “快点!”

    龙景天被她的眼神撩拨的差点崩溃,可不知道怎么小女人却像是有一股蛮力和自己抵抗着,他加大力气双手用力钳制住她的小脑袋,压下去!

    谨欢心里的火燎原一般,禽兽,流氓,在耍流氓上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眼一闭,牙一紧,谨欢隔着裤子咬上了他,她要让他不举,该死的流氓。

    谨欢几乎哭了出来,她觉得仿佛是被羞辱了,她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红唇潋滟!媚眼如丝!一抹狡诈转瞬即逝!

    她的小牙咬下去!可是目标太大,她刚刚下口便被一股阴风扫过,整个人被甩出了几米远!

    床上铁青着脸的男人,目光阴寒,撒旦一般锁着她,谨欢小屁股被摔在地上,疼的她直直的跳了起来。

    “靠!混蛋!”谨欢忍不住破口大骂!

    冷眸半眯,像是有狂风暴雨铺天盖地而来,龙景天阴森森道,“欠收拾!”

    谨欢狠狠地从地上爬起来,小眼睛瞄了瞄他身下,不怕死的继续撩拨被惹怒的男人。

    “我说首长!就你跟牙签还细的针还想让我爽?真是够丢人的!”她笑的那样无害,眸光那样的纯净狡黠!

    她说着竟然笑颜如花的给了他一个欢快的飞吻,心情爽极夺门而走!

    龙景天握拳半坐在床上,下身火辣辣的疼,这辈子从未这么狼狈过!

    小丫头,竟然赶在天子胯下动嘴!

    知道是什么后果么?

    有一抹阴森的笑从他眉角飞扬,连同着在楼道里狂奔的谨欢都感受到了那股寒意!谨欢唱着小曲才洗手间刚回来便被护士长叫住,“谨欢,以后你就专门负责楼上的龙大校!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操心了!”

    谨欢顿住,“啥?”

    “就是你昨天的那个病人,首长点名要你做看护,好好干吧,干好了可就能转正了!”

    谨欢咽了咽口水,天降甘露还是恶魔来袭?

    她整整磨蹭了一上午,终于决定再次踏进顶层的高级病房,竟然威胁她不伺候他就让她在京城无法立足!

    谨欢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推门进入,龙景天正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手里的,看见她进来只是微微挑了个眉便再次聚精会神在手里的东西上。

    谨欢翻了翻白眼,心里的紧张松懈下来,走到他跟前,“首长,该量体温了!”

    龙景天抬抬头,眸光沉沉落在她身上,然后在她胸口瞄了瞄,嘴角勾起一抹笑,“你这胸是不是没被人摸过?怎么跟旱地似的!”

    谨欢局促的整个人后退几步,小脸爆红,狗改不了吃屎,竟然上来就被他给调戏了!

    她咬唇,反驳,“你怎么知道没被人摸过,你难道不会看么你,我这是34好不好!”

    龙景天脸色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一想到有无数个男人的手留恋在她的丰满上,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过来!”

    谨欢不服气,说她胸小是对她赤裸裸的侮辱。

    小脾气一上来,“凭什么!”

    “不想干了?”威逼利诱,龙景天挑眉。

    谨欢咬牙狠狠看着他,不情不愿走过去,停在病床一侧,一瞬间便被男人扯到了床上,力气大的差点脱臼。

    “啊!你别碰我!”

     

    龙景天捏着她下巴,“谁摸过!”

    另一只手从身后一把罩住那抹高耸,狠狠地揉捏,眸中是几乎想要将她揉碎了一般的噬人!

    谨欢身子一软,双手抵在他半敞的胸膛上,睁着眼说瞎话,“我的好几个男友都摸过!”

    “你再说一遍!”

    谨欢被他眸中骇人的目光吓得一个机灵,只是咬着唇看着他,可是他手上的动作未停,没几下谨欢便小脸染上绯红。

    “不说就不说嘛!可是你能不能把你的爪子从我胸口上拿下来,不是说跟旱地一样吗?这你都有欲望!”

    谨欢知道不能惹着这祖宗,不然自己小命不保,这工作是她辛辛苦苦求爷爷告奶奶才得来的,她失去了太多,要是连这工作都丢了,她以后的路就彻底底的被堵死了。

    不就被摸两下么,不就被调戏几句么,不就在老虎脸上缕缕胡须么,这点忍劲儿她还是有的。

    “我给你揉揉就大了!”

    龙景天将她一把捞进怀里,分开两腿让她坐在自己的两腿中间,下巴抵着她的发旋儿,她的温顺让他的心情莫名的好。

    两手圈住小小的人儿,怎么连头发都这么香,胸口莫名染上暖意,“用的什么洗发水儿?”

    谨欢觉得快喘不上气来,他的气息扑面而来,热热的吹在她颈窝里,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扭了扭身子,“我才不告诉你呢!”

    龙大少也不执意,拿起仍在一边的给她看,点了播放,“跟爷说说这几种姿势,能摆出几种来!”

    谨欢咽了咽口水,小脸红扑扑的,整个身子都软靠在他硬实的胸膛里,暗自吐气,原来这就是毛片,也太色情了。

    小手里出了汗,她忍不住用手捂住镜头里销魂的场景,媚眼怒瞪着身后的男人。

    却带着挑衅的意味,“我摆的比她们好看多了,跟你有关系么!”

    龙景天微微眯起眸子,她额角的发丝早就撩的他难受了,再加上她浑然而生的娇媚摸样,像是个小狐狸一般让欲火瞬间爆发而来!

    谨欢也觉到了危险,她小手推推他火热的如烙铁一般的胸肌,屁股上明显感觉到被顶着。

    “你,你是不是欲求不满啊,要不,我给你找几个女-优给你降降火?”

    她眼巴巴的望着他!

    该死的,被他揉的不像样的护士服凌乱的套在她身上,胸前的沟壑一览无余,心瞬间跳到了嗓子眼,欲火瞬时就被点燃了!

    血液不听使唤,瞬间直冲脑门!

    声音沙哑的不像话,“不用找了,你就行!”

    谨欢怔怔瞧他,这男人一身的匪气,可是说出这话的时候,有荼蘼般潋滟的光从眸子里溢出来,流泻到她身上,恍了她眼睛。

    帅呆了!这男人酷毙了!

    “自己脱还是我来?二选一?”

    他目光死死盯着她,像一头饿狼,修长的手指灵巧的解开病号服的扣子,撕拉一声,他高大昂藏的身子整个笼罩上他的。

    紧实的腰腹,健硕完美的线条让人血脉喷张,胸前的一处伤疤蜿蜒缠绕,却将男人的身子越发的如同雕塑一般让人心慌意乱!

    一拉一拽,龙景天将谨欢拉到自己身下,瞬间就把她的护士服扯了个粉碎!

    谨欢下意识的挣扎,倒抽一口凉气去踹他,纵使她会两下子都不是男人的对手!

    “龙景天你这是强-奸你知道么!”

    “老子就喜欢强-奸你!”

    霸道!狂妄的男人!

    心跳砰然加快!

    龙景天感受着全身的血液都往身下汇聚,被她压在身下的小人眸光艳艳,几乎就把他的魂儿给勾去了!

    大手紧扣着她的后脑勺,薄唇狂野的吮住她艳艳的小嘴疯狂的掠夺!此时这男人全身下上都灼热的烫人!

    她小嘴的香甜让他整个人都酥麻了,恨不得拆吃入腹,碾碎了揉进骨血里!

    手臂用力的将挣扎的小女人抱起来,大掌寻到她内衣的暗扣,一拢一碾,便让她展现在自己的面前,大手摸索着她的甜美,将她的一切都纳入到自己的控制之下。

    谨欢疼的额角都沁出细密的汗珠,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乖,从了我什么都给你!别说转正了,就算是院长都有得做!”

    龙景天脸色微沉,大掌揉弄着她的饱满,舌尖紧紧抵着她嫩白的耳垂,沙哑道。

    他算是抓到了自己的命门,她太需要这工作了,如今竟然沦落到爬上龙家大少的床才能苟且偷生的境地。

    可是那么多的不甘心,委屈的眼眶都是红的。

    谨欢想死的心都有,他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让她慌乱却无处可躲!

    她的妖娆,隐忍的眸光潋滟,嫩白如玉的身体!

    让龙景天越发的滚烫!

    丧失理智一般的想要她!

    谨欢整个人滑溜溜的被他刨干净,和他紧实的高大身躯毫无缝隙的相贴,从未和男人有如此亲密举动的她羞愤的脸色通红,他怎么能这么对她?

    他太坏了,从未被触碰过的地方都被他欺负着,谨欢只能无力的承受着这一切。

    龙景天烦躁的掠夺着她的甜美,呼吸灼热,用了蛮力,手指用了蛮力狠狠地钳制着她。咬牙,额角溢出细密的汗珠,低吼!

    强行占有她,那瞬间涌起的极致欢愉让他几乎崩溃!

    这女人的滋味好的让他发疯,细细密密的温热几乎瞬间便淹没了他!

    太紧了!

    “妈-的,小妖精,你想弄死我!”

    谨欢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他强行进入,整个人疼的生气不接下气,小脸苍白的不像话。

    她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痛楚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声音破碎,“唔!”

    该死的男人,竟然真的就在这里强-奸了她!

    呜呜呜……好痛!

    凛冽的眸紧紧的锁着身下的小女人,龙景天扎紧她的小蛮腰,狠狠地撞了进去。

    “龙景天,你出去!”

    真的好痛,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

    龙景天胸膛一起一伏,紧紧的贴着她软软的两团,眸光凛冽嗜血如同暗夜的撒旦。

    “女人,记好了,从今天起,我是你男人!”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军婚撩人:腹黑军长求放过 作者:喵星人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