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七月的天,总是闷闷地,炎热异常。这年的七月七,中国的情人节,却别样的清凉,没有炎炎的烈日,也没有漂泊的大雨,不冷不热,像是专为牛郎织女准备,好到让人心痛。

    下了火车,连家都没回,拉着皮箱,云盼儿就直奔了风菱悦的公寓,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亲爱的,我回来了陪你过节了!”

    一个转身,盼儿脸上的笑意却凝结成霜,只见脚边摆放的是女人的高跟鞋,尖头针跟,是她最不喜欢的款式,目光沿着桃红的鞋子一路向里望去,只见地上,零零散散地全是衣服,长裙,衬衫,丝袜…交叠在一起,隐隐得带着莫名的熟悉,一路蔓延到卧房门口。

    屋里,隐隐约约还传来奇怪的响动——

    即便再没吃过猪肉,这一刻,盼儿也大概猜想到发生什么事了。

    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大学同学,恋爱五年的男友在向她求婚之后…会做出这等事!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只知道,推开-房门的那一刻,屋内传来的是污秽不堪、让人想要呕吐的气味,而床上的两人更是赤身露-体,极度不堪——

    更令她不敢置信的是,床上的女人…居然是他们的好朋友,她大学的同学——童佳!

    而此时,她正一脸春色荡漾的看着她,眼底没有半分的愧色。

    男人仓皇起身,她甚至还没有开口质问,一份病历记录先‘啪’得一下甩到了她的脸上:

    “你干得好事!你骗得我好苦!亏我还当你是清纯白莲花!追你追的那么辛苦,碰都没碰你一下!原来你根本就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装什么清高!平时亲一下都扭扭捏捏的,居然都已经去做了妇科检查?!还有什么…炎症!你真他=妈的让我恶心!”

    一下子,盼儿竟被打蒙了,不明白他再说什么,而此时,床上的女人却裹着衣服大摇大摆地走了下来:

    “对不起啊,盼盼,我不是故意想抢你的人!我也喜欢菱悦好久了...是他同意,我们才在一起的!而且,我们来往有一段时间了,我的第一次…刚刚也已经给了他了,你就成全我们吧——”

    打开病例,盼儿看到的就是最后一页多出的诊断病例,一大片龙飞凤舞的字迹,只有最后一行,最清晰:

    八十块,处-女-膜修复预约!

    “菱悦,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屁,我对你这种虚伪又做作的女人没兴趣!我们完了!为了你这种女人,居然浪费我五年的时间,我真他=妈的瞎了眼了!…滚!我想要的是童佳这样单纯干净的女孩子!我们要结婚了!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滚——”

    男人辱骂叫嚣不断,攥着病例,目光定焦在床单上的一点红,盼儿气愤莫名地一个巴掌甩了上去:

    “肤浅的动物!五年的感情,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一份病历就能说明一切吗?!算我瞎了眼!”

    拉着皮箱,盼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转身离开,连头都没回!

    那一年,她二十五岁,是女人最佳的适婚年纪——
    

    岁月蹉跎,转眼已是三年后。

    “不,我没有!我不是——”

    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皮,盼儿只听到一阵手机震动的嗡嗡声,爬起身子,盼儿懵懵懂懂地抓过了手机:

    “妈——”

    还不到七点,老妈怎么这么早?!

    “盼盼啊,都七点了,还不起床?!难得周末,你怎么能在家里赖床呢?!你不出去交朋友,什么时候能把自己嫁出去呢!我跟你爸都要愁死了!你看我们这儿,比你小两岁的,哪还有单身的?!你说你这儿孩子,什么都好…怎么到这个事上,你就不急了呢?!盼盼,你跟妈说句实话,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啊?!”

    女儿过去的恋情,她是知道的,虽然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分了,可她总觉得与当年感情的失败或多或少有些关系。知道女儿要强,云妈妈没敢多说。

    “妈,不是…我不是一直在谈吗?只是没有合适的!妈,你不用操心了,上次不是跟你说,我有在交往的了吗?很快,很快就领回去给你们看!”

    应付着,盼盼心头却不禁颤了一下。几天什么日子,她居然梦到过去的那场噩梦,母亲又提起那个她不愿多提的男人!

    “你都交往两年了,连个人影我们都没见!光我跟你说,都知道,这男人,不靠谱!对了,妈一个远方表姐的女儿有个同事的朋友,说是今年三十了…有房,条件也不错,我给你约好了,把电话留给他了,你今天上午就去见见…看看人,聊聊,差不多就行了……”

    “妈,我真得有交往的了…这样不好吧!”

    “什么交往的,没结婚就不算!你给我打扮得漂亮点!还有,别一上去就一说你是什么工程师…每回见完人,都说你太强,人家男人都胆怯!工资没见你拿多少,名头先把人吓跑了!你就不能温柔一点、低调一点,少说一点…你看看你都多大了,你还想不想嫁人了?别那么骄傲,姿态放低,放低点…”

    一大早,被老妈先训斥了一通,无奈地,盼儿也只能点头答应了。挂断电话,盼儿的心情不禁有些闷闷地,连瞌睡虫也跑得一干二净!

    如果她不是那么骄傲,不是那么期待爱情,或许三年前,就不会那么执拗,宁可分手,也不去解释那份病例。

    事实上,当时她还是与人合租,那份病例,她随手放在桌上,也从来没去注意。又一次,童佳扭伤去医院的时候,用得还是她的病例。

    最后那一页的体检记录,她相信,八成是她的!可是她却执拗得没有解释、更没有去争取!至今,她还是处=女身,虽然在很多人眼里,她已经是个不值钱的‘老处女’,可她却始终没有作践自己!

    一份病例,八十块钱,就轻易毁了她的爱情!她只觉得,这样的爱情,不是爱情,不值得争取!所以,一年后,她曾经深爱的男人跟她的好朋友步入了婚姻的礼堂,她却至今孑然一身!

    有时候,她不禁也会想,如果当年她不是那么执拗,今天,一切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他们的幸福背后,承载得是她无尽的血泪,可是,恨吗?痛吗?她说不清楚,但是,她从不许自己哭!

    爬起身子,盼儿闷闷地去冲了个澡,抓爬着头发,挤出牙膏,抬眸,水汽氤氲的镜子里,一张如花似玉的面孔赫然映现,微微凌乱的发丝,鹅蛋的小脸,秀气的柳眉,大大的黑眸别样的灵气,配上小巧的俏鼻,嫣红的小嘴,一身毫无瑕疵的雪白肌肤,因为爱笑,两颊还有着似蹙非蹙的轻浅小酒窝,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盯着自己的影像,盼儿也不禁呆愣了两秒钟:

    ‘年龄真得这么重要吗?她有那么吓人吗?她看起来也不是很差啊!也没有武则天那么霸气凌人吧!她不懂,为什么菱悦之后,感情的路上,她就再也没爬起来——’

    不由得,盼儿还是幽怨地吐了口气。

    快速整装完毕,她还是不得不被老妈千里遥控指挥着,踏上了相亲的旅途。

    盼儿抵达泉韵广场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十分钟。

    她是个急性子,也没有让人等的习惯。见时间还早,便一个人随便溜达着逛了一圈,再度回到原点,眼见已经过了十点四十,人没见到,手机也没动静,盼儿心底的第一印象,已经打了个不及格。

    不想浪费时间,盼儿便主动拨了电话过去,却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竟然是关机的声音。

    拧眉,又翻看了一遍记录,盼儿刚犹豫着是要再打一遍,还是要回去的时候,手机却传来一条短信,说是临时‘有事耽误,马上到’。

    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盼儿还是等了下来,回了一个‘好’!

    大约十分钟后,电话再度响起,这次终于不再是短信,云盼儿心里也感觉舒畅了很多:“喂,你好,我是云盼儿,你到了吗?”

    不一会儿,一个高高瘦瘦的大男孩就跑了过来:

    “不好意思,我刚刚下班,又临时帮领导送了个资料,回家冲了个澡,换个身衣服,手机又没电了,所以…..”

    听他说话倒还真诚,见男人一身高中生般的休闲运动服饰,搭配了一双黑色的皮凉鞋,看上去很高,表情拘谨,倒真像是母亲口中所说‘很老实’,浅浅打量了一番,盼儿随即主动伸手跟他认识了下。

    交谈了片刻,两人便往一边的快餐店走去,最后在麦当劳的大厅里坐了下来。

    很多人说,选择了什么样的人,就选择了什么样的生活,这一刻,盼儿第一次有了清晰的感觉。以往的相亲,不是咖啡厅,也是个休闲吧,可这次,却是人挤人、连座位都难找的地儿,感觉上,已经差了很大一截,可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一番闲聊下来,因为来自一个地方的缘故,两人也算相谈甚欢。她大概知道,这个男人,是一个重工加工厂的工人,初中毕业,当过几年兵,然后就是个各个工厂打工,现在有套房子,到了年纪,家里人也催着结婚,因为长得很高,不太爱说话,所以一直没有合适的女朋友,最后大概的意思是愿意跟盼儿交往,只要她愿意过去,两人的距离分距一个城市的南北两头,毕竟还是有些远!

    两人交换了下信息,分开的时候,盼儿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却听出了他话里‘将就’的意味!    

↓ ↓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
一错成婚:老婆,不好抱 作者:蓝若鸢下载安装APP,进入APP后会直接打开小说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