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放我出去!仲儿!我的仲儿!”姚莫心发狂的拍打着冷宫的朱漆木门,产后污血染尽素衣。整整一夜,孱弱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的倒在地上,十指划过,在木门上留下十道长长的血痕。

    “我犯了什么错?犯什么错!夜鸿弈,你要这么对我!”姚莫心恸哭嘶吼,泪水夺眶而出,湿了衣襟,寒透人心。

    昨晚,她还是大楚高高在上的皇后,分娩之痛,历历在目,那可人儿般的婴孩捧在她的手里,幸福的不知愁为何物。可幸福那么短暂,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一队侍卫不分青红皂白的拽下凤榻,拖到这阴暗潮湿的冷宫。直到现在,姚莫心还觉得这只是场梦。

    铁链铮铮作响,宫门大开,狂风席卷落叶猛吹进来,姚莫心身体陡寒,下意识蜷着身体,闭上眼睛。

    “姐姐!”焦急的声音陡然响起,姚莫心睁眼,正看到丽贵妃怀抱婴孩出现在自己面前。

    “素鸾……仲儿!快把仲儿给我!”姚莫心狂喜般将手伸向丽贵妃怀中婴孩,却被一张纸隔开了两人的距离。

    “签了它!”冰冷阴鸷的声音,在寂静的冷宫响起,姚莫心蓦地抬眸,正迎向那双厉光闪动的黑眸。此刻,姚素鸾已抱着婴孩退至一侧,眼底诡异的光芒一闪而逝。

    “鸿弈……这……这是什么?”姚莫心茫然看着眼前身着金线团纹龙袍的男子,心头陡凉,夫妻七载,他们一直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这样阴冷的目光,她从未见过。

    “自己看!”夜鸿弈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冷嗤开口。姚莫心忍泪垂眸,十指颤抖着捡起宣纸。

    “臣妾姚莫心私德有损,不安于室,与肃亲王暗结苟且之心,更珠胎……”这分明是诬蔑自己与人有染的证词,她岂能签下。泪,悄然而落,越来越多,直至泪如雨下。

    “臣妾与肃亲王清清白白,皇上为何要冤枉臣妾?”姚莫心握着宣纸的手颤抖不止,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她爱了七年的男人,脸挂泪珠,神色楚楚。

    “你也配提清白二字!那夜漪澜轩,你们做的好事!”夜鸿弈居高临下,冰刃般的声音,自姚莫心头顶传来。

    “皇上在意?可那夜,莫心是得了皇上的暗谕,才去求肃亲王出兵,救皇上于危难,肃亲王的条件只是让莫心陪他促膝长谈,我们并未做任何对不起皇上的事……”

    ‘啪’没等姚莫心说完,耳边风声呼啸,姚莫心唇角流血,脸上赫然浮现五个血色指痕。

    “住口!你是说朕废物,为求活命,硬将自己的女人拱手送到别的男人床上?”这是夜鸿弈心里的刺,每每提起,都令他颜面尽失。此刻,夜鸿弈狠戾低吼,猛的拽住姚莫心的手腕,力道之猛,姚莫心甚至可以听到自己骨缝错位的声响,痛,锥心刺骨,如潮水疯狂侵袭。

    “啊……”姚莫心痛至极处,唇齿俱颤,额头顿时渗出细密的汗珠。

    “再说一遍,签了它!”夜鸿弈猛的扬手,姚莫心的身体如断翅的蝴蝶般重重摔在那张宣纸前。

    “臣妾没做过,亦不会陷肃亲王于不义……”姚莫心面色惨白,柳眉紧蹙,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若无苟且,他岂会仅凭你只言片语,便情愿出兵救朕?他不是不知道,朕一死,他便会顺理成章登上皇位!”夜鸿弈咬碎钢牙,狠声道。

    “七年夫妻,我们一起走过多少风雨!杀场伐戮,五龙夺嫡,义熙之乱,难道你对莫心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么?”姚莫心凄然抬眸,很想捕捉到夜鸿弈眼中的柔情,可入目的,却是冰寒阴森的黑眸。

    “七年夫妻,朕忍你已经忍够了!签了它,朕赐你全尸!”夜鸿弈的声音仿佛地狱魔音般回荡在姚莫心耳畔。心,骤然碎裂。原来她豁出命护着的男人竟这般委屈着?

    “莫心死不足惜,可肃王为辅你称帝披荆斩棘,血战杀场,你何忍用如此卑劣的手段陷害他……”姚莫心话音未落,便见夜鸿弈抬脚狠踹她的胸口。

    “噗!”姚莫心后脑猛的撞在地面,胸口翻滚,一股腥咸上涌,喉咙一热,鲜血猛的喷溅而出。


    “贱妇!朕是君,他是臣,朕想杀他,何需手段!”夜鸿弈勃然大怒,咆哮道。可他越是激动,姚莫心便知他越是心虚。

    “皇上息怒,不如让臣妾劝劝姐姐……”此时,久未出声的丽贵妃疾步走到夜鸿弈面前,开口。

    无语,夜鸿弈阴鸷的眸厌弃的扫过姚莫心,跨步走到一侧。

    “姐姐,事到如今,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仲儿想想啊?”姚素鸾缓身蹲在姚莫心身侧,柔和的声音偏生出阴冷的音调。

    “让我抱抱仲儿!我的仲儿!”看着姚素鸾怀里呀呀呓语的婴孩,姚莫心泪水横溢,双手迫不及待的伸向姚素鸾。

    “姐姐聪明一世,怎么到现在却糊涂了,皇上为什么要本宫抱仲儿过来?你不签字倒是没人逼你,你情愿一死护着肃王的名声,可仲儿怎么办?你不遂皇上的意,皇上会善待仲儿?”姚素鸾樱唇掠过姚莫心的耳畔,低声道。说话间,手指暗自狠狠拧了一下怀中婴孩。

    “哇哇……哇哇哇……”婴孩突地大声嚎叫,那声音仿佛万千利刃狠狠穿透姚莫心的心脏,痛的她几欲窒息。

    “不哭!仲儿不哭!”姚莫心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般汹涌而落,双手正欲抢过婴孩,姚素鸾却陡然起身。

    “姐姐,你还不明白?签了吧!”姚素鸾怀抱着婴孩,手下力道更重。婴孩吃痛,叫的更是歇斯底里。

    “哇哇……”

    “仲儿,我签!我签……”身为人母,姚莫心再也无法承受婴孩的哭声,染血的手指,颤抖着捡起宣纸。

    “夜鸿弈,莫心求你,看在七载夫妻的情分上,善待仲儿!还有肃王,他虽功高盖主,却从无二心,皇上纵然不顾手足之情,可请顾及明君二字,饶他一命……”姚莫心抬眸看向夜鸿弈,一字一句,如杜鹃啼血,悲天哀地。

    背对姚莫心,夜鸿弈剑眉紧皱,这是他最讨厌姚莫心的地方,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仿佛没有秘密,姚莫心总能洞悉他心里所想。

    “姐姐……”姚素鸾刻意看了眼怀中婴孩,催促道。

    无语,姚莫心将宣纸铺在地上,带血的手指划过,宣纸上赫然留下姚莫心三个大字。君清,莫心这辈子欠你的,只有下辈子还了。

    “皇上,姐姐签了。”姚素鸾迫不及待的开口,声音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夜鸿弈闻声转身,缓步走到姚素鸾身边,姚素鸾自是心领神会的将怀中婴孩递给夜鸿弈,继而俯身将宣纸小心翼翼的捡起来收在怀里。

    “莫心已经遂了皇上的意,只求皇上能让莫心再抱一下仲儿……”哀莫大于心死,姚莫心不想再多看夜鸿弈一眼,可她舍不得孩子。

    就在姚莫心欲抬眸看向婴孩之时,夜鸿弈眸底寒光乍现,猛的扬手,将怀中婴孩重重摔向地面。

    “不要……”姚莫心目光瞠大,以骇人的速度冲过去,却还是迟了一步,眼见那襁褓里的婴孩小脸煞白无色,殷红的鲜血自嘴里缓缓流出,后脑下面,鲜血蜿蜒成河,姚莫心双手猛的揽起婴孩,凄厉嚎叫。

    “仲儿……仲儿啊……”

    一侧,姚素鸾陡然震惊,却在下一秒,唇角勾起一抹阴恻的弧度,姚莫心,这是你的报应。

    “夜鸿弈!你这个禽兽!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你怎么下得了手!怎么能!”姚莫心眼泪狂飙,双目赤红如荼,狠狠瞪向夜鸿弈。

    “你先出去。”夜鸿弈瞥了眼姚素鸾,冷声道。姚素鸾自是听命退出冷宫,继而将宫门合起,透过门缝,姚素鸾唇角肆意勾起一抹狂笑,姚莫心,这一次,你当真是万劫不复了!

    “朕的儿子?你既已签下证词,这孩子便是孽种!是你与夜君清的孽种!”漆黑的眸底滚动着浓烈的黑,夜鸿弈踩着暴戾的步子走向姚莫心,身上散着骇人的煞气。

    “根本是你妒心作祟!是你容不下君清,可这孩子是你亲生的!你比谁都清楚!你怎么下得了手!他是我们的孩子!”

    ‘啪!’就在夜鸿弈靠近时,姚莫心猛的扬起手掌,带着所有的不甘和怨恨狠狠扇向夜鸿弈。

    夜鸿弈瞬间一滞,方才舔舐着唇角的血迹,嗜血的眸子如愤怒的野兽般狠狠瞪向姚莫心。


    “这巴掌朕不觉得意外,你从来都这么目中无人!不管是杀场伐戮,还是五龙夺嫡,义熙之乱!你总能先一步想到朕的前面!在你面前,朕就像个傀儡!像个废物!仿佛朕这天下是靠你这个女人才得到的!朕恨你,从你展露锋芒的那一刻,朕就恨死了你!”夜鸿弈手指如钳卡在姚莫心的雪颈上,漆黑的眼睛没有一丝光亮。

    “那些只是流言!”姚莫心只觉胸口似浸灌进海水,难受的几欲窒息,只是双手,依旧紧紧护住婴孩,尽管他已经没了气息。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没有你!朕不可能坐上龙椅!若非有你牵制夜君清,他会甘心臣服于朕?五龙夺嫡,义熙之乱,朕每每绝望的时候,你总能想到反击的良策!这是事实!”夜鸿弈手中的力道越来越重,眼中似燃起熊熊烈火,欲将姚莫心活活焚烧。

    “所以……大恩成仇!你终究容不下莫心?可莫心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你!如果没有莫心,你可有今日!”姚莫心泪水决堤,暗哑的喉咙里发出声嘶力竭的质问。

    ‘啪’夜鸿弈双目骤红,突地扬手,狠狠扇向姚莫心。过重的力道使得姚莫心的身体划出数米,怀中的婴孩翻滚着摔至一侧。

    “仲儿!”忍着痛,姚莫心疯了一般冲向婴孩,却被夜鸿弈抢先一步。

    “不只容不下你!朕也容不下这个孩子!他是不是孽种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生母是你!”夜鸿弈咆哮厉吼,猛的将婴孩重重摔到墙上!

    “啊……仲儿!夜鸿弈,你这个畜牲!畜牲!莫心再世为人,定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姚莫心发疯般扑向婴孩,神智在这一刻决堤。

    “好!朕便等你再世为人!只是这一世,朕不会让你死的痛快!朕要让你对着这个孽种的尸体,在冷宫里自生自灭!”看着姚莫心发狂发疯的抱起已死去的婴孩,夜鸿弈眼底瞬间划过一丝快感!

    离开冷宫,夜鸿弈敛了眼底的暴戾,冷声吩咐姚素鸾。

    “锁好宫门,从即日起,不许送水送饭!”丢下这句话,夜鸿弈绝然离开。看着夜鸿弈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姚素鸾唇角勾起一抹阴霾,继而踱步走进冷宫。

    “啧啧,真没想到,皇上竟这么长情,没亲手解决了你!”姚素鸾挑眉看向在地上哀嚎恸哭的姚莫心,柔腻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阴鸷。

    不在乎姚素鸾的冷嘲热讽,姚莫心紧揽着自己的仲儿,撕心裂肺的哀嚎,对不起!对不起仲儿!若不是因为母亲,你怎么会死的这么惨!这冷酷的世道啊!到底她错在哪里?若不是她的错,又为何让她承受这一切!

    “哭吧!连带着你那个下贱母亲,和痴呆的妹妹一起哭!算算时辰,她们该早早的在下面等着仲儿了呢!呵……”姚素鸾忍不住发笑,她终于除掉自己的眼中钉,还真是大快人心!

    “你……你说什么?”姚莫心猛然抬眸,绝望的眸子狠瞪向姚素鸾。

    “我说的不够清楚?那好,我再说一遍。就在昨天你被皇上打入冷宫的时候,我的母亲已经按着计划给你那下贱的娘送了一剂猛药,还有你那个痴呆的妹妹,这个时候估计已经被青楼的里的大爷糟蹋个够本儿了。”姚素鸾一字一句,如丧钟敲的姚莫心头脑嗡嗡作响。

    “姚素鸾!我待你不薄,你竟恩将仇报,你好狠的心!好……”姚素鸾的巴掌狠扇过来,打断了姚莫心怒吼。

    “呸!你若待我不薄,就该乖乖退下皇后的宝座,那位置是我的!凭你一条庶出的贱命,也配坐在凤椅上!姚莫心,我早就恨不得你死了,幸好老天爷有眼,虽然晚了些,可还是让我除了你这个祸害!哦,差点儿忘了告诉你,那些流言是我叫人传出去的。赫连大人是我冤枉入狱的,要不如此,你怎么会暗中鼓动众臣联名上书保他。还有漪澜轩那夜,也是我找到了所谓的目击证人,还有……真是太多了,本宫都有点儿数不清了呢!”姚素鸾狂妄的标榜着自己的‘功劳’,狰狞笑着。

    “好歹毒的心肠!我杀了你!啊……”姚莫心只觉原本就千疮百孔的心,此刻已砰然碎裂,她舍了命爱着视她如眼中钉的夜鸿弈,纵容视她如肉中刺的姚素鸾,得到的,却是亲人一个个的惨死!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凤唳九天 作者:晓云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