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中国北京晚十点半,座落在最繁华地段的金碧辉煌,气势宏伟,入眼奢靡。

    灯光璀璨的1001包厢在这一刻突然灯火全熄,喧哗的室内随即瞬间寂静无声。

    整个室内静默了约莫五秒,关闭着的包厢门被人从外推开,有人推着一块双层蛋糕从门口缓缓而入,口中唱着:“祝你生日快乐……”

    屋内的人像是受了感染一般,随后也跟着唱起了生日歌,生日歌从中文唱到了英文,一直到结束的时候,有人大声的喊了一句:“寿星吹蜡烛了!”

    随后,一个男子被推到了蛋糕的前面。

    那男子身材修长,气质清峻,尽管身上只是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衣,却依旧有抵挡不住的贵气,从他身上倾泻而出。

    “锦洋,吹蜡烛之前,记得先许愿”人群之中又有人喊了一声。

    锦洋略微颔首,对着蜡烛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俯身,冲着蜡烛张开了嘴,然而他嘴里的那口气还没吹出,门口却传来了一道敲门声,还伴随着一句恭敬的话:“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这里有一个叫锦洋的人吗?”

    锦洋皱眉,缓缓的扭过身,看向了门口。

    门口站的是金碧辉煌的侍者,看到锦洋看他,便立刻抱着一个长方形的大箱子走到了锦洋的面前,说:“这里有您的生日礼物,麻烦您验货之后,签收一下。”

    锦洋点头,神态自然的打开了箱子,等到他看到箱子里的“礼物”,整个人瞬间就错愕在了那里。

    屋内的人等了一会儿,看到锦洋没有反应,便有人凑上前,在看到“礼物”的那一刹那,面色瞬间大变,还低低的“啊”了一声。

    紧接着其他的人围了上来,待到所有人看清箱子里的“礼物”时,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错愕惊呆的神态。

    整个屋内足足安静了十秒钟,随后瞬间爆炸。

    “锦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对啊,锦洋,怎么会是这样的一个生日礼物啊!”

    “锦洋,你跟哪个女人玩的时候,没有做防护措施?”

    …….

    锦洋对周身的众说纷纭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姿态,只是他抱着箱子的手,却因为用力,泛起了一层青白。

    他的目光,闪动着一层清冷,盯着自己手中箱子里所谓的“礼物”一个小婴儿!

    小婴儿应该是刚出生不久,嘴里叼着一个奶嘴,躺在箱中正安静的熟睡着,他小小的脑袋旁边放着一张硬卡片,上面打印着一行字:我是你儿子!

    锦洋在看到那五个字的时候,面容虽然依旧清淡疏离,看起来波澜不惊,然而他面孔轮廓骨骼之中却一点一点的透出了丝丝缕缕的寒意。

    到底是谁这么无聊,在他二十岁生日的这一天给了他这样的一个恶作剧!

    锦洋抿了抿唇,没有理会身后炸开锅的一屋子人,目光冷沉的抱着那个箱子,直接走出了包厢,直奔去了医院,做亲子鉴定。

    然而,七天之后,亲子鉴定出来,结果却是, 小婴儿和锦洋的DNA匹配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这样的鉴定结果,毫无疑问的告诉锦洋,这个小婴儿是他锦洋不折不扣的儿子!

    锦洋整个人瞬间呆愣,心底浮动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锦洋整个人瞬间呆愣,心底浮动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

    他锦洋到现在为止活了整整二十年,从未跟任何女人上过床,怎么会生下来一个儿子?

    谁能告诉他,这个儿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而生下这个儿子的妈妈,又是谁?

    正文

    时光不过转眼,已是五年后。

    此时正是深夜,屋内的窗子没有关,有夜风徐徐的刮了进来。

    尽管现在是夏末,白天的北京城依旧燥热,但是夜里的风,却带着刺骨的寒意,把林深深从睡梦中冻醒了过来。

    林深深困的迷糊,闭着眼睛,在床-上胡乱的摸来摸去找被子,摸了半天,没有找到被子,却一不小心摸到了旁边男人的身上。

    起先林深深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摸到了什么,只是觉得入手触觉滑腻温暖,便贪恋的继续摸了几下,甚至手还顺着肌肤向下滑了下去,滑到一半的时候,她的手腕突然被一只大手猛地抓住,随后有人压上了她的身体。

    突如其来的重量,让林深深蹙了蹙眉,她还没睁开眼睛,便听到男子的声音传来,声调低哑性感:“林深深,你是在勾-引我吗?”

    林深深瞬间清醒,快速的睁开眼睛,就着昏黄的睡眠灯,看到头顶上的男子,眼底浮动着炙热的情-欲。

    林深深想到睡前他和她两个人的翻云覆雨,激烈的让她现在全身骨头像是散架了一般,还泛着沉沉的酸软,她忍不住的瞥开了头,侧对着男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语调散漫的说:“锦洋,我很困,而且......还很累。”

    “做完了再累。”锦洋将头埋在了林深深的锁骨上,炙热的唇轻轻的摩挲着她娇-嫩的肌肤,声音含含糊糊的说完,就张开牙齿,轻轻的啃-咬住了林深深的耳垂。

    一股酥-麻的感觉顿时传遍了林深深的全身,惹得林深深身子轻轻打了个颤,嘴里脱口而出的低叫了一声“啊”,然后就抬起手,抓了锦洋的手,试图阻拦男子的举止。

    锦洋轻笑了一声,像是嘲笑她的动作多余,轻而易举的反握住了她的手,唇也跟着从她的耳垂落到了她的唇边,不管她在他身下细细的挣扎,只是很强势的撬开她的唇,强势霸道的亲吻着,还顺道抓着她的手顺着她的肌肤四处游移……

    不一会儿,屋内便响起了暧-昧的喘息声。

    持续了良久,才重新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接连两次的欢-爱让林深深有些吃不消,她躺在床-上懒得一动也不想动一下,过了没有一会儿,耳边便听见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

    林深深睁开眼睛,扭过头去看的时候,锦洋正在系衬衣的扣子 ,林深深吃力的半支起身子,望着锦洋,慵懒的开口,问:“现在要走吗?今晚不留在这里吗?”

    锦洋“嗯”了一声,没有在说话。

    林深深垂了垂头,默了一会儿,

林深深垂了垂头,默了一会儿,又问:“锦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看看我给你的合同?”

    锦洋系扣子的动作顿时停止,原本清远的眼底,微微泛了一层沉意,过了一秒钟,锦洋才恢复了神态自如,麻利的系好了衬衣的最后一个扣子,弯身从床头柜拿起手机,站起身的时候,锦洋望了一眼林深深,却没有回答她刚刚的问题,而是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我先走了,过几天我再来找你。

    说完,锦洋又凝视了林深深几秒,然后便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片刻后,林深深听见外面客厅的门传来一声关闭声,紧接着整个房间便陷入了一片安静,静的有些冷清,冷清的有些可怕。

    原本又困又累的她,却再也没了困意,只是无力的靠着身后软绵绵的靠枕,缓缓的昂起头,望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她叫林深深,刚才走掉的那个男人,叫锦洋。

    她是他的床-伴。

    是的,床-伴,情人都算不上。

    因为她和他除了在夜里有这样的肌肤之亲之外,光天白日之下,她和他也只是在两个月前见过一面而已。

    其实那次见面,她是求他帮忙的,谁知,她去见他,最后却被他给“奸”了。

    之后,他给她安排了这个住所,她做了他的床-伴。

    她并不知道他住在哪里,也不知道他的私人电话,更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她只知道他在夜里,会出现在这里,和她男-欢-女-爱,然后像刚才那样离去。

    当然,他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现,有的时候,他会隔一天出现,有的时候,他会消失好几天。

    所以他和她两个人,前一秒可能会在床-上亲亲我我情意绵绵,下一秒便会呼吸平稳的分道扬镳,形同陌路。

    这样的日子,就这么一晃过去了两个月,结果她找他要帮的忙,还没有被帮上。

    ……

    想到这里,林深深的目光变得有些恍惚,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她是不会如此委曲求全的当了锦洋的床-伴,还如此好脾气的耐心等着他的首肯,签下她的合同。

    那个合同,是她给他的聘请书,希望他来帮她工作,只有这样,她才可以重返林家。

    她本是林家的大小姐,周身光环鲜亮,身边无数人奉承着,那个时候的她活的好不高傲,可是,她的美好人生,却在六年前她十八岁成人礼的那一天被毁掉了。

    先是她成人礼的当天,父母出车祸当场双亡,而她侥幸在车祸中逃生,在医院里的时候,无意之间知晓她的父母并非意外身亡,而是一场被人有意策划的谋杀。

    之后她出院没多久,还没来得及报仇,却又莫名奇妙怀了孕。之所以被称为莫名其妙怀孕,是因为她根本没有跟任何男人上过床,肚子里却有了一个孩子。

    当时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怀孕三个月,由于体质特殊,无法打掉孩子。

    ps:新书,请登录

当时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怀孕三个月,由于体质特殊,无法打掉孩子。

    奶奶为了保住家族名声,把她送去美国养胎。

    然而,孩子生下来的当天,她连孩子都来不及见一面,便被人抱走,不知送往何处。

    就这样,她一个人孤身在美国被流放了整整六年。

    没有人知道,这六年里,身怀大仇的她,日子到底是一天一天怎么熬过来的。

    直到今年,她在美国商业报上得知林氏企业公司出现危机。

    天知道,当时的她,看到这个消息,到底有多激动,这是上天赐给她重返林家的机会!

    她在美国查了三天三夜的资料,最后盯上了北京城商业圈里风头正旺的运作天才锦洋!

    关于锦洋的资料,网上流传的很少,姓名锦洋,性别男,中国国籍,毕业于北京A大。

    凭心而论,这样的简历,真的很普通很一般。

    可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子,打破了北京商业圈的神话,创造了无人能跨越的高度。

    他就像是一个传奇,用独特的眼光和决绝的手法,连续打了好几场漂亮的商业战,将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打造成为了国际一线大企业。

    更重要的是,他很低调,未曾在任何财经频道和商业杂志亮过相,甚至有知名企业用年薪八位数来诱-惑他跳槽,却遭到了他的直接拒绝,依旧领取着每月不过五位数的工资。

    他这样的选择,让无数人跌破眼镜,同时也激发了无数人对他的好奇!

    就是这样一个神秘的男子,配上这样传奇的成就和古怪的做事风格,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浮华之梦,迷乱了所有人的眼,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也因为如此,林深深才对锦洋势在必得!

    只有这样的传奇,可以让奶奶对她刮目相看,她才可以顺利回到林家,可以为她父母报仇,更重要的是.......她必须有钱有势,才能找到她的孩子!

    林深深的眼底折射出来了一抹碎碎的寒光,她高高的昂起下巴,心底浮现了一抹坚决,无论如何,她都要让锦洋签下她的聘请书,不管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她都必须让他签字。

    因为,她必须为自己的父母报仇,也必须找到自己的孩子!

    尽管那个突如其来出现在她肚子里的孩子,带给她无数的不幸,但是,只有经历过十月怀胎的母亲,才会知道,为自己的孩子受多大的苦,都是心甘情愿的!

    所以,这一次她时隔六年之后,重返北京城,必须成功!

    ……

    林深深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

    此时已经不算热的夕阳,斜斜的透过窗子,射进了屋内,洒了一地绯红。

    林深深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下了床,洗漱之后,发现肚子饿的不行,去了厨房,打开冰箱,才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便回了卧室,随意的穿了一件衣服,拿着钱包钥匙,去了楼下的超市。

林深深选了一些平日里喜欢吃的食物,装了满满的一大袋子,拎着回了自己住的公寓。

    林深深住在第18层,出电梯的时候,看到楼道里蹲着一个小男孩,捧着一个手机正在玩游戏。

    林深深住的公寓,一层只有两户,她想肯定是邻居家的小男孩。

    小男孩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人出现,便抬起头,望了一眼林深深。

    林深深在看到那个小男孩长相的时候,心底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小男孩,比同龄的小女孩长的还要精致惊艳,于是林深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小男孩。

    小男孩被林深深似乎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扭开头,小脸悄无声息的红了起来,他在林深深拿着钥匙开门的时候,从地上站了起来,喊了一声:“姐姐。”

    林深深扭头,望向了小男孩,小男孩的脸瞬间变得有些红,扭捏的站在林深深的面前,转了转眼珠子,像是做着什么挣扎一样,最后咬了咬牙,说:“姐姐,我把钥匙弄丢了,爸爸没有在家,可是我现在好想上厕所,我能不能借你的洗手间用一用?”

    小男孩年龄虽小,但是逻辑很好,说话有条不紊,林深深表情温和的笑了笑,就推开了自己的房门说:“好啊,进来吧。”

    小男孩进了林深深的家,将身后背着的书包脱下放在地板上,就蹬蹬蹬的跑去了洗手间。

    小男孩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林深深正在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小男孩走到林深深的面前,乖巧的开口,一本正经的说:“姐姐,谢谢你。”

    林深深被小男孩这么郑重的语气逗得莞尔一笑,放下手机,看着小男孩说:“不用客气,小帅哥。”

    小男孩听到林深深的夸奖,白嫩的小脸忽地一下子变得通红,有些羞涩的垂下头,然后轻声的说了一句:“姐姐,你也很漂亮。”

    林深深长的的的确确很漂亮,身高一流,身材一流,相貌一流,走到人群里,属于那种回头率百分之百的人,她从小到大听到的夸奖不计其数,早已习以为常,可是现在被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夸奖,心底却一下子软的一塌糊涂,唇角弯的愈发亲切,就连声音都听起来柔软的许多:“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帅哥?”

    “薄睿,薄情的薄,睿智的睿。”小男孩有模有样的说了自己的名字,最后还问了一句:“姐姐呢?”

    林深深学着小男孩的介绍,跟着小男孩的风,也选了一个描述“感情”的词语,说:“林深深,情深的深。”

    小孩子的思维都很独特,一个薄情,一个情深,薄睿顿时觉得自己和林深深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两个描述“感情”的词语被拉近了很多,觉得林深深比其他的女人要亲切很多,格外欢喜问:“我可以叫你深深姐姐吗?”

    林深深刚想点头,薄睿的身上传来了一阵手机铃声。

    薄睿皱了皱额头,

薄睿皱了皱额头,像是很不满意自己跟深深姐姐的谈话遭到了骚扰,略带着几分不高兴的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字,还是不情不愿的快速接了电话,乖乖的叫了一声:“爸爸。”

    顿了一小会儿,薄睿“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然后抬起头,望着林深深,懂事的说:“深深姐姐,我爸爸在楼下等我一起去吃饭,我要走了。”

    林深深拎起了薄睿的书包,站起身,送薄睿出了家门。

    薄睿接过自己的书包,依依不舍的转过身,正对着林深深挥了挥手:“深深姐姐,我走了,再见。”说完,薄睿还扫了一眼林深深拿在手里,亮着屏幕的手机,

    林深深笑着挥了挥手:“再见,睿睿小帅哥。”

    薄睿一下子又红了脸,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快速扭了头,蹬蹬蹬的跑向了电梯。

    林深深站在门口,看着薄睿进了电梯,才关上了门,然后脸上挂着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收敛了起来。

    她并不是容易跟人亲近的人,相反,她因为从小出身极好,养尊处优惯了,难免有些高傲,显得有些不是那么平易近人,然而,今天,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那个叫薄睿的小男孩格外的亲切。

    她情不自禁的想要亲近他。

    能出现这样的情绪,让林深深自己都觉得有些诧异,可是诧异过后,林深深给自己的解释是,或许是因为她的孩子被人抱走,不知去向,到了现在,恰好也跟薄睿一样大,她是因为自己的孩子,才会亲近薄睿的。

    只是,不知道,她的孩子现在长成什么模样了,过的好不好?是不是也像刚才那个小男孩那样,懂事可爱,漂亮讨人喜?

    ……

    薄睿下楼,轻而易举的就看到了锦洋的车,快速的跑到锦洋的车前,拉开车门,爬了进去。

    车内的锦洋,正在接着电话,看到自己儿子上了车,便指了指安全带,薄睿立刻识趣的拉了安全带给自己系上。

    锦洋这才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望着正前方的道路,听着电话。

    不知道电话里说了点什么,锦洋清雅俊美的眉毛轻轻的皱了皱,眼底出现了一层烦躁,随后很快就归于了平静,波澜不惊的对着电话,语气清贵的开口,说:“我当初是答应过你们,五年之后我若是等不到睿睿妈妈回来,我就回X市,正式召开记者会,接管薄帝集团CEO的职位,但是,现在我有点事,我需要在北京再留一段时间,具体多久我现在还不确定。”

    薄帝集团,全球经济的命脉之地,分公司遍布全球,总公司位于中国X市。

    而锦洋,是薄帝集团的下一任继承人。

    当初他十四岁,为了享受普通人的生活,隐藏家族背景和实力,来到北京读大学。

    他真的是一个天才,大学四年的课程,两年半便读完,研究生硕士博士连读,他只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在那四年里,他还低调的攻读了哈佛的管理学博士学位和常青藤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继承者的情人契约:爱住不放 作者:叶非夜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